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性奴隶服务公司】【作者:荡神】【序-2】
【新性奴隶服务公司】【作者:荡神】【序-2】
《新性奴隶服务公司》(序-11)【作者:荡神】
  序章
  旭日东升,在鸟儿清脆的鸣啼中,和煦的阳光吹散了弥漫在整个东滨市上空的晨雾。
  经历了一晚上纸醉金迷的奢华,这座被称为中国最大红灯区的东滨市,此刻就像一位洗尽铅华的名妓,渐渐消失在日常人的视线当中,仿佛昨夜这条街上发生的那堕落淫荡的一切都因这清爽的早晨,而被清风被吹走了一样,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服,靠在洛神夜总会办公室,老哥最喜欢的这座金色的裸女雕像前,借着从落地窗外投射进来的朝阳,烦躁不安的审视着办公室中这荒诞绝伦场面——
  这间办公室装修很奢华,庄重。但四处都是散落着女人各式各样内外衣——沾着污渍的少女百褶裙,被揉成一团的女士衬衫,紫丝镂空绳裤,黑网丝膜胸罩,它们或许被扯成碎片扔在墙角,或者被卷成一团扔在污渍斑斑的沙发角上。
  更令人受不了的是此刻一滩滩洒在在办公室地板上的那些都是黄白色的水迹。
  根据我对老哥的了解,我知道那是尿液混合精液干涸后留下的精斑,现在弥漫在整间办公室的骚味肯定就是从这上面传出来的。
  说实在话,此刻办公室离的这个景色是很像CIS里说描述的强奸现场,但我知道,这里没发生过强奸,这里之所以会如此脏乱,完全是因为屋子的主人那放浪形骸的性格造成的。
  想到这,我不由的再次抬眼,向挂在办公室中间那最引人瞩目的张淫靡的海报望去——
  海报的主角是一个的青春靓丽,却又冷艳异常的绝色女警——
  海报中的她举着一个女士手枪,单膝跪在一个圆形舞台上,乌黑的秀发被工整的盘在头女警帽里,灵秀的凤目绽放这狐媚的神色,如樱的粉唇翘起一丝冷艳却又万分不屑的高傲冷笑,再加上一身紧紧包裹着她曼妙身材,带着肩章的警服,以及从短裙下伸出来的一双修长洁白的美腿,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是个十足的冷艳绝伦,英气逼人的御姐。
  但就画面整体效果来看,你却丝毫都无法发现她身上的英气——
  这位美人女警确实是穿着警服的,但是胸前衣襟却被她两边各站着的一个看似黑社会分子的男人左右扯开了,使她那对丰满坚挺,而又雪白粉嫩的椒乳毫无保留,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不但如此,只见她乳尖那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竟然拴着两个带绳的铃铛,而绳索的另一头则攥在被她按在身下,似乎已经被她制服的那个光头男人的手里。
  美人警察的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黑色的短裙上到处是花白的精斑,有的甚至顺着她的裙角流进了她雪白的大腿根处。
  美人女警双膝跨坐在地上那个光头男的腰间,虽然有裙子遮着,但她雪白小腿上挂着的那条粉色镂空内裤已经说明现在她的裙底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再加上是从地上那光头男人一脸兴奋的淫贱样,任何成人都知道这是副什么海报。
  而这张海报的地下的一段文章题目,更增加了这副海报的淫靡程度——
  淫肉女王——女警官竹下雪的份精液逆袭。
  不愧是我那放荡老哥最痴迷的日本AV女优,虽然办公室里其他地方凌乱异常,肮脏不堪,偏偏只有这张海报被保养的一尘不染,显然我老哥是真的上心了。
  想到这,我的眼前不由的再次显现出老哥那张热情豪爽,又满脸坏笑的放浪样,于是我不由的再次悲从中来——
  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了。我老哥就像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和他是双胞胎兄弟,虽然我们俩长的一摸一样,性格却截然不同——
  我是个沉默寡言,自闭孤傲的书虫,而大哥他则是个生性豪迈,乐观向上的浪荡大侠,虽然别人的眼里,我老哥是混迹在黑白两道之间的不学无术的流氓,但他在我心中却跟太阳一样重要,自从小父母双亡后,就是我大哥把我拉扯大的,我们有着比血浓于水更深的兄弟情。
  虽然我反对老哥干夜总会这种灰色职业,也对他多次唆使我跟他一起干的建议嗤之以鼻,但我却不会故意拆他的台,而他这一失踪,我不敢报警,因为老哥他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是不敢保证他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要是报了警,说不定不但人找不着,还会带出一脚泥来。
  所以没办法,我只好跟大学办了休学,亲自来他的夜总会寻找,可是找了一个多月,却什么也没找到。
  当然,要说一点线索也没有,也不对……
  “铃——!”
