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春运列车上的浓浓春意
春运列车上的浓浓春意
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来临,孤身在外求学的日子也终于告一段落了。

  放假的这天下午,我告别了同窗好友,拉着行李,揣着提前订好的火车票,按时来到了火车站候车大厅。望着眼前人满为患的候车大厅,我心生感慨,想必大家都是归心似箭了吧。

  在候车厅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所要乘坐的列车准时到站,在车站工作人员的疏导下,我随同人群前往站台,到了站台后便寻往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往前行走了大约二、三分钟后,我终于找到了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再次核对无误后,我即加入了上车的队伍。

  轮到我检票了,我将手里的车票递给了面前的检票员,而当她抬起头接过我手中的票时,我才发现面前竟是一位很有风韵的美女,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面前的美女年龄大概是三十左右,而且从她左手无名指上所戴的戒指看来,她还是位已婚少妇,怪不得浑身上下各处都散发着成熟女性特有的妩媚风韵。

  当美女检票员正认真仔细地检票核对时,一辆站台上专用的运货小拖车自站台驶过,而这时意外发生了,拖车后高高堆起的货物上,有只一米长宽的大纸箱失去平衡往外急坠而下,直砸向队伍前端。这一情景我们这边排队的几人注意到了,纷纷惊吓躲避,但是处于纸箱坠落地点的检票员却不知所以然,站在原地奇怪的看向我们。

  时值此危机时刻,我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大喊一声:「小心!」随即迅速的伸出左臂将美女检票员揽至胸前,然后一百八十度转身,将美女护在了怀里,用后背去抗击砸至的纸箱。结果这大家伙重重的撞在了我的上背部才落到了地面,还好寒冬季节衣服穿得够厚,下砸的力道被厚厚的衣服卸去了大半,但是剩余的力道还是将我推得抱着美女往前跌了几步才停住。

  众人哗然,均被我的英勇行为震撼到了,没想到在火车站台上也能遇到英雄救美的好戏,只见周围的旅客都被响动吸引了过来,见到这种情况纷纷热烈鼓掌,赞扬我舍身救人的精神。

  而这时怀中的美女检票员方才反映过来,用她写满感激的双眼注视着我,激动的说:「先……先生,你怎么样了,被砸到哪了?你还好吧?」我松开怀里的美女,活动活动了肩膀,感觉背部肌肉微微发疼,我不禁皱了皱眉,想必是被砸淤肿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的,于是我轻松的说:「没事,那箱子虽重,但我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力道被卸去了好多了。」美女关心的摸了摸我后背,一双美目中露出担忧,说:「这挨得肯定不轻,你感觉哪里痛吗?来,我陪你上医院看看?」说着便拉起我要走。

  我连忙推却说:「啊,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好着呢,而且我也不想耽误了行程。」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老汉挤开人群来到我们跟前,只见他焦急的对我说:

  「这位同志,真是对不住,对不住,你……你没事吧?哪里伤到了吗?」还没等我张口,美女检票员立即转身对老汉训道:「你看你,怎么工作的?

  竟然发生这种严重的事故,刚才若没有这位勇敢的先生,这后果必定会更严重,这件事情我要向你们领导反映,你把你的领导叫过来!」直把老汉训得一愣一愣的,张嘴却说什么也不是。

  想不到这位美少妇骂人的样子也是如此好看,柳眉微蹙美目微瞪,艳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别有一番韵味。我将目光从美人的脸部移开,看了看表,时间已经16:45了,再有七分钟火车就要开了。

  于是我对着正忙不迭的向我们道歉的老汉说道:「老人家,这次的意外虽然危险,但好在没有导致什么严重的事故,而且错也不能全怪你,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打算深究。」老汉听后连忙赔笑,说:「是是,年轻人,真是太谢谢你了,多谢多谢。」我见身旁的美女检票员又想要说什么,我抬手示意她别说了,我接着说道:

