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水暧鸭知之培训】【作者:天天三鸭】【完】
【水暧鸭知之培训】【作者:天天三鸭】【完】
一、
  关进青山市看守所的卢得林,此时正在观看一队蚂蚁搬家,嘴角裂出近来少有的笑意。但他不知道,一场噩梦将要开始。
  「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卢得林忽然想起那个告他强 奸的女人曾说过的话。他清楚地记得她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流露出的那种满足感。
  我到底做了什么,真强 奸了一个近五十岁的女人?可证据齐全。卢得林记得他的阴茎进入了她的体内,而且还射了精,精液涌出她的阴道口,顺着大腿滴在地上的那张报纸上。这张报纸后来成为最重要的证据。警察抓他时,卢得林大声申辨道「我不是强 奸,我们是通奸。」在警察局里,卢得林的申诉没有得到警察的认可,他们准备进一步收集有关证据,向检察机关起诉。一个高个子的警察对卢得林说:「如果你说不出通奸的可信理由,就等着坐三到五年的牢。」卢得林今年三十岁,在一家网站做网虫,收入一般,没房没车,也没女人。
  他喜欢有点年纪的老熟女,在圈中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喜好,让他爽过,把与老熟女做爱的图片发到网站去,歉了点钱为副业。认识这个近五十的女人时,他把这些图片也给这女人看了,引得这女人开怀大笑,说他是个坏男孩。卢得林以为时机已到,扑上去扯光她的衣服,在老熟女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扶着自己那根不大不小、龟头如鸡蛋般的阴茎直插进老逼中。那老熟女先是无声,然后大叫一声,晕了过去。这情景让卢得林不敢久战,急促地抽插了上百下,草草地在她的阴道里射了精,提起裤子就走人。
  第二天,卢得林还在自己那间出租屋里做梦的时候,警察破门而入,抓他到了派出所。那老熟女告他强 奸,证据齐全。在派出所里那老熟女恶狠狠地说了上面那句话,然后转身走了。负责记录的警察合上记录本,笑着对他说:「你知道她是谁吗?敢强 奸她。哼,你小子还爱这一口。」卢得林知道判刑是躲不过的了,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一件事,就是出来后怎么找到那老女人,怎么修理她,还不能让自己再次坐牢。正想着,突然后面有人抱着他的双臂,只听后面有一群与他一样的在押犯说话。
  「他妈的,别人都爱吃嫩草,这小子却他妈的爱老逼。」「操他的屁眼,让他也知道点被强 奸的味道。」「喂,大家看,这小子的小屌居然还这么白嫩。」「别乱,有的是时间,让大哥先上。」很快卢得林被剥得一丝不挂,几只肮脏的手开始套弄他白嫩的阴茎,疼得卢得林大叫救命。后面的人又说了:「这里是看守所,都要判刑的,你叫死了也没人理。」让卢得林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阴茎在他们的套弄下竟然硬了起来,龟头涨得通红发紫,龟头的尿道口处渗出一滴晶亮的前列腺液体。就在他以为这伙人只是玩玩他的阴茎时,屁眼处传来一阵撕裂的巨痛,一根粗大的鸡巴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插进他的屁眼处女地,直达直肠,撕裂的屁眼血涌如泉,给插进来的鸡巴以润滑,让那个操他的人大叫舒服。
  「啊——」卢得林持续的惨叫,在这伙人听来,就是一种快活的叫春。那天晚上,卢得林被十几个在押犯鸡奸了,肛门严重脱落,有人用手把他的肛门塞进去后继续鸡奸他,直到他昏了过去。
  「卢得林,出来。」不知是什么时候,卢得林醒来第到看守警察喊叫。那警察嘴里骂道,你这个强 奸犯,睡死啦?老子叫好几分钟了。
  这时候还有谁来看我?卢得林艰难地站起身子,把裤子穿好,步履怪异地跟警察着走到一间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张桌、两张凳子。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坐在那。见卢得林站着就示意他坐下,卢得林痛苦地摇了摇头。那人看了卢得林好一会,问:「你就是卢得林?」卢得林冲对方点了点头。那人又说:「奉董事长的指示,把你弄出去,现在你在这文件上签个字,就跟我走吧。」听了这话时,卢得林真不敢相信这事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卢得林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文件是什么内容,只要能让他出去,他都签了。
  等卢得林在文件签字之后,那人转身向警察招了招手,并递给他一个信封,点头说谢谢,董事长一定还有重谢。说完,也不管那警察的反应,就领着卢得林走出看守所。
  外面的天好蓝,一阵小风吹来让浑身舒畅。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那等着,那人先上了车,然后伸出头来四处看了看,让卢得林也上车。卢得林上车后,只用屁股的一小部分坐在车座上。那人伸手过来自我介绍说:「认识一下,我叫阿骑,百花集团的行政秘书,我们董事长希望你能为他做点事。」百花集团卢得林早就听说过,是娱乐业的航空母舰,背景十分强大。「怎么样,表个态吧。」阿骑从前面座位上拿过一包东西,「等下到宾馆洗洗,再跟我上起见董事长。」不容卢得林再说什么,阿骑示意司机开车。在去宾馆的路上,阿骑始终没说一句话,卢得林想起朋友告诉他的,遇到奇人不要多说话,否则事与愿违。不一会车就进城了,驶进城东一家星级宾馆。下车后,卢得林终于忍不住了,小声问阿骑他能为百花集团做什么?阿骑说他也不知道,见了董事长就明白了。
  在宾馆房间里洗澡时,卢得林又经历了一阵痛苦,当水流冲击到屁股时,那里引发一阵痛痒交加的难受,让卢得林无法再洗下去。可屋外阿骑一再催促,卢得林很快将自己冲洗干净,换一身新的衣服。阿骑审视着他,点头说,这还有点人样。说完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他们没有去百花集团的总部,而是转道去了另一家星级酒店,在二十一楼一间豪华房间,卢得林见到了董事长。
  董事长比卢得林想象的要年轻,看上去身体很健壮。坐下后,董事长直接说事:「我看过你的档案,你的条件适合我要你做事的要求。说白了吧,要你做的事就是专门伺候女人,特别是有年纪的女人。注意,不是因为你强 奸了一个老女人,那老女人只是用钱来出出气而已。」说着,他在控制器上操作着,电视上出现了卢得林在看守所被鸡奸的场面,特别放大了他那根始终不软的白嫩阴茎,并把画面停下。董事长说:「你的阴茎不大不小,特别是龟头比一般人的大,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不软,老女人最需要这样的好兵器,再说你也有这爱好。」 卢得林终于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做鸭子。
  二、
  与董事长的谈话简短而明白,卢得林感到这董事长很有能力,比他原来共事的那个网站老板要厉害得多。他又重新坐上那轿车,与阿骑去到城郊的一座别墅。