  正当我望着墙上的海报思索的,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于是我禁不住一阵激动,连忙接了起来,急不可耐对着电话大喊道:
  “哥——!”
  “对不起,薛总,我是老李。”
  我一听是夜总会的场面经理老李,顿时一阵失望,不过我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沉静的说道:
  “哦,是老李啊,有什么事啊。”
  “是这样,薛总,我听春暖阁的那位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出来看看……”
  我闻言眉头一翘,沉声道:
  “好,我马上出来。”
  我就剩下那这一个希望了,希望有结果吧。
  想到这,我挂上了电话,然后拿起外套急不可耐的推开办公室走了出去……
  第一章 神秘邮件
  就像往常一样,洛神夜总会里一片狼藉——
  疯狂闪烁了一夜的霓虹灯终于关上了,其散发出的热量将整个夜总会大厅烤的像蒸笼一样,猩红色的地毯上到处都是烟头和酒瓶,大厅中间的舞台上洒落着一些比基尼泳衣,那是昨夜那些脱衣舞女们表演时扔下的,看见它们,使我不由的想起昨夜舞台上那些诱人的雪白肌肤。
  舞台周围的阴暗包厢里传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打鼾声,那是昨晚狂欢一夜,宿醉未醒的寻欢客们。放眼望去,只见他们跟着那些涂脂抹粉的陪酒小姐们抱成一团,横七竖八的倒在包厢里。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仿佛从天国走了一遭似的幸福表情。
  虽然,老哥失踪了,但是我不想让这间凝聚了我老哥心血的夜总会停业,所以以他亲弟弟的身份暂时接收了这间夜总会的管理权,不过还好,夜总会的员工看在我哥的面子上都还算尊敬我……
  “哇哈!不愧是滨东第一交际花,这下体就像长了磁石一样,吸的老子真他妈的爽!”
  一阵熟悉的歇斯底里的叫春声从夜总会的二楼传了出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顺着声音抬头向上望去,发现声音是从二楼左侧的一个冒着蒸气的隔间里传出来的。
  那是我老哥在夜总会中特别建造的特殊洗浴间,为的是让那些在夜总会狂欢了一晚上的客人们能在公关小姐的陪伴下在那放松的泡会儿澡,并顺便解决一下男人的需要,当然,解决的方法不是自慰。
  “薛总,按你的吩咐,我请了东滨首席公关小姐叶韵在陪那小子洗澡,不过叶小姐的出台费……”
  见我出来,夜总会的场面经理老李迎了上来,满面愁容的对我说道。
  我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像他挥了挥手,老李会意,于是叹了口气,一边从我身边走过,一边无奈的嘀咕道:
  “唉,大老板要是再不回来,咱们夜总会可就撑不下去了……”
  我知道老李这么说并不是瞧不起我,只是自从老哥失踪,我接手夜总会以来,虽然每晚的营业额没有减少多少,但是平常被老哥用钱或者用势镇着的那些黑白两道的“小鬼”们纷纷泛起,时不时的跑来敲诈,使得一个月不到,便让夜总会入不敷出,如果老哥再不回来……
  想到这,我不由的叹了口气,迈步走上了二楼……
  春暖阁里传来阵阵放荡的戏水打闹声,我来到门口,擦了擦玻璃门上的雾气,于是浴室里那片淫靡诡异的景色,便立刻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只见在浴室间那个我老哥花重金建造的一个大型的环形温水池中,一个近乎赤裸,肌肤胜雪的绝色美人仰面朝天的被一个黄头发青年压在水池边奸淫着。
