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黑暗升华】(1-6)作者:yankaiboy
【黑暗升华】(1-6)作者:yankaiboy
字數:15553
 
             第一章慾望的起點
 
  鬧鐘還未響起,可是龍子峰早已起床,今天是他與姐姐的成人禮,也是他們 正式被黑色升華接受的成人禮。姐姐比他早樂叁分鐘來到這個世界,作為這個世 界四大家族中龍家這一代的龍子和龍女,他們從出生那一刻起就被定為是彼此的 囚徒和刑徒。而18歲成人禮的到來,也標誌者他們真正被這個世界所接受。龍 子峰的姐姐龍馨兒從小就展現出了驚人的慾女天賦,沒有任何調教的情況下,龍 馨兒6歲那年,與龍子峰玩耍中被打屁股迎來了人生的第一個高潮。當懵懂的龍 子峰喊媽媽來看渾身抽搐的姐姐什麽情況時,得到的卻是媽媽意味深長的古怪笑 容。也從這年開始,龍馨兒開始接受身為子峰專有囚徒的全面教導。而龍子峰也 開始了成為頂級刑徒的特殊培訓。
 
  6點正鬧鐘剛響,龍子峰的臥室門就被一腳踢開,不用回頭龍子峰也知道是 自己姐姐龍馨兒闖了進來。龍子峰整理好床鋪,轉身看到早已收拾打扮好的龍馨 兒站在自己眼前。不得不承認,即使從小一起長大,龍馨兒全身該摸的地方他早 已摸了個遍,但是看到此時的龍馨兒,他也不近驚為天人。粉紅色的特質禮服襯 托出的是略顯肉感的身材,豐乳翹臀而又體態窈窕。雙手掐腰的大量了一陣龍子 峰,好似今天要挨刀子的不是她龍馨兒而是龍子峰。
 
  打了個響指對龍子峰說道:「還不快點,別磨磨蹭蹭的了。」
 
  龍子峰和她對視了叁秒,就敗下陣來,折服在姐姐強大的慾女加御姐的氣場 中,衹好低頭說道:「現在才6點,而且今天是咱們成人的第一天……」
 
  還沒說完說完就被龍馨兒一把推到剛整理好的床鋪上。一邊拉開他褲鏈一邊 說道:「我知道,不就是簽訂永生主奴契約然後挨宰嗎?老娘都等了12年了 (有點饑渴),不就是為妳小子嗎,不管了先讓我嘗嘗今後的早餐,妳再下樓吃 飯。」說完還下意識的伸出粉舌,舔了舔嘴唇,然後一口把龍子峰剛起床尚在晨 勃狀態的小弟弟吞入口中,卷起小舌頭,慢慢的摩擦起來。
 
  龍子峰再也把持不住,積蓄一夜的尿液噴涌而出。而早已訓練有素的馨兒則 一邊用舌頭控制流量,一邊有條不紊的慢慢吞咽。整整5分鐘後,龍子峰晨勃的 肉棒才慢慢軟了下來,所有的尿液也被龍馨兒吞入胃裏。吐出肉棒,回味般的出 了口氣,然後眯起眼看著龍子峰道:「開胃酒還不錯,希望正餐不要讓我失望哦。」 
  龍子峰什麽也沒說,但表情卻嚴肅起來。站起身來,抓住姐姐的發髻,把正 跪在地上的姐姐的螓首按向自己胯間。龍馨兒衹來得及發出一聲似驚似喜的嬌吟 就再也發不出聲音。龍子峰一手把持這姐姐的螓首,抽插的動作由慢到快;另一 衹手不忘撩撥姐姐敏感的耳垂和脖頸。同時邪魅的說道:「我親愛的肉畜姐姐, 今天我該從哪裏下刀呢?是妳的菊花還是小穴呢?」
 
  「還是菊花好了,畢竟妳的處女今天要被我終結的,妳說對嗎?我親愛的姐 姐。」
 
  說完不等姐姐表態,就狠狠按住姐姐的頭顱,巨大的肉棒也一插到底,進入 了喉管。姐姐的臉完全埋在了子峰的胯間。但因為窒息而慢慢反白的雙眸卻有笑 意露出。同時食道急劇的收縮,配合子峰的頂動。子峰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終于 到達定點時,雙手用力按住了姐姐的頭部,精液也全部直接射進了姐姐的胃裏, 直到肉棒完全軟了下來,才從姐姐口中抽出。然後再也不管癱軟在地上的姐姐, 馬上在床上盤坐下來運功。
 
  龍家的作為四大家之一,不僅地位崇高,每一代龍子更是魔武雙修,神功蓋 世。每一代龍子必修的心法混龍無極功要求龍子18歲之前必須禁慾。而18歲 之後必然破繭而出,如飛龍在天。一刻鐘後,龍子峰收功,龍馨兒也慢慢恢復過 來,似嬌似喜的說道:「好弟弟果然厲害,混龍無極功是不是突破了?」
 
  「是突破了,而且一次突破了2層,現在已經是第4層了,我想用不了多久 我就可以晉級大武士和大魔法師。」
 
  馨兒妙目含春的說道:「真是恭喜弟弟了,姐姐我也有功勞呢!快說怎麽獎 勵姐姐呢?」
 
  子峰邪笑到:「等到了成人禮上有的是獎勵。」然後再馨兒的肥臀上重重拍 了一巴掌,又道:「還不快去收拾一下,妳是喂飽了,我還沒吃早飯。」說完把 馨兒送回香閨,自己則下樓用餐去了。
 
  PS:黑暗升華這個世界有魔法和武功兩個體係,魔法職業根據法力分為, 學徒魔法師,見習魔法師,魔法師,大魔法師,魔導師,大魔導師,準聖魔導師, 聖魔導師。而武功則根據鬥氣分為學徒武士,見習武士,武士,大武士,武師, 大武師,準武聖,武聖。每個都有8級,而在此之上還有虛無縹緲的第9級,魔 神和武神。每個體係都有小的分支,如魔法分為土係,水係,火係,風係,金係, 光明係,黑暗係,生命係,死亡係等;鬥氣則分為狂戰,守護,迅捷,弓弩等。 同一體係可以同時學習不同分支,但是如果同時學習魔法和武功則最高成就不會 超高大武士和大魔法師,再想提高修為就會碰到無法打破的魔武極壁。而龍家的 混龍無極功真真厲害的地方在于能夠魔武雙修而且沒有極壁,甚至都達到魔神和 武神的程度。而且與低級魔武雙修不同的是,混龍無極是真正的魔武融合,同時 法力和鬥氣也能相互轉化。
 