  「好了,就这样吧,老人家,你以后工作稳妥一些便好了,别再出现什么意外才好。」老汉连连应是,说着还拿出一包烟硬塞给我,但被我给推了回去。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遣散了围观的群众后,美女检票员又说要陪我上医院,我说真的不用了,让她放心好了,表示我真的没什么大碍,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在我的坚持下,她再次确认了我没什么大碍后也不多说什么了,毕竟这样也省下了好些麻烦,随后她再次向我道谢,并将我床铺的号码牌交给了我,约好待会车开了再过来找我,然后我就上车了,她则继续做她的检票工作。

  我找到自己的卧铺,待我将行李什么的打点好之后,列车正缓缓启动,而刚才那位美女乘务员也来到了我的面前。

  她微笑着向我伸出小手,说:「先生,你好,我叫秦若梅,你叫我若梅就可以了。」我连忙起身,跟她柔软的小手握了握,说:「呵,那我就不客气了,若梅,我叫高翔。」秦若梅笑道:「看起来我应该比你大,我就叫你阿翔好了,可以吗?」我笑道:「荣幸之至,我怎么会拒绝呢。」秦若梅笑起来很美的,她接着说:「阿翔,刚才多亏了你,我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摆摆手,笑道:「这没什么的,你不用把它放在心上。」秦若梅目露欣赏之意,笑着说道:「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若你想让我好受点,便让我请你吃饭以表谢意吧。」说完拉着我的手就往外带。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欣然接受,毕竟和美人进餐也是很享受的事情。秦若梅带我来到餐车吃饭,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当然吃的是晚饭了。我们边吃边聊,越聊越开心,相应的我对她的了解也更进了一步。交谈中我知道了她是北京人,已婚八年,今年三十有一,女儿已经六岁了,在上小学一年级,她还给我看了她女儿的照片,长得像她,很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女孩,不过她对她的丈夫从未提及,我也没有多问。

  晚饭在很愉快的氛围下结束了,一顿饭后我们已经亲热的以姐弟相称,秦若梅陪我回到了车厢,由于她还有工作要做,她说好晚上来找我帮我检查伤势便离开了。

  一路无话,直到晚上十点多,车厢里的照明灯已经熄灭,只开着昏暗的照明灯。这时我正躺在卧铺上听音乐,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大腿,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昏暗的灯光下站着是秦若梅,她正微笑的看着我。

  我站了起来,同时将耳里的耳塞摘掉,笑着打了声招呼:「嗨,若梅姐。」秦若梅对着我歉意的说:「阿翔,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才来找你,你是不是怪姐姐薄情寡义了?」我笑道:「怎么会呢,我明白的,现在是春运期间,若梅姐的工作相对也繁忙许多,就算若梅姐没时间来找我也是很正常的。」秦若梅眼含笑意,说:「阿翔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好了,到姐姐的卧铺间来,让姐姐看看你到底伤到哪了,伤势如何。」说完便拉着我走向车间。

  我和若梅穿过车厢门,来到了她的卧铺间,刚一进入房间内,便觉香气扑鼻而来,整个空间内充满了好闻的女人香。若梅顺手把门关了,回过头来让我坐在卧铺上,然后对我说:「阿翔,你伤在后背吧,快把衣服脱下,让若梅姐给你看看。」听了若梅的话,我没有动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若梅笑着打断我说:「怎么?在姐姐面前还不好意思?姐姐我都是结婚的人了,才看不上你这小男生呢,呵呵。」说完便双手并用帮我脱下外套和内衣。

  如此一来,我的上半身很快就一丝不挂,完全暴露在了若梅这成熟美妇的面前,虽然此时寒冬腊月,不过车厢内开着空调,所以不会受凉的。若梅看着我一身股凸匀称的肌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双眼直放光,她突然锤了一下我厚实的胸膛,娇笑着说:「本来看你肩膀就宽,没想到你还有一身这么厚实的疙瘩肉。」我坏坏的瞟了眼若梅胸前将衣服高高胀起的丰满突起,邪笑着说:「哪比得上若梅姐你厚实哟。」若梅敲一下我的头,白了我一眼,嗔道:「你这坏小子,敢调戏你姐姐啊?