  阿骑已经告诉他了,到那里对他进行一次两个月的培训,这样才能真正达到做事的要求。
  车在一座样子极普通的别墅前停下,走进别墅的大厅里,只见里面站着几个人,一男五女。这几个人将是他在这培训的相伴者。
  卢得林一一看了看这几个人。那男的叫老刘,人胖胖的,是个秃顶。从左边数过去的第一个女人姓杜,别人叫她杜医生,瘦瘦的身材,大约四十岁的年纪,第二个女人们叫官师傅,也是个近五十岁的老熟女,她是厨房里的大厨,能烧一手好菜,第三个女人大家都叫她吴大姐,五十出头,身板高大强壮,她专门负责别墅里的草坪和花园,同时又兼顾保安工作。另两个年轻的姑娘,在别墅里做招待,平时很少到别墅里面来,她们住在别墅外的一座小平房里。
  阿骑向卢得林介绍完这些人后,说:「凡事听老刘的,他是这里的总管,你有事就找他。记住,不要妄想离开这里,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阿骑没有再多说什么,和老刘低声交谈了几句就离开了别墅。
  老刘引着卢得林上了别墅的三层阁楼,他的房间就在那。老刘说:「你就住在这,衣橱里有你需要的衣服,冰箱里有你爱吃的食物和饮料。对了,这台电脑只能上我们集团的网站,我们的网站内容非常丰富,你会喜欢的。我知道你是网虫,但你想通过这台电脑到外网去就如上天。」说完带上门走了出去。
  卢得林一个人躺在床上,对这一天发生的事还来不及细想,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杜医生,她穿着白大褂,从白大褂上透出的颜色可以肯定,她里面没有穿任何东西。杜医生见他探寻的目光,就说这里的人规定不能穿内衣,一年四季衡温。杜医生说:「我主要负责让你的阴茎转型工作,什么是转型?就是你的阴茎在我的训练下,能根据你的意识硬多长时间,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软下来。同时训练你能自主控制射精。」杜医生伸出她那双小巧的手,握住卢得林的手,另一只手把卢得林仅有的一点衣服脱光,然后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阴茎。卢得林想不让自己的阴茎硬起来,因为这几天只要他的阴茎有点动静,就扯着屁眼一阵巨痛。但杜医生那双柔软而秀气的小手,透给男人的感觉像是在女人阴道里慢慢抽插,是那种充满湿润又窄紧的肉道,全方位地包裹男人的阴茎,那种刺激没有一个男人能抗拒勃起。卢得林就在这种抚摸下,阴茎勃起,慢慢硬了起来,尽管屁眼也还疼痛,但那种疼痛已经演变为快感中的疼痛。卢得林很快在杜医生的抚摸下射精了。
  杜医生说:「你这么快就射了?这是为什么?我听说你在看守所的时候那么多人鸡奸你,你都没射。今天是怎么啦。」卢得林心里骂道,你婊子不知道,屁眼被插的时候,哪还有心意去想射精的事。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发火,盯着杜医生身子说:「你的手太、太、太那个什么了,你摸我的时候,我就像插进你的肉肉里,很舒服,就控制不住了。」杜医生继续地抚摸着他的阴茎,很快他又硬起来。杜医生说:「不要想别的事,你静心感受就行了。」杜医生在他的阴茎上倒了点润滑油,轻轻地变换着手法抚摸。但始终不动他的蛋蛋和屁眼周边的地带,杜医生用一根指头在他的龟头马眼上轻轻滑过,传递给卢得林的是一阵浑身缩紧的感觉,他努力地控制自己想射精的生理反应。这时杜医生也感到这一点就停止了抚摸。那种令人消魂的刺激在瞬间停止,这让他的阴茎坚硬如铁涨痛起来。
  卢得林羞涩地问:「能不能再来一会?」杜医生笑了笑说:「很有感觉吗?
  那就点到为止,现在你来感觉一下龟头下那些肉刺的抚摸。」杜医生的手指头轻巧地抚摸着他龟头下方的肉刺,让已经肿胀的龟头一抖一抖地跳动,一股浓精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射在杜医生的手上。射完精后,卢得林的阴茎仍然硬挺着,杜医生用手上的精液做润滑,继续上下套弄着他的龟头。卢得林有点受不了这种刺激,直躲避着杜医生的抚摸,气喘喘地说:「你能用嘴来做吗―――」杜医生笑着摇头说:「我是从不用嘴来动男人的阴茎。」她那小手仍旧在卢得林的龟头上抚摸,她看着卢得林涨红的脸,额头上渗出一丝汗珠来,就抽出一张纸巾给他擦拭。「不要紧张,放松自己―――」杜医生的话还未说完,卢得林又一次射精了,这时他的阴茎还是未能软下来。杜医生很平静地评价说:「你真行,连续射了两次还不软。」那天早上,卢得林在杜医生的手上射了五次,最后一次几乎没什么可射的了,只有阴茎一抖一抖地在跳动,从龟头上渗出一点透亮的体液。后来他虚脱地躺在床上,杜医生给他盖好被子,用小手压了压被角,轻声说:「好好睡一觉,等会我来叫你吃午饭。」卢得林一觉睡到下午快四点,他被一阵香味从迷糊中醒来。他的眼前是一盆浸泡着中药的汤水,杜医生站在那笑着说:「总算醒了,是先吃点东西,还是开始训练?」卢得林这时才感到肚子饿,说:「给我来碗面吧。」杜医生向外招了招手,官师傅走进来,她的穿着让卢得林大吃一惊,官师傅全身只围了个围裙,宽宽的身板显露出来,腋窝下涌出一撮乌黑的腋毛,她是一个扁胸扁屁股的女人。
  一进来她就高声说:「听说你的鸡巴很白嫩,我看看。」说着就翻开被子,看到卢得林那根白嫩的阴茎,颜色呈青白色,与此相交的是布满阴茎上的深青色的血管,大如鸡卵的龟头呈深红色,由于还未勃起上面有许多皱折。官师傅正想伸手去摸,被杜医生拦下,说:「你别忘了老板的规定。」官师傅好像突然醒来似的,把手缩了回去,笑嘻嘻地说:「以后会有机会的。」吃了官师傅送来的面条,杜医生就让卢得林坐进木桶里,那桶中药汤水还真的芬香,吸入鼻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特别是对受到重创的屁眼,更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就在他享受这种舒服时,忽然觉得有无数只干瘦的手在抓着他的蛋蛋和鸡巴,而且越来越吃痛。卢得林有一些惊恐地问:「这药汤不会把我鸡鸡泡坏了吧?」杜医生双手抱胸,微笑地对他说:「一切正常。」就这样卢得林坐在药汤里承受着这种千万只蚂蚁抓咬鸡巴的痛苦,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晚上的时候,杜医生进来换一趟药汤,然后蹲在木桶边,把她娇小的手伸到汤里,用早先的手法抚摸着卢得林的阴茎和蛋蛋,让阴茎在药汤里勃起。卢得林觉得没有勃起时那种痛痒还能忍受,勃起后的痛痒增加了百倍,他从木桶里跳起来,哭叫道:「不要再摸了,你让我软下去,我受不了这种痒痛。」杜医生仍旧微笑着抚摸着他的阴茎,丝毫不管卢得林的请求。
  那种性欲的刺激与痛痒的难受交织在一起,产生出另一种奇妙的快感,卢得林这时开始快活地呻吟起来。杜医生也加快了手上套弄,让他越加感到这种刺激到了一种极限,他想射出来,但又感到还未到射出的时候,他对杜医生说:「你能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你的身子吗?」卢得林看得出杜的白大褂里面什么也没穿,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想让自己早点射了。
