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媳妇的蜕变9
媳妇的蜕变9
告诉媳妇让她停药,调理身子生娃娃,怅然若失的表情跃然于脸上,突然让
她把玩的心收回来,虽然有点难为她,但是承诺生了娃之后,随她怎么玩。一番
道理之下,小珊同意了生娃的事情。
重回夜夜笙歌的家庭生活,媳妇怀上小孩。意外的事情,依依故意停了药,
性吧首发几乎和媳妇同时怀上我的娃娃,这也算借鸡生蛋吧。
一人在上海,得以更好的完善2号白粉的进货和运输环节,全部利用网络传
送讯息,利用我的物流公司运输货物,各环节人之间不接触,更隐秘更难追溯。
马仔出事,不会影响到整体运行。我的管理能力和运筹眼界,让三兄弟渐渐以我
为尊。我们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从单一的2号白粉,到2号3号同时卖,从华
东扩展到华中和华南,日进斗金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两年后,两位佳人带着娃娃重归大上海。生了孩子的女人,身材显得更有风
韵,比起原来的清纯,多了一份女人味,而且身上散发出一种的力,确切的说,
是女人的魅力,依依身上更是散发出雌性对男人的磁性。
此时,三兄弟已听命于我,对面的套间也已被我们买下,依依原来的住所被
用来存放现金和白粉,以及我们的控制中心。而当媳妇和依依看着原来卧室里堆
了一个山头般的现金,兴奋的如三岁孩童般欢呼雀跃。
为了不影响小孩,4个保姆和2小孩安排在对面的套间内,我们6人住在一
块。当晚安排好保姆和娃娃。6人回到房间,老二立马把依依推到沙发上亲吻,
双手更是抚加脱衣,依依也熟练的掏出老二的鸡巴撸,其他四人相视一笑,心照
不宣,我搂着媳妇回到自己卧室,关上门。老大和老三自然加入玩弄依依的行列。
南方的秋天有些许凉意,但是并不影响女人们爱美的天性。媳妇一袭白色连
衣裙,裙摆距离膝盖大约十公分,薄薄的面料清楚的看到媳妇的黑色蕾丝抹胸,
清高的气质中,透着和诱惑。媳妇说孩子还没断奶时,俩人都不穿奶罩,时间一
长都不习惯奶罩了,所以和依依都是乳贴加抹胸。剥了媳妇的裙子,生了娃大到
快E罩的奶子,风骚的衬着蕾丝抹胸,下半身的T裤显然是有意为之。被扒光的
媳妇,皮肤依然那么白嫩,这是女人的骄傲,更是男人最好的性药。一番亲吻,
媳妇的舌头迅捷的运动,好似久未逢甘露,小手抓住20公分的鸡巴爱不释手。
仍让穿着高跟鞋的媳妇,身材没有多少变化,前凸后翘,抚摸着的肉感更胜以前。
媳妇说,好想早些回到上海,一把捏着媳妇肉肉的屁股,看着她眼里的媚态,
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想的是上海的性福生活才对,告诉媳妇以后开开心心的享受生
活,有老公在,又有娃,大家幸福的过下去。
躺在床头,69式感受媳妇小嘴的服务,玩弄着媳妇的无毛逼。两个女人用
过一阵子脱毛膏后,现在骚逼不用剃毛,都不会长了。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天生是
白虎。两个手指插入逼内感觉不到以往的紧迫感,自然分娩对女人逼看来有不小
的影响,三指头插入媳妇传来一声幽幽的呻吟,看来差不多该开发媳妇的肛门了。
客厅传来依依高亢的淫叫声,刺激的媳妇时不时回头看我,不过我要她继续
给我弄那招深喉吞咽功夫,这一招,除了依依和媳妇之外没碰到会的女人。鸡巴