  那个青年人将美人那两条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一边近乎疯狂啃咬着美人那雪白的纤足,一边将自己的下体向美人那殷虹粉嫩的下体耸动里,而双手则毫不客气的将美人胸前那对挂着晶莹水珠的丰白椒乳捏在手里肆意把玩着。
  而那个被奸淫的美人则双臂被比基尼胸罩反绑在浴池边的阶梯扶手上无法反抗。只能一边的甩着乌发娇哼,一边挺起雪白稚嫩的下体配合男人象她胯间的耸动。
  “啪、啪……”
  随着阵阵淫靡的皮肉拍击声响起。片片分不清是池水还是淫水的晶莹水花从美人那稚嫩的阴唇处被青年凶猛的阳具拍了起来。
  或许是来自下体的性刺激过于强烈,美人竟然忍不住挺起蛮腰,任由一对带着水珠的白嫩丰乳随着青年的抽插上下抖动,精致的俏脸上一片沉醉的表情……
  她叫叶韵,是我们洛神夜总会的首席公关小姐。而那个小青年则是我的大学同学——白杨,当然我找叶韵来陪他并不是为了加深同学友情。
  “啊哈哈——要来了!”
  正当我在猜他们究竟什么才能干完的时候,只听兴奋中白杨大吼一声,将自己那剧烈抖动的阳具抽离了美人稚嫩湿滑的阴道。
  大腿一跨,便骑到了美人挂着汗珠的小腹上,握着身下美人那丰嫩雪白椒乳用力揉捏了一下,毫不客气的将自己坚挺的阳具放到了美人雪白的乳沟间,同时伸手解开了拴住美人双臂的比基尼胸罩大吼道:
  “宝贝,我要射了——!把自己的乳房捧起来,我要射在你的乳沟里。”
  被松绑的叶韵闻言媚然一笑,放荡的仰起自己那雪白美好的上半身,并用纤手捧起自己那对沾满汗珠,丰满娇嫩的乳房夹住他的阳具.
  然后熟练的一边捧着自己的椒乳夹住白杨的阳具,用玉指揉捏着自己粉红色的乳头贴着阳具的茎部上下摩擦,一边放荡的闭上一只凤目,媚笑着准备迎接他最后的发射。
  “扑哧——!”
  伴随着这声响动,一股炙热的粘稠的液体从美人雪白的乳沟里喷出,直接激打到美人的俏脸上——
  一股,两股,三股……
  浓烈的白浆不停射在叶韵的脸颊上,直到完全糊住了叶韵那俏丽的五官才停歇。
  而那个叶韵似乎对这种喷射似乎也非常熟悉,竟然懂得扬起俏脸,张开樱唇,配合白杨的激射。
  射精后的白杨一下子就坐到了水里,呼呼大喘,而那位叶韵等他射完,也娇喘着慵懒的将娇躯躺在了他的身边.
  “呼——!怎么样?本小姐的技术还可以吧?”
  叶韵休息了一会,然后撑着玉臂,一边赤裸着雪白的娇躯靠在泳池的边沿,拿过比基尼胸罩擦拭自己俏脸上的精液,一边侧过俏脸满脸骄傲的向白杨问道。
  我靠近玻璃门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叶韵那张沾满自己精液的樱唇边挂着一丝得意的媚笑,甚至连她那丰满的乳房都因为激动而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显得非常性感,虽然跟她做爱的不是我,但是我似乎也能想象肆意玩这对丰嫩椒乳时那动人的感觉。
  说实在话,这叶韵确实不错,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在做爱时的配合度很高,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经常跟男人颠鸾倒凤的床上老手,按一般男人的标准来说,确实是个销魂蚀骨的尤物,但是,可惜,那个白杨并不是普通男人,所以我猜……
  “对不起……”
  果然,白杨叹了一口气,一脸惋惜的侧过脸对那个叶韵说道。
  “美人,你的性技术确实很棒,但一个真正的公关小姐光是技术好是不够的,还要有对客人予取予求的忍耐力,这点你还不行,比如说,刚才我让你舔我的脚你就满脸的委屈,搞得老子很不爽,还有,第二次射精时,我要在你嘴里撒尿,你也……”
  “废话——!”