  快给我乖乖的转过身去。」说着还双手来推我,要我坐转身。

  看她没有生气的意思,我嘿嘿一笑,转过了身,将背部对着若梅。若梅用手轻轻碰触我后背的瘀伤,心疼道:「阿翔,疼吗?看你这都青了好大一块呢,都是为了姐姐你才受的伤,姐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说:「若梅姐,什么都别说了,我没事的,瞧我身子壮实得,这点小伤不碍事。」若梅温热的小手在我后背按揉了起来,说:「嗯!姐姐不说了,让姐姐帮你按摩一下,然后再涂上跌打酒。」我应道:「好的。」若梅按压了一会,然后从卧铺前办公桌的抽屉里拿来一瓶红色的药酒,倒一些在手掌心,又帮我涂抹上伤处边抹边揉,若梅嫩滑的小手在我的后背摸来按去的,令我好不舒爽,久了便忍不住暗暗的心猿意马起来。

  若梅就这样和着药酒帮我在背部按摩的好一会儿,卧铺间里安静的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只不过都越来越粗重了,这时若梅突然问我:「阿翔,你女朋友有没有跟你这么亲密过?你会不会怪姐姐占你的便宜呀?呵呵。」我笑道:「若梅姐你真会开玩笑,不过理论上我还没有女朋友呢。」若梅惊讶道:「哦?真的?凭你的条件会没有女朋友?是你眼光太高了吧,那姐姐岂不是占了你的便宜?哦呵呵呵!」我笑道:「这也算你占我便宜呀?那我还希望你多占点。」若梅故意用嫩滑的小手在我后背深深的摸了几道,然后说:「怎么?难道着不时姐姐在占你的便宜吗?。」「既然若梅姐那么坚持,我就占占姐姐你的便宜来抵消吧。」话未说完,我突然转过身,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上若梅的胸部,一双魔爪将她的豪乳抓了个结结实实的。

  「啊!」若梅惊呼一声,我的举动吓的她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僵在了空中,从她的表情里,我看到了惊讶中又夹杂着惊喜和些许期待。既然她没有反抗,我便得寸进尺的一把将她团抱而住,将她的双臂箍在了她身体两侧,然后大嘴覆盖上了她艳红诱人的双唇。

  直到这时,秦若梅才「嗯……」的失声惊呼,双手微微抗拒的推着我胸膛。

  可是她的抗拒实在太微弱了,怎么能阻挡我暴起的色心,我将她揽得更紧,用手压住她的后脑,舌头更是挑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纠缠她的嫩舌,吸吮她的香津。若梅的败势已经不可挽回,而她也不想挽回,她的双手已改推拒为迎接,环抱着我的脖颈与我热烈的拥吻起来,没想到她的吻功如此了得,一改刚才四处闪躲变为主动绞缠,咂吮得我的舌头都有点微微发疼了,但我却是爽在其中。

  我们足足激吻了好几分钟才缓缓的分开,只见若梅的双颊上飞满了霞红,连美目都是水汪汪的,她性感的红唇也微微的张开着,轻轻的娇喘。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娇颜,我实在是爱不释手,我轻轻呼唤道:「若梅姐……若梅姐……」听到我的呼唤,若梅仿佛惊醒一般,双眼变得清澈起来,只见她微怒的瞪着我,斥道:「阿翔,你竟然敢这样欺负姐姐?」我看她明显是佯怒,因为她的双臂还搂着我的脖颈没松开呢,我知道她只是脸面有些过不去而已,于是便假装害怕的向她道歉,说道:「若梅姐,真是对不起,我是真的忍不住的,你的魅力令我无法抵挡,你怪我的话便狠狠的打我骂我吧,我吭一声便不算是男人。」若梅听了我的话,眼神妩媚得似要滴出水来,她娇娇的说:「打你骂你,我还嫌打疼我的手骂干我的嗓子呢,你……你要补偿你所犯的错误。」我笑着说:「那好……我就以实际行动来给姐姐赔礼道歉。」我话未说完,便将她揽住,嘴巴又吻住了她的双唇,顺势把她压倒在卧铺之上。