插入喉咙,女人再不断的促使肌肉发生吞咽的动作,喉咙的嫩肉如波浪一样一波
又一波夹击着鸡巴,那种熟悉的刺激感,不断的提升男人的欲望,丝毫不亚于操
女人逼的滋味。
客厅又时不时传来三个男人淫荡的浪笑,依依的淫叫夹杂其中传进房间。媳
妇的逼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粉嫩,但是比起一般的良家少妇依然显得白嫩可爱。房
间里外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的混音,听着给人不一样的刺激,媳妇也忍不住返身,一屁股就坐鸡巴上,
虽然缺少原来的紧迫感,但是久违的温润感包围着鸡巴依然那么舒爽,媳妇双手
撑在我脑袋两边,奋力套弄,一双晃动的子自然落入我手。
里里外外两个女人的战斗,觉得媳妇低沉悠长的淫叫声,淫荡气息更浓,依
依高亢的淫叫声,糜烂之音更重,看着眼前发浪的媳妇,禁不住想象客厅三个男
人怎么玩弄依依,手里力度自然的加大,指头陷入奶子,捏的变形。媳妇受到刺
激,叫的更加高亢放肆,或许是好久没在一起,媳妇特别投入激动,没操一阵子,
淫叫声变了调子,感觉就要到,心中一动,配合媳妇下体的动作,不断上下挺动
鸡巴,加速媳妇挨操的频率,果然十几二十下的冲刺,小珊高潮的嗯啊一声,昂
起的上身软软的趴到我身上低吟。但是我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抱紧了加速抽
插,虽然媳妇在高潮的云端中,但是却任然能断断续续喊叫老公……「老……公,
要……死……了……,快~ 快……啊……,要死……了……」。
听着许久未闻的声音,媳妇的淫浪声比起以前少了一丝清纯,性吧首发多了
一分淫荡,夹杂着房外传来依依急促的浪叫,感觉性福生活又回到了身边。
不停快速的操弄媳妇,憋着一口气把媳妇送上第二波高潮,骚逼痉挛夹击着
鸡巴有种久违的紧迫感,想起当初给媳妇开苞,那种初入处女逼的爽快感……依
然坚挺的鸡巴,骚逼一阵一阵的高潮余波从鸡巴传来。爱抚着她光滑的背部,准
备恢复一下体力继续。突然门外一下冲撞声,有人撞我们卧室的门上,接着依依
的浪叫声清晰的从门后传来,这三个家伙干着依依,不用说还惦记着我媳妇。
拍拍媳妇屁股,问她想不想让他们进来,媳妇一转眼,眼里自然的闪现一股
媚态,这是媳妇以前所没有的,但这股眼神又是那么的熟悉,这是有内心处骚浪
的女人自然的表现,是那些风骚淫荡的少妇和婊子身上的特征,而媳妇也成了这
种女人,心里有些许的失落,但是更多的希冀媳妇以后的调教,因为那是我想要
的媳妇。
媳妇眉目含情,额头些许的汗珠,白里透红的脸蛋妩媚万千,微微一笑对我
说「你要让他们进来,我又拦不住」。
媳妇知道我的想法,也不用说什么了,离开温柔逼,打开门,老二正把依依
顶在门上操,一下力量落空,顿时俩人摔进房间,把我也连带撞倒,挺着鸡巴的
老大和老三嘻哈着自顾自大跨几步跳到床上,俩人熟练的躺到媳妇两边。老大靠
上,又大又粗的鸡巴自然垂到媳妇嘴边,不用说,媳妇小嘴一歪、一啄,一半就
吸入嘴里,而老三掰开媳妇的双腿,吃起媳妇的白板逼。
当我们站起身来,被鸡巴堵住嘴的呜呜声从媳妇那里传来,依依一笑,搂着
我坐到沙发上,而老二也跳上床去玩起奶子。
大刺刺的坐着,看着床上的4P,准确的说是三个男人玩媳妇,一双手抓住
老大和老二的鸡巴撸动,双腿夹住老三的脑袋享受的滋味。看他们4人配合的好
