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久不满足的熟女被奸
久不满足的熟女被奸
黯然的站在电梯里,孤独感也随即涌现过来。俞蓓更是觉得很是难受,来这
个陌生的城市也快3个月了,自从被那个负心的男人抛弃后,自己便离开了那个
伤心的城市,朋友介绍她来到了这个新的城市在一家大型的企业里混着HR的岗
位,工作很简单,对自己的能力没什么负担,但却一直被失败的情绪所困扰。想
着今年已经27岁不再年轻了,虽然依然是年轻时貌美的样子没多少变化。但却
自己内心却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失败的几次恋爱唯独这次的伤害最大。
  「哎,找个一切条件都好的男人难道就这么难吗?也许最后一步竞争居然输
了才是最痛苦的吧,想不到我竟然成了那个被身后的男人操得吐了的女神,真是
太失败了。不过,实在不甘心啊,离开这个小城市再去别的地方转转吧,不甘心
就这么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男人啊。下次说什么也不能太容易就把身体给男人。」
俞蓓出了电梯时,只能如此感叹一声了。
  其实俞蓓这两天已经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了,这个陌生的小城市安宁的生活非
但不能给自己激情反而越发的有些沉寂,不是自己想要的,作为很有主见的她已
经开始了新的行程的计划。虽然今天才是周四,白天她还请了明天的假,准备连
着休息三天调整一下心情,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
  打开过道的大门时,俞蓓遇到了自己的舍友周晓静,虽然说是舍友,其实并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合租,只是房东买下了楼层一半的两套房子,然后把大门封到
了电梯口,两个人合用的其实也就是一个原先的走廊而已,两个人都有自己独立
的房屋。周晓静租的是一间小套,而俞蓓到也不怎么缺钱便租了另一个大点的房
子。
  「晓静,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啊?」印象里周晓静就是个宅女,从来都是晚上
和周末都在家里宅的小女孩子,没有男朋友。俞蓓一边换下高跟鞋,一边问着身
边的舍友。因为两个人合用一个走廊,所以房东的设计就是这边就是用来放杂物
和鞋柜。所以俞蓓和晓静经常一起换鞋,到也挺自然的。
  「哦,哦,是啊,微信里有个姐姐向我订了一批货,聊聊原来就在附近不远
的小区,我去送一下就回来。」
  「这样啊,现在不早呢,不太好吧?」俞蓓随口问了一句,确实她有加过周
晓静的微信,这小姑娘确实在做什么微商,经常在朋友圈里刷一些化妆品内衣啥
的。俞蓓骨子里还是个小资的女人,不会看得上这些东西。见多识广的她对复制
于上线然后转发朋友圈的那些万变一律的鸡汤的微商宣传话自然是直接过滤的。
  「没事的,那个新认识的姐姐人挺好的,和我聊了半个下午了,她说要急要
还愿意多加邮费,我就送过去吧,反正也不远,一会就到。」
  「恩恩」俞蓓也没多放在心上,和她打了个招呼,便开锁回了自己房间。确
实也有点累了,便下妆沐浴了一下,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想着自己的心思。虽然来
这个城市已经3个月了,身边也有不少男人追求自己,但对于那些功利或者是色
欲的男人,俞蓓还是很分得清的,所以她今天心情不佳想出去走走时,还是选择
了小章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虽然他比自己还年轻2岁,不过自己喜欢的就是他那
份单纯的对自己的爱慕,看着他还略显初嫩的行为,反而让自己回到了初恋时的
情绪,没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无奈自己也许还是有些不甘心吧,不知道他知道自
己离开这个城市时会有怎样的心情。
  苦笑的俞蓓忽然发现隔壁房屋今晚还没什么动静,不像平时还有点韩剧或是
音乐的声音。不过也好,正好早点睡觉。俞蓓果断的关了电视,渐渐的陷入了梦
境……