            第二章成人禮青澀的終結
 
  龍子峰一邊回味著姐姐剛才的風情,一邊緩步走下樓梯,看到身著正裝的父 親已經坐好在餐桌前,而母親正站在父親身後為父親佩戴餐巾。看著母親動作輕 柔的為父親係好餐巾,雙眸似水,大開領的低胸黃色晚禮服露出雪白胸口,右乳 上的是血紅的刑徒專有烙章。六芒星為底的飛龍圖案代表了龍家,在圖案上面是 父親的名字龍嘯天,下方則是代表龍子的利劍和滾雲圖案。每一位龍家的龍子都 有一個專屬刑徒烙章。而龍子峰自己的在2年前就已經準備好。龍子烙章是龍家 秘法特質的,材料是稀缺的慾火魔金,衹要輸入法力,烙章就會自動加熱,當烙 印在囚徒身上之後,圖案會終身存在。更加神奇的是,從此以後,這個圖案會成 為刑徒在囚徒身上留下的專門敏感點,甚至衹要刑徒願意,衹需輕輕撫摸烙章的 圖案就可以給囚徒極致的高潮或者痛苦,當然對于頂級囚徒來說,兩者幾乎沒有 區別。
 
  龍嘯天是龍家第80代的龍子,也是龍家現在的家主。混龍無極功已經到了 第7層,相應的魔武職業也都是準聖水準,除了少數老不死的聖級怪物,龍嘯天 基本是這個世界少見的強者。
 
  龍嘯天上下打量了下龍子峰,然後滿意道:「快左下吃飯了,大管家已經到 玫瑰聖堂準備妳的成人禮了,吃完飯,妳和馨兒也趕快出發。」
 
  龍子峰點頭稱是,然後坐下用餐,但是眼睛卻時不時的飄向母親,看著母親 胸前的烙章,想著母親之前應該也像姐姐對自己一樣服侍過父親,心中又不禁火 熱起來。
 
  龍子峰的母親是鳳家人,叫鳳茜。龍鳳兩家時代結親,號稱龍鳳呈祥。不過 外人也就嫉妒者說是淫龍賤鳳。同樣鳳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而且以生產美女著 稱。不過就像龍家以淫龍出名一樣,鳳家的的賤鳳也是天下皆知,越是看著美麗 高貴的鳳女,就越是下賤淫蕩,衹是一般人層次很難接觸到而已。作為父親專屬 囚徒的母親更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而姐姐似乎不但繼承了母親的特點,似乎還有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兆頭。
 
  母親看到子峰看自己,挑逗似的右手輕撫右乳上的烙章,左手則按住下唇, 張開小嘴,舌頭慢慢攪動,然龍子峰看到自己口中父親給的早餐,現在還有沒咽 下含在口中慢慢品味的。這一下刺激的剛做下的龍子峰小弟弟直接抗議,敲到了 桌底面。而父親卻像什麽都不知道一般,繼續用餐。
 
  餐後一切收拾妥當之後,馨兒也終于下樓了。大門外龍子的專用馬車也已經 到位。鎏金紋龍的馬車旁邊早有傭人在等候。子峰和姐姐攜手而出,傭人打開門, 等2位主人上車後,自己上了車架,打馬揚鞭的向玫瑰聖堂開進。
 
  今天是龍家的大日子,邀請到玫瑰聖堂參加成人禮的除了龍鳳火刑四大家族 之外,也都非富即貴。雖然黑暗世界的一般居民無法參加進來,但是然後有很多 人在路邊觀看龍子和龍女的出行。車棚之外道路兩側人頭攢動,人們交頭接耳, 有祝福者,有看熱鬧者,也有嫉妒不甘者。子峰和馨兒正襟危坐,似乎還頻頻向 車外的人點頭示意。衹是進入車內才能看到,兩人的手都放在對方兩腿之間,衣 服也早已掀開,馨兒一衹手上下挫動著子峰那讓人惱怒的巨大肉棒,另一衹手一 邊不時在自己下身扣動,還不時想要打掉在自己身上搗亂的子峰的右手。衹見子 峰的右手不停在姐姐胯間小腹大腿游走,還不時有紫色的電芒閃爍,每一次電芒 亮起,姐姐整個身體都會輕微顫抖,慢慢的,姐姐的面色越顯嬌艷,紅嫩的臉龐 似快要擠出水來,額頭也漸漸有汗珠滾下。看著姐姐叁月天竟然生出七月般火熱 的感覺,臉上卻依然頗為嚴肅的表情,子峰也不禁好笑,心想即使姐姐這般的強 大御姐加慾女的無敵組合,第一次也難免緊張嘛。于是說道:「好姐姐,我的刑 徒烙章老爸剛才已經交給我了,妳說一會我烙在什麽地方好呢。」
 
  馨兒見弟弟竟然取笑自己,怒道:「老娘練了12年的龍女心經不都為了妳, 一會全身上下都是妳案頭的肉了,想烙哪裏還不是妳說了。」接著有說道:「一 會妳小子要是不讓老娘爽到,回頭有妳好看的。」但是想起永生主奴契約一旦簽 訂,自己的一切都相當于變成弟弟的私人物品,也衹能閉嘴怒視。
 
  由于以前長期被姐姐壓制,看到姐姐怒視自己,子峰也衹能訕笑。但是片刻 後就恢復了頂級刑徒應有的狀態,邪笑著抹了一把姐姐左胸說道:「烙在這裏可 好?和媽媽一左一右,放在一起不像美女,倒像一對姐妹花。」
 
  馨兒其實也早已接受了一切,也就柔聲說道:「我還不知道妳想的什麽麽, 過了今天,一切都隨妳了。」
 
  7點50馬車準時到了玫瑰聖堂。父母早已到了多時,大管家龍華也早已把 一切安排完畢,兩人攜手走進大廳時,賓客已經就位。子峰與馨兒到達大廳最前 端的巨大舞臺後,龍嘯天作為家主開始上臺講話:「各位尊貴的客人,大家好, 很高興大家能今天來參加我龍家龍子的成人禮。廢話不多說,我想大家也都知道, 我龍家每一代都有龍子,但龍女卻不一定有,而且我龍家衹要有龍女,那龍女肉 就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而且為了這次盛會,我們四大家族也通力合作,除了我 龍家的龍子和龍女的成人大典外,鳳家出動了10位鳳雛用于陪宴。邢家特地為 這次盛會打造了全新的龍鳳呈祥的係列刑具。而火家也出動了5位特級廚師長。 相信大家一定滿意。」
 