似非常熟练的感觉,隔的这么久没碰面,怎么会这样?心里不免狐疑,善解人意
的依依发现我的表情,小鸟依人靠在怀里撸着鸡巴,一边告诉我其中秘密。
原来媳妇和依依回重庆生娃,两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收敛。相反的,俩人
生娃之后的欲望更加狂热,依依把三兄弟召去,媳妇自然被成为主要玩弄对象,
美其名曰依依是他们的女人被我搞的生小孩,自然不能放过我媳妇,三兄弟呆重
庆的时间比呆上海还多。
三个人变着花样玩,有时三人像现在这样同时玩,有时会一个一个的上搞车
轮战,而且每个人有射的欲望之前换人,一直不停的操媳妇,直到她被干的不行,
哀求他们为止;有时要求依依和媳妇互相用东西插或者表演自慰,甚至玩完后把
粗大的仿真鸡巴塞在下体内,用绳子固定着才让睡觉,媳妇和依依也慢慢习惯被
三兄弟肆意玩弄的滋味。
这解释了为什么床上4人那么默契,媳妇的逼变松的原因,和那种人尽可夫
的媚态也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媳妇从嫁给我的单纯「村姑」,蜕变成一个孟浪
淫荡的骚妇。这是我期盼,这种期盼也成为眼前的事实。
依依轻柔的撸动手里的鸡巴轻轻告诉我说「小珊说回来想去试试做兼职。」
「兼职?做什么兼职?」。
依依看我不解的表情,扑哧笑了出来,「你以为能是什么兼职?瞧你那样,
装不知道干什么嘛,」。
突然反应过来依依说的「兼职」不是临时的工作,而是做婊子的意思。突然
想到谁有这个财力和能力玩弄大毒贩的女人?黑社会老大?高官?混混还是民工
呢?
我问依依她们俩是怎么想的,依依看着被老大操嘴,老二操着逼,又被老三
玩奶的小珊,幽幽说道「我们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抬起依依的下巴,「说吧,你和小珊的想法我想知道」。
依依看我坚决的态度,知道不说也不行了,「我们想试试不同的男人,性吧
首发各种各样的玩法,总之没试过的,我们都想试试,可以吗?」。
虽然希望自己的女人懂得享受性福,放开性观念,但是安全性和社会性的事
情不得不考虑,如果让她俩去做婊子,似乎超出了我的控制。转而一想,只顾着
自己享受她们的身体,享受她们带来的性刺激,如果她们的想法不能满足,我是
不是太自私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想明白了,人生匆匆,本就无需被束缚,我自己不想,为
什么要束缚我爱的人呢?何况,享受更多的激情,需要到更加开阔的世界。
依依见我点头,开心的笑了。我瞟了瞟一柱擎天的鸡巴,把双腿搭到茶几上,
依依懂事的蹲到身前双腿间,卖力的练起口活,媚眼如丝满脸笑意的看着我。一
上来就是那招深喉锁鸡巴功,依依吞咽的动作,喉咙开心五月天四房间温润的嫩肉,如波浪一波接
着一波,刮弄着喉咙里的龟头。把依依的脑袋摁的更下,鸡巴插的更深,她也没
有作呕的反应,如此深喉功,也该让更多的男人享受享受才对。
在床上,老二双手箍住媳妇双腿奋力疾驰,三人听着媳妇淫荡的叫声,协调
着配合。小珊高潮一波之后,在持续的攻击下身体没有停歇,身体扭动的厉害,
插在嘴里的鸡巴也顾不上,看着老二几乎变形的脸,看来媳妇带给他的刺激也不
小,已经到了要射的边缘,老大看老二快不行了,也腾挪到我媳妇下半身处,准
备接着操小珊。
此刻,小珊和依依,比起婊子还有多少区别呢?被不同的男人肆意操弄,4