  若梅只来得及娇呼一声,便被我压在了身下,我压着她惹火的娇躯,嘴上和她缠绵的热吻着,双手则对她上下其手,摸向她性感的身体,时而隔着衣服揉捏她的大乳房,时而探索她敏感娇嫩的娇躯,直将若梅挑逗得娇喘不已。

  我们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儿,若梅的身子已经软得像没有了骨头一般,于是我便空出手去解若梅的上衣,若梅当然不会再抗拒,微抬起身子方便我为她宽衣,解完若梅的上衣后,我又将她的及膝短裙也除了去,如此一来,若梅浑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内裤和薄丝袜了遮掩着性感诱人的美肉了。

  我离开了若梅柔软的双唇,跪坐起来,然后由高处俯视而下,边欣赏边赞叹着胯下的这个性感尤物。若梅确实是个很美丽性感的熟妇,裸露的肌肤细白且富有弹性,乳大臀肥腰细腿长,姣好的身段无一处不透着强大的诱惑。看着她一双丰乳高傲的挺立在胸前,白色的乳罩几乎都包裹它们不住了,鼓胀鼓胀的豪乳呼之欲出。

  我「咕嘟」的咽下口水,忍不住扑了上去,急色的将若梅的乳罩推到奶子的上方,然后一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两只弹跳而出的诱人大白兔便揉捏起来,若梅硕大的乳房让我的双手把握不住,我更是爱不释手的揉捏亵玩着滑嫩的乳肉,若梅被我揉捏得舒服的娇哼起来,本就水汪汪的美目更是变得水润,充满情欲的挑逗着我。

  我揉面团似的不断大力揉搓玩弄若梅的乳房,还趴下头用嘴吸吮乳峰顶端艳红硬立的蓓蕾,不时的啃咬几下。直将若梅亵玩得娇喘不已,我才将目标转移向下,我抬起若梅的丰臀,为她除去已经湿润的粉红色小内裤,而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布满露珠草丛的水帘洞。若梅的小穴又肥又红,早已湿得不成样子,四周浓密漆黑的阴毛柔顺的湿趴在阴唇的两边,将艳红微张的两片肥大的阴唇凸显得更明显,一汪淫液还自阴唇底部流出,勾得我直吞口水。

  我忍不住用食指和中指分开若梅的两片阴唇,里面水汪汪的红色嫩肉立即显现眼前,且布满了褶皱,小阴唇顶端勃起的阴核还微微的跳动着。我伸出舌头重重的舔弄起若梅淫靡的肉穴,直舔得水声四起,淫液横流,若梅只爽得臀部不断紧缩,小穴像鱼嘴一般不断开合,砸吸我的舌头,连臀肉间暗红的小屁眼也一张一缩的,更是勾的我欲火直冒。

  给若梅舔穴了好一会儿,我的嘴唇才离开了若梅的淫穴,一条粘稠的透明汁液还连在我的舌头和她的阴唇之间,只见细丝越拉越长,最后断落在地。我站到地板上,将自己的裤子扒掉只剩下内裤,腿间硕大的阴茎几乎要把内裤给顶穿。

  此时若梅正软瘫在卧铺上,她已是肌肤桃红面若桃花,浑身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向两旁分开的腿间更是泥泞一片,一双挺立的大乳也随着她的呼吸娇喘不断的起伏着。