  話音剛落,臺下一片熱議,眾賓客紛紛大呼過癮。接著龍嘯天抬手示意靜音 後說道:「下面先請鳳家鳳雛為諸位表演。峰兒馨兒隨我去準備吧。」
 
  說完龍嘯天接著子峰與馨兒轉身下臺。鳳茜作為接下來的主持和10位鳳雛 著一起登臺。
 
             第叁章宴會進行時
 
  鳳雛作為除了龍女之外最頂級的肉畜,鳳雛是鳳家特有的血脈,在出生是便 有異香善法,從小修煉鳳家的慾女香功,接受特殊的培養,視被貴客宰殺為最高 榮譽。而鳳雛肉更是鮮美可口,對女士可以美容養顏,對男士則可壯陽生精,更 重要的是可以精進功力,並且可以幫助修煉者突破屏障,可以說在整個黑暗世界 都是可遇不可求存在。每一位鳳雛在14歲成熟之後就要準備接受宰殺,16歲 之前一定會被食用,不然功效大減,即使鳳家每年也衹能產出不足20衹,這次 成人禮一次出了10衹,足見四大家族的重視。同時邢家的刑徒和刑具,火家的 特級廚師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頂級配置。
 
  鳳茜上臺後先向賓客介紹10位鳳雛,之前10位少女並排而立,膚色紅暈, 身材窈窕。每個人小腹位置都有鳳家鳳雛的專用烙章,金鳳在上,慾火在下。 
  鳳茜等臺下安靜後,先向大家介紹一對雙生姐妹花。衹見鳳茜說道:「諸位, 大家知道每一衹鳳雛都異常珍貴,而雙生姐妹同為鳳雛更是難得一見,現在就請 我們的雙生鳳雛姐妹花,鳳瑤和鳳溪為大家表演。」說完鳳茜轉身請姐妹花出列, 一對一模一樣的姐妹花俏生生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各位主人好,我是姐姐鳳瑤,14歲。」「我是妹妹鳳溪,也是14歲。」 
  「今天我們姐妹給大家帶來的是鳳雛刺身哦。」
 
  而身後姐妹也推出了一個特大的張方形玻璃魚缸。兩位姐妹花轉身從魚缸兩 邊的梯子躍入魚缸,鳳茜也順手給了兩個鳳雛施放了水下呼吸術。然後鳳茜說道: 「這水裏加入了我們鳳家秘制調料,能激發鳳雛的特殊體香。每位鳳雛的體香都 不一樣,而刺身做法也能最大保證鳳雛體香的原本風味,一會還請各位猜猜品嘗 的刺身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哦。」
 
  同時是水中兩個姐妹花也已經在水中一邊來回游動,一邊相互愛撫,刺激著 對方。各種挑逗刺激的動作更是把在場賓客挑逗的慾火叢生。已經不時有男賓客 把女伴按在身下。
 
  一刻鐘後,一對姐妹浮出水面,從新回到眾人面前,之間皮膚暈紅,小臉更 是潮紅一片。而旁邊的刑架早已準備好了,眾姐妹把兩位雙生花的身體固定好, 然後把2把薄刃小刀分別遞到兩人手中,然後轉身下臺。
 
  「妹妹開始吧。」
 
  「恩,姐姐一起動手」
 
  兩人吻在一起,小舌頭伸到對方口中,相互挑撥著,同時兩人也分別掐住對 方右乳頂點的粉紅蓓蕾,慢慢的割了下去。
 
  「啊!姐姐好疼,不過也好舒服。」
 
  「是啊,妹妹妳慢點割嘛。」
 
  「啊……要掉了,嗚嗚我的咪咪沒有了,各位主人一定要好好平常啊!」 
  「妹妹我的也沒了,好難過啊……,人家要死了。」
 
  「姐姐我還要……割另一個吧。」
 
  「一起來……不知道我們兩個誰的好吃點呢……」
 
  說話見兩人的兩對乳頭都離開身體,同時兩人的小穴也稀稀拉拉濕成了一片。 而旁邊的姐妹也接過4個小蓓蕾放在準備好的餐盤中。
 
  「妹妹繼續把,先給主人們嘗嘗我們的乳房刺身。」
 
  「恩,我們可是練了半年的刀功呢,主人們一定不會失望的。」
 
  稚嫩的呻吟聲不是傳出,兩個姐妹花的乳房也慢慢的一點點消失。同時兩人 更是高潮了數次,但是每一片乳片的薄厚卻依然均勻,每一片都衹有半毫米厚, 現在正均勻的平鋪在加冰的餐盤中,一絲鮮紅的血絲在冰面上滲透著,看起來有 著一種別樣的凄美。終于兩對飽滿的小乳房都消失了。鳳茜打出2個生命魔法幫 兩個小姐妹止住傷口。
 
  兩位姐妹齊聲到:「各位主人,乳房刺身好了,歡迎品嘗哦,結下了是小屁 股刺身呢,希望大家也能喜歡。」
 
  于是一幫姐妹忙著把刺身分給賓客和調整刑架,鳳茜也接過話頭說道:「各 位的桌子上已經桌子上已經放好了調味料,不過鳳雛刺身原味才是最可口的,所 以我建議大家最好直接品嘗就行。」
 
  美食當前,各個賓客也食指大動,當最終發送完畢後,鳳茜說道:「還請各 位不要忘了猜猜哪個香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哦。」
 
  已經在品嘗的賓客馬上有人應道:「我猜茉莉香味的是姐姐吧。」「不對, 依我看,水仙香味的才是。」
 
  這時刑架已經重新調整好,鳳茜也說道:「諸位先慢慢品嘗,等候下一道刺 身。」
 
  調整好的刑架姐姐在妹妹後,胸口正對著妹妹調整好的小屁股。摸了摸妹妹 的小香臀,然後說道:「妹妹,忍著點,我開始了啊。」
 
  「恩,姐姐動手把,慢點割哦。」
 
  「好的。」鳳瑤拿起小刀,開始在妹妹的兩半小屁股上一邊一刀的慢慢切割。 
  而妹妹的小手也沒閑著,一衹手不停的摳弄小穴,擠壓不聽話的小豆豆,另 一衹手卻在已經變成飛機場的胸脯上揉搓。嘴裏更是不是發出似哭似笑的輕吟。 血水混合著小穴的淫液打濕了小手。
 
