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九九归一,倾心偷来的这份情如何安放】【作者:天意有爱
九九归一,倾心偷来的这份情如何安放】【作者:天意有爱
 字数:7300
 

  九九归一,这是我们出轨两年来第十次偷情。
 
  我经常到这个都市出差办公司的一些事务,每次办完事之后就开始搜集这个 都市里有哪些宾馆,我们偷情开房的宾馆一般不会超过两次。偷情虽说现在这个 社会已经很宽容了,但若被发现那也真够喝一壶的。偷情的男女无论被哪个好事 的人盯上,那早晚就会成人家盘里的一盘菜,拿到证据人家想怎么吃你就怎么吃 你,就由不得你了。奉劝那些开房偷情的男女,螳螂捕蝉时,小心身后的黄雀。 我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祖宗说:「狡兔三窟。」是很有科学道理的。
 
  我早早的在这个我们都熟悉的都市相对一流的宾馆开好房。给她打个电话告 诉她宾馆名和房间号,然后再给她发个短消息具体确定一下。俗话说得好:漂亮 的女人无脑,她就属于那一类傻得无怨无悔让人又怜又爱的人。
 
  洗漱完毕,我就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边喝饮料边等她。想着她正在赶来的路 上,想着一会我们之间的激情,想着让我倾心也倾心于我的女人将为我奉献一切, 这个等待的过程那份亢奋与快乐是无法言表。
 
  表面上的静息只是为了保存体力,这个亲爱的狼友们,你懂的。用她的话说: 对男人来讲激情是一份很重的体力活。但心无论如何是无法平静的。
 
  这次幽会开始她是坚决不同意的,后来发展到打电话只给我说几句话就告诉 我得挂了,她说:「打电话不能超过二十分钟,网络聊天不能超过十分钟。不然, 就会答应我提出的再次见面开房的要求。」对于我的要求尽管她都一再坚决拒绝, 其实我从内心来讲,对她从没有怨言。爱一个人,就给她自由,这样的爱才能更 长久。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她和她丈夫准备再要一个孩子。我也劝过她该要一 个孩子了,一个太少,无论男女再要一个有个伴。每次她总是说:「你那么傻啊。 还有劝情人要孩子的。关键是那个他不想要。」有一次网络聊天她说漏了嘴,对 我说:「因为你,我对于要孩子的事一直在犹豫不决。」然后又赶紧补充说: 「主要是那个他不想要。」这次她和她丈夫时没有采取措施,刚刚两天而她又在 危险期,以她身体健康的条件,怀孕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她告诉我:「不是不想 见你,关键是见了你,如果还像从前那样在安全期内无套内射,这个孩子到底是 谁的还真让人说不清呢?其实若不怕天谴的话,真的想见你了。因此不能见。」 听到这些话,我心都碎了。痛彻心扉,肝肠寸断了。
 
  她是我十年前,经媒人介绍认识的,也是此生第一次唯一一次相亲的姑娘。 用媒人的话说:「我们门当户对,很是般配的。」无奈刚大学毕业的我,中我D 教育毒太深,对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具有天然的抵触情绪,再加上年轻气盛,刚 愎自用,总认为老子天下第一,我自己的事我会也能处理好,用不着外人操心, 在父母逼迫下去相亲,那天见面我们天南海北谈两个多小时,以我的广博与幽默 (各位狼友这不是自吹,真是这样。),说得她时不时笑出声来,当然,尽管谈 话时间够长,因为喝教育的狼奶太多,对包办婚姻充满敌意,真没有正眼看她。 过后媒人问我:「感觉如何?」我说:「三天之后给她回个话吧。让我想想。」 其实是拒绝的托词而已,压根就没有想着第一次相亲就答应,哥要的是自由恋爱, 自已的幸福自己做主。才过了一天,她的父母就来了,通过媒人问我:「人家女 孩对你很满意,你愿不愿意。」以我的傲慢与偏见,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就此错放了她的手。屈指算来,已经十年了。
 