  杜医生还是那样的微笑,说:「还没到时候,你不要着急,迟早你都会看到裸体的我。」卢得林就在这样的痛苦中度过一周,每天如万蚁咬体、万箭穿心,特别是勃起的阴茎怎么也没法如愿地射精,那根曾经白嫩的阴茎变得通红无采。后来杜医生就不到现场了,每天老刘把泡好药汤的木桶送来,监督他泡到桶里,实在难受不行时,卢得林就自己打飞机,想把憋在肚子里多日的精液射出,也不管老刘在场。
  这样过了半个月,一天早上,杜医生来到卢得林的房间,这次她没带木桶,叫卢得林脱了衣服,查看一下他的阴茎,那阴茎已经不再白嫩了,颜色变深外形也难看,原本埋在皮肤下的血管,现在全浮在皮肤上,像缠绕在树杆上的青藤。
  杜医生看后点头道:「有点效果了,最近有射精吗?」卢得林摇了摇头,他开始对这个女医生有点厌烦,不再去看她的身子。杜医生还是微笑的样子,拿出一瓶象牙膏的药膏,说:「现在开始进行第二阶段的训练。」她先是用小手抚摸着卢得林的阴茎,让卢得林体验到女人抚摸的舒服,然后戴上医用手套,把药膏挤到手上,涂抹在卢得林的阴茎上。立刻阴茎如被火烫了一般灼热起来,并迅速勃起,没几分钟就射精了。这种灼烧痛感与射精快感交织,让卢得林觉得比泡药汤要好点,毕竟是短时间的事。
  杜医生没有理会他的射精,用纱布擦干净龟头上的精液和药膏,又重新给他涂上药膏,使得阴茎再次勃起射精。直到他什么也射不出时,杜医生换了另一种药膏给他涂上,那药膏让阴茎像被塑料纸紧紧地包裹着,而且越来越紧,紧得生疼。卢得林带哭腔地说:「能放松点吗?不要把我的命根憋坏了。」杜医生微笑地说:「不会的,下午我来为它放松。」到了下午,杜医生用另一种药膏解除了包裹感,卢得林觉得杜医生的各种药膏就如变戏法,折腾着他的鸡巴。当他的阴茎有种释放的感觉时,他用手给自己的阴茎套弄了一会,阴茎没有那么敏感了,但丝毫不影响舒服的感觉,很是受用。
  杜医生说再有一周就能实战了。
  卢得林问:「与谁实战?」杜医生红着脸说:「到时就知道了。」转眼一周过去了。一天晚上,厨房的官师傅给他做了一套法国大餐,在吃大餐时,杜医生走进来,递给他一板胶状的药丸,吩咐说每天吃六粒。卢得林吃了这药粒就觉得肚子像是有股气在东撞西冲,想放屁又放不出,这股气老是在肚子里转圈子。那股气后来发展到让他肚子疼痛难忍,竟然痛晕了过去。醒来后肚子也不痛了,那股气也没有了,身子觉得轻轻的,心想这是药效出来了。再看看自己那根白嫩的阴茎已经变成紫乌色的一根肉棒,在自己的抚摸下勃起,成为一根霸气十足的肉棒。这,也许就是杜医生这半个月来对他阴茎进行训练的成效吧。
  三、
  实战的那天,老刘和杜医生一起来的,卢得林心想这是玩「二加一」?这次是老刘先说话了,「你现在是集团的人了,有些事你应该知道。」老刘看了眼杜医生说:「杜医生、官师傅,还有吴大姐原本都是老爷子的人,伺候老爷子多年,后来老爷子不在了又伺候董事长,她们都有丰富的做爱经验。至于我―――」这时杜医生把话接过去说:「老刘原来也是为老爷子做事,做的工作与你的一样,后来年纪大就做管家。今天先由他来给你做示范。」说完两人就开始脱了自己身上仅有的衣服。
  老刘不愧是做鸭出身的,虽然有个大肚腩,但跨下的那根阴茎却巨大无比,粗长地垂在两腿之间,卢得林发现杜医生看到老刘的鸡巴眼睛都发亮了。而杜医生则是个看上去瘦而实则很肉感的老熟妇,她的乳房像两个小包子伏在胸前,肚子上没有多余的肉,阴毛很黑,剪得很整齐,与她苍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只见老刘抱着杜医生从耳垂开始亲吻,顺着肚子、乳房、肚脐眼,阴毛上瑞,腿根部,大腿和膝盖,然后是小腿和脚面脚指头,一一仔细吻过,杜医生发出轻声的呻吟,她渐渐地张开自己的双腿,露出阴部,她的大阴唇两侧没有毛,薄薄的小阴唇像两片叶子张开,里面是鲜红的肉芽,她的尿道口很大,呈肿胀状态,阴道口红红地张开,从里面渗出一丝淫液,亮晶晶的。但老刘始终不去碰她的小阴唇和上面已勃起暴露在外的阴蒂,老刘的手轻轻地玩弄着杜医生紫黑色的乳头,让乳头高高地站立起来,然后用舌头在上面轻滑,这种刺激让杜医生全身的肌肉都收紧了,原本有些下垂的屁股也因收缩而浑圆起来,充满年轻女性屁股的质感。
  在观看的过程中,卢得林阴茎处于半勃起状态,他用手轻轻地套弄着,但被老刘阻止:「只看不动。」老刘接着低下头去开始对杜医生的阴蒂和小阴唇亲吻,随着杜医生阴道里流出的淫液越来越多,亲吻处发出汲汲的响声,老刘不断地吸食杜医生流出的淫液,不一会儿,杜医生就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啊―――我受不了――快给我吧―――」老刘把自己的阴茎弄硬了,直看得卢得林睁大了眼,那是一根小孩手臂粗细的肉棒,随着老刘的套弄那上面显出一条条粗大的血管,奇怪的是,为么一根粗壮的阴茎龟头却很小,几乎与茎身相同大小。老刘看出卢得林好奇的眼神,他说:
  「等会儿你就知道我这龟头的用处了」说完就插进杜医生滑润的阴道里抽插了几十下后,拔出来就直接插入她的屁眼里,杜医生又是一声高叫:「你轻一点,这屁眼很久没插了,还真不适应。」说话间,这瘦女人就发出舒畅的呻吟声,叫老刘插深一点快一点,大约抽插了二百多下,杜医生肉感的身子,又把肌肉紧缩起来,形成一团团块状,接着就发出一声如从水中发出的叫声,阴道口处喷射出一股股淫水,正好做了屁眼里那根大阴茎的润滑剂,她屁眼里发出一声声剥剥的空气挤压出声,同时带出一股淡黄色的液体。杜医生的高潮持续了有三分钟,才软下身子,趴在地上不动了。这时老刘拔出大屌朝她的尿道口插了进去,这一插让杜医生又高叫一声,只见老刘那只尖小的龟头挤进了她的尿道口,整根茎身却留在外头,做短而快的抽插,这么抽插了上百下后,老刘嘴里呼呼直叫,身子一挺把精液射进她的尿道里。
  当老刘拔出阴茎站起身子时,杜医生还是张开着双腿躺在那,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她的尿道口里流出,直接流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屁眼还未合拢,里面鲜红的直肠肉芽一伸一缩,把里面淡黄色的液体挤出来。
  「你不知道,老刘现在很少这样表现了,他只是在看到漂亮姑娘的时候,才会拿出当年的技艺和力气,让女人爽死。当年我在伺候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自己不行了,就叫老刘来来干我们,要等到老爷子重新翘起时才让老刘走开。」杜医生一边擦拭着自己阴部边说。卢得林乘此机会问道:「老刘过去伺候的女人都是哪样的女人?」杜医生看了他一眼,说:「都是我这样上了年纪,又有性需求,地位又高的女人。唉,以后他都会与你说的。」卢得林又问:「今天我们不做了吗?」杜医生对他嫣然一笑说:「今天我有点累了,以后机会多得很。」说着穿上白大褂扭着屁股走了。看来老刘把她操狠了,走路都变形了。
  四、
  卢得林单独与杜医生在一起的那天晚上,才知道这女人有多高的性欲。
  卢得林那天晚上正在看电视,杜医生赤身裸体就走进来,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与他一起看着电视。卢得林基本没在看电视,而专注地看着她,尽管她很瘦,但脖子上的肉没有一丝皱纹,宽宽的肩膀,可以看出她的大骨架,在那身白晢的皮肤下尤其显眼。虽然她一头黑发,但今天她把腋下和阴部的毛刮得一丝还剩,经过修饰后不像是刮掉的,就像是天生的白虎。