  这一觉到天亮,不过因为是夏天,所以怎么也睡不着了,俞蓓便起床洗漱了
一番,然后在房间里收拾一下行李,其实也简单,就是把一些暂时不用的被子衣
物直接放在大的真空袋里抽气压缩起来,到时候方便直接打包寄到下一个城市。
  忙了好一会,这是屋子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隐约还有男人的声音。「难道
晓静这小孩昨夜一晚没回来,是因为有男友了?」好奇的俞蓓忽然做了一件另她
无比后悔的事,她打开了自己反锁的房门,准备去走廊看看周晓静的男友,顺路
喊她看看自己不能带走的东西有没她需要的。然后她便看到了另自己无比惊讶的
一幕。
  周晓静的样子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容光焕发,而是衣冠有些不整,发髻混乱,
两眼泛红而且还很可怜的模样。看到房门的打开,显然已经脆弱无比周晓静受惊
连手中的钥匙也给吓在地上。「蓓姐,你,你,你今天这会怎么在家?」
  「我今天请假了。」俞蓓一边回答她,一边眼光落到了她身后,居然是两个
陌生的男人,一个壮实黝黑,一个到是油头长发,共同点就是一看就不是怎么正
经的好人。
  「你们是谁?进来干嘛?」俞蓓顿时警惕了起来,问声也大了起来。「我们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忽然爆起,壮男一把揪过周晓静,然而长发的流氓
则忽然掏出了袋中的水果刀对着俞蓓,一把将她按在了墙边。
  「啊!」俞蓓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尖叫便很明智的在男人威胁的眼神下明智的
闭上了嘴巴,她紧张的双手护住胸口望着身前突发的情景,顿时吓得有些颤抖起
来。
  「哥两个只为求财来的,别叫,叫了把我们逼急了对你不好!」俞蓓也从来
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凶事,心慌意乱下只能妥协的点头。
  「去,带我去把你房间把钱包拿出来。」黑壮男一把揪着开始受惊泪如雨下
的周晓静让她开门,娇小瘦弱的女孩子在他的胁迫下显得特别的无助,在他的裹
挟下开门呜咽着进了房间。
  「你也别闲着,进去!把钱包,现金,银行卡都拿出来!」长发男扭着俞蓓,
将她推了进屋子。
  「轻点,你弄疼我了」俞蓓小声的扭动,长发男看着她雪白的手臂确实给自
己捏出了红印,这才放开了手。「自己拿,别耍花样,你敢喊,我就对你不客气!」
他一边威胁到,一边上下打量着俞蓓,顿时眼睛越发的淫亵。确实,俞蓓现在的
样子很是吸引男人。只穿着吊带睡裙的她,白嫩细腻的手臂,雪白的颈部,骨感
的香肩都裸露在外面,睡裙的上方掩盖不住她浑圆坚挺的胸前的双乳,隔着睡裙
依然能看到她双峰上突起的乳头。因为睡裙很短,她的一双白皙的大长腿更是露
在外面,让人充满着欲望。望着她略显害怕紧张的姣颜。长发男顿时觉得眼前的
美女果然比昨天晚上蹂躏了一晚上的小丫头高出几个档次来,昨晚用了几次的下
身的肉棒也渐渐的苏醒过来。
  俞蓓到是没注意到身边男人越发的猥亵,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提包,将身上的
现金和银行卡都给了身前的流氓,然后紧张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下一步的指示。
  这时,黑壮男也揪着抽泣着的周晓静到了她的房间,「老二,怎么样?」
  「都拿到了。」「好,你把密码也告诉我,老子这会去取钱,要是敢完花样,
老子回来收拾你们!」老大威胁到。
  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俞蓓也只能配合着把密码告诉了他们。但
她很快的发现长发男在她的橱柜里乱翻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她很快边发现
他的意图。他翻出了很多自己的连裤袜出来。
  「为了安全,只能委屈你们一下,不然我一个人在这看着你们万一你们闹出
点事出来,对大家都不好。」无奈的俞蓓只能无助又不请愿的让两个男人用丝袜
将自己的双手双脚捆了起来。更另她无比痛恨的是,长发男依然没忘记在她身上
腿上身上摸了好几把。