  10分鐘後,妹妹的小屁股不見了,衹留下2個鮮紅的大大傷口,中間還透 著一點晶瑩的白骨。鳳茜給妹妹補了個生命魔法控制傷口,眾姐妹也調整刑架, 這一會妹妹來到了姐姐的身後,開始認真的切割。但是沒想到姐姐更加不堪,切 到一半的時候,姐姐忍受不住高潮的刺激,竟然渾身抽搐,讓妹妹無法下刀,淫 液更是噴涌而出,泄了一地,惹來了賓客一陣哄笑。5分鐘後姐姐的身體才穩定 下來,妹妹惱怒的拍了一下姐姐的屁股道:「真不爭氣,我可是等到割完才舒服 的。」
 
  姐姐不好意思道:「人家實在沒忍住嘛,好妹妹快繼續吧,打不了我讓妳多 割會。」
 
  賓客聽到又是一陣哄笑,不久屁股刺身也裝盤完畢,送到了賓客面前。
 
  刑架再次調整成兩姐妹面對面的狀態,而兩姐妹的狀態也已經慢慢有點虛弱 了。此時鳳茜說道:「下面是最後一道刺身,肚皮刺身。之後就請邢家主給予我 們兩位可愛美味的姐妹花最後的賜福。邢家主妳看可好。」
 
  邢家主是位魁梧的壯漢,欣然答道:「沒問題,求之不得。」
 
  兩位姐妹花調整好位置後,換了2把短一些的小刀,然後相視一笑,同時開 始最後的工作。兩人都在對方對方肚皮兩側劃開了一道半尺長的刀口。然後沿著 2道刀口的下端開始一條一條的慢慢切割。小肚子裏的內容也一點點的展現出來。 
  「姐姐肚子涼涼的,感覺好怪啊……」
 
  「是啊,不過還挺舒服的,小心點,別劃破腸子了,不然好難看。」
 
  「姐姐,妳這裏這個肉袋是什麽啊,好好玩啊~ 」
 
  「笨丫頭,那是子宮,一會要給最尊貴的主人呢。」
 
  「那我摸摸看,妳有感覺嗎?」
 
  「啊……好舒服啊……比扣小豆豆還舒服,妳也試試看。」
 
  「是啊……是啊……姐姐我要死了……」
 
  兩個小鳳雛竟然互相揉搓著子宮,忘記切割,直到兩人都高潮完畢,才發現 一臉黑線的鳳茜正看著他們,連忙說了聲:「對不起。」然後繼續本職工作。 
  不一會肚皮刺身做好了,鳳茜再次說道:「刺身完成,不過還有2樣特殊的 美味邀請邢家主和火家主來品嘗。」
 
  魁梧的邢家主和矮胖的火家主一起身問道:「哦?龍夫人,不知道是哪兩樣 呢?」
 
  鳳茜答道:「當然是我們小鳳雛的,子宮和舌頭,這兩樣是最美味也最有嚼 頭的兩樣,還行兩位家主親自來取。」
 
  于是兩位家主在眾人羡慕的目光中登上臺來。一道臺上矮胖的火家主就看著 鳳瑤說道:「我就說水仙香味的是姐姐,我猜的可對?」鳳瑤看著馬上就要吃掉 自己小子宮和小舌頭的火家主點頭稱是,同是也羞澀的低下了螓首。
 
  邢家主看到也爽快的朝著妹妹走去。
 
  鳳茜道:「兩位請享用。」
 
  然後讓到一旁。
 
  兩位家主一邊把手伸進兩衹小鳳雛的腹內慢慢摸索,一邊吻上兩張小嘴。姐 妹花又是羞澀又是興奮的突出小舌頭,再兩位家主口中攪動。享受一番之後,兩 位家主一起咬下了口中的小香舌,同時手中也都掏出了兩個可愛的小肉袋。姐妹 花鳳雛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但略顯蒼白的小臉依然微笑的看著兩位家主品嘗完 自己小子宮,然後等待最後的賜福。
 
  邢家主回味著剛才吃到的美味對兩位姐妹說:「極品啊,老子也不白吃妳們 的,讓妳們享受下老子的絕技,一刀叁花,妳們可願意。」
 
  姐妹兩已經口不能言,衹能點頭表示同意。然後任由邢家主調整好刑架,讓 2個小姐妹抱在一起,兩衹小鳳雛也抓緊最後的時候吻在一起,雙手在不停的愛 撫這對方殘缺的身體。衹見邢家主凝神靜氣,拔出自己的佩刀,先是蓄力,然後 刀光一閃。就見一對姐妹花似乎沒什麽感覺,依舊在愛撫對方,但是突然間兩人 雙股見噴出一朵凄美的血花,兩對四衹微微顫抖的小腿掉落再地上,第一花!接 著以兩人的肚臍為界限,噴涌而出了第二花,2個細小的腰身也掉落下來!再看 第叁花也接著出現,兩顆螓首飛起,而兩個緊抱著的上半身失去頭顱後鮮血噴涌 而出,血色妖艷如花。
 
  火家主站在一旁拍手道:「好!好鳳雛!好刀法!」
 
  鳳茜看吧,巧笑巧笑倩兮的來到來到邢家主身邊媚聲說道:「看了邢家主的 刀法,叫茜兒也心癢難耐呢,什麽時候叫茜兒也體驗下呢?」
 
  兩位家族聽完急忙下臺,心道不等我劈妳,龍嘯天不先把我們劈了。
 
  衹留鳳茜一個人在臺上痴痴地笑著。
 
            第四章揮劍引血庖丁解鳳
 
  雙生姐妹花處理完成,不一會舞臺也收拾幹凈。鳳茜再次上臺,也許受到剛 才的刺激,鳳目含情,一步步走上臺來,娉婷裊娜之間看的眾賓客也有點痴了。 清了清嗓音,鳳茜道:「剛才瑤兒溪兒的表現和味道大家還滿意吧。」
 
  眾人急忙大呼:「滿意!滿意!」
 
  「那接下來的表演,大家一定更加期待,可是有一位神秘嘉賓準備了好久哦!」 
  稍停片刻,鳳茜又道:「下面請大家欣賞庖丁解鳳。」
 
  聽罷眾人議論道:「可是刑家庖丁手要上臺?」「這會可是難得一見啊!」 
  眾人議論聲中一男子緩步登臺,衹見這男子身高7尺有餘,虎背熊腰,魁梧 異常,左腰之上更是挎著一把叁尺大劍。跟著男子上臺的還有叁位鳳雛,這叁位 鳳雛身材相似,身披薄紗,手持彩綾,豐胸翹臀,蜂腰可堪一握。透過身上的薄 紗隱約可見胸前的兩點蓓蕾和雙腿間小小的肉縫,略顯肉感的身體嬌嫩的似乎可 以擰出水來。叁位鳳雛先走上前問好。
 
