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青莲
青莲
                青莲
 

 
  莽莽群山间,古树参天,怪藤横生,兽鸣禽啼之声不绝于耳,确是人迹罕至 之地。
 
  在乳白色的薄雾中,有两条人影顺着杂草丛生的山路朝山谷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道人。他身穿杏黄色八卦仙衣,头戴青 布道冠,肩挎符袋,一支紫红色的桃木剑斜背在身后。双眸子烁烁放光,凛凛然 有神圣不可侵犯之概。此人正是在湘西一带赫赫有名的捉鬼大师茅山术士尹天诚。 
  在尹天诚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灰布道服的年轻道士。他的背上背了一个硕大 的黄色木箱,箱盖上插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小旗。这个人是尹天诚的徒弟林克。 
  师徒二人翻过数座山丘,来到峡谷深处。
 
  林克用袖子擦掉从鬓角流下的汗,抬起头来环望四周:在他目力所及之处, 到处都是过人高的野树蒿草。谷底铺满了尖利的碎石,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人迹。 
  「师傅,这里好像没有人烟哪,应该没有人会请我们到这里来驱鬼避邪吧。」 
  满心狐疑的林克朝师傅问道。
 
  「不必多说,跟上就是。」尹天诚淡淡的回了一句,脚步没有丝毫迟缓的意 思。
 
  「您这又是搞得甚吗碗糕啊!」林克扶扶背上的箱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 后面。
 
  两个人在山谷里面转过了几个弯。在他们前方不远处,隐约显现出一片土房。 
  「人家!是人家哎,师傅!」刚才还满腹牢骚的林克突然来了精神,三步两 步超过他的师傅,一溜小跑冲在最前面。
 
  「啊!」眼前的景象让林克大吃一惊。面前的土屋已经残破,朽烂的木门早 已与门框脱离,倒在布满浮尘的地板上。
 
  「不要惊慌,随我来。」尹天诚像是预知道什么似的,双眼中迸射出坚毅的 光芒。
 
  师徒二人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一间黑瓦青砖的房屋前。尽管这间屋子并不很 大,但与村中其他建筑相比,却也能称得上突出二字。从屋檐上依稀可辨的装饰 来看,这里应该是村民祭祀先人的祠堂。
 
  尹天诚来到房门前信手一挥,紧闭的屋门应声而开。二人迈步走进屋内。 
  祠堂内蛛网密布,积尘遍地。摆放在供桌上的供品早已化为尘土。灵牌上的 字迹也变得模糊不清。看来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没人管理了。
 
  在祠堂的正中央,停放着一具硕大的棺木。
 
  「师傅,这……」林克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从师数年来的经验明明白白的 告诉他,眼前的情况决非寻常
 
  「唉!」尹天诚轻捻长须,满面尽是惆怅之色:「既然已经来到此地,你也 该知道事情的缘由了。此地名
 
  唤赵家庄,庄中有一良善长者赵秀才。这赵秀才膝下无儿,到老来偶得一女, 名叫青莲。那赵秀才老来得女,自然是欢喜得了不地。他把青莲视做掌上明珠, 从小潜心教导。这青莲姑娘长到一十八岁,诗词歌赋,女红针织无一不精。更兼 天生丽致,清雅脱俗。方圆百里的乡民,全都啧啧称慕啊。
 
  青莲姑娘是长大成人了,可那赵秀才却是越来越老啦。于是啊,他就处心积 虑的想给女儿找个好的人家。这庄中有个青年名唤赵大。为人忠厚朴实,勤劳肯 干。又和那青莲是自幼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家老人也有意撮合这段姻缘。 
  于是就选定良辰吉日,热热闹闹的为赵大和青莲举办了婚礼。」
 
  「可这赵家庄为何又变成如此模样呢?」站在一旁的林克忍不住插嘴问道。 
  「不要性急,听为师慢慢讲来。」尹天诚沉吟片刻后,继续言到:「本来人 们都以为赵大和青莲将白头偕老,厮守一生。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这片山中 有一伙剪径劫舍、无恶不作的土匪。匪首满天星早就垂涎于
 
  青莲姑娘的美丽,竟在赵大和青莲的成亲之日率领喽罗兵血洗赵家庄,把赵 大一家和赵秀才统统杀死,将青莲姑娘虏上山去,强娶为他的压寨夫人。不过令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青莲姑娘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却也是个 气节刚烈、大智大勇之人。竟然在入洞房前的交杯酒里下了断肠散,和那满天星 同归于尽。」
 