  抽泣中的周晓静更是对男人百依百顺丝毫不敢反抗的被捆了起来,嘴巴和俞
蓓一样也就地取材的封箱带给堵上了,只能呜呜的倒在沙发上伤心的抽泣着。
  很快,黑壮男拿着她的钥匙便出了门,只留下了长发的流氓老二看着她们两
个无助的女性。
  两个女人都给用封着嘴,自然没啥好交流的,可以撕下堵在口中的封箱带,
却不想因此触怒对方的俞蓓躲开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倦坐在床边发着呆,心乱如麻
的盘算着事情如何解决,没想到没多久,她便发现在沙发上的周晓静居然呜咽哭
着睡着了「这孩子昨晚一定受苦了。」心里一惊,想到周晓静很可能被这两个男
人蹂躏强暴了一晚上,顿时害怕起来,她哆嗦着望向一边的长发男人,这才发现
他越发淫亵的目光正在自己吊带睡裙很低的领口处裸露在外的深深的乳沟与雪白
玉莹的乳峰边缘游着。
  心知不妙的俞蓓赶紧蜷缩起全身,将双腿紧紧收拢,膝盖顶在胸前,被绑着
的双手包在双腿的外面护着小腿。其实这样的防御姿势本身到没有什么问题。但
俞蓓慌乱之下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穿着很短的睡裙的缘故,如此一来,裙子的下
摆已经完全的缩到了大腿根部,她的那双白皙修长的长腿便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
视线下了。
  望着身前美人根本遮盖不住的美好胴体,长发的猥琐男显然冲动起来,他不
但眼光了透出了激烈的色欲,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步步的向俞蓓走了过来。
  知道大事不好的俞蓓再怎么慌乱也意识到了危险,她已然看到了男人下身膨
起的帐篷。「呜呜」的试图警告男人的她根本意识不到现在自己的状态更是无比
的诱惑男人。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知道要发生什么对自己很糟的事却无能为力吧,望着
男人淫笑着脱着衣服,无力逃脱的俞蓓除了发出「呜呜」的哀求声,也只能艰难
的挪动的身体往床头蜷缩。
  但几十秒后,在她被堵住的口中的尖叫声中,她无法反抗的双腿被男人抓住,
一把拉了过去,然后惊慌的她便很快的被男人按在了身下。
  长发男人一边凶猛在她晶莹的粉颈及丝绸般光滑的香肩上不断的吻啃舐噬,
一手将她细细的吊带已经拉扯到一边,伸手在她浑圆坚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把玩
着。另一只手已然将她的睡裙捞起将它褪在了她的腰间,然后在她细腻的大腿玉
臀间不断的揉捏玩弄着。
  感受着男人下身火热的肉棒正顶在自己的小腹下,俞蓓确实不怎么甘心给这
样的小流氓给玩弄了,她只能挣扎着反抗着。做为一个成熟又懂性的女性,俞蓓
不但了解自己的优劣势,也很了解男人的生理,她显然没有像一些女人做无谓的
挣扎浪费体力还不能有任何效果,她总是在男人瞄准自己下身的时候猛烈的反抗
扭动着腰部,让男人无法成功的插入自己。在挣扎反抗了好几次之后,长发男反
而因为剧烈的性冲动又得不到满足而有点崩溃了。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试图直接占有俞蓓的念头,想着昨晚只要一顿吓唬,年轻
的小姑娘就给吓得泪流满面乖乖的配合着自己兄弟两人的指示,尽情的享受,欲
取欲求。但如今身下的美女显然很不配合。有些脑羞成怒的男人跨坐在她身上,
然后掰开她的头部,盘算着是不是扇几下身下女人的耳光,震慑以下她。但望着
身下女人俏丽的脸蛋,愤怒又不屈的眼神,长发男人犹豫了好几下,却怎么也没
下得了手。人总有爱好美好事物的一面,动手去伤害这样的美女,确实很难狠得
心下来。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长发男在房间内四处打量着周边能够试图让俞蓓屈
服的东西,忽然眼神一亮,他看到了一样自己从来没想过但突发奇想的东西。他
起身走了过去,拿起来了俞蓓刚刚整理行李还多余的一个大的真空包装袋。
  俞蓓显然没想到男人居然会玩出这样的花招,但四肢被绑着的柔弱女人根本
也反抗不了,更何况是自己刚刚也才剧烈的反抗过男人的强暴也没什么体力,她
很快便给男人连拉硬塞的塞进了一个空的大真空包里,蜷缩成了一团。
