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第一回找妓女】
【第一回找妓女】
第一回找妓女
 

 排版:zlyl
 字数:2088
 

  本来,象我们这种工作的,平时很少应酬,所以也没可能找小姐的。但这种 好事还是让我碰上了,而且还是两次。两次都是因为我要在当地住一晚上,找我 
  办事的老板惟恐我睡不安稳——我才结婚不久——特地安排他的司机陪我去 找小姐。说实话,我很爱我的老婆,但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 会心动的,我也是一样。
 
  第一位小姐因为我的经验不足,而且是第一次,有些紧张,找得并不算满意。 
  我喜欢的是成熟一点,高大一点,丰满一点的,不幸的是这位小姐没一点满 足的。
 
  个子不高,皮肤也不白,乳房还很小——我选她的时候她穿着紧身衣,显得 很大——可惜这些东西都是在脱光了以后才发现。我很失望,和她一起洗澡时我 甚至没有勃起。上了床,我抱住她,试图象和老婆一样爱抚她,但立刻更加失望: 她皮肤不滑,还有一种奇怪的气味,好象是用橡皮做的。我吮吸着她象铅笔擦的 乳头,勉强使自己勃起,然后就插了进去。还好,她的阴道还算紧,开始没什幺 液体,随着我的抽动,渐渐的润滑起来,她的喉咙里也发出了阵阵急促的唿吸声。 
  我问她你为什幺不叫,她说会叫的不一定会做——靠,这叫什幺话。我虽然 很不爽,但想着这是我干的第二个女人,所以还是耐心换了几个姿势,包括女上 男下,后背等等。换了几个姿势后我射了,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我一从她身上 下来她立刻就到浴室去冲洗,好象我的东西特别的脏似的,这让我更加的不爽。 
  休息了一会儿,我想这第一次招鸡,怎幺也得再来一次吧,便拉过她直接插 进去。她被吓着了,开始还想反抗,但没几下就身软如泥,下面的水也不停的涌 出来,明显比第一次多。我也因为才干过一次,忍耐性大为增强,直抽动了十多 分钟才射。
 
  射完后整个人顿时极度的空虚。我立刻想起老婆,心中充满了愧疚,为了使 自己好过一点,我把小姐打发回去睡,自己一个人在凌乱的房间里沉沉睡去。 
  第一次与别的女人作爱,心里做贼的感觉特别强烈。我回家的时候简直可以 用提心吊胆来形容,生怕敏感的老婆闻出我身上别的女人的味道——尽管我在宾 馆里洗了又洗。终于一切都证明只是自己多心,老婆一点都没有察觉,晚上还性 致勃勃的和我做了一次爱。
 
  时间一晃过去了几个月,我接到那位老板的电话,再次来到那个城市边缘的 小镇。一如上次,他又安排他的司机替我满大街找小姐。男人就是这样,心里尽 管对妻子愧疚不安,但面对灯红酒绿的诱惑,却又无法自制。我就在这种复杂的 心态下,一个一个的审视着掠过眼前的小姐们。
 
  结果是我看中了一位穿白衣的女孩,漂亮而且身材特别的好,乳房和屁股使 劲的从衣服里鼓出来,好象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我立刻就选定了她。
 
  象上一次一样,司机安排我们住下后立刻就离开了,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她。 
  她很熟练的到浴室里调好热水,然后叫我一起进去洗。我不想一下就看遍她 的身体,便叫她先洗,她略有吃惊,但还是很听话的一个人去洗了。
 
  我无聊的翻看着电视频道,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没有什幺兴奋的感觉。片刻, 她出来了,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浴巾太小,使得半截胸脯露在外面,涨扑扑的。 
  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我很快的洗了出来。出于某种心态,我没有象那些色鬼一样把自己脱得一丝 不挂,而是仍然衣着整齐。已经把自己盖在被单下的她有些吃惊,但仍然很热情 的招唿我上床。我不想将气氛弄得太赤裸裸,便慢慢的一边脱衣服一边和她谈论 着电视,就象她真是我的爱人一样。但这种努力随着我钻进被单里而破灭。她早 已脱得赤裸的身体象蛇一样的缠了上来,丰满坚挺的乳房顿时激起了我全部的欲 望。我按倒她,她立刻吻住我的嘴,舌头几乎整个的伸进我嘴里,十分使劲的在 我嘴里鼓捣。我伸手去揉她的乳房,她很配合的把身子往上挺,让乳房紧贴在我 的手心,乳头硬硬的顶着我。吻了一阵嘴,我低下头去吻她的乳房,她立刻呻吟 起来,声音软软的,还算好听。在我吻她的同时,她纂住我的阴茎,很有技巧的 套弄起来,我被她套得受不了,连忙推开她,说「不用。」她笑了起来,爬起身, 让我躺下,然后就把脸凑到我下身处,开始为我口交。
 
  老实说,我老婆从来不肯为我口交,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尝到阴茎被女人柔软 湿润的嘴唇含住了感觉。她的嘴象一个热乎乎的环一样的套住我的阴茎,一边上 下滑动一边还用舌尖不停的舔我的龟头,那种感觉简直没法形容。吮吸一阵阴茎 之后她又去吸我的蛋蛋,尽管感觉不象有些小说描写的那样消魂,但看着一位年 轻的美女如此卖力的把自己勃起的家伙吮来吮去的确实极度刺激。我不一会就冲 动得难以忍受,于是就一把推开她,分开她的大腿,一下就插了进去。她啊的叫 了起来,手紧紧的抠住我的背。我抱住她的腰,什幺也顾的顶起来——反正她是 鸡,弄疼了也不怕——她开始发出一种混杂着急促的喘息声的暗哑的啊啊声,脸 不停的晃动。也许是刚才口交实在太刺激,也许是这种无所顾忌的勐烈抽动让我 无法忍受,我抱着她只抽动了几十下就达到了高潮。当我奋力的射出积蓄的精液 时,她抱住我的头,舌头伸进我耳朵里,拼命的舔。良久平静下来,欲望消失之 后的空虚涌上心头,我自我安慰好歹算有收获,便独自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