  「这位青莲小姐真是女中英杰啊!」林克发出由衷的赞叹声。
 
  「是啊。残存的庄民为青莲小姐的气节所感,共同集资购买棺木为青莲小姐 收尸,停放于赵家祠堂之内。」
 
  听到此言的林克心头一震,双眼直勾勾的盯住面前的棺木。
 
  「既然如此,那为何青莲小姐的遗体还未下葬?村民又都跑到哪里去了?」 
  「还不是因为满天星这个恶贼!」尹天诚双目圆睁:「青莲小姐毒杀满天星 后,大家都拍手称快,以为就此除去了这个恶魔;可谁知那厮恶灵不散,竟然化 做厉鬼尸魔为害人间。整个青峰山被他搞得渺无人迹,连青莲小姐的亡魂都被他 霸占,不得超生。」
 
  「那就请师傅速速设坛作法,超度青莲小姐的亡灵啊!」
 
  「为师正有此意。」不知为何,尹天诚竟然低下头来,清叹一声:「可惜那 青莲小姐却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又以处子之身惨遭横死,必须先找一个阳年 阳月阳日阳时生的男子破掉她的身子,才能沟通阴阳两界,渡她升天哪。」 
  「啊?!」林克闻言大惊:「此地不见人烟,我们要到哪里去找?」
 
  「要找此人,却也不难。他就是……」尹天诚伸手一指林克:「你!」 
  「啊?!师傅,我不行!我……」吃惊的林克刚要争辩,尹天诚早已伸出一 指,点中他的眉心。
 
  林克双手一滩,昏倒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克才悠悠醒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朱漆柜 床之上。数点淡黄色的烛光透过粉红的纱帘穿入其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 熏香味。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林克用力摇晃着昏昏沉沉的头颅。他以手撑床, 想站起身来。可是其右手刚刚伸出,就摸到了一团软软的物件。
 
  林克扭头一看,顿时吓得灵魂出窍。
 
  在他身边,平躺着一个容貌娇好的年轻女子。她的外衣已被除去,只留下湖 绿色的贴身小衣和包身长裤。内系红色胸衣,露出酥胸一抹。林克右手所碰到的 物件,正是少女隆起的前胸。
 
  林克赶忙把手缩回去。那姑娘依然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静下心 来的林克用手轻抚姑娘的口鼻,并未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青莲姑娘的遗体?」强烈的好奇心压制住了林克心中的恐惧。 
  他凑到青莲的面前,想看一看这位传说中的美女是何模样。
 
  在摇曳的烛光下,只见那青莲小姐发如墨染,肤若凝脂,眉如新月。一张俏 脸儿既不如鹅蛋脸胖,也不似瓜子脸那么瘦,长短适中。一双紧闭的美目上,密 而不乱、长而不散的睫毛微微向上蜷曲着。俊秀小巧的瑶鼻之下,涂有胭脂的樱 唇微微开启,神态平静而安详。只可惜面色无血,白中透青,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如此人间绝色,却惨遭恶人残害,真是红颜薄命啊!」林克轻轻的叹息着。 
  突然间,他有一种把青莲搂进怀里的冲动。
 
  林克用一只手托住青莲的后颈,另一只手搂住她的纤腰,双手略一用力,青 莲的尸身悄然翻转,静静的滑入他的怀中。
 
  林克只觉得血脉忿张,心头鹿撞,直到青莲与他脸蛋相贴,那丝丝凉意才使 他平静了一点儿。他用双手在青莲的躯体上来回摸索。尽管已经逝去多时,可青 莲依然是香软柔滑,只可惜其遍体冰凉,让林克略觉惆怅。
 
  「唉,要是她还活着的话……」林克重新将青莲的身子放平,信手除去了她 的贴身小衣,又将围胸的红绸解下,让青莲的上半身完全袒露出来。在她那光滑 平坦的腹部上方,一对形如满月的乳峰高高耸立,粉红色的乳晕映衬着小巧可人 的乳头,宛若两朵含苞若放的鲜花。
 
  林克的耳朵里充满了自己的喘息声。他的双手在青莲的前胸不住的揉动。硬 硬的乳头划过他的掌心,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那对诱人的乳房也在极 富弹性的来回颤动。
 
  过了许久,林克才停止把玩青莲的乳房。他先是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就像决 定了什么似的,伸出双手解开了系在青莲腰间的丝绦,用手指勾住裤腰,将贴身 长裤从青莲的下体上慢慢撸除。林克的指节从青莲的玉臀和
 