  叶韵闻言顿时气的一声娇诧,噌的一声赤裸着娇躯就从泳池中站了起来,赤裸着颤巍巍的椒乳玉面寒霜的指着白杨咬着银牙大骂道:
  “舔脚,喝尿这么恶心的事,连最下贱的妓女都不会那么做——!”
  “你说对了,老子喜欢的床友就是要比妓女还下贱,唉——美人,你虽然号称是滨东的第一交际花,可我看来有点名不副实……”
  白杨枕着胳膊嘴带一丝冷峻的微笑。
  叶韵闻言登时秀眉一翘了,赤裸着娇躯愣愣的盯了好白杨一会儿,接着咬着嘴唇,杏目圆瞪,恨恨的望着白杨道: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名不副实。”
  白杨似乎非常享受她这一脸愕然,于是白杨四仰八叉的躺在水池里微微一笑,调侃道:
  “小姐,我劝你还是回去后还是把下面洗洗上岸从良算了,干这行虽然工资高,但还是需要一点技术的,要不然你回去练练再说也行。嘿嘿。”
  白杨这句话一出口,只见这个叶韵被气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望着他憋了半天,然后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从水中站起湿漉漉的娇躯,扯过挂在水池扶手上的比基尼胸罩包住自己的裸体。
  正当我以为这个叶韵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只见她猛的抬起纤纤玉足,照着白杨裸露的胯间就踩了一下。
  多亏那个白杨反应快,只见他一侧身,啪的一声,白杨的命根子躲过了致命一击,但叶韵的纤足却踢中了白杨的大腿内侧,白杨的脸上顿时疼的变了形。
  白杨咬着牙,捂着胯下体从浴缸里坐了起来,一边揉着下体,一边气急败坏对她大喊道:
  “靠!你、你这娘们疯了吗?!”
  “你才是疯子!变态疯子!”
  叶韵玉面寒霜的抱着比基尼也不穿,就这么半裸着身子气鼓鼓的跑到房门前,再出门前回头用凤目恶狠狠的瞪了白杨一眼,气鼓鼓的骂道:
  “你这变态去跟猪做爱吧,老娘不伺候了,哼——”
  说完,拉开房门,见到我在门外,愣了一下,接着秀眉一皱,对我也恶狠狠吼了一嗓子:
  “滚!看什么看!没见过裸体女人啊!”
  说完,一把推开我,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楼梯。
  嗯,显然气头上的叶韵,并没注意到我就是雇用她的老板,否则凭她那八面玲珑性格肯定不会对我这么不客气。
  “我靠!大腿根被踢青了,这臭娘们真狠!”
  正当我望着那个正在下楼的裸体叶韵嘀咕的时候,白杨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我闻声叹了口气,收回目光转身拉开浴室走了进去。
  进到浴室,只见白杨已经从浴池里走了出来,腰间围着一条毛巾坐在浴池旁的太阳椅上,正呲牙咧嘴的揉着自己那受伤的大腿根。
  我看见他的大腿根青了一块,于是微微一笑,说道:
  “怎么样?白大才子,这个女人够辣吧。你那变态的爱好就不能改改吗?”
