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传达室的老汉强干
传达室的老汉强干

传达室的老汉强干

深夜的校园一片寂静。

一丝丝凉风驱走了白天的闷热,却无法驱散何静体内的欲火,熊熊燃烧的性欲之火炙烤着她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

她赤裸的身子在月光下泛著乳白色的光泽,白得耀眼,白得脱俗。

只见她快步走到女生宿舍的门口,大门早已关上了,从这里她是出不去的。

她停下了脚步,轻轻敲著传达室的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门内的人见到外面站着一个几乎全身赤裸的女孩时,愣了一愣,但马上就有一只干瘪的大手把这具香喷喷的肉体揽进了门内,门又迅速地关上了。

女生宿舍的门卫本是一位胖大妈看着的,后来胖大妈的老伴从乡下上来了,二人就同住在这间小屋里。

老头姓冯,干干瘦瘦的一个,学生们都叫他冯师傅。

他来了之后胖大妈的活差不多都让他做了,而胖大妈就整天睡,像是永远都睡不够似的。

本来老头只是借着胖大妈弄个栖身之所,在这他是没有工资拿的,所以开始时,他干活也不怎么起劲。

可是渐渐地他就发现这女生宿舍门卫实在是个大美差啊,清一色靓丽女孩任他看,有人要留宿的,有人半夜要开门的,都得经过他,而这时正是他揩油的时候。

有时他有事上宿舍,女生们穿着内衣内裤给他开门,一具具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在他前面晃动,又或者路过厕所时,厕所门开关之时,可看见里面一个个雪白的屁股。

女生们都和他混熟了,他摸过干过的女生也越来越多。

还记得他第一次和女生睡是在他刚来的那个夏天,女孩叫张静初,白白静静的一个女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能把人的魂给勾走。

那天,她半夜三更回来了,叫老冯给她开下门。

老冯一看就知道这小妮子准是和男朋友刚干完。

她脸上的红潮还没退,说话嗲声嗲气的,白色的紧身小背心里连胸罩都没有带,两只奶子鼓得像是要把背心给涨破,两粒乳头的轮廓清楚可见。

老冯的欲火腾地一下窜了上来,一把把她拉进了传达室里。

等张静初明白过来时,已经被老冯压在了床上。

老冯估计的没错,她刚刚和男朋友一起去了校园的小山,开始的时候两人依偎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慢慢地她男朋友的手就不老实了,不停地偷摸她的乳房和私处。

渐渐地她的欲火被勾了起来,再加上不远处也有一对男女正干着好事,男人急促的呼吸和女人销魂的声音不时地钻入耳朵里,这无疑是在给干柴烈火上浇油!张静初的欲望猛烈地燃烧了起来,于是乎在她没有力气的推挡下,男友很快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半个小时的性交让张静初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力气,所以老冯轻而易举地把她压在了身下。

白色的小背心被掀到了脖子下面,两只小白兔似的乳房被老冯抓在手里不停地揉捏。

黑色的短裙翻到了肚子上,白色的底裤中间有一点儿水迹,那是和男朋友交欢后遗留的痕迹,她的阴户到现在还是润湿的。

不要啊……放开我啊……不要……受到老冯的攻击,张静初本能地反抗著。

她双手推拒著老冯的胸膛,身子不停扭动,想要从老冯的身下逃出。

可是她棉花般的手臂和同样棉花般的身子根本就使不出劲,加上她根本就不敢在这里叫得很大声,所以这场淫戏很顺利地按著老冯的意愿进行着。

老冯充满烟味的臭嘴啃著张静初的粉脸,张静初受不了那股味扭过头躲开了他的臭嘴。

老冯也不勉强,上面攻不入就攻下面,他一把扯下她的内裤,然后掏出自己早以暴涨的阳具,顺着她滑泞的通道狠狠地刺入了她的体内。

噢……受到大肉棒无情的攻击张静初忍不住叫出了声。

她清楚地感觉到插入下体的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那肉棒比起自己男友的要大的多了,不仅有着小伙子般的坚硬,而且火热的程度也绝不比小伙子的差,想不到这老头还有如此优厚的本钱。

随着老冯不停的抽动,张静初的反抗彻底地消除了。

老冯终于啃上了她的小嘴,有着厚厚舌苔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就在这传达室里,张静初──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大学生半裸著身子,雪白的大腿淫荡地分开着,任由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伯压在她身上肆意地耕耘。

隔壁传来胖大妈如雷的呼噜声,她哪里会知道自己的丈夫老牛吃嫩草,此时正压在一个年纪小得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女大学生身上肆意地奸淫著。

老冯在这方面很有技巧,这都是从美容院的那些按摩女那里锻炼出来的,如今他全用在了张静初的身上。

而张静初这个刚刚不久才被男友破处的女孩又何曾遇到过如此的阵式,她完全只有挨打的份,下体传来阵阵快感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她,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抱着一段木头般紧紧抱着老冯。

老冯边干边欣赏著张静初娇喘吁吁、媚眼如丝的媚态,自己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和这样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上床。

当他想到这校园里有多少这样的女孩时,他的腰下更是来劲了。

他的下胯狠狠撞击著身下女大学生的阴部,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混和了因阳具快速进出充满淫液的阴道而挤压空气所发出的滋咕声令气氛更加淫秽。

这场淫戏一直持续了二个小时,大汗淋漓的老冯射了精后整个身子压在张静初的身上,肉棒也舍不得拔出,任由它在张静初的体内变小最后被她的阴道挤出体外。

张静初同样也浑身是汗,秀发就像是在水中浸过了一般,黏在额头上。

她此时就像一条不小心蹦到岸上的鱼儿,小嘴不停地张翕,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她足足休息了半个小时,才有力气把老冯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她看到自己的阴户全是黏呼呼的白色液体,阴毛被浸湿贴在阴埠上,阴道口微微开启著从里面流出老冯的精液。

她用床单糊乱地擦了一下,拉下小背心也顾不上穿内裤就下了床,脚一着地就差点摔在地上,她稳住身子,蹒跚地走出传达室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第二天,第一次做这种事的老冯醒来后不禁有些怕怕,这可是强奸啊,要坐牢的哦!这一整天他提心吊胆地坐在传达室中,害怕张静初会去告发他。

一直到晚上,也没见什么动静,老冯这才有点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