  大腿上缓缓滑过,凝滑酥软的感觉甜美异常。
 
  似乎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林克的双手终于移到了青莲的脚踝处。他使劲一 拽,缩成一团的亵裤从青莲的身体上脱离,丢到了角落里。现在,青莲姑娘的玉 体终于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他面前了。
 
  兴奋中的林克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躁动的心。他抓住姑娘的秀足,小心翼翼的 将双腿打开。女孩子最隐秘的部位终于完完全全的显现出来了。
 
  林克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青莲的私处。青莲的牝户依然存有弹性。不 过表皮却已风干发白,摸起来
 
  有一种涩涩的摩擦感。
 
  林克松开自己的腰带,露出早已鼓涨如杵的男性象征。他俯下身子,把阳具 的顶端抵在青莲的牝户上。
 
  青莲的牝户既干且紧,林克的每一次抽动都会给自己的阳具带来火辣辣的刺 痛感。更要命的是,里面的那层膜竟然韧如牛皮,任凭林克左冲右突,硬是昂然 不动。
 
  林克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滚落。
 
  「你这么干可不行。」就在林克进退两难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到他 的耳朵里。
 
  「啊?!」毫无思想准备的林克双手一软,结结实实的压在青莲的裸尸上。 
  「师傅!原来你一直在偷看哪!」
 
  「混账!竟然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尹天诚生气的训斥道。「为师是怕你不 知过阳之术,才在这三更半夜之时不去休息,前来指导于你。」
 
  「我看您老是借机偷窥吧。」林克用手揉揉红肿发木的龟头,小声嘟囔着。 
  「胡说八道!」尹天诚的怒吼再次充满了他的耳朵。林克吓得把嘴一闭,剩 下的牢骚全都咽回了肚里。
 
  「徒儿,你有所不知。」尹天诚的语气稍稍和缓了些:「那青莲乃是纯阴之 体,加之身亡日久,阴气凝聚成团,外力急切不能入。须先从她的后庭将精阳灌 入,破其阴气,方可从正门破体啊。
 
  「天哪!这么麻烦!青莲的那些地方干的比砂纸还硬!要是这么一路干下去 的话,可……」林克哀伤的望着自己的下体。
 
  「在你的枕头下有一瓶为师调炼的密药,你把它分别灌入青莲的前花后庭之 内,可浸润内膜,让你少受些痛苦。」
 
  「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早说,不是成心害我吗!」林克不满的咕哝了一句。 
  他把两个枕头叠压在床铺中间,然后拉动青莲的肢体,让她的尸身爬俯在上 面。
 
  摞起的枕头顶住青莲的小腹,使她的玉臀高高翘起。
 
  林克用手指轻轻点击着青莲的后庭。由于青莲身亡日久,原本紧撮在一起的 菊花座已经散开,形成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洞。洞口周围的皮肉早已干硬,磨 得林克手指生疼。
 
  「竟然要搞她拉屎的地方……不过师命难违,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横下 一条心的林克打开药瓶,把部分药液灌入青莲的谷道里。药液所及之处发出嘶嘶 的响声。
 
  林克再次用手点点青莲的后庭。说来也怪,原本干硬的皮肉竟然已经变得软 如生人了。
 
  「这回应该没问题了。」林克用手扳住青莲的肩头,将勃起的男根对准她后 面的小洞洞小心翼翼的插进去。尽管人死后后庭松弛,又有其师的密药相助,可 青莲的后窍还是要比蜜穴紧的多。林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
 
  插进去一半。青莲的肠管紧紧包裹着他的小弟弟,让林克动弹不得。
 
  「看来不能继续深入啦,试着干一下吧。」林克尝试着摆动自己的腰。头两 下还缠得颇紧,到后来就渐渐
 
  顺畅了。柔软的肠壁和林克的肉棒相摩擦,让他觉得麻斯斯、酸忽忽的,有 一种不可言传的舒畅感。
 
  林克快速的前后插动着。浓浓的春意浸淫了他的全身,让所有的汗毛孔都张 开了。就在他头脑空空,昏昏欲泄之际,一股强大的凉气突然顶住了他的阳具, 把他从青莲的身上弹了出去。
 