  卢得林伸手摸着她乳房,那对没什么肉的乳房摸起来极有肉感,敏感的乳头很快就站立起来,在白晢的皮肤下,深红色的乳头也更加显眼。他要她如之前那样抚摸他的阴茎,杜医生摇了摇头表示,今天要他自己解决这一问题,她是来享受的。卢得林把已经半勃起的阴茎套弄得如铁棍一般的硬,没有更多的动作,放倒杜医生就直接插入她的阴道,狠抽了数百下,发现她阴道已经淫水习习,抽插起来一点不费劲,如果就这样抽插下去,以如今卢得林霸道的阴茎一夜都不会射精。就在卢得林觉得这样抽插没什么意思时,杜医生的阴道开始收缩,一阵一阵的有节奏的收缩,让卢得林获得极大的快感。
  「不要太快,要缓缓地动,要知道老年女人是经不起那么激烈的抽插撞击。」杜医生在他耳边轻喘着气息说。这时卢得林才知道,她又是来做训练的。于是,静下心来慢慢地抽插,只觉得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如在水中浸泡一般,温暖而又紧实。
  「能搞你的屁眼吗?」卢得林浑身着了火似的,想来个激烈而紧密的抽插。
  杜医生享受地闲着眼睛,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你的太大了,会把我的屁眼搞坏的,以后会有机会让你搞女人的屁眼的,而且还要你搞到她高潮。」卢得林就让杜医生俯趴在床边,把她个清瘦而结实的屁股露在他面前,她的小阴唇已经完全翻了出来,肿胀的尿道口里滴下一滴尿液,阴道口边上满是乳白色的液体,紫红色的菊花眼在空气中似乎能闻到一股花香。别看杜医生人瘦但她的阴户却很丰满,卢得林那根霸道的阴茎插在里面把阴道口边上的肉挤成一个肉圈,看着自己的阴茎带着乳白色的液体在她的阴道慢慢进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爽快,这种爽快很快就传导到大脑,想射精的意识迅速下降到他的阴茎上,使他不由自主地快速抽插起来。杜医生的呻吟声也跟着大了起来,突然杜医生棱形的屁股,两边的肉收缩到上面来,使她的屁股滚圆起来,阴道里的收缩力度也加大了。这种收缩刺激着卢得林,他大叫一声,把浓浓的精液射进杜医生的阴道里。
  但他并没把阴茎从里拔出来,还是那样慢慢地抽插,射精后的龟头特别敏感,一点点的肉芽刮弄都让他爽上天了。杜医生也很享受这种高潮过后慢慢抽插,因为卢得林的阴茎经过训练后,不会一射精就软下,所以她感受到阴道里的那根肉棒仍然是坚硬有力,这是训练的结果,很快她被带到第二次高潮,一股清黄色的尿液从尿道里直冲出来,打在卢得林的肚皮上。
  五、
  有一天老刘对卢得林说,晚上一起喝酒。自从卢得林住进这座别墅后,老刘一直以领导的身份面对他,平时见面也只是点个头,连对他笑笑都很难,今天要请他喝酒,这是不是有什么事?
  到别墅一个多月了,卢得林也曾想过走出别墅四处看看,但一到大门口就被正在整理草坪的吴大姐拦下,劝他回去安心受训。有几次他已经偷着走到了别墅有大门口外,却被那两个负责接待的姑娘拦下,凶巴巴地对他说再向前走一步,就不要怪她们无情。这使卢得林觉得在别墅和在牢里没有什么区别,心里很苦。
  他平时都在自己的屋里,吃饭也是官师傅送到屋里来的,今天是他到别墅后第一次到餐厅吃饭。餐厅很大,可以摆放下一张欧洲贵族晚宴的长桌。现在餐厅里只摆放一张圆桌,顶上一个射灯把光亮集中在圆桌上,其他的地方黑黑的看不清。卢得林走进去的时候,老刘已经坐在里面等他。桌上几样精制的小菜,还有一杯酒,是法国的拉菲葡萄酒。这是卢得林来这后第一次看到酒。老刘示意他坐下,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把杯子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有些陶醉地闭上眼睛。
  「你也喝,别拘束。」于是,卢得林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那酒香一下充满了口腔,他跟着就仰头把一杯的酒都喝了,酒劲一下冲到头上有点晕乎乎的。
  「别喝太急。我们慢慢喝着,我说点故事给你听。」老刘说着挟了一口菜放在嘴里,慢慢地吃着,他说,你知道老爷子过去是打枪打猎的,跟随中央的老人家南征北战,到青山市后留任青山驻军司令。我们董事长是他唯一的儿子。现在你看到的人,除了那两个小姑娘,其他都是老爷子手下的兵。
  当年老刘在司令部警卫排长,他在酒后强 奸了一个姑娘,被告到司令部,事情弄到老爷子那,老爷子突然非常认真地为这个小排长出面做受害人和她家属的工作。不想那个被强 奸的姑娘突然提出,不告可以,但对方要娶她。司令问为什么?姑娘脸红红的说,他、他太厉害了―――司令就知道这姑娘也不是什么处女,有过性经验。他把老刘叫来,脱了他的裤子,看到一根粗长的,龟头尖小的阴茎,笑了起来:你他娘的还是个情种,炮不小呵。然后叫他自己撸硬了让他看看。等老刘撸硬自己的阴茎后,司令大笑道,嗯,不错,和老子的差不多,以后你就做我贴身警卫。
  老刘和那姑娘结婚了,不到半年姑娘怀孕。可那姑娘性欲太大,怀孕七个月了还想做爱。老刘说,等你生了孩子,我全部补给你。那姑娘说,不嘛,现在就来个小餐。老刘那时年轻,不知轻重,一旦插进去了就猛攻猛打,这要放在平时姑娘会爽上天去,可这时候姑娘不到一会功夫就高潮了,大叫一声,昏了过去,下身流了一大滩的血。老刘也怕了,抽出鸡巴,提上裤子,就冲出去叫人送医院。
  医生一看那流出的血里还有一丝白色的液体,就知道是精液了,大骂老刘不是人,这时候还把老婆干成这样。老刘像个孩子做错事似地蹲在病房的门口,一声不出。
  那姑娘此时已奄奄一息,对医生说,不要怪他,是我要―――,就断了气。
  向司令员汇报这事时,老刘已经做好转业的准备。司令把他大骂了一通,之后笑着让他坐下,还递了支烟给他。司令说,我那婆娘你是知道的,身边没个可靠的人不行,我看你就去你阿姨身边做事。还加重了语气说:「到阿姨身边做事 ,知道吗。别让我听到她批评你!」老刘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站起身敬礼道: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老刘是知道司令身边有不少女人,老婆很少用,但又不能离婚,所以就叫他来当担这个任务。
  司令的老婆是他老家的女人,听说过去也是个打仗的好手,比司令还大一岁,已经六十岁了,对夫妻的事很传统,人长得高大肥胖,大奶大手大屁股,有一次他看到阿姨轮起大手打了司令一巴掌,司令当场就倒在地上不能动了。听说司令把老刘派来伺候她,她当时就哭着把老刘打出来。听了老刘的汇报,司令大骂他无能,一个老太太都搞不定。想一会,司令说,过两天你带她到七号楼看看。老刘知道七号楼是司令经常与女人相会的地方,平时七号楼门口都站着警卫,还荷枪实弹,旁人不能靠近七号楼一步。老刘这下明白过来,司令是想让老太太看他的现场表演。
  那天正好司令有空,通知老刘可以行动了。老刘就叫上司令的老婆,说这季节七号楼的后院花开的特别好,一起去看看。所谓的七号楼其实是个大宅院,前后三进,前有草坪后有花园,两边的厢房有十数间。到了七号楼的后花园,那里已经摆好了躺椅和矮桌,上面摆放着水果和香烟,阿姨抽烟很凶,一天要两包烟。
  此时正是初夏时节,大红的火榴花开得正旺盛。天还不太热,阿姨身穿一袭黑色木纱衣衫,胸脯大而沉重下垂,大大的屁股把裤子撑得紧紧的,老刘发现她裸露出来的小腿上长着浓密的汗毛。老刘常听人说,女人身上毛重的性欲就高,看到阿姨小腿上的毛,他觉得他有办法完成司令的任务了。阿姨刚开始时之所以把他打出来,是因为还没调起她的性欲来,用什么办法调起她的性欲呢?