  当男人封住袋口开始抽气时,俞蓓发出了痛苦的哀求声与激烈的挣扎,但根
本豪无效果,却慢慢的发现自己开始被袋子紧裹住,稀薄的空气让她越发的痛苦
起来。
  感受着呼吸越发的困难,她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动弹反抗了,只能奢求的呼吸
着最后的一丝空气直到根本没有多余的空气了。窒息的死亡开始笼向了俞蓓,大
脑开始模糊,这时她想到的除了活下去,便也不去想什么失败的恋情,不愉快的
往事了。
  就在即将晕死过去的那刻,终于,她给男人放了出来,享受着新鲜的空气,
她再也不去控制自己,双手拉去口中的封箱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服了没,要不要再享受一次?」长发男威胁着试图再次将她按进袋子。
  「不要了!不要了!」俞蓓拼命的躲闪到一边。这一刻她忽然放弃了。
  「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给你就是!」事实上,俞蓓这些年身边并没有缺过
男人,对性爱贞洁也并没有看得很重。之前反抗这个男人,只是厌恶他的身份和
档次,然后就刚刚生命受到威胁痛苦时,她便完全妥协了。
  「我会好好配合你的,真的!」内心也说服了自己的俞蓓决定和眼前的流氓
上一次床,自然便不再反抗与难受了,就当给狗日了一次吧,她安慰道自己。
  「真的?那你先给我吹一下!我看看你的态度如何」长发男看着身前妥协的
美女,自然喜出望外,他试探着。
  事实上俞蓓对给男人口交的行为根本也不抗拒,有着丰富性经验的她也没少
给男人吹过肉棒。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已经躺在床上的男人和那跟半勃着的黝黑的
家伙,放下身段的她也只能不甘心的跪伏过去,伸手将男人的肉棒抓在手中,埋
头打量了起来。
  「哦!」感受着自己的肉棒给女人柔软的小手握住,长发男望着伏向自己胯
下的美人,果然开始兴奋起来,他之前还有些萎靡不振的肉棒顿时恢复了精神。
  「咦,这家伙虽然猥琐又流氓,家伙到还不小。」虽然心里不痛苦,俞蓓到
还是习惯性的判断出了手中男人火烫的肉棒的规格,而且还是根很健康的肉棒。
另外不能否认的是,这家伙确实在自己接触过的男人里算是很大的那个了,甚至
感觉比前男友的还大一点。
  来这个城市3个月了,还没尝过肉味的俞蓓忽然有了一丝的性冲动,作为一
个成熟女人长时间没体验过性生活是比较不适的,到了这个时候便无法掩盖正常
性欲的需求了,她感觉内心和下身都有了一丝火热骚动感。
  下意识地用手托着这个男人的肉棒,望着这根很粗又黑的肉棒还带着一股腥
气,俞蓓眼神里闪过一丝恶心感,但很快便有有了一股肉欲的新鲜感,她下意识
的就张开嘴来,伸出舌头开始从棒身开始舔起,一直舔舐到龟头,然后又低头从
下面舔起,慢慢的重复的这样的动作。
  「哦!」享受着身下女人的口舌服务,长发男自然无比舒坦,他双手搭在俞
蓓的柔嫩的香肩上,享受着无比的快活。
  慢慢的,俞蓓就感觉自己的动作越发的熟练起来,虽然好几个月没碰过男人,
但这些稍微有些生疏的动作很快便勾起从前的性爱的记忆。早就给之前男人们调
教得很好的俞蓓动作便越发的娴熟起来。她一只手自然的握住了男人那两个下垂
的睾丸轻柔的把玩,一只手握住肉棒底端上下轻轻的撸动着,小嘴熟练不断从下
而上的舔舐着棒身,每到顶时便香舌便绕着龟头打转挑逗几下再沿着棒身一路舔
下去,反复的刺激着男人的肉棒,令长发男很快便给挑拨得无比兴奋。随着俞蓓
的上下舔弄,虽然一开始有些不情愿,但渐渐投入的俞蓓居然惊讶的发现到手中
的肉棒居然又膨胀得大了一点点。这显然让她有点意外,自己最近前男友毕竟生
意人,被酒色侵蚀,虽然肉棒硬起来也还不错,但比起手中这怒涨又更年轻气势
勃勃的肉棒,确实还是不及啊……感叹中,俞蓓到是有点心动起来,不谈肉棒的
主人,就只感受这性器,到还真不错的家伙,她暗暗的感叹着,口中与手上的动
作却越发的用心起来。
  女人对你的态度是可以体验出来的,享受着身下女人细心又认真的口舌伺候,
这和出去嫖个女人的快餐式的敷衍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长发男充满着征服的欲望,
回想着身下女人婉约的容貌,性感的身材,如此极品的女子确实这辈子玩过最漂