  “嘿嘿,宅男的嗜好,改不掉了。”
  白杨见我对他说风凉话,顿时老脸一红,指着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别生气,白大才子,如果你帮我找到我老哥,那我再找几个温柔的陪你……”
  “唉……我也想有个开夜总会的哥哥……”
  听我这么说,白杨羡慕的叹了口气,然后翻身拿过浴池边的笔记本电脑,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然后把它向我一推,说道:
  “你老哥那个U盘我已经破解了,里面是几个语音文件,你听听吧……”
  接着,只听滴的一声过后,老哥那雄浑的声音从电脑中传了出来——
  “您好,我是洛神夜总会的薛枫,我现在不在,如果有什么事,请留言,我会尽快回复。”
  老哥说完这番话,电脑里再次响了一次滴声,紧接着,一个粗犷的中年男性声音响了起来——
  “……嘿嘿,薛总,我是大华公司的乔正,那位单玉环,单小姐跟那个流浪汉交媾的照片我收到了。
  真没想到,那么个天仙似的冰山女博士竟然真的这么浪,居然敢赤身裸体的趴在那么低贱的男人的屁股后面舔他肮脏的肛门,看来你说的那个『公司』的事是真的.
  你不是要投资吗?好说,咱们约个时间出来细谈吧,不过薛总,我也是SM爱好者,你不介意先给我找个性奴隶验验货吧,嘿嘿,就那个单小姐就行……”
  这段结束后,接着滴的一声,另一个有些公鸭嗓的男人声音从电话答录机里传了出来——
  “薛总,我是市刑警队赵奢,你说的那个『公司』的事我考虑清楚了,我跟你合作,你放心,只要我赵奢还在大队长的位置上,在东滨这个地盘上我保你平安。
  不过你能赶紧让你们那位单玉环小姐再来陪我一次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现在每天晚上躺床上一闭眼,就是把一丝不挂的她按在马桶上,一边拍打她那身雪白的淫肉,一边肆意奸淫她,操的她下体淫水飞溅的情景.
  求求你,让她过来一趟吧,哪怕十分钟,让我随便干一次就行……”
  “薛总,我是小陈,我从美国出差回来了,『公司』所需的一些东西——比如说索斯女体开脚架,爱德利鞭阴器,咕噜橡木口塞,奇泰尔乳头夹等东西都买齐了,您看看还需要什么,请给我回电——”
  录音到此结束,我低头琢磨了一会儿,转头对白杨说道:
  “哥们,这电话里的『公司』说的是哪家公司?”
  白杨闻言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对不起。哥们,我只是个黑客,不是侦探,不过……”
  说到这,白杨再次转身敲击了几下键盘,然后指着屏幕说道:
  “那天我顺便破解了你大哥的电子邮箱,我觉的有一封邮件或许对你有帮助。你看,就是这封。”
  我闻言望低头向电脑屏幕上看了过去,是一封有着粉红色背景的信封,只见上面写着——
  薛三少:
  帅哥,你怎么不接电话?东滨的事情你安排的怎么样了?公司将咱俩分到一组了,,你订二十二号的机票来滨海,我会去机场接你。
  玲珑蜂
  薛三少是我老哥薛枫的昵称,可这个玲珑蜂我却没听过。
  “二十二号……”
  看着这封短信我嘀咕了一下,然后转头对白杨说:
  “哥们,今天是十九号吧。”
  “没错,老大,显然你大哥要失约了。”
  白杨闻言诡笑一声,然后弯着腰,一边按摩大腿一边说道:
  “从这封邮件来分析,我推测你大哥最近联系这个,联系那个都是为了这间『公司』,虽然还不能肯定你大哥的失踪是这间公司干的,但一定跟它有关,所以我想……”
  “你是说,只要我找到这家性奴隶服务公司,就可以找到我大哥了吗?”
  我闻言登时心里一颤,一丝希望从心中升起。
  “这个我不敢保证,不过值得一试……”
  说到这,白杨抬眼若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诡笑道:
  “老大,我的意见是,既然你大哥去不了,如果另一个长的跟你大哥一摸一样的人愿意冒险去跟他们接触,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我一听白杨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长的和我大哥一摸一样的人……除了我这个双胞胎弟弟难道还有别人吗?显然白杨的意思是让我装成我哥哥的样子去跟那个性奴公司接触……
  想到这,我一咬牙,站起身来扭头大踏步的离开了洗浴间,而我的身后则传来了白杨的尖叫声:
  “喂——!老大,我出了这么个好主意,你有什么奖励吗?哪怕让叶韵小姐再陪我一次也好啊,喂!老大——!”