  老刘先阿姨倒了杯绿茶,点上烟,然后对她说:「阿姨,这天已开始热了,我给你揉揉吧,松松骨很舒服的。」阿姨没吭气,半闭着眼抽着烟。老刘冒险地先在她肉感十足的肩膀上揉了揉,觉得那肩膀的肉很结实。于是就从头顶、脖子、胳膊开始向下揉,揉了一阵,阿姨的鼻息开始粗壮起来,全身很放松。老刘就提出,那边有张躺椅,到那边躺下我给你捏捏背。阿姨笑着说:「没看出来,你这个小鬼捏得人还真舒服。」她就这么躺在躺椅上,像一堆肉山放在那,显得格外的肉感。老刘小心地捏拿着她的后背,满手都是肉,但这肉不松垮结实有劲,见阿姨很享受这种捏弄,老刘把手往下移了一点,不时地碰着她松软的奶子,当捏弄到屁股上的肉时,她的气息变成低低的呻吟。
  正在老刘想着要不要继续深入下去时,左厢房那边传来女人的叫春,一声高一声低。阿姨抬起头来问:「这是什么鸟在叫?」老刘装样子地四处看了看说:
  「那鸟好像在左厢房里。」阿姨翻身爬起来,手扶着老刘的肩膀说:「小刘,我们去看看那鸟长什么样。」老刘又装出为难的样子说:「不看了吧,那鸟一会就不叫了,我们继续捏背吧。」阿姨反手给了他一巴掌,骂道:「想给你们首长打掩护?哼,老娘打仗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左厢房里,战斗正激烈,一张专用于做爱的的春椅上,一个身材健壮的姑娘高高地抬起双腿,让自己的大逼和屁眼完全暴露出来。这也是个多毛的姑娘,此时司令正挺着他的大屌对准那张红黑色的大逼直插进去,像打仗时那样,嘴里不断低声喊道:「冲啊,给我冲啊―――」在激烈的抽插撞击下,那姑娘喘着大气,渐渐变成一种鸟鸣似的叫声,「首长,不要太猛烈,我投降还不行吗?―――」司令把阴茎抽出来看了一下,又插进去,一边插一边说:「不接受投降,老子的子弹还没打出。冲啊―――」那姑娘随着抽插高声地叫着,气喘虚虚地说:「请首长轻点,你的迫击炮太猛烈了,直撞到我的子宫里,疼死了。」司令停止抽插,问她是不是不插进子宫就不疼了?
  姑娘点了点头说:「请首长讲点优待俘虏的政策,我实在受不了―――」司令大笑几声说,那老子就优待俘虏,来点慢的。于是,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有时又急插几下,弄的那姑娘一会轻声呻吟,一会高声大叫,还真像鸟叫。
  阿姨看不下去了,拉着老刘的手说,不看了,我们回家。老刘觉得阿姨的手心出了汗,潮湿而有点粘,还微微有点发抖。她喘着粗气边走边问老刘:他们的首长是不是常这样「优待俘虏」?老刘不好说,就推辞了一下说等到家里再说。
  回到家里后,阿姨破天荒地要老刘再给她捏背,还说不管捏什么地方都行,只要让她舒服就行。从那天起阿姨就与老刘无话不谈。有一天,阿姨请老刘共进晚餐,阿姨兴致很高,喝了近一瓶的五粮液,拉住老刘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位六十岁的老妇人那只手既肉感又暖和。她对老刘说起当年与司令结婚的事。她说,司令当时还个小排长,而她是游击队长,和她谈话的都是团长师长等人,不想一次配合阻击战把他俩捆在一起,二人在山里转了半个多月,山里天寒,二人只得背靠背的相互取暖,不想有一天司令突然把她抱住,要干男女的事,她当时拚命地挣扎,就差没掏出手枪了,但最终还是被司令那浑身充满男人的气味所醉倒,直挺挺地躺在草丛中,任司令做事。
  「你们的首长那时年轻,来了一次又要来第二次,也不管我当时刚破了处女,血流得满下身,他就插进来,弄得我又痛又麻,浑身散了架似的。」老刘听她说这些话,就用手搂住她肉肉的肩膀,一只手悄悄地伸到她的胸脯前,见她还是没反对,他一把握住了那只巨大的乳房,转圈地揉着。阿姨返过头看了他一眼,说:
  「就知道你们首长派你来,会有这一天的。小鬼,当年你首长是很生猛的,一夜来了四次,到早晨时还能再来一次,搞的我下面红肿红肿的,都不敢走出门。怎么回事?两条腿都合不拢了。」阿姨的叙述激起老刘的感觉,他把手一下伸到阿姨的腿根部,隔着裤子也能感到她的胯下已经十分潮湿,轻轻地一摸,那湿就显现在裤子上。他又把手伸进裤子里,穿过浓密的阴毛,摸到她柔软的阴唇,那种湿的程度更加明显,油乎乎的湿,手摸上去像摸在一块肥肉上,很快老刘就找到那粒肉点,鼓鼓的有别于周边的肉。老刘一边摸一边问:「阿姨,像你这样六十岁的人了,还有这么多的水,平时首长又很少与你做,你不想吗?」阿姨喘着粗气说:「年轻的时候,他不在身边,想了就用手来解决,后来到了他身边,他又嫌我老了,很少与我同床,实在痒的不行了,就用手来拍打自己穴逼,直拍到穴逼红肿生疼了才舒服。」老刘又问:「我听别人说,女人到五十五岁后就不想这事了,是真的吗?」阿姨啐了一口说:「这肯定是男人告诉你的,我们女人上了年纪就不需要了?我老家有个姑婆,六十好几了,还找个男人过日子,每天晚上都做,穴逼里干了,就用菜油抹了抹,照样做那事,还快活的大叫,让邻居都能听到。你们首长南下打仗时,我就住在她家里,那时她都快七十岁了,男人也死了,我们两个躺在一张床上,她让我看她的穴逼,还红红的,叫我用手插她的穴逼,她仍旧会快活的叫起来。」话都这样说开了,老刘就大着胆脱掉阿姨的衣服,让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自己也脱的一丝不挂,阿姨看了后,很平静地说,你比你们首长壮实。她用手摸了摸老刘粗大的阴茎和尖小的龟头后说,你这鸡巴头这么生得这么小,鸡巴又生得那么粗大,长长的,这是要女人命的鸡巴。老刘问她怎么就要女人命?阿姨神秘地笑了笑说,小鬼,你真没玩过女人的另一个洞?老刘摇头说真没玩过。阿姨大笑道,那你就还是个孩子。想当年我刚到你们首长身边时,因为这之前天天挖自己的穴逼,把洞挖松了,他不满意我的穴逼,要玩我后面的洞,第一次玩时我吓得要命,屁眼都被他撑破了,痛了好几天。今天看到你这个鸡巴又让我有点想玩玩后面的洞了。
  阿姨说着把双腿张开,她浓密的阴毛上至肝脏眼,下至肛门四周,那张黑乎乎的穴逼竟还在流着淫水,顺着屁股流下,流过那个黑洞洞屁眼,这屁眼已经没有什么皱折了,有点光滑地紧闭着。当老刘俯身去舔弄她的阴户时,一股老女人特有的骚味直冲上来,使老刘的阴茎铁硬铁硬。老刘情不自禁地埋下头去,从阴蒂到屁眼吮吸了个遍。阿姨受不了,直叫道:「你还能这样,真他妈的舒服,用力一点舔,全身都麻痒了,哎哟,不好了―――」随着阿姨的叫声,她的阴部冲出一股黄色的尿液,双腿把老刘的头紧紧地挟住,叫道:「把舌头顶进去。啊――」老刘卖力地舔吸,让阿姨来了第一次高潮。