  「各位主人好,我叫鳳寧,鳳肖,鳳清。希望今天的表演大家能滿意哦!也 不枉我們姐妹和刑大哥準備多日呢。」
 
  說完一起轉身又對男子說道:「還請刑大哥憐惜。」
 
  男子默然不語,衹是點頭示意。右手拔出佩劍,然後雙手持劍。叁位鳳雛也 呈品字將男子圍在當中。
 
  片刻鼓樂齊鳴,男子手中大劍開始緩緩移動,叁位鳳雛也開始翩翩起舞。音 樂的節奏慢慢的由舒緩變的輕快,叁位鳳雛口中也不是傳來一聲聲嬌嫩的鳳鳴, 男子手中的大劍也是越舞越快,叁尺的大劍竟然慢慢給人輕盈之感。這時天空中 有玫瑰花瓣飄落下來。彩綾飄蕩,薄紗微浮,劍光更是不時從叁位鳳雛身體中透 出,但是叁位鳳雛似乎毫無影響,依舊不停的舞動。
 
  樂音聲越來越快,大劍也越舞越急,漸漸的已經看不到男子,之間猶仙子般 的叁位鳳雛舞動中銀色的劍光縱橫。時而如銀河下落,時而如銀屏崩碎,玉體抖 動,銀光閃爍,紅菱亂舞,眾人如入仙境,如痴如醉。
 
  慢慢的,音樂聲又由急入緩。舞臺上不知何時已經擺好了叁個傾斜放置的巨 大玉盤,盤中早已擺放好了各色配菜,叁個玉盤前方有一銀桶。叁位鳳雛隨著音 樂聲,緩緩舞動到與盤前,男子也移步至銀桶前。隨著音樂聲結束,叁位鳳雛慵 懶的仰臥在玉盤中,男子在銀桶前面朝叁位鳳雛,慢慢收了劍勢。然後突然臺劍 平舉,一聲猛喝。衹見玉盤中的叁位鳳雛,先是面色潮紅,玉體微顫,下身一片 狼藉,小嘴一張,傳來一聲凄怨的嬌吟。然後每位鳳雛的左胸突然爆出一朵絢爛 的血花,叁顆小巧的心臟伴隨鮮血飛躍而出,落于劍面之上,落穩之後甚至還可 以看到仍然在輕微的跳動。而鮮血這隨劍而引,準確的落入銀桶中,點滴不漏。 
  緊接著,叁位小鳳雛的身體也慢慢有銀光滲出,少量的血絲配合點點銀色的 劍氣,一發不可收拾的不停從小鳳雛身體中射出。在似乎定格的畫面中,叁位小 鳳雛的身體被一點點的分解開來,變成了一塊塊鮮嫩的美肉陳于盤中。再看叁位 鳳雛的小臉依然潮紅,小嘴微張,妙目含春,一臉的滿足的笑意。
 
  男子移步上前,摘下叁位小鳳雛的螓首,放入準備好的托盤內,然後轉身展 示給眾人觀看。臺下先是鴉雀無聲般的安靜了叁秒,然後就迸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龍嘯天早已回到前臺,看到如此表演不由贊嘆道:「早就聽聞邢家庖丁手僅以武 功而論,不弱于我龍家龍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男子忙躬身道:「龍伯父過獎了。」
 
  這時鳳茜再次登臺,嬌聲說道:「各位對叁位鳳雛的表演可還滿意。」
 
  眾人大呼過癮,不虛此行。
 
  鳳茜又接著說道:「那麽還請咱們火家的大廚親自出手,為咱們獻上一道清 蒸鳳雛。」
 
  說完擺了個請的手勢,就見3位火家的特級廚師急忙上臺招呼人將叁個玉盤 和一個銀桶搬下臺去。旁邊已經架好了3個特大的廚竈,熱火朝天的忙碌起來。 
           第五章五鳳出賤鳳鳴(一)
 
  在眾人驚嘆聲中庖丁手退場了,鳳茜收回笑意說道:「清蒸鳳雛可是正餐, 需要大家稍等一段時間,不過也不會讓大家白等。我想大家也看到最後的五衹鳳 雛了,見識了前面五衹大家是不是很期待呢?」
 
  「呵呵,不瞞大家,咱們這最後五衹小鳳雛也大有來頭呢!諸位一定知道我 鳳家的賤鳳血脈吧,呵呵。」說完鳳茜臉上也不禁浮起一片霞紅,作為鳳家最純 正的賤鳳血脈,此時不免身體有些異樣。
 
  「沒錯,最後的五衹小鳳雛都有一定的賤鳳血脈。而且我們將請出臺下五位 年輕俊才和鳳雛們同臺表演。」說完向臺下做了個請的手勢,接著臺下別站起四 男一女,五個年輕人都是25歲左右,而且都是黑暗世界的風雲人物,後起之秀, 在座的賓客也都再熟悉不過。五人一一登臺。
 
  第一位:龍家龍子峰的堂兄龍子明,已經26歲,中等身材,容貌飄逸出塵, 而且早已是中級刑徒,據說正在衝擊高級。
 
  第二位:鳳家大公子鳳留香,27歲,雖然是男子,卻令在場的許多女子自 嘆不如,跟天生有一股鳳家的華貴氣息,一樣是中級刑徒。
 
  第叁位:刑家刑破山,24歲,繼承了刑家的魁梧體型,身高更是足有8尺, 猶如巨人,低級刑徒不過想來距離中級也不遠了。小鳳雛最多也衹能到他的腹部, 真難想象一會兒會是什麽情景。
 
  第四位:火家火衝雲,25歲,火家家主唯一的兒子,也是火家的小家主, 身材不高,卻胖的驚人,站在臺上倒像圓桶,引得臺下哄笑,同樣也是低級刑徒。 
  第五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女子,正式玫瑰聖堂大主教女兒李凝霜,25歲, 同馨兒是最好的閨蜜,一起並稱位黑暗雙花。衹見全身上下一片雪白,膚色白裏 透紅,更有點點光暈閃出,如月下凝霜,據說李凝霜出生便是如此,凝霜之名也 是由此得來。而且性格也是冷若冰霜,除了面對家人和閨中好友,對外人更是少 有顏色。不過眾人並不敢小瞧,因為李凝霜也早已是中級刑徒。
 