亮的女人了。而如今那个看起来如此有气质的美女却正趴伏在自己身下给自己舔
着鸡巴,这又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呢,但忽然间身下女子停住了动作,让他兴
奋到极点的肉棒顿时空胀跳动着,「恩」他低头看了过去。却见到俏脸上透出的
性爱的红晕俞蓓正嘟着嘴将被丝袜捆绑得红印的双手伸在他面前,「疼!」女人
的话语很简短,却包含着很多的娇媚与撒娇的情绪。「哦哦」长发年轻男人这时
早已精虫上脑,他飞快的解开了俞蓓手上的丝袜。然后便看到一双白嫩精致的美
腿又伸到自己的眼前,他赶紧的又解开了脚腕上的捆绑着的丝袜。然后便给这白
皙精致的脚趾,纤细秀美的脚背给吸引住了,他忍不住的将莹白细腻没有瑕疵的
小脚握在手中,细细的把玩起来。「唔,痒呢!」俞蓓自己敏感的小脚丫子让陌
生的男人这样肆意的玩弄顿时觉得浑身的都起了细小的疙瘩,她摆脱了男人对她
脚丫的骚扰,忽然翻身过去,趴伏在男人的身上,与男人形成了「69」的姿势,
然后握住男人变得硕大无比的肉棒,忽然改变了口交的模式,她低头一口从上而
下的吞入了男人的肉棒。小嘴熟练的箍着棒身,飞快的头部上下移动吞吐起来,
嘴里不断的套动,香舌还时时绕着龟头打转。
  「哦!」男人的肉棒被火烫的嘴巴紧裹着上下吞吐,龟头更始被女人灵巧的
舔拭着,长发男顿时又无比兴奋起来,然后他很快便忘记了女人美丽的脚丫,因
为他看到了跪趴在自己身前女人雪白浑圆的玉臀,更有那让他无比向往芳草萋萋
的人间胜地那中间鲜红的两片阴唇与精致紧缩的雏菊。
  其实男人服务女人也不是没有,但必须要是让他无比心动或是丝毫不觉得脏
的女人。但俞蓓显然符合男人所有的条件,美丽的女人的下身才是无比吸引男人
的地方,长发男终于没忍住,他伸出舌头舔了过去……当他的口舌伸入女人鲜嫩
的阴唇时,这才感受到了女人小穴已经有点微微的湿润了,有一点点闲,却额外
的让他兴奋,于是他双手捧住女人柔嫩的雪臀的用力将女人的花穴舔弄起来。
  「喔……」在男人的舌头进入她的花穴时,俞蓓颤抖着肉体的兴奋发出了刺
激的娇哼,无疑,男人对她的服务让她很是满意,虽然正和自己交媾的男人并不
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忽然想到自己眼下最让她失败的男人,总是一付享受她口
舌服务的姿态,从来没有给自己口过,而眼前的男人虽然让自己无比痛恨,却在
性爱中给予了自己平等的尊重,让她很是满意又舒然。心情放松的她很快便感觉
自己给性欲侵蚀了,于是她更加的投入的行动起来,卖力的揉搓刺激着男人的阴
囊与蛋蛋,一边握住男人的肉棒上下加快的撸动。螓首更是一下下卖力的起伏,
让男人硕大的龟头一次次没入着自己紧箍着的红唇。在吞吐的同时她那灵活的小
香舌也以高度的频率舔弄着,舌身不停的在男人龟头及马眼上打滚。她口舌之技
其实早就练得炉火纯青,此番身心放松之下倾情施为,让长发男顿时爽得飘飘欲
仙,于是更加卖里的舔弄着俞蓓的花唇与小穴,两个人疯狂的为对方口交着直到
两个人都性欲膨胀到了极点。
  处于兴奋极点的男女接下来需要的就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交,长发男轻轻的
拍了拍眼前女人的雪臀,令他额外舒坦的是,俞蓓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她配合
着翻身过来,揉摸了一下跪着口交而有点发酸的膝盖,抬起身来,分开双腿跨到
男人的身上,摆成一个下蹲的姿势,便一手撑住长发男人的胸部,一手握住男人
的坚挺无比的肉棒,缓缓的瞄准着抵在自己的穴口,慢慢的坐了下去。因为花穴
已经给添舐得很湿润的缘故,很容易的将男人的肉棒坐了进去,并一插到底。
  「哦」「唔」随着是肉棒深深的插入了身体的最深处被紧裹在火烫的腔道内,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此时此刻两人再也无法控制身体的需要。俞蓓柳腰雪臀款款摆动,上下套弄
着身下男人的肉棒,女上位姿势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因为女方主动,
更加容易达到快感,坚硬的肉棒在女人的摆动下,来回的刺激着肉壁上那些敏感