  我看着她笑道:「若梅姐,你能不能过来帮我把内裤给脱了?」若梅睁开迷蒙的双眼,吃惊的望着我被内裤包裹着的硕大阴茎,立即眼前一亮,应道:「嗯,你这小冤家,真是折腾死我了。」我坏笑道:「难道若梅姐你不喜欢么?嗯?」若梅起身跪坐到我跟前,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然后伸出双手抓住我的内裤边沿往下一拉,「唰」的一声,通红发亮的阴茎一下子弹跳而出,几乎要刮到若梅的鼻尖了,鸭蛋大的龟头兀自在若梅鼻尖跟前摇晃不止,一股男性的热烈气息扑面而至,刺激得若梅满脸通红娇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要滴出水来了。

  若梅鼻息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龟头上,痒痒的,我突然故意使坏,将阴茎往前一送,想吓一吓若梅,可哪里想得到,若梅竟被吓的张嘴欲娇呼,而我的龟头便顺势顶入了若梅娇嫩的小嘴巴里。

  「唔……」若梅的娇呼声被入侵者堵在了喉咙里,她吃惊的欲往后退,但我的龟头被她含的爽得不得了,哪能容她躲掉,于是便用手往她后脑勺一托,反而令她将阴茎含入了一小节,我的龟头都刺到她的扁桃体了。

  「哦……」我不由的舒叹一声。

  「唔……呜呜……」而若梅却不乐意了,一双丹凤眼直朝我瞪,双手也按住我的大腿使劲推,头则用力往后仰,连嘴里的舌头也用上了乱顶一气,想将嘴里的庞然大物赶出去,但是她如此非但达不到目的,反而将我刺入她嘴里的阴茎含弄得爽歪歪。若梅见摆脱不了我的肉棒,便用眼睛使劲的朝我瞪,还用牙齿轻咬我的棒身以示威胁。

  我装作不理解的笑道:「若梅姐,你别再瞪眼睛了,你眼睛的电力已经很足够了,什么?你想说话,哦……?」我深知适可而止的道理,而且我也不愿唐突了美人,于是便轻轻的抽送几下后便将阴茎从美人的嘴里拔了出来。

  「呼……」若梅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然后又瞪向我,说:「死阿翔,你想憋死我是吧?看我不惩罚你!」说完便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一只手握不拢两只手上,将我的阴茎重重捏住,然后得意的看向我。

  既然把柄都落在了美人的手里了,我忙举手投降,笑道:「呵呵,若梅姐,刚才可是你主动张嘴迎接的,就算我有错,可也有你的一半责任哦。」听了我的话,若梅又白了我一眼,然后用牙齿在龟头上轻咬了一下以示惩罚,但却爽得我浑身颤抖了一下。若梅松开了我的肉棒,然后双手后撑在卧铺上,挺胸收腹的端坐着,娇媚的看向我,然后深处嫩舌在红唇上舔了一圈。

  「啊……」实在是太诱惑啦,我低吼一声,身子向前一扑将她扑向床上,若梅也是娇呼一声然后被我压在了身下。我将若梅一双莹白的大腿扛起,使她的屁股悬空至于卧铺边上,然后将龟头凑近她的阴道口,在淫浆遍布的肉穴上磨蹭了几下,使龟头沾满了若梅粘稠的淫液,随即将鸭蛋大的龟头对准穴口,慢慢往内挤了进去。

  首先是硕大的龟头挤开了两片肥嫩的阴唇,随后被艳红的阴唇吞没了,粗壮的肉棒慢慢的往阴道内深入,越往内越夹窄,越夹窄我越使劲往里突。阴道内充胀的快感使若梅瞪大了双眼,艳红的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

  阴茎挤开紧夹的阴壁,往内插入了将近四分之三,我便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一团柔软的肉球,原来已经顶到了子宫口了,但我仍不罢休,挺臀继续往前施压,直将肉团顶的往后陷,肉球越压越扁越陷越深,突然的豁然开朗,我感觉到龟头刺入了一片软肉之中,四周围都是温热的肉壁,肉壁上有许多小突起,包裹着龟头真是舒爽无比啊。

  若梅想不到我的阴茎竟然深深的顶入了她的子宫,仿佛有些经受不住,娇躯微微发颤着,小腿紧夹我的后脖颈,两眼翻白,小嘴张着「啊啊……」的短促呻吟着,不知她是难受呢还是爽呢。