  再后来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偏偏她对我是如影随形,阴魂不散。
 
  我们属于同一个公司而不是一个单位,见面很少,(即使见面也未必会认得 出),可是公司内部宣传刊物上总有关于她的消息;每次开先进表彰会之类总有 她的名字,总有她领奖的身影;时时从同事领导口中能听到关于她工作演讲做报 告之类的谈论·····五年前,通过一个和我要好,也和她要好的女同事,要 到了她的电话和扣扣号码。当然,不敢冒然给她打电话,主动的加她为好友,和 她聊天,知道了她的一些消息,从空间她的照片才知道:噢,原来很是有神采啊。 
  聊到一定时候,我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尽管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依然对我 恨之入骨,如果能通过网线来到我身边,估计会把我撕成两半。直接问:「后悔 了吧?姐(其实她比我小两岁)这么多年努力就是给你小子看的。我到底哪配不 上你?」
 
  确实后悔了,随着交往的加深,她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最优秀的女性, 可以说是温柔与刚强的最佳结合,健康阳光,充满青春的活力,个性十足,在众 人之中可以用引人注目魅力四射来形容。造化弄人,我们就此擦肩而过。用她的 话说:「上天是不会让两个都优秀的人在一起的。这样太过完美了,神仙会妒忌 的。」
 
  我们开始网络聊天,打打电话,除了心意相通的闲聊,还在网络上帮她写讲 稿,做文件,修文章,查资料·······凡是她遇到困难的事,只要告诉我, 保准她就可以悠哉游哉了。这样一聊就是三年。
 
  天意还是有爱的。两年前,她要参加演讲比赛,我帮她修好讲稿,通过网络 邮箱发给了她。可是她们那个地方网络总电缆断了,大家都知道当年网通的工作 效率,一断修好那就没个准头,在演讲前一天下午还没有修好,她就打电话让我 帮她打印出来并且给她送去,那时我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自然我是满口答应。 
  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12年5月22日,当时我刚喝完酒,醉得很严重, 用两个指头压着舌头强迫自己出了出酒,直奔打印室,然后驱车就给她送讲稿, 本来想直接送她单位,当时心还是很纯洁的,没有想太多。她在电话中告诉我: 「我们单位谁不知道当年我和你相过亲啊,送我们单位会天下大乱的。」最后改 在郊区相见。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绿树四合,凉风习习,处处弥漫着花花草草和成熟小 麦的芳香。这是我们八年来真正意义上的单独第二次见面:米黄上衣素白长裙, 更显得凹凸有致,身材一流。很是惊艳,没想到她比网络空间里更漂亮。
 
  看了我给她修改的讲稿,高兴得连声说谢谢。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在没有任 何预兆的情况下,把她拉过来,搂到怀里,直接亲了她。
 
  她试图推开我,我反倒把她抱得更紧,抱着她的腰,轻轻把她被风吹到额前 的长发拢起。四目相对,我眼泪哗哗而下。
 
  她停止了反抗,摸着她浑圆的臀部。心是五味杂陈。
 
  过了一会儿,她说:「有人来了。」她推开我。并没有离开。确实有人来了, 我说:「我们并肩散会步吧。就十步。还从来没有跟你散过步呢。」她止不住笑 起来,我们开始并肩走。走到十步,亲了她一下,我就开车离开了。
 
  随后我就约她开房了。如今已经两年。
 
  十年了,风景依然,我们却不再是当初男未婚女未嫁的我们。
 
  就在昨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说:「不是明确告诉你了吗?见面绝对不行。」 我说:「我知道。」「知道我还会拒绝吗?」「当然知道。」她在电话那头笑起 来:「你傻啊,知道要拒绝还打。」「我明知道你要拒绝,给你打个电话,就是 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情是多么的真诚。就像我们平时,知道有人不渴也要让人家喝 茶一样。」她笑得更灿烂了。「唉,拿你真没办法。确实很懂人的心呢。」「打 这个电话就是让你拒绝的。即使拒绝了,心里也应该有份感动吧。让你知道,有 个人很记挂你。」「好了,我拒绝了,赶紧挂吧。」「嗯。你先挂吧。」过了好 一会儿,「怎么不挂电话呢?」「不想挂。也在想你。」「那我们见面吧。」长 久的沉默。「上天给我们的机会不多了。有机会我们就见面才对。」我压低声音 说,「这次我带套。」她长叹了一声:「不想让你受委屈,最后一次,以后不许 再提见面的事。」山重水复疑无路,最后时刻居然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我告诉她: 「宝贝,我心花正在怒放。我爱你。」「好了,挂了。」
 