  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再跟白杨扯皮了,因为我现在恨不得马上乘飞机去东滨……
  第二章 玲珑蜂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正是日落而息的时候,但东滨市最大的机场——凤凰国际机场内却依然是灯火辉煌,一片熙熙攘攘的忙碌景色——
  警卫,游客,海关管理员,清洁工,汇成了一片川流不息的人肉河流,即使没有走动的人,也大多拿着手机,欢声笑语不停的说着话,大家都在为能以最快的方式去到一个新的环境而忙碌着。
  与机场内的喧闹相比,一身夸张的五彩热带休闲服,仿佛一位刚刚从夏威夷度假回来的二世祖的我就显得非常另类。
  因为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在邮件中说要来机场接我大哥的人,所以只好穿了这一身扎眼的休闲热裤,站在整个机场最显眼的候机厅大门口,希望那个人能够认出“我”,并主动来找“我”。否则我将一筹莫展。
  可是到现在,我站在这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可是除了几个旅行社的推销员,没有任何人上来跟我搭茬。
  难道那个“公司”已经发现我是冒牌货了吗?
  “喂!帅哥!原来你在这啊!”
  正当我犯愁着要是没人来接我,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阵清脆悦耳但却有些焦急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响起。
  我本能的回头去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一声赞叹脱口而出——
  好美!
  只见在我身后的不远处,一位冷艳绝伦,衣着时尚的摩登美人正迈着玉步向我跑了过来。
  这位有着古希腊美人般典雅精致的五官——妖娆冷艳的凤眼,英气勃发的乌眉和短发,以及樱唇边一丝不羁的媚笑和那洁白光滑,粉嫩的仿佛吹弹得破的雪白皮肤。使我一瞬间差点把她看成一个俊美绝伦的美男子.
  但当我将视线下移后,我的这个想法便彻底消失了!
  一套黑蕾丝薄纱胸衣以及紧身紫蚕丝裤将她那曼妙健美的身材包裹的精妙绝伦,我从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有这样完美的身材——
  胸前的丰满双乳傲然挺立着,因为汗水浸透了她绒领雪丝胸衣,所以我能清晰的看到他胸前的两点诱人的两点嫣红,纤细柔嫩的蛮腰不盈一握.
  在她浑圆娇小的翘臀下,是一双被紧紧包裹在蚕白丝裤中的修长洁白,彷如神塑的的美腿。放眼望去,犹如山中狐仙般魅惑迷人.
  只见这个美艳绝伦的美人轻盈的跑到我的身边,弯下纤细的蛮腰,一手扶着膝盖,一手拍着自己急促起伏的酥胸,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道:
  “呼——!哥们,有水吗?本姑娘从滨海体育馆一路狂跑到这,都快渴死了!”
  我闻言一愣,终于从美景中回过神来,抬起手中的塑料瓶:
  “嗯,我这只有半瓶康师傅绿……”
  呼——!
  还没等我说完,便觉眼前艳光一闪,丝衣美人矫健一甩纤手,嗖的一声,一阵香风飘过,我手中的半瓶绿茶就消失了。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抬起俏脸对着瓶嘴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喝完了一抹嘴,一耸酥胸,笑脸如花的说道:
  “啊——哇塞!,可算缓过气来了,没想到唯一有空车位的滨海体育馆离机场这么远,差点把本姑娘的小命跑没了,哦——”
  说完,丝衣美人打了一个饱嗝,接着扭头一转,拎着果汁盒晃了晃,对我不好意思的一吐樱舌,说道:
  “不好意思啊,哥们,已经喝没了……”
  “哦,没关系,没关系,你……”
  我刚想跟眼前这位美女说点什么套套近乎,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遭了!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美女,而这个美女却显然认识我……哦,不,准确的说是认识我哥,看这亲昵的称呼,大概还跟他很熟,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玲珑蜂。
  这下麻烦了,搞不好要暴露。不行!要冷静,一定要想办法糊弄过去。
  想到这,我咽了口吐沫,从兜里掏出包纸巾,伸手一边递给她,一边装出副轻松的表情漫不经心的说道:
  “呵呵……看你满头大汗,快擦擦吧。”
  美人闻言接过纸巾一边擦着粉脖上的香汗,一边对我爽朗的一笑:
  “谢谢……没想到你这大老爷们想的周到。”
  说到这,只见眼前的美人一愣,抬头用如水的双眸疑惑的望着我道:
  “咦?哥们,你的嗓音怎么变了?怎么跟在网上跟我网聊时有点不一样?”