  我此时不敢轻举妄动,便将整根阴茎停留在若梅紧夹的阴道中,享受着阴道内壁一夹一夹的按摩。我直等到若梅平静下来之后,才轻轻问道:「若梅姐,你还好吧?」若梅呼出了一口气,妩媚的白了我一眼,道:「真是冤家,你那根大家伙都顶到人家的子宫里去啦,感觉好奇怪呢。」我笑道:「那若梅姐是舒不舒服呢,要是难受的话,我就拔出来好了。」若梅好像怕我真的会拔出来,双腿紧了紧我的后脖颈,说:「不要拔出来,姐姐其实……其实是舒服死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呢。」「哦?那我这就让若梅姐更爽,好吗?」说着我便身子前倾,将若梅一双美腿压得压至她胸前,直把她的双乳压成了厚厚的圆饼状,然后我双手撑住床铺,便挺起臀部一起一落的开始了缓缓的活塞运动。

  若梅真是个成熟之极的蜜桃,阴道内的分泌非常丰润,我借助着阴道内丰富的淫液,既缓且长的慢慢抽插着,将肉棒拉出只剩龟头留在阴道内,然后深深的尽根而入,直把两片肥厚的淫唇插得往内深陷,而若梅也爽的闭上了双眼,性感的娇吟从喉咙深处发出,而每当我龟头刺入她的子宫内时,她的反应更是激烈,圆润的细腰都往上挺得腾空了,阴道内紧夹的力道更是大了好几分。

  我就这样慢慢的抽添了五分钟,而若梅这时已经到了第一波高潮了,只见她银牙紧咬,双手十指紧扣床单,螓首尽力后仰,胸膛更是不断的往上挺着,整个娇躯都轻微的痉挛起来,阴道内更是持续不断的用力收紧,一波波滚烫的淫液自子宫内汹涌而出,烫得我浑身一个激灵。我即可将轻缓的爱怜改为重疾的蹂躏,粗长硕大的阴茎开始在艳红的阴道内急速的进出着,直捣得纠缠着阴茎的淫肉陷入翻出,粘稠滚烫的淫汁也被插得四溅开去,大部分则顺着若梅的臀沟流淌在被单上。

  「啊……啊……阿翔,太激烈了……啊,好舒服,好爽……」我突然的狂野抽插使若梅也变得狂野起来,嘴里不断发出压印的呻吟声,只见她螓首乱摇,秀发四散,秀美的五官几乎挤到了一起。

  我怕她压印不住呻吟声,若她把持不住越叫越响,那还不得把两旁车厢内的乘客都叫醒了,于是我停止狂野的抽插,将若梅的双腿分开让她夹在我的腰上,然后我再俯身与她接吻。若梅的反应异常热烈,逮住我的舌头便立刻大力吸吮,借此来发泄她汹涌而来的快感。

  我又开始了粗野的抽插,而且一直保持飞快的速率不变,如此长时间的激烈的活塞运动很快又将若梅送上了第二波高潮。若梅双眼紧闭闷哼一声,吸吮我的舌头的力道突然加大,双手双腿似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用力绞缠着我,臀部更是大力往前急凑,阴道以强劲的力量紧夹住我的阴茎,接着她便浑身一阵颤抖,阴道内又一股热烫的粘液往外直突,自我们耻部的交接口处喷射而出,使得我们本就濡湿的胯部更是湿哒哒的一片。