的细胞,俞蓓的情欲很快便上来了。她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口中的呻吟身也
越来越大,「啊……啊……」她秀发如云飞散,吊带睡裙早已滑落到胸下,那一
对解放出来的美丽玉润的乳房也随着她身体的摇晃着而不停的上下弹跳,高耸挺
立的双峰上两粒迷人的粉红乳头也随着乳房的跳动而划得诱人的曲线,看得长发
男赏心悦目,不由得伸出双手,一手一只将这对柔软丰莹的乳房抓到手里,用力
地揉捏,一边粗喘着用力将胯下肉棒向上挺动。在两人越发卖力的动作加快渐渐
的奔向性高峰,俞蓓也从开始矜持轻呻浅吟,渐渐地变成了连续不断的娇呼淫喘。
两人兴奋的交媾着,却没有发现已经去附近银行点取钱回来的壮男老大已然开门
望着身前淫秽激情的一幕。他兴奋的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裤裆,将已经无比膨胀的
肉棒掏了出来,然后顺势的用力撸动起来,强烈的现场交媾观感的刺激,兴奋的
他立即感觉到了极度的快感,一边用力的套弄着自己的小弟弟,一边开始解衣宽
带,靠近了过去。
  虽然正在眼眸微闭着享受着身下强烈的快感,但有外人的靠近还是让俞蓓感
觉了出来,她抬眼望了过去,发现复返的黑壮男人已经脱光了,正靠近在自己的
床边色咪咪的打量着自己近乎全裸的身体一边撸着肉棒时,强烈的羞耻感混合着
肉体的刺激感顿时冲击着她的全身,忽然间女人浑身急速的抖颤起来,最要命的
是小穴内的嫩肉更是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像小嘴紧咬着肉棒一样的吮吸,这酥
爽得长发男快活无比。他肉棒突然感觉如同被一道热水浇撒了一下,原来是俞蓓
在这强烈的感官与器官的双重刺激下,居然到了一次小高潮!泄身后的俞蓓便感
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脱力的往后瘫靠在长发的支撑着的双腿上,两眼
紧闭,只有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迷人的香唇微微张开,口中娇哼不断,整
个人沉醉在泄身的高潮快感中。
  但显然长发男还没有到达高潮,他需要的继续疯狂的抽插来满足火力十足的
肉棒,于是他翻身起来,将俞蓓放躺在床上,分开她两条丰腴柔软的大腿让它们
盘缩在自己的腰间,粗大的肉棒亢奋着一下又顶进了俞蓓滑腻腻的阴道的最深处,
猛烈的耸动,强有力的冲刺起来。
  俞蓓体内的高潮还没有消退,在长发男肉棒的猛烈抽插下,她体内的欲火很
快的又被挑逗了起来,小穴深处又麻又痒,不断分泌着爱液,随着嫩穴里快速抽
插的肉棒开始慢慢的前后摇动配合着男人,双方耻部的撞击因为女人阴部分泌物
的润滑发出了不断的啪啪啪的声音,听得俞蓓实在很是羞愧,却怎么也无法控制
着自己的肉体内不断产生的快感,只能迷人的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娇吟,全力地迎
合着男人的奸弄。
  当另一根充满着男人腥味的肉棒抵到了自己嘴边的时候,俞蓓忽然觉得自己
逃避羞愧的呻吟的最好办法就是含住它。于是她毫不犹豫张开樱唇,将男人的肉
棒吞进口中。为了让报复这个男人见证着自己如此的失态又堕落的一面,她忽然
用力狠吸着壮男的肉棒来。
  「哦!哦!啊!」被滚烫的口腔紧紧的含着,棒身更是在进出时被紧箍着,
还有香舌的用力顶舔。黑壮男一下子被刺激得到了极点,他舒爽得连声高呼,一
边用力的按住俞蓓的螓首,一边配合的挺动着肉棒在俞蓓的嘴中抽插起来。尽管
嘴里被黑壮男的肉棒塞满,俞蓓还是发出了高昂断续的闷吟,她一边紧箍着双唇
发狠的吮吸着男人的肉棒,一边双腿用力的盘紧了身前男人的腰胯,随着长发男
用力的抽插,努力的向前挺动着雪臀,两人同时相撞再同时抽身,使得每一次抽
插都深深的顶到了肉穴的最深处,小穴里与肉棒摩擦带来的一次次的快感让两人
的撞击越发激烈,俞蓓很快便又一次沉沦在肉欲中,她已经完全抛弃理智与羞愧,
只想追求着自己的快感,让已经几个月没有尝过性爱的肉体得到充分的满足。她
感觉自己被抽插着逐渐又一步步走向了新的高潮。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三人的
喘息、呻吟与肉体碰撞的啪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