  五人站定後,鳳茜又開口道:「五位到齊了,那麽有請咱們的五衹小鳳雛登 場吧。也讓大家就等了。咱們的五衹小鳳雛剛才已經被我們鳳家秘法激發了全部 賤鳳血脈,相信這次的終極賜福表演不會讓大家失望。」
 
  話音剛落,五衹鳳雛就從後臺走出,衹見五衹鳳雛渾身不著片縷的漫步走來, 隨因年齡所限略顯稚嫩,單身材卻都已發育成熟,環肥燕瘦,煞是好看。而且似 乎剛剛沐浴過,身上散發著淡淡水韻,猶如仙女走入眾人眼簾。上臺後一起向臺 下施禮,然後齊聲道:「各位主人好,小畜鳳雲,鳳冉,鳳佳,鳳敏,鳳倩。希 望各位主人能滿意我們的臨終演出,也希望各位主人對我們的味道滿意哦。」說 吧,便一起讓到一旁。
 
  鳳茜滿意的掃視了一邊五衹鳳雛,然後對五位年輕刑徒道:「大家挑選自己 的鳳雛吧,我想妳們也都知道賤鳳血脈的妙處,妳們不用顧慮,自由發揮即可。 誰先來?」
 
  鳳留香手持羽扇輕搖道:「自然女士有限,還請凝霜妹妹先來。」說吧其他 叁位男士也點頭表示同意。
 
  李凝霜也不可以,上前稍作觀察,抬手指向鳳敏道:「妳叫鳳敏對麽?便是 妳了。」
 
  鳳敏見點到自己,也出列道:「賤畜正是敏兒,一切都聽主人安排。」
 
  然後四位男士一起上前,商量片刻,便有了結果。
 
  龍子明點向鳳冉道:「冉兒到我這裏來吧。」
 
  鳳留香:「那我就選倩兒吧。」
 
  火衝雲對風雲道:「妳我名字都有個雲字,也是有緣,妳歸我了。」
 
  刑破山卻上前一把抱住鳳佳:「妳歸老子了。」
 
  五人選完後,10人2人一對立于臺上,鳳茜看吧點頭問道:「誰先來表演?」 
  鳳留香看向左右,見其他幾對正在卿卿我我,便大方道:「我年齡最大,還 是我先來獻醜吧。各位弟弟妹妹也可以溫存片刻。」
 
  刑破山:「那就多謝鳳大哥了,小弟們現在臺下欣賞哥哥的表演。」其他人 也都表示感謝,紛紛轉身下臺,單留鳳留香和鳳倩站在臺上。
 
           第六章五鳳出賤鳳鳴(二)
 
  眾人下臺後片刻,便有傭人把各種刑具臺上了舞臺,衹見刑架刑床刑椅一一 到位,幾個工具架成扇形將舞臺圍住,各色刑具擺放整齊,都是刑家出品的精品 中的精品。臺下眾人看吧,無不覺得大長見識。
 
  鳳倩身為鳳家雛鳳,還差2個月便要年滿16,可以說已經到了鳳雛最好的 時候。而且鳳倩身為賤鳳血脈,身材更是一等一好,雖然還不到16,卻已經發 育到位,身段窈窕而豐盈,胸前波濤洶涌,至少36的尺寸,而且尺寸雖大,卻 挺拔的很。向下看腰腹的曲線猛然收縮,正是真正的蜂腰,到髖部曲線卻又放開, 臀部更是圓潤挺巧,小穴附近衹有些許淡淡的絨毛,襯托出中間粉嫩的小縫更是 誘人。
 
  鳳留香與鳳倩早已熟悉,欣賞完鳳倩的身材,見一切準備妥當,便不在多等, 看向鳳倩問道:「倩兒想如何表演?」
 
  鳳倩媚笑道:「主人哥哥不用客氣,賤畜哪有什麽注意。賤畜現在就是主人 的一塊肉,一切都聽主人安排。」
 
  鳳留香聽聞便說:「也好。」
 
  然後轉身走向身後的太師椅坐下,閉上雙眼。片刻再次睜開,已是神情肅穆, 雙目似有寒光射出,冷聲道:「賤畜還不跪下。」
 
  鳳倩聽聞,雙眸望向主人,痴笑著雙膝跪地,身體匍匐下來,雙眼更是露出 小母狗討好主人的神情。
 
  鳳留香不為所動,依舊冷聲道:「去取寒鐵針來。」
 
  鳳倩聽完嬌軀微顫,爬行到工具架前,用嘴叼起一個鐵盒,又轉身爬到主人 進前。一路爬來桃瓣般的肥臀輕顫,甚是炫目。
 
  鳳留香伸手接過鐵盒,而鳳倩在主人伸手接過鐵盒後竟不忘伸出小舌頭舔弄 主人的手指。
 
  鳳留香見狀微微邪笑,然後突然抬手一掌煽在鳳倩的右臉頰上。突然的襲擊 煽的鳳倩整個身軀到在鳳留香腳下,小臉頓時通紅,嘴角也滲出血跡。但是鳳倩 卻沒看到任何驚慌的神情,而是雙眸越發明亮,嘴角也露出笑意,再次就地伸出 小舌頭舔弄主人的腳趾。鳳留香也就順著鳳倩將大母腳趾深入鳳倩口中來回攪動。 而且鳳倩則越發動情,一邊賣力的添動一邊發出小狗般的哼哼聲。
 
  鳳留香見狀打趣道:「妳是賤鳳還是賤狗?」
 
  鳳倩竟然真學著母狗「汪汪」叫了兩聲,繼續忘情的添動主人的腳趾。
 
  鳳留香打開鐵盒,然後放于桌上,衹見盒中擺滿了一根根鐵針,每根兩寸長 短,與一般裁縫針粗細相近,卻閃爍這點點寒光,蒙著一成寒霜,正是刑家用寒 鐵精心鍛造的寒鐵針,插入水中能迅速結出冰花。
 
  鳳留香放好鐵針,抬腳踢在鳳倩胸口。鳳倩倒地,剛要起身再次撲上主人腳 部,卻聽鳳留香說:「還不快來伺候主人。」說完便岔開雙腿,等著鳳倩前來服 侍。
 
  鳳倩聽罷,也抬起身形,嘴角滴落著香津和血絲的混合物,用嘴鬆開主人褲 腰,尋出主人的肉棒,然後伸出舌頭,沿著肉棒的上的脈絡來回添動。不一會肉 棒越發猙獰,慢慢長到小兒手臂般粗細。鳳留香一語不發,伸出左手,抓住鳳倩 的頭發,把整個肉棒按入鳳倩口中。
 