  我闻言顿时眉头一翘,心说不妙——
  遭了,一时不慎竟然忘记模仿我哥的嗓音,引起她的怀疑了。
  不过我的脑筋也不赖,眼珠一转,应付的话马上就从肚子里翻了出来——
  “咳,咳,没什么,这两天可能辣椒吃多了,嗓子有点受不了。”
  我这个谎说的可以算是滴水不漏。
  因为我老哥最喜欢吃的就是满是辣椒的川菜,而且每次出差手里都拿着一袋四川小吃。如果这位美人真跟我哥很熟的话,便一定不会起疑。
  果然,这位美人闻言耸了耸肩,转身矫健的来到我身边,伸手一把接过我的行李箱,而另一只雪白玉臂则自然的往我的肩上一搭,将自己的清香柔美的娇躯紧偎在我身边,然后翘起脚尖,咬着我的耳垂爽朗的说道:
  “嘿嘿,你这个臭小子就是喜欢刺激……好啦,咱们回吧,今晚本姑娘会陪你玩更刺激的玩意。”
  虽然知道时机不对,但是我闻着美人身上飘来那股阵阵迷人的香气以及她那魅惑的嗓音,我还是忍不住一阵神醉——
  唉~多完美的女人啊,又漂亮又爽朗,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现在居然还要带回公寓陪我玩……等等,她说什么?玩更刺激的玩意?!
  想到这,我登时回过神来——吓得连忙一边按着箱子,一边拽着这个美人的胳膊惊慌的叫道:
  “等等,你说什么?你要……”
  “嘘——”
  还没等我说完,美人便忽然伸出雪白纤细的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然后一拍胸脯,自信满满的媚然:
  “小点声,哥们,你不知道咱们的工作是秘密吗?这么大声会引人注意的……”
  说到这,美女秀眉一翘,双眸中闪过一丝妩媚,用柔软的胸部一顶我,媚然道:
  “嘿嘿,帅哥,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我,你放心,工作从明天才开始呢,今天咱们俩可以好好玩玩……”
  从这美人的语气和亲昵的态度来看,她猜她是我大哥的女朋友,但我从没听我大哥提起她。
  得到这个的结论,我感到即轻松又紧张,轻松的是我从美女的这两句话里把她跟我大哥的关系猜了个大概,基本知道怎么应付了,而紧张的是,如果她和我大哥真是情人关系,那说明他们俩很熟,我应付起来就更困难了。
  但是无论怎么样,事已至此,我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我微微一笑,一边拉着行李箱,一边说道:
  “不用了,宝贝,行李我自己拉就行了……”
  “什么?宝贝?”
  美人听到我这么叫她,俏脸登时一愣,抬头用如水的双眸直愣愣的望着我,俏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我一见她这副表情,心里登时一激灵——
  遭了!难道叫错了?!不会啊,男人管自己的女朋友一般不都叫“宝贝”吗?难道我大哥跟她还另有暗语,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暴露了。
  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撑下去,于是我咽了口吐沫,硬着头皮说道:
  “怎,怎么?我、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美女闻言面无表情的望了我一会儿,接着扑哧一笑,说道:
  “呵呵,没错,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叫我,搞得好像我那些……算了,帅哥,咱们不要在这站着了,有事儿回去再说吧。”
  说完,拉着我的皮箱转身迈开玉步,风风火火就往机场外面走。
  我一看,登时大惊,连忙跟了上去,一边跟还一边大叫:
  “喂——!宝贝,等等,我还有话问你说呢……”
  2056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