个男人和10个男人,或者100个男人又有多大区别?豁然的释怀,双手捧着
依依的头,加快上下的频率,依依紧紧的含着鸡巴,特别是当龟头从嘴里抽出又
重新插回去的感觉,丝毫不比操逼的滋味差。
高速操逼的老二,仰头大喝一声,射进媳妇逼里,死死顶着下身,没有漏出
一滴精子,老二闭眼享受着射入的畅快感,只不过老大可没那耐性,一把推开他,
提起小珊腰身一翻成侧身,抬起一只脚,混血的大鸡巴一下就尽根没入,惹的还
在大口呼吸,刚刚平静的媳妇被操的淫浪一声,承受老大的抽插。
媳妇被转成侧身,刚好和我对视,看着她那呼喊着的小嘴,红润的脸蛋,眼
里满是填不满的欲火,在和我对视里丝毫没有掩饰,眼里似乎在说要我一块去操
她。看着如此淫荡的媳妇,心里一阵淫虐的欲火,奔到床上。叫老大躺着,小珊
坐鸡巴上,我从后头对准屁眼,鸡巴上留有些依依的口水,虽然有些阻力,但是
几次尝试鸡巴全部操进了媳妇的屁眼里。
这种紧迫感,比起媳妇原来的处女逼有过之而无不及,媳妇喊叫中透着痛楚,
但是没有抗拒的意思,叫老大在下面用力操逼,插在屁眼里的鸡巴感觉到隔膜的
另一边传来的蠕动,这是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另一根鸡巴一起操女人的滋味,
而且还是我的美丽媳妇。
小珊紧紧的抱着老大,我们俩轮流用力,渐渐产生了此进彼出的默契,媳妇
的叫声虽然还是有痛苦的音调,但是听的出她声音里的享受。
虽然知道媳妇和三兄弟一直没停歇过,但是如此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搞她还是
第一次,心里一种淫虐的想法变得清晰和强烈,在这想法中,身下的女人不是我
的妻子,而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贱烂婊子。
抽插屁眼,有些干涩,叫依依到床上,看了看鸡巴,乖巧的趴在一边张着小
嘴,鸡巴从媳妇屁眼抽出来带着一些黄色物体,但是依依没有犹豫,再次熟练的
把鸡巴吸入嘴里,两眼如小狗卖乖一般,似乎问我喜欢不喜欢,听着她吞咽口水
把杂物都吃了进去,心里一热,抚摸她的脑袋,让她等一等。
老大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抱着小珊的腰部,不断从下往上刺插,当我鸡巴
重新插进媳妇的屁眼内,速度降低下来,而媳妇双洞被插,没有刚才那般苦痛,
当屁眼的鸡巴加速,淫浪的叫声提升好几度。
「老公……,快,操死……我……,再……快,啊……啊……,要……死
……了……」。
媳妇如同婊子般肆无忌惮的淫叫着,让人想起以前玩过的淫荡少妇和贱婊子,
不由得越操越狠。
「贱货,操死你,让你当婊子去……」。
「啊……啊……,我是婊……子……,啊……老……公……再快……点…
…,啊……要死了,啊……,老……公……」。
媳妇的应答,平顺的带入婊子的角色中,糜烂的气息充斥房间,底下的老大
时不时的捅一捅媳妇,刚射完不久的老二,被媳妇的叫声刺激的撸起鸡巴,准备
再度操逼……第一次操媳妇处女屁眼,干涩的抽插,加上刚才的前奏,狠狠的最
后一阵冲刺,性吧首发在媳妇的菊花内喷发,这一次射精好比被抽干全身的精力,
每个细胞都沉浸在高潮中,第一次把媳妇当婊子操的畅快滋味,那种感觉,只有
试过的人才能理解和体会到。
当鸡巴变软从屁眼里滑出,老大操逼没了阻碍,抱起媳妇的腰部,用那混血
的20公分的又粗又黑的大鸡吧,一下一下狂操,白沫从媳妇的骚逼内挤出,一