  鳳留香左手掌控著鳳倩螓首,讓肉棒在小嘴裏來回進出,右手輕撫著鳳倩後 頸,手指沿著脊椎慢慢滑動,口中傳出魔性的聲音:「倩兒,妳說我把針扎在哪 裏好呢?這裏?這裏?還是這裏?」最後把手指停在鳳倩尾椎骨處請按。
 
  鳳倩聽聞身體的顫抖越來越重,但是口中活卻越來越賣力。隨著鳳留香的手 指,身體升起一片霞紅。
 
  鳳留香鬆開雙手,輕拍鳳倩的頭部,讓她自己動作,然後拿起18根寒鐵針, 輕笑兩聲說道:「這裏18根寒鐵針,一會刺入妳脊椎旁的18處大穴,激發妳 的敏感度和生命潛力,每一針妳敏感度提高一倍,而且兩刻種內即使妳血液流盡 都死不了。等會好好表現吧。」說完又拍了拍鳳倩的背部。
 
  鳳倩無法回答,但是卻把肉棒吞的更深,一下吞入食道內,小嘴內的動作也 越發緊致,一雙小手則不停的撫弄自己的小穴和巨乳。
 
  鳳留香邪笑道:「好賤畜!」目光也越發冰冷。
 
  右手抬手拿針,左手請按鳳倩後頸認準穴位,然後右手捏針刺下,寒鐵針整 根刺入鳳倩體內,隨後意向下一處穴位。每刺入一根寒鐵針,鳳留香都稍作停頓, 然後再找下一處穴位。而鳳倩的身體也在每根針刺下時一僵,然後口中便是更賣 力更劇烈的吸弄緊縮,手指用力捏住自己的雙乳上的蓓蕾和小穴上的小豆豆,雙 腿間的小穴更是滴滴答答的不斷有淫汁落下,已經打濕了大腿內側。
 
  當最後一個寒鐵針刺入。鳳留香猛然站起身來,雙手抱住鳳倩頭部緊緊的按 向自己胯間。鳳倩口鼻被完全封死,窒息的快感涌向鳳倩,渾身抽搐著,手中的 乳頭和陰蒂更是死死捏住,似要掐出血來。良久,肉棒中的精液大量噴涌而出, 來不及吞咽的更是從嘴角流出,順著脖頸留到挺拔的雙乳上。知道肉棒完全軟下 來,鳳留香才鬆開雙手,鳳倩一下癱軟在地,好像死去一動不動。
 
  鳳留香也不顧倒在地上的鳳倩,衹是說道:「自己收拾幹凈,然後去刑椅那。」 說完便轉身向工具架走去。
 
  鳳倩知道最後的時刻要到了,以手扶地,支撐其身體,深吸了兩口氣,閉目 似乎回味了一下剛才的感覺,然後先把嘴角雙乳上的精液用手指刮起,用小舌頭 舔舐幹凈。然後俯下身去將自己剛才造出的小水窪也舔的幹幹凈凈。隨後依舊匍 匐著,如最卑賤的母狗般爬到刑椅旁。
 
  鳳留香早已準備完畢,立于刑椅旁,伸手拉起鳳倩,一手抬起鳳倩的下巴, 張嘴吻上鳳倩的小嘴,另一手在鳳倩雙乳間來回撩撥著。片刻唇分後柔聲說道: 「倩兒看看自己最後的刑具吧。」
 
  鳳倩看向刑椅,看到刑椅脖頸的位置有一個絞刑環「這是要絞死自己麽?」 鳳倩心想。
 
  在刑椅左面上有以金屬陽具,足有1尺半長,粗細卻和自己臂膀差不多。陽 具上布滿了一寸半長的利刃,而且利刃兩面都開有血槽。而且通過陽具上血絲般 的紋路,鳳倩認出整個陽具都是血炎鐵打造的。血炎鐵是刑家秘法鍛造出的金屬, 其特點就是見血後會自己加熱,這麽大一塊插入自己身體,足以把自己整個身體 烤熟吧。
 
  而刑椅旁的桌子上放置著剛才還沒用完的一盒寒鐵針。一把短鞭,鞭頭有一 個鐵環,抽在身上一定舒服極了。在鞭子的旁邊放著一把銀把短刀,刀邊是一個 巨大的橢圓長盤。
 
  「這些一會都要用到自己身上麽?」想到這些,鳳倩剛剛清理完的小穴又變 的一片狼藉,身體也透出淡淡的紅暈。
 
  鳳留香拿起短鞭和那盒寒鐵針,鞭頭在鳳倩身上來回劃動,邪笑一聲把寒鐵 針遞到鳳倩手中,然後說道:「賤畜,一會妳坐上去,絞環會收緊,血炎鐵的陽 具會一直加熱,我打哪裏,妳手裏的針就扎如哪裏,要全部扎進去哦。怎麽樣看 著自己慢慢烤熟會不會很有趣。」
 
  鳳倩雙眸媚意如水,激動說道:「賤畜知道,賤畜一定聽話,主人不用憐惜 賤畜,衹是希望一會能看到主人吃一口賤畜的肉,賤畜就心滿意足了。」
 
  「我會的。」鳳留香抬手指向刑椅:「現在坐上去吧。」
 
  鳳倩移步到刑椅前,突然問道:「主人想烤賤畜小穴還是菊花呢?」
 
  于是鳳倩轉身想坐上去,卻發現這陽具實在太長,自己夠不到,衹好不好意 思的又看向鳳留香道:「賤畜自己坐不上呢,還請主人幫忙。」
 
  鳳留香來到刑椅後「我就知道這樣,我抱妳起來,妳自己對準。」然後從背 後抱起鳳倩。鳳倩用手扶住陽具,找好位置,然後對鳳留香說道:「主人,賤畜 準備好了。」
 
  鳳留香聽到,開始緩緩的把鳳倩向下放,巨大的陽具沒入鳳倩的小菊花,鋒 利的刀刃更是劃破鳳倩菊花周圍的皺褶,小小的菊花這次真的瞬間綻放開來。 
  「啊……真的進來了,到肚子裏了」有些稚嫩的聲音顫抖著響起,鳳倩的身 體更是不停的抖動著。
 