  想到此,我止不住有点心酸酸的,一路走来,我们有太多的苦。
 
  突然,门响了两下,我知道,她来了。跳起来,胡乱穿上鞋就去给她开门。 
  她从我开的门缝里闪进来。关上门一把把她搂到怀里。
 
  然后亲着一步步抱着她把她压到床上边亲边摸起来。
 
  过了一会,她用手握一下我的顶着她下身硬硬的棍子。我止不住抬起头看着 她笑起来。她也看着我笑:「我是不是很坏了。」「不坏,很让我爱。」我把她 从床上扶起来。「让我好好看看。」
 
  天蓝色的T恤,纯白的短裙,米白的,米黄的高跟鞋,更显得双腿修长,身 材高挑。她很会打扮自己。「喜欢吗?」「喜欢,宝贝,是逆生长,越来越年轻 了。」
 
  「我也喜欢你,想让你好好抱抱我。」她把头靠到我肩头,钻到我怀里,胸 前的又乳贴在我的胸口,很是让人沉醉。
 
  我推开她说:「让我好好看看你。宝贝。现在对你越来越看不够了。」然后 把她扒下来,把她抱过来。从后来一棍子插了进去。软滑湿热袭遍全身。就这样 推车状抽动了很久,把她压到床沿上,我们都站在床上,让她把屁股高高崛起, 双手用力抱着摸着她白嫩的屁股,更得力的猛抽猛插,很快她就开始进入状态了。 水越来越多,她的呻吟声也越开始了。
 
  当她正在享受时,我猛的抽出来,把她翻过来,帮她脱下高跟鞋,她顺从的 脱下短裙丝袜,我一把拉下她的内裤,抱着她的双腿,棍子一下子全部压入她体 内,她止不住叫起声来。「坏蛋,让我太舒服了,我爱你。」然后我站在床上, 她在床沿边,修长的双腿搭到我的肩膀上,我抱着她的屁股,让我的棍子尽可能 深入她体内,每撞击一次都深到她体内最深处。每一次她都止不住叫起来,最后 叫声连连:噢噢噢······不由分说就把我抱在怀里,可以感受到体内一阵 又一阵的痉挛,一股暖流如喷泉一样,喷到我的棍子的龟头上,热热的。而她则 大口的喘着气,把紧搂着我的手分开,脸红红的,像喝醉了酒一样。双眼紧闭着。 在这意乱情乱的关头,我在她耳边说:「叫我声老公吧?」她轻轻的说:「老公, 我爱你。」「是不是特别想让我考你?」她连连点头:「嗯,我只想让你考我。」 又抽插了几下,我也有射意了,赶紧抽出来。她的双腿依然搭在我肩膀上,我看 着她,摸抚着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摸着她的大腿,对着她坏坏的笑,她好像醒过 来一样,很是害羞的捂着脸,然后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紧紧的抱着我,把头埋在 我胸口。我硬硬的棍子硬硬的打着她的下体,慢慢试探试探再怎样插入她的体内。 她感觉到了我的企图,用手握一下说:「我去洗个澡,让我干干净净的身体好好 为我们的小宝贝服务。感谢你,也感谢它。咬你。」
 
  一个男人若真的征服一个女人时,一个女人若真爱一个男人时,她会像水一 样变换成你心所愿的样子来为你献出一切。
 
  「赶紧躺到床上,歇会,我去洗洗。」望着她白嫩的胴体,我止住又把她抱 到怀里,我们赤裸在贴在一起,美妙之意无从说起了。
 
  搂了一会儿,目送着她去洗澡。
 
  很快,她就洗完了,出来裹着浴巾,长发高高的盘起,别有一番情趣了。没 等我扯下,她就自然松手,浴巾自然而落,她的身体如去壳的鸡蛋,白华软嫩弹 性十足。我正要起身把她压到我身下。
 
  她倒把我压到身下了。她双腿压着我双腿,双手按在我胸口,支起上身,毛 绒绒女性最神秘最宝贝的地方正对着我昂着头的棍子。
 
  「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两个问题。」神情严肃得让我无从知道这小妮 子,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我迷惑地点点头。「能爱我多久?」「一生。」「愿不 愿意娶我?」面对她如炙的目光,我无言以对起来。我长叹一声:「一个敢于抛 妻弃子的男人,你敢要吗?敢嫁我就敢娶你。」「回答的太圆滑了。小子聪明着 呢?」「等我,宝贝,当我们情积到一定时候时。」
 