  阿姨一把抓住他的阴茎上下撸动着,另一只手却自己挖着穴逼,身子一颤一抖,把全身的肉都带动起来。肉的颤动让阿姨的说话也颤动起来,「早年的时候,你们首长也要给来这个,我坚决不让,舔女人的穴逼和屁眼,那里多脏,一个男人伸出舌头舔那里还叫男人吗?后来我的一个小姐妹与原来的丈夫离婚了,找了个比她小五岁的丈夫,这男人就爱舔她的穴逼,刚开始她不习惯,后来上瘾了,一天不舔一次就睡不着觉。我问她有那么快活吗?她说大姐你做过就知道,那快活用话语都说不出来。小鬼,今天你让我知道了这滋味,我好像一下就上瘾了。
  来,再舔一次。」
  对阿姨这个大转弯老刘很是吃惊,一个老女人一旦有了她认为是享受的性爱动作后,她就忘不了了。此时,阿姨大张着双腿,自己揉捏着肥大下垂的奶子,肥胖的肚皮上有一个深深的肚脐眼,让这个原本很衰老的肚皮显得有些性感起来,像山丘一样的肚皮下面是一丛杂乱的浓密的阴毛,阴毛包裹住整个阴部和肛门,让人觉得她的胯下是一片黑乎乎的世界。老刘用手扒开她的阴唇,乌黑的阴唇里面立即冲出一股极重味的骚味,老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道口,先觉得咸后来又变成一种苦味,那体液到了嘴里后又变成如吃海鲜的味道。舔女人的阴部老刘也不擅长,但看过首长怎么舔得女人高潮不断,他想舔女人的阴部就像做事一样,认真非常重要,他从阿姨那颗鼓起的阴蒂开始,慢慢地舔吸着,力道有时轻有时重,再次舔到阴道口时,阿姨叫他把舌头伸进阴道里动一动。老刘把自己的舌头卷成一根棍子状,挺进阿姨的阴道里,里面立即有一股骚水涌出,阴道的肌肉紧缩起来,包裹了的舌头,每动一下,阿姨就轻叫一声,说实在受不了,快进来插我吧。老刘说再等一下,还有更舒服的在后头。
  老刘记起首长曾舔吸一个文工团女演员的屁眼,每舔一下那女演员就喷出一股尿来,大叫舒服死了,后来这个女演员不要首长用阴茎插她,只用舌头舔吸她的屁眼,她说这样的高潮比用阴茎插更舒服。老刘就学着首长舔女演员屁眼的样,开始舔阿姨的屁眼。阿姨的屁眼很黑,肛门周边长满了毛,老刘用手指轻轻拨开她的阴毛,用舌头轻轻地舔弄着阿姨的菊花,那菊花洞十分敏感,轻轻一舔就紧缩起来。老刘加大了舔吸的力度,一边用手指头轻轻地开挖她的屁眼,只听扑地一声,阿姨放了个臭屁,这让老刘一时难以下口,等了一会,阿姨问怎么不舔了,快点,我正要来了。
  老刘让阿姨再等一下,他跑到厨房拿出瓶香油抹在阿姨的屁眼上,然后大力用舌头去顶其屁眼,慢慢的那个紧闭的菊花开花了,老刘的舌尖顶进去了一点,正要用手指头换下舌头时,阿姨来高潮了,双腿一挟把老刘整个脑袋挟在腿中。
  这次高潮来的时间较长,老刘差点没被挟断了气。
  有了这样的经历,阿姨就问老刘,听说操女人的屁眼男人来精快?老刘就说了他看到首长干女人屁眼的情景。阿姨一翻身说,他能干我也能干,来,小鬼,用你的尖头鸡巴干我的屁眼。老刘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追问了一声:那我真干您的屁眼了?阿姨啪啪响地拍着自己的肥大屁股说:干,老娘想知道你能我有多舒服。
  有了这句话,老刘就大起胆来挺着粗长的阴茎慢慢地插入阿姨的肛门,起先还怕阿姨受不了干菊花,没想到插入非常顺利,这可能与他的个尖尖的龟头有关系,再者阿姨早年也被首长干过菊花。当龟头进到肛门前头的紧缩肌肉时,阿姨没吭声,等到粗长有阴茎身子进到直肠时,阿姨叫起来,说有点受不了,就想拉屎。老刘这时也不管阿姨是什么感受,他觉得干女人的菊花有说不出的爽快,先慢抽几下,接着就加大抽插的速度。插得阿姨大骂要命了,又大声叫快活死了,因此不到五分钟时间老刘就射了。
  这之后,老刘伺候阿姨近七年,之到阿姨得病去世。老刘的故事到这就结束了。
  五、
  那天老刘边说着故事,边喝着酒,到故事结束时,他有点醉了,先回屋去睡。
  卢得林也有点喝高了,用手托着脑袋想着老刘的故事,阴茎有点半勃起。这时,一双手伸进他的腿根下,握着他半勃的阴茎慢慢地上下滑动。卢得林用眼扫了一下身后,看到官师傅赤身裸体地站在他身后,一双扁平的乳房贴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摩擦着,那两颗乳头硬硬的,把后背摩擦的有点痒,卢得林伸手把她拉到身前,眯起眼看着她。
  官师傅是个不胖不瘦的熟妇,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人,其实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她有一个巨大的隆起的小肚子,皮肤有点黑,但很是油亮,把下身的毛刮的干干净净,这样在阴部上方就有一片青灰色的皮肤,在她隆起的小肚子上特别显眼。官师傅的手没有离开卢得林的阴茎,她趴在前面低下头一口把阴茎含在嘴里,用舌头的鼓动来刺激着阴茎,这让卢得林一下清醒了,摸着她水汪汪的阴部,又向后摸了她的屁眼,他发现官师傅的屁眼没有合拢,像鼻孔一样张着。卢得林好奇地问:「你的屁眼怎么会这样?」官师傅把阴茎从嘴里拿出来说:「我就想吃吃你这个年轻的大屌。你别管那屁眼合不拢,我的收缩肌肉在里面,放心,不会让臭屎流出来的。」官师傅此时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说着又开始舔卢得林的蛋蛋,直到把整个蛋蛋舔得湿漉漉为止。
  卢得林曾听杜医生说过,官师傅原是老爷子家的厨师,在董事长很小的时候,她就让董事长用小鸡鸡插她的屁眼,据说她从不让别人插她穴逼,说那是留给她曾爱过的男人的。在这座别墅里官师傅的地位比较低,按说是不能接触到卢得林这样来受训的人员,但她很喜欢卢得林那根霸气的阴茎,老想着卢得林那个鸡蛋大小的龟头插在屁眼是什么滋味。
  这次,官师傅竟然让卢得林先插入她的阴道。卢得林从前干过的老女人阴道都很松,阴茎插在阴道里就如插在一根宽松的软水管里,有时甚至没有感觉到肉与肉的摩擦。但官师傅的阴道着实很紧,像是长久没被人插似的,肉的摩擦十分强烈。官师傅半闭着眼睛,很享受地配合着卢得林有节奏的抽插,嘴不时说着几句调情的话,她说你这样的鸡巴女人最喜欢,不像有的阴茎粗大的男人就会猛冲猛打,把阴道口都插肿了,把已有的快感减去一半。「对,你就这样的插,不要快也不要慢,这样最舒服了。」官师傅嘴里的话语激起卢得林抽插的速度,官师傅拍打着他的屁股说:「叫你不快你又快起来,人家的阴道小,受不了这么快的速度。」此时,官师傅的淫水已把两人的阴部浸得湿透了,淫水顺着两的大腿往下流,官师傅说再插一会就换地方吧。