  「腸子破了……嗚嗚……好厲害,主人我下不去了,用不上力呢……」
 
  「妳不用管,別亂動,挺直身體,插歪了看我怎麽收拾妳」鳳留香敲了鳳倩 腦袋一下。
 
  「嗚嗚……主人知道了……小賤畜不動了,主人妳用力把」
 
  「主人到底了……都到賤畜胸口了,啊……開始變熱了……賤畜快熟了麽?」 
  「早著呢,頭低點,把絞環帶好。」
 
  終于整個陽具真個插入了鳳倩體內,鮮紅的血水順著椅面和鳳倩的小腿流淌 下來。鳳留香又把絞環給鳳倩帶好,然後搖動把手,知道絞環深深的裂進鳳倩的 脖頸裏。氣管被完全掐死,再也沒有一絲空氣可以進入鳳倩的肺裏。
 
  窒息中的鳳倩如在霧中,致命的快感涌進腦海中,微微張開的小嘴中,小舌 頭一點一點伸出。衹是眼中和嘴角的笑意更濃「要死了……要死了,主人快吃了 賤畜吧……賤畜很快就要熟了。」
 
  突然左乳的乳頭上傳來一陣劇痛夾雜這強烈的快感襲想腦海,「啊……還有 寒鐵針,我是乖乖的小賤畜,一定要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務。」鳳倩想到。拿起手 中的寒鐵針,猛然刺入左乳的乳頭中。
 
  鳳留香看罷,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又是一鞭。
 
  這次的致命快感從右乳傳來。「主人好壞啊,專門打人家敏感的地方」鳳倩 想著手上的動作並沒有慢下來,又一根寒鐵針刺入右乳頭,真根次了進去。隨著 主人的指揮,乳房,小腹,小穴,腋下,都刺入了一根根寒鐵針。而且剛才因為 視線原因臺下觀眾看不到寒鐵針刺入的輕快,現在視線正好,可以看到每一根寒 鐵針刺入,鳳倩的小身體都抽搐一下,而被刺入的地方,周圍皮膚一片粉色紅暈, 正中間卻閃爍這冰冷的寒芒。再加上越來越熱的血炎鐵陽具,可謂真正的冰火兩 重天。
 
  更奇特的是,每一次寒鐵針刺入,口不能言的鳳倩口中都能傳出一聲鳳鳴, 這鳳鳴似凄婉,似渴求,似愉悅,這一聲聲鳳鳴傳出,坐在前排觀眾覺得體內能 量也有了絲絲悸動,而離的最近的鳳留香更是內息翻滾,法力外泄沸騰,撩起一 陣陣金紅色的魔焰。
 
  臺下一陣騷動「原來傳聞竟然是真的,賤鳳鳴能助人功力精進,突破壁障。 五小看來這次造化不小啊。」
 
  直到最後一根寒鐵針從陰蒂直接刺入,最後一聲鳳鳴停止後。鳳倩的身體突 然再也控制不住的劇烈抽搐起來。雙手緊緊抓住刺滿寒鐵針的乳房和小穴。那點 點寒芒中不停的有血絲滲出。配以雪白抖動的嬌軀,真是凄美如畫。
 
  與此同斯,鳳留香大吼一聲,魔焰急速收斂會體內。眾人都知道這是境界有 了突破,衹是現在不是祝賀的時候,也都繼續安靜觀看。
 
  「啊……美死了,好香啊,是我自己的香味麽?……真的要熟了啊,主人快 來吃嘛……」雖然不能說話,但是鳳倩依然把渴求目光望向主人。
 
  血炎鐵的陽具早已加熱到定點,嬌小的身軀也已經被烤的通紅,散發出一陣 陣醉人的香氣。鳳留香自然也知道時間到了,看著鳳倩冒著真真香氣,吐著舌頭 的小嘴邪笑道:「妳這小舌頭是饞了麽?一直這麽伸著。」
 
  鳳倩媚眼中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態,但神情卻越發渴求主人的品嘗。「嗚嗚 ……賤畜已經熟了,主人快來吃人家嘛……嗚嗚真的要死了……」
 
  鳳留香笑了笑說:「是可以裝盤了。」
 
  然後拿起桌上的銀刀,輕車熟路的拿捏著鳳倩纖細的四肢,一一卸下,刀光 閃動中,鳳倩有一陣抽搐,已經半熟的小穴竟然又噴涌出一陣淫液,惹的臺下也 是一陣哄笑。「真是不好意思啊,不過實在太舒服了……嗚嗚……希望不要影響 味道啊~ 」
 
  沒有四肢的鳳倩已經有了一些萎靡,不過依然專注的看著主人。鳳留香見狀, 用刀尖點點了鳳倩的小肚皮,見有蒸汽冒出。然後捏住胸前依然挺立的小乳頭, 一刀割下。
 
  「賤畜,先嘗嘗自己的味道。」把乳頭蘸了一點小穴下的淫水,然後放入鳳 倩口中。
 
  「好香!……小賤畜的乳頭,小穴,小舌頭都是主人的……主人快都割下來 吃到吧。」被絞環死死絞住的鳳倩雖然不能咀嚼,但是仍能感覺到小乳頭散發出 的淫靡香氣。
 
  鳳留香又是一刀,割下另外一個乳頭,然後蹲下身來,挖出半熟的小穴,此 時的小穴顯得晶瑩異常,切面上還有些許鮮紅的血絲。鳳留香吻了吻鳳倩,然後 扶住鳳倩的小下巴,將舌頭拉出,再一刀割斷。鳳倩痴痴的看在眼裏,衹見鳳留 香將小舌頭連同2個小乳頭一起塞入小縫中,然後仰頭把小穴放入口中,閉眼慢 慢品味。
 
  「啊……好羞人……人家的小舌頭,小穴,還有小乳頭都到主人嘴裏。…… 不過主人好會吃啊……好幸福……」
 
  品味完的鳳留香睜開雙眼,目光柔和的看向鳳倩,然後將鳳倩連同插入體內 的陽具一起拿了起來,放入盤子,柔聲說道:「倩兒的味道我很滿意。」
 
  鳳倩已經無力應答,衹是眼中神光更亮,嫵媚的笑意卻越發顯的神聖。
 
  鳳留香最後親吻了一下鳳倩的微微張開的小嘴,然後拿起銀刀,一點點割開 鳳倩的脖頸,啪的一聲,鳳倩的螓首徹底離開了身體,被鳳留香面朝著自己原本 小穴的位置放置下來。
 
  然後鳳留香立刀,沿著鳳倩的小穴一路向上,切止胸口。小肚子打開的瞬間, 騰騰的熱氣冒出,香氣瞬間飄散開來。
 
  「那是賤畜的身體嗎?……好漂亮啊……啊……主人切開了……要給更多的 主人吃嗎?賤畜好高興……不過也好累啊……要睡了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