  「今天先让我为你服务。」说完,就开始从我的上身吻起,「不行,才舍不 得呢?」「是我愿意的。」我试图几次想起来,由于她双腿压着我双腿,很是不 得力。我骗她说:「让我再洗洗,行吧?」她也不答话,一直吻到小腹,再往下 一口噙住了硬起的棍子。
 
  她其实说不上有技术,但很用心,尽量不让牙齿挂到我的棍子,用舌头把包 皮向下推,然后包着棍子的龟头,轻轻的舔。随后双唇紧绷,开始为我的棍子抽 插,双唇紧包,插入时很紧,很有感觉,再加上舌头软软缠缠,不几下精液就出 来一点。她满含深情地看看我说:「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当时她没明说,我感 觉是说我可以射到她嘴里。说完又开始更深入的为我口交起来,让我享受到了传 说中的深喉,真的很美,很有感觉,这是我从来享受到过的快感。?实在是不忍 射到心爱女人的嘴里。在快要射里,我一把把她头抱起来,深情的亲着她,从她 嘴里亲出了我的一根阴毛。?让我感动得真的想我们就定格在那里,永恒。 
  我趁她不注意,翻身把她压到身下,扒开她的双腿,张开嘴把她的阴部含着 了,用舌头把她的阴唇分开,舌头开始向里同舔拭,尽可以能的深入,左右舔拭 前进。她又喘气,噢噢叫起来。
 
  可能口交真的很。她的阴道内开始往外流水,我直接喝了,口一刻也不松开, 舌头一直左右上下深入舔拭。最后她浑身颤动,我一口又一口的喝着她的爱液。 在我心里,一切是那样神圣,仿佛我们不是在做爱,而是在神的面前,宣誓爱情, 宣誓我愿意为对方做一切。突然她嗯嗯地把我头抱起来,用舌头帮我舔起来,把 舌头伸到我嘴里,好像要与我分享点什么。我推开她,去了洗手间。
 
  等我回来,她已经把被子推到一边去了,玉体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当我 上床上,她主动叉开双腿,高高抬起。
 
  然后用白嫩的双手握着我的棍子,主动的把它送到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扶着 插入她的体内,然后抱着我的屁股,让我的棍子完全没入。主动迎合着我的抽插。 床吱吱的响起来。
 
  尽管她想让我,我还是控制着。尽量做的时间长点,尽量让她再次快乐。 
  每次抽插她都主动配合着,很快她又有了感觉,双腿盘纠着我的双腿,轻轻 的说:「别动。」我棍子就一直深入她体内最深处,一动不动。她开始扭动起来。 喘气越来越大,双腿盘得越来越紧,我们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缝隙地粘合在一起。 突然她体内一阵又一阵的动,她也不由自主的说:「老公,好难受,啊啊··· ··」啊啊啊,随后双腿松开了,身体如面条般软在床上。
 
  其实我喜欢首先让女人高潮,这样,她的身体就变得特别柔软,阴道经过充 分的滋润也更有感觉,同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可以任意自由发挥,此时再做一 切,仿佛是视察自己的领地,如检兵般神气了。
 
  然后开始我的享受历程了:把双腿高高抬起,看着她的阴道一吞一吐的黑红 的棍子,她软滑白细的小腹一鼓一鼓的;然后让她屁股高高崛起,从后面插入, 像狗一样交合着,整个人趴到她身上,一会儿摸着她的乳房,一会儿抱着她雪白 的浑圆的屁股,一会儿抚爱着她平滑的胴体,特别是插着抱着她雪白浑圆的屁股, 顺从的任由我一抽一插,她整个身体晃动着,?心里坏坏的在想:如此人人眼红 的淑女,完全属于我的了;要么把骑到她的跨上,看着棍子在她毛绒绒的地方一 没一出,有时,她还会把阴道紧缩下,每当这时,我就会用身体整个把她覆盖住, 全力的抽插。
 