  当她翘起屁股,把那个合不拢的屁眼对着卢得林时,一股香油的气味扑鼻而来,卢得林看到她的屁眼油光发亮,便挺着自己的阴茎慢慢地插入她的屁眼里,起先还真没一点阻碍,龟头插入后就受到紧缩的肌肉阻碍,每往里插一点都很费力气,官师傅说你放开胆往里插,不会弄伤我的,像你这样慢呑呑的让人难受死了。听到这句话,卢得林用力往里一捅,冲过括约肌的阻碍,整根阴茎插入到她的屁眼里。卢得林掰开官师傅的那扁平的屁股,让屁眼更大地张开,然后开始快速抽插,从屁眼里挤出的香油混杂着屎的气味,随着抽插的加速越加浓郁起来。
  官师傅也加速对自己阴蒂的摩擦,并用三根手指头插入阴道旋转地抽插着,很快她就开始叫起来,说高潮快来了。卢得林问插屁眼真的会来高潮吗?官师傅说你别管,我已经觉得快来了,哎哟,你再快一点,啊,你射了,好热的精液,射在直肠里真的很舒服。
  卢得林射完之后把阴茎停留在官师傅的屁眼里,阴茎还处在半勃起状态,因此还可以做着慢慢的抽插,有了精液的润滑,官师傅的屁眼就更顺畅了,不一会儿,卢得林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好啊,老官,你敢违背程序,自己到小卢这享受来了。」卢得林和官师傅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慢动作,吴大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官师傅根本不理吴大姐的喝斥,专注地对卢得林说:「傻弟弟,插屁眼能有什么高潮,那高潮都女人自己弄自己弄出来的,插屁眼就像是个药引子,助个兴而已。真要是单纯的插屁眼,插死了也没高潮,最多把屎插出来,有种拉屎的快感吧。」官师傅说着一抬屁股,剥地一声,卢得林的阴茎从她的屁眼里滑出。官师傅用手捂着自己的屁眼快步走出房间。
  吴大姐站在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卢得林。说实话,在这座别墅里卢得林还真有点怕吴大姐,她长得身高马大,虽说看上去有点胖但浑身都是肌健肉。她原先是个习武之人,后来被特招到部队,成了司令的小情人,这种特殊的身份,加上她的忠心,就是董事长也要让她三分。
  吴大姐是别墅里唯一一个不要赤身裸体的女人,她今天穿着一身公司制服,尽管很合身,但还是能看出她衣服里面健壮的身躯。吴大姐在卢得林身边坐下,这让赤裸着身子的卢得林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着自己的下身。吴大姐笑了笑说:
  「现在捂着不太迟了?男人我没少见,女人你也没少见,大家都不要见外。你如果觉得我这样穿着衣服不好和你谈话,我也可以把衣服脱了。」说着就动手脱衣服,当所有的衣服都脱光的时候,卢得林看到一个健壮的女人身躯,她乳房大而饱满,虽然看不出腰,但也绝没有多余的肉,浑圆的屁股只要稍一用劲就挤出几块肌肉来,她腋下和阴部长着浓密而长的毛,从这些体毛中散发出一种特有的浓烈的女人汗骚味,「这样你就不拘束了吧。」吴大姐一屁股坐在卢得林对面的凳子上,张开双腿,露出浓毛下的阴户,这一张开那骚汗味就理浓烈了,她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阴户,翻开那对乌黑而肥大的阴唇,露出里面红色的肉芽。
  卢得林看着阴茎忍不住地硬了起来,高高地翘起,呈香蕉状。吴大姐呡着嘴看着说:「这么快就翘起了,这不行。我为很多首长的夫人做过保卫,知道一点她们的私事,今天就给你说说,不要等到董事长叫你出任务时,你除了会操女人外什么也不知道。」吴大姐在部队的时候是做警卫的,一些首长的女眷都由她负责保卫,可以说是她们的贴身警卫,像影子一样,整天在她们身边。如果是级别高的女眷,就是上厕所拉屎也要站在她身边,还不能让她看见,免得首长女眷拉不出屎来。「那些首长的女眷很难伺候的,你光有一根大鸡巴是不够的,她们还要你懂得她们要怎么快活。这就是我今天要给你讲的。」六、
  吴大姐十六岁那年特招进部队,那时她跟一位女道长习武已经快四年了,一般壮汉她能在转眼间放倒在地,到了部队又进警卫特别行动队,接受了更完整武术和警卫训练。十九岁那年她接受了第一个警卫任务,陪同一个上级领导的夫人到基层部队视察。
  自从上了首长夫人那辆车后,她就感觉到不同的气氛,按理首长夫人要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但她却要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让吴大姐坐在后面的座位上。这位首长夫人生的白白胖胖,人长得很端庄,可以看出她年轻时是个大美人。车开动的时候,吴大姐发现那位首长夫人的手放在司机的大腿上,轻轻地抚摸着,不时给司机一个媚眼。在基层部队视察时,吴大姐一直跟在夫人的身边,回到宾馆后,夫人没有与首长住一间房间,而是单独住一套间。吴大姐就睡在她的外间。
  入夜后,吴大姐正睡的有些迷糊,就觉得有人在摸她的大腿。警卫的职业习惯让她一个挺身蹲在床上,定眼一看是夫人站在她的床边。她结巴地说:「阿姨,你、你、你怎么还不睡?」阿姨笑着摸着她的脸说:「睡不着,想和你谈谈心。」于是,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小吴,穿这么多衣服睡觉能睡得着吗?」吴大姐有些无措,要坐起身回答,夫人示意她还是躺着说。吴大姐说:「我们做警卫的,要求不能脱衣睡觉。」这时,吴大姐才看清夫人穿一身极薄的白睡衣,半短袖,露出一截白嫩的胳膊,胸前隐隐看得到她那两颗乌黑的乳头,下半身也没穿什么,黑色的阴毛在白睡衣下特别显眼。
  「阿姨,天很晚了,要谈咱们明天谈吧。」吴大姐被夫人的穿着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夫人笑盈盈地把手伸到吴大姐的胸脯上,说:「我们都是女人,谈点女人的事。」接着就动手掀开吴大姐的棉布胸罩,吴大姐刚想反抗就想到司令说要无条件服从首长夫人的要求。夫人用手捏了捏她的乳房和乳头,感叹道:还是年轻好,乳房那么有弹性,乳头也是软的。在夫人的抚摸下,吴大姐生平第一次有一种异样的感受,大腿根部有些不安分起来。但她没有出声,静静地等待夫人下面的动作。夫人轻声说:女人对性的要求一点不比男人低,现在男女平等了,我们女人也要追求自己应得的性需求。