  若梅的这波高潮持续了将近一分多钟,而且高潮的同时还不断的承受着我勇猛的攻击,真是令她爽到了九霄云外。

  待她高潮过后,我停止了抽插,若梅此时已经是软瘫一片的仰卧在床上,双腿也是无力的垂放在床外,我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轻声道:「若梅姐,感觉如何?」若梅缓缓睁开迷蒙的双眼,脸上挂着高潮后满足的微笑,无力道:「阿翔,姐姐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真是太激烈太爽了,我都被你搞的散架了。」我笑道:「若梅姐,你是爽了,可我还没射出来呢。」「啊……」若梅吃惊的娇呼一声,「我都来了两次了,你还没射?这……」我笑道:「若梅姐,你再忍耐一下,我也快要来了,待会我们一起到高潮,好吗?」说着,我将沾满淫浆的阴茎拔出,让若梅跪趴在了卧铺上,桃形的丰满臀部正对着我,淫靡的小穴和屁眼也向着我微微张开,上面布满了刚才疯狂所留下的淫迹。看着若梅可爱的小屁眼,我伸出手指轻碰了它一下,受到刺激的肛门立即条件反射的紧缩起来,若梅回过头娇嗔的瞪了我一眼,道:「你怎么碰哪里啊?」我笑笑未语,双手将面前丰满的臀部捧住,然后向两边掰开,使得淫穴和肛门都淫荡的打开了一个小口,可直视里面的嫩肉。我将龟头凑到淫液泛滥的肉穴前,对准之后便一下子捅了进去,瞬间便尽根而入。

  「喔……」若梅仰起头短促的呻吟了一声。

  我调整好姿势,随即开始又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不给若梅任何的缓冲时间,直接的肉贴肉的肉搏战,我的胯部撞击在若梅丰满的臀部上,使若梅丰满的臀肉滚起了荡荡的波纹,「啪啪」作响。如此激烈的抽插,更是在若梅两次高潮刚过后,不禁使若梅high到了极点,若梅实在兴奋得难以自制,便抓起床上的被褥用嘴巴咬住,将自己的淫叫声堵在嘴里。我看已无后顾之忧,便更加放肆的玩弄起若梅淫荡成熟的性感娇躯。

  我突然的用食指挤入若梅不断开合的肛门之内,硬突进去了一个指节,若梅立即浑身崩硬,阴道和肛门同时夹得紧紧的,肛门处的括约肌更是施展起强力的收缩企图阻止我的手指入侵,但是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最终还是被我将整根食指给挤入了肛门之内,若梅前后两洞同时的大力收紧,与高潮时的力道不相上下,我被夹得大呼爽快,当即运起手指配合阴茎一起大开大合的操弄起若梅前后的两个洞洞。

  「唔……呜呜……」别样的刺激爽得若梅浑身颤抖,喉咙底更是发出母兽般的吼声,若不是有被褥抵挡住声波,怕是前后好几节车厢的旅客都要被惊醒了。

  强烈的快感慢慢在我体内积聚着,爽到后来我干脆趴伏到若梅的背上,双手前探握住一对钟乳便大力揉搓挤捏,阴茎也以最强劲的速度及力量冲击若梅的蜜穴。不一会儿,我感觉积聚的快感就要爆发了,而若梅也是高潮即将来临,我便继续勇猛无比的狂野冲刺,记记重捣都将若梅趴在床铺上的身子顶的向前冲去。

  又抽插了几十下,若梅先到了高潮,她浑身紧绷阴部猛夹,手指脚趾都有力的向内蜷缩起来,强烈的迎来了自己的第三波高潮,丢的天昏地暗,忘乎所以。

  蜜穴内,滚烫的淫汁潮水般席卷我的阴茎,烫得我的阴茎也是连连跳动,我亦到了临界点了,便再重重的深插了几下,然后胯部紧紧抵住若梅的丰臀,将阴茎深深刺入,龟头更是深突到子宫底端,便欲将滚浓的阳精激射出。

  而就在我欲射未射的一刻,意外突生,突听侧面传来「啊」的一声惊呼,声音虽小,但却将我的一泡热精硬生生惊缩了回去。

  我侧头看去,原本已紧闭的房门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而门外竟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身上穿着蓝黑色的制服,与正软瘫在我胯下的若梅之前所穿的相同,明显也是列车上的工作人员。

  而此时她的双手正掩盖在自己的嘴巴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吃惊的看着我们,而我也吃惊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