  这些做下来,至少半个小时,她也在充分享受中又一次高潮了。可是我有射 意了。赶紧把棍子抽出来,我去床头边摸套。她伸手阻止了我,叉开双腿,主动 迎上去,让我棍子又一次没入她的体内。「射里面,若生你的孩子是天意。我愿 意。」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让我们什么也不顾了,我抱着她的屁股,猛烈碰撞起 来,最后全部射入到她体内最深处。
 
  射完之后我们都有点后怕了。看到我的神情刚才不一样。她安慰我说:「若 生个双胞胎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若是你的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如果是我 的,我就娶你。」
 
  「不管怎么,你一定要情绪稳定,不许太过情绪化了。知道吗?」她对我笑 笑点点头。
 
  「我爱你。」「我爱你。」
 
  「当然,也不定就能怀上,哪有那么准的呢?」她对我笑笑。
 
  我强忍着泪,装作高兴的样子。「我爱你。」
 
  然后,我们抱着,说情话。她说:「你别说话,只管听。不许笑我。其实我 一开始就想着跟那个他好好过日子,努力的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好,干好工作有成 就,为自己争口气,让你小子后悔去;后来又遇到了你,真的对你恨不起来了, 只有爱,对于那个他,真的爱不起来了,现在每次做爱,我都想着是你跟我在做。 因为你,我一直在犹豫,奢想有朝一日能够有一个你的孩子,像你这样勇敢有男 人味,意气风发,信心十足,风度翩翩,未来找一个他心爱的女人倾心去爱她· ·····」说得我止不住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让她看到哭泣的眼睛。 
  望着心爱的女人,现实有太多的不舍与牵挂,必定不是在单身时节,人生中 有些一旦错过有些是无法回头的。心是那样的无奈,突然我说了一句:「真想出 家当和尚了。」「才不行呢,如果你出家,我再去找你,你不就成花和尚了。」 一句话把我逗乐了,「女施主,贫僧这厢有礼了,和尚你也要啊。」「在我眼里, 只认你这个男人,无论你是什么我都会告诉你:这个坏坏的小女人,今生她是你 的。」
 
  「累了吧,坏蛋。每次让你这么累,让我很是过意不去呢。」「别人想在你 身上坏,还别想吧。」「说的什么话啊。」
 
  然后起身从包里拿出两杯牛奶,插上管,递给我。然后另一半又插上管,说: 「吸几口。」「我有了。」「人家让你先吸几口。」我笑起来,然后喝几口。她 才开始吸。
 
  突然想起,我给她买的礼物。我从床头柜里,拿出精致的小包。「夏天来了, 女性不能没个包,有个包更有风采。」那个包是我精心挑选的,真的很适合她。 她高兴得对我又抱又亲。「你什么总是想得很周到还先考虑一步。我爱你。别人 都说做你的女人很幸福啊,果然是这样子呢。」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又把她压到身下,「坏蛋,不嘛,我没事,你再歇会, 怕累着你·····」没等她说完,我已经分开她的双腿,插入了她体内。「坏 蛋,身体也在扎实了吧。」这一次她完全让我享受她,积极的配合着。由于是第 二次,干了很久。又把她干高潮了,不让带套,又一次射入了她体内。
 
  最后一次当她穿好衣服我们准备离开时,看着穿着衣服的她实在是美啊,棍 子立一下子就硬了,又把她衣服扒下来,趴在她身上快速的又无套内射了一次才 放她走。
 
  后来我给她发一个短信:「你人走了,我心也被带走了。你让我很快乐。」 她回一个短信:「我人走了,心还在你那里。坏蛋,让你受累了,为我服务那么 累。对不起哟。」
 
  自此别后,她有一次主动打电话说:「以后得少用网络聊天了,让我不要想 她;要和那个他去旅游,不要给她打电话。当时没有在意,想想几天的事,能忍 着。」
 
  br /]   如今已经十多天了,扣扣她从来没有上过,电话不能打,怕给 她惹麻烦,有一次打过去也没人接,过后也没有给我回过来(以前总是会给我打 回来的)。真的让人很担心了,她到底怎么了呢?
 
  九九归一,第十次偷情之后,倾心偷来的情无处安放,我们今后的路又在何 方?
 
  已经凌晨三点了,我依然无法入睡,写下以上泣血之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god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