  当夫人把手伸进吴大姐的裤裆时,她整个人都收紧了肌肉,就感觉那软软的手,在她的阴部旋转地摸着,不时还碰到她的阴蒂,这让吴大姐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好在这几年的警卫训练,让她有很大的定力,她依旧静静地等待着夫人的动作。夫人自己也开始粗壮地呼吸起来,用另一只手摸自己的阴部,她说你真就能抗拒这种刺激,一点也没感觉?其实这会吴大姐是紧收自己的阴道口,不让里面的淫水流出来,所以夫人摸她阴部时没感觉到那种湿润。夫人说你也来摸摸我的,别怕,我们都是女人。说着把吴大姐的手牵到自己的阴部,并脱掉了自己的睡衣,赤身裸体地拥着吴大姐。
  吴大姐说她看到裸体的夫人时,心里就烧起一团欲火,她当时正当年,对性知道的不多,但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夫人张开自己的双腿,把黑毛和整个阴户都露出给吴大姐看,阴户已经被淫水湿透了,淫水正顺着大腿往下流。加之这时的夫人在吴大姐的阴蒂用上了力,吴大姐自己才能感觉到阴蒂前所未有地勃起,暴露在包皮下,夫人没有去动她的阴唇,只专注于她的阴蒂,没一会儿,吴大姐大叫一声,放松了自己的阴道口肌肉,一股淫水急冲而出,喷到了夫人松软的肚皮上,嘴里叫道,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舒服了吧。女人就需要自己找快活。来,你也帮我快活快活。」她先教吴大姐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再摸她阴户,后来说:「用舌头,舌头是女人性快活的第二根阴茎。」吴大姐当时还年轻,她怎么也不能用自己的舌头去舔夫人的阴户,嘴里说:
  我不会,夫人,你放了我吧。夫人并不怪她,只是笑了笑说:我教你,等我示范了以后,你就知道用舌头是很快活的一件事。夫人一面用手捏着自己的乳头,一面埋下头去,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吴大姐阴户四周游动,不时把舌头伸进一点到阴道里去,这种刺激让吴大姐全身收紧。在夫人开始又一次对阴蒂的舔弄时,她的高潮到了,嘴里发出沉闷呼叫,双腿挺直,阴道口里喷出一股尿来,然后全身一松,瘫倒在床上。
  有了这一次的高潮后,吴大姐很主动地用舌头舔夫人的阴户。夫人的阴户很肥大,大小阴唇都向外翻着,那时吴大姐不知道这是夫人长期过度的性生活造成的,还以为夫人的阴唇就长得这么与众不同。夫人有很浓密的阴毛,直长到肛门四周,使夫人的整个阴部覆盖在阴毛丛中,散发出一种老熟女才有的骚味,那气味直逼吴大姐的鼻腔,让她有点想吐。当她第一次用舌头舔上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老女人的阴户时,心里有些异样,她舔了舔那些流出的淫水,有点苦咸味,像吃皮蛋的口感。舔到她的阴蒂时,发现夫人的阴蒂鼓起得像小孩的小鸡鸡般,这还是未完全勃起的模样,随着吴大姐的不断舔弄,那阴蒂变长也变大了,像成人的大拇指似的,吴大姐把这阴蒂整个含到嘴里,引发夫人像夜莺一样的叫声。
  虽然夫人已经很舒服了,嘴哼哼地呻吟着,但离高潮的到来还有些时候。夫人把吴大姐的手抓过来放到自己的肛门上,让她用手指头插进去。吴大姐此时已经完全服从夫人的指令,她用手指撑开夫人的屁眼,就看到一个黑洞洞的肉洞一缩一放,手指头插进去就像插在一个小孩吃奶的奶嘴里,软乎乎的没有受到什么阻碍就插进去了。后来吴大姐才知道夫人经常让人插她的屁眼,所以屁眼已经很松垮了。好在吴大姐是习武之人,身体强壮,又有力气,一阵快速插动后,夫人嘴里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字来「爽,舔、我、小、豆、子――」吴大姐一口含住夫人的大阴蒂使劲吸,不一会,夫人整个胖胖的身躯挺了起来,高叫一声轰然塌下,从阴道里流出的液体打湿了一片床单。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有一只烟的功夫,夫人说:「爽死我了,也累死我了――」几天后,首长和夫人离开驻军回去。在那几天里,夫人不是与她一起玩女同性交,就是与她的司机在床一番激战,往往在第二天早上,夫人去吃饭时,吴大姐要先进去打扫战场,将屋里的女人淫水味和男人的精液味驱散,换上一床干净的床单,才到餐厅吃饭。而夫人却像个没事一样,与司令部的领导谈笑风生。
  吴大姐说她就是在夫人离开的那天晚上,被司令要去了处女身。说这话时,卢得林的阴茎正插在吴大姐的阴道里,手放在她的背上,那肌肉感十足的背部给卢得林很深记忆。吴大姐说,对老女人一定要了解她需要什么,有的老女人不一定要一根大屌插在阴道里,而需要男人把她们身体需要感受性爱的部分开发出来。
  卢得林问吴大姐她身上需要开发的性爱部分在哪?吴大姐大笑说,以我的年纪,当然还是阴道,我喜欢慢慢的抽插,那是很享受的,快速只是在高潮快来的时候来点加餐,这能把老女人迅速送上高潮。那天卢得林和吴大姐做爱,在未来很长时间里让卢得林不断回味,一是时间长,二是在慢慢抽插中享受到一种肉与肉的亲密。
  卢得林射精之后,吴大姐独自到浴室里洗了澡,出来后叫卢得林也去洗,说她有话要对他说。等卢得林洗完澡出来后,吴大姐已经穿好她那身制服,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这是你的新身份,手续全部办好了。明天你到青山大酒店1702房间等着董事长,他要与你谈第一个任务的事。」吴大姐突然变得十分严肃,说:「在这里所受的训练要从你的记忆中抹去。记住,你现在新的身份是百花集团郎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关部经理。」说完她站起身朝卢得林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以标准的军人身姿走出门去。
  卢得林呆呆地看着手里的大信封,未来的日子将是个什么样的日子?
  字节数:4146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