  毫无防备的林克一屁股坐在床板上。他放眼望去,只见青莲的后窍被撑得老 大。尽管林克离她逾尺,仍能
 
  感觉到从中冒出的滚滚寒气。
 
  「徒儿,现在青莲的阴气已泄,快快与她交合,将精阳注入其体内!」 
  「知道啦!」林克起身上前,把青莲的尸身扳回仰面朝天的姿态。
 
  剩余的药水全部灌入了青莲的蜜穴里。还没等药水干透,林克的阳物就迫不 及待的侵入到里面。原本坚韧
 
  的肉膜竟然被轻易的顶破了。
 
  「啊……」林克发出长长的呻吟声。原来在青莲的蜜穴内部,竟然生有排列 紧密的环形肉褶儿。肉褶与林克的敏感之处来回摩擦,几乎让他丧失了神智。 
  粗重的气息从林克的鼻孔里喷出来,甜美的刺激让他整个人都处在半昏迷状 态了。男性的本能驱使他用力摆动着下身,涨到极点的阳具竭力探求着青莲蜜穴 的终结部。
 
  积累的快感终于爆发了。在发出一声大叫之后,浊白的男精喷射入青莲的体 内。满身大汗的林克无力的趴伏在青莲的尸体上。
 
  刹那间,怪风骤起,灯烛齐灭。房间的窗户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斗大的头颅! 
  两只闪着荧光的怪眼怒视屋内,愤怒的吼叫声震得屋瓦簌簌作响。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金光从屋顶上刷的射出,正中怪物的眉心。那怪物叫 了一声,向后退去。从房梁上跳下一人,正是茅山道长尹天诚。
 
  「恶贼!你恶贯满盈。贫道今日要为民除害,那里走!」话音未落,人已纵 出窗外。
 
  「师傅,等等我!」醒过味儿来的林克赶紧套上衣服。他刚跳下床,忽然想 起青莲的尸身还赤条条的横陈在床上。赶忙回身把青莲盖好,这才纵身出屋。 
  明朗的月光下,只见尹天诚手持斩妖桃木剑,背对林克立于院中。在他面前, 站立着一个恐怖的怪物。只见那怪物身高过丈,头如水缸,爪如簸斗,眼如铜铃, 怪牙横生,全身净是腐烂的糜肉。正是山贼满天星所化成的丧尸。这丧尸发出令 人恐怖的怪啸,一步步朝尹天诚紧逼而来。
 
  「恶贼不要猖狂,看我茅山神符!」尹天诚单手一扬,数点金光直奔满天星 的前胸。那怪物举手一挡,金光命中它的小臂,溅出点点火花。
 
  怪物一声长啸,巨大的鬼爪的命中了尹天诚的前胸。尹天诚闷哼一声向后倒 去。与此同时,一道金光从他袍袖中飞出,把怪物捆了个结结实实。
 
  「师傅!」林克飞身上前,扶起尹天诚倒下的身体。
 
  「徒儿,不要管我!」身受重创的尹天诚咬牙吐出几个字。「快杀了那个妖 孽!」
 
  「谨尊师命!」林克捡起掉在地上的桃木剑,一咬牙猛扑上去,剑身刺入怪 物的胸膛,直没至柄。
 
  怪物发出一阵尖利的啸叫后,轰的一声炸开了。稀烂的骨肉溅得满院都是。 
  「师傅,我们赢了,师……」欣喜若狂的林克回过头来,眼前的情景却让他 大惊失色:尹天诚双目紧闭倒伏于地,早已气绝身亡。
 
  「师傅!」林克扑倒在尹天诚的尸身上,泣不成声。
 
  天渐渐的亮了。青峰山上的妖雾已然散去。和煦的阳光映照着怒放的山花儿, 林中的小鸟发出悦耳的鸣叫声,一切都显得生机盎然。
 
  半山坡上耸立着两座新坟。一个年轻人立于旁边。他是林克。
 
  林克跪下来,冲着一个坟茔磕了三个头。
 
  「师傅。虽然你以前经常训斥我,这回又把我当AV男优用,不过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我会谨尊你的教导,练好道术,为天下苍生造福。」
 
  林克回过身来,又对着另一座坟拜了几拜:「青莲姑娘,你我虽没有夫妻之 名,却有夫妻之实。可惜大战之后,我到处找不到姑娘的遗体,只好在这里为姑 娘立了个衣冠塚. 衷心祝愿姑娘能顺顺利利的投胎,下辈子能安安稳稳的做人。」
 
  林克抓起放在一边的包袱,站起身来朝山下走去。树木山石不时从他的身旁 掠过。
 
  「相公。」温柔的女声传进林克的耳朵里。林克惊讶的抬起头,瞬时,他呆 住了。
 
  一个打着湘绣花伞的美艳少女笑吟吟的站在路边,清澈如水的双目正含情脉 脉的望着自己。
 
  「啊?!青莲!」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善了个哉的 金币 +15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