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射入姊姊的子宫深处
射入姊姊的子宫深处

射入姊姊的子宫深处

阿德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妈妈美妙的身影,实在受不了,她又拿着妈妈内裤自慰一番,手淫完想上个厕所。

  当他走过父母亲的卧室,忽然听到「嗯┅┅嗯┅┅喔┅┅」的呻吟声,阿德停下仔细一听。

  「喔┅┅喔┅┅用力┅┅对用力插┅┅啊┅┅」又传来母亲的淫叫声音。

  阿德知道是父母在做爱,心里蹦蹦的跳。

  「啊┅┅啊┅┅哦┅┅亲爱的┅┅用力干┅┅痒死了┅┅骚痒死了┅┅」

  听到妈妈的浪叫声,阿德忍不住偷偷的走到门口,见门没关好,阿德从缝隙中正好可看到在床上脱得精光、拥抱一起的父母。

  母亲躺在床上曲起两条雪白的玉腿,分得开开的,父亲伏在她的身上,气喘嘘嘘的耸动屁股,鸡巴在浪里进进出出的抽插着,母亲微张着嘴,半闭着眼娇喘着,肥大的屁股直摇,嘴里不停的浪叫∶「嗯嗯┅┅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看到这儿,阿德的鸡巴已涨得难受,他忍不住用手套弄起来。他一边手淫,一边看母亲美丽的粉面,想到刚才客厅的那一幕,在看看眼前的妈妈,平日端庄贤慧的脸,此时却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述的骚荡。

  阿德眼睛像要喷火一般,手飞快地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好淫荡的妈妈,这骚洞多迷人啊,要是能把我的鸡巴放进去,不知有多麽爽┅┅」想到这,阿德几乎忍不住想冲进去。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拍一下阿德的肩。

  阿德惊慌的回头,看到二姊韵婷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啊┅┅二姊┅┅我┅┅」阿德细声轻呼,手里握着又粗又长坚硬的鸡巴对着韵婷。

  韵婷把食指压自己嘴上,表示要他不要说话,两眼看着弟弟的巨大鸡巴,心里绷绷乱跳。

  这时阿德才仔细的看着二姊。

  不看还好,这一看真是傻住了。

  韵婷竟然穿上了最令阿德产生冲动的紧身米黄色长袖连身短裙,低低的领口圈过纤细的双臂,露出整片雪白的趐胸,而丰满的胸脯上,那对高耸的乳房被绷得紧紧的,现出一道深深的乳沟,那样的情景真叫人迷惑。

  「哇┅┅」阿德的呼吸急促,几乎想伸手到里面乱摸狂搓一番。

  而连接底下的短裙,则紧紧裹住他那柳枝般纤细的雪腰,并将他动人的腰部曲线与圆翘的臀部表露无遗。最夸张的是裙缘的下摆,竟然短得紧紧恰巧贴在屁股下方而已。这麽一来他只需稍稍移动一下,私处立即就暴露在别人色咪咪的眼前。

  「哇┅┅好淫荡啊!就算娼妓也没这种胆量吧┅┅」

  看到韵婷全身上下这样放荡的装束,阿德享受着眼前的冰淇淋猛咽着口水。想不到二姊这麽娇艳如花又那麽淫骚,最近一直把焦点对准成熟美艳的妈妈,竟然忽略了艳丽的二姊。

  如此一来,几欲如同火山爆发出的兽欲转向了韵婷,阿德淫笑着望着姊姊的肉体。

  韵婷也看着弟弟坚挺粗壮的大鸡巴,心想∶「弟弟的鸡巴真大啊!年纪这麽小就这麽大,比文钦的还大多了,我以前怎麽没发现?不知道给这麽大的鸡巴插是什麽滋味┅┅」

  想到这,她更兴奋了,她把头伸过来,红唇几乎贴在阿德耳朵,悄悄的娇声道∶「弟弟你好坏,偷看爸妈作爱,还一边看一边搓弄这丑东西┅┅」说着玉手握住火热的鸡巴轻轻套弄着。

  「啊!┅┅」阿德倒抽一口冷气。

  忽然被姊姊这麽一搓弄,本就欲火高涨、兴奋异常的阿德,再也忍耐不住,猛然抱住韵停火辣娇躯,鸡巴正好顶在二姊湿湿的阴部。韵婷猛地一颤,像触电一般,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她双腿不断的颤抖。

  阿德毫不客气的把手插入二姊三角裤内,摸着了丰满的阴户,摩擦着细细柔柔的阴毛,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是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潮水顺流而出。

  韵婷被摸得气喘吁吁、欲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弟弟,抱我到你的房里┅┅」她浑身无力的在弟弟的耳边轻声说道。

  韵婷有好几个男朋友,其中的一个男友叫唐文钦,今晚为她举行了个派对。她也是非常好色,就像她妈妈一样,每天都需要做爱才能满足。

  今天晚上文钦干了他三次,还是不能满足她饥渴的性欲,抱着欲求不满的心情,回到家正好看到弟弟在爸妈门外偷窥。

  当她的眼睛看到漂亮弟弟的巨大鸡巴时,她的心神一荡,娇身发软,整颗心几乎快跳出来。看着弟弟的手握着鸡巴搓弄,韵婷变得极为兴奋,淫里面立刻骚痒起来。凝视着他粗壮长大,红通通光亮亮的大龟头,直挺的摇摆不停,下体不由得一阵骚痒淫液直流。

  弟弟的巨大鸡巴看起来比文钦的还大,她的呼吸急促,内产生强烈的骚痒感,她的眼睛持续停留在弟弟的鸡巴上。伸出手指,摸住充满淫液的阴部摩擦,手指插入内,兴奋的抚弄了她的阴。

  阿德抱着姊姊走向他的房间。两人一进入房里,立刻拥抱在一起,热情的接吻,姊弟俩互相抱得紧紧的,嘴唇重重的压了下去,口对口的密合在一起,用力的吸吮着,空气中弥漫着淫乱靡猥的气息!他们互相舔着唇,舌头交缠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换着。

  他们的嘴巴黏在一起,互相脱掉对方的衣服,二人全裸地互相爱抚对方的性器官。

  阿德将她抱到床上,猛地翻身跳上床去,一把抱住韵婷,双手不停的在二姊的身上抚摸着。韵婷娇躯颤抖,双手也死命的搂紧弟弟的脖子,同时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了弟弟的嘴唇,二人热情的亲吻着。

  阿德毫不容情的伸手握着肥大乳房,「哇!」真是又柔软又极富弹性,摸到手上真是舒畅美妙极了。他拼命的又揉又搓,又捏又抚,玩完这颗又玩那颗,两粒乳头被揉捏得硬硬的挺立着。

  阿德边玩边欣赏二姊的肉体。然後伏下头去,一口含着那绯红色的乳头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乳房,一手抚摸着那白嫩的肥臀,又抚到那肥隆的肉缝中,一阵的拨弄,淫水黏满了一手。

  「喔!弟弟,我┅┅我受不了啦┅┅里面痒死了┅┅」

  韵婷被他直拨弄得娇喘吁吁,一双玉腿扭曲的伸缩着,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两片火烫的樱唇充分地显露出性的冲动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只玉手去抚摸他的阳具。

  「哇!好长好大呀!」

  韵婷呆呆的看着弟弟的肉棒,真是个巨棒。比她所有的男朋友的都还大。她质疑自己以前为什麽没有注意过弟弟的肉棒。阿德一只手伸向姊姊的阴户,另一只手继续爱抚她丰挺的乳房。他们两人的呼吸都很急促。阿德的手指在韵婷的阴唇四周游移着,而韵婷的手也在弟弟的肉棒上下搓动。

  「喔┅┅喔┅┅好弟弟┅┅痒死了┅┅喔┅┅你┅┅真会弄┅┅姊姊下面好┅┅好难受┅┅」

  韵婷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弟弟猛干一番。於是她娇淫的说∶「干我,弟弟!」她在弟弟的耳边呻吟着,热气喷进弟弟的耳里∶「快!我要你干我,让姊姊的小尝一尝你的大鸡巴吧!」

  阿德听到姊姊淫浪的声音,心中想∶「没想到二姊原来是这麽淫荡。」於是阿德分开她的大腿,将肉棒放在姊姊的口猛然插进去,「滋」的一声,阿德的大鸡巴很容易就插进姊姊的阴户内,阿德立刻在姊姊火热、充满淫水的肉洞开始狠狠的干了起来。

  韵婷抬举双腿,缠绕到弟弟的腰际,开始上下摆动着屁股。阿德也用力的猛插,他们两个人肆无忌惮的放声淫叫,动作越来越快。

  阿德觉得自己鸡ji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软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好爽┅┅姊姊的肉屄真好。」

  韵婷双手紧紧搂着弟弟,身体急剧的颤抖,骚媚浪态娇呼道∶「啊┅┅弟弟┅┅我的亲弟弟┅┅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弟弟┅┅嗯┅┅喔┅┅爽死了┅┅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让你干┅┅啊┅┅美死了┅┅用力┅┅哦┅┅哦┅┅好爽┅┅好弟弟┅┅姊姊被你干的爽死了┅┅啊┅┅用力干┅┅把姊姊┅┅的骚┅┅插烂┅┅啊┅┅得太美了┅┅」

  阿德插的性起,抓着韵婷的腰,继续大力的抽插着。韵婷感觉到高潮越来越近了,她的阴户吸着阿德的肉棒,她娇口中再也忍不住淫荡的大声哼叫着∶「喔┅┅好弟弟┅┅啊┅┅好┅┅好爽┅┅唔┅┅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啊┅┅对┅┅顶深一点┅┅插死我┅┅啊┅┅嗯┅┅好┅┅好爽┅┅爽啊┅┅啊┅┅啊┅┅对┅┅对了┅┅啊啊┅┅好┅┅好弟弟┅┅姊姊┅┅爱死你┅┅了┅┅爱┅┅爱死你的┅┅大┅┅大鸡巴┅┅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怎┅┅怎会┅┅这┅┅这样的啊┅┅舒┅┅舒服死我了┅┅啊┅┅啊┅┅」

  阿德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继续快速的抽插着。

  韵婷可谓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鸡巴,得淫水狂流,肥臀猛烈摇摆∶「啊┅┅真是爽死了┅┅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噢┅┅爽┅┅爽死了┅┅啊┅┅弟弟┅┅啊┅┅你┅┅你干┅┅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啊┅┅啊┅┅弟弟┅┅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啊┅┅噢啊┅┅啊┅┅哦┅┅插死我吧┅┅啊┅┅啊┅┅你干得我啊┅┅啊┅┅啊┅┅我┅┅要丢了┅┅」

  阿德更用力插,插得又快又狠∶「骚姊姊,我┅┅哦┅┅我要干死你┅┅」

  「┅┅对┅┅干┅┅干死┅┅骚姊姊┅┅啊┅┅我死了┅┅喔┅┅泄了┅┅喔┅┅」韵婷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她的阴户吸着阿德的肉棒,大声的呻吟着,双腿紧紧的缠住他。

  阿德觉得二姊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

  阿德又奋力的冲刺了几下,然後将大肉棒顶着姊姊,同样呻吟着,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二姊的子宫,然後一股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姊姊的子宫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