滴一滴落到床单上……小珊一直没有停歇过,在老大的这一轮猛攻下,淫叫声戛
然而止,大张着嘴仰头感受着高潮,老大看到媳妇高潮的骚样,更是来劲,一阵
浪笑,示意老三去操媳妇屁眼,一点没有让小珊休息一下的意思。
依依看我重新坐回沙发上跟了过来,跪在我腿边地毯上问道「喜欢吗?」。
眼神从床上的媳妇转移到身边的依依身上,虽然没有媳妇的白嫩很身高,但
是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女人骚味,以及还不错的身段,比起一般的女人来有过之
而无不及,我反问她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都这么玩?。
依依锤了一下我大腿,斜眼一媚「你自己都试过还不知道吗?小珊从来不给
他们走后门,说了只有你用过之后才可以,亏人家对你那么好,还不领情。」。
老三在我们四人中鸡巴尺寸虽然最小,插入媳妇的屁眼内,被老大插的高潮
的媳妇一声大叫,趴在老大身上紧紧抱着,身体一阵痉挛把老三的鸡巴甩了出来,
老大一笑,叫老三横着躺在床边,双腿撑在地上,然后抱起仍在抽搐的媳妇背朝
老三,屁股对准身下的龟头把媳妇放下。
媳妇的下身不少白沫,那是老二射逼内的精子被老大继续耕耘的产物,当老
三鸡巴完全插入屁眼后,老大把发亮的大鸡吧对准媳妇逼,猛的操到最深。然后
抱起媳妇的双腿站在床边大快朵颐,媳妇双手围在老大脖子上好比一只考拉,而
背后身下的老三还插着媳妇的屁眼……老二一屁股座到我的身边,指着跪着的依
依,嬉笑着说「头,伺候的你舒服么就去吻.com?」。
依依瞪了一眼老二「还用你说吗,舒不舒服又不用你管」。
老二知道依依仗着我在,现在并不把自己还当是他们三个的女人,不过我知
道老二有别的意思「你是想说什么呢?自家兄弟别绕弯弯了」。
老二尴尬一笑,「还是头厉害,」接着看了看床上,「我想……让小珊单独
陪我几天,你看行么?」。
我问道「为什么要单独陪你?,」
「嘿,想跟嫂子玩点别的,培养一下感情嘛」。
「别的?是什么?」,地上的依依接话道「是玩SM吧,你想对嫂子不敬?
头会答应你?别做梦了」。
「头,你别听她胡说,哪敢呢,是觉得嫂子肯定会喜欢的,所以……」。
老二看着我的表情,不敢再往下说。虽然这是我下一步的方向,但是不可能
让他调教,我问依依有没试过?。
依依不好意思的低头答应说试过。老二兴奋的说「女人都有被虐的天性,只
要调教好,没有不喜欢的,对吧依依?」。
依依偷瞄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老二一急「怎么这样呢,以前不停打电话要
我们来玩你,现在怎么装起淑女来了。头,依依早喜欢上了,下次让你看看她天
生的淫贱样子你就知道了」。
依依一直没跟我说过喜欢玩SM,原先一直乐此不疲的玩她们的小嘴和骚逼,
倒没来得及玩其他的,想想现在她们生了娃了,没什么需要顾及,正是好时机。
摸了摸依依的脑袋,告诉老二说,「下次我带小珊看你们玩,要是你说的没
错,嫂子也有性趣,我会考虑考虑你的要求」。
而床那边的媳妇被老大和老三的前后夹攻,在高潮中冲上了更高的一波高潮,
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一般,不断扭动抽搐,但是下半身在老大和老三四只手的掌控
下逃脱不开,当我说到答应考虑老二要求时,老三居然一个冷战,被媳妇的屁眼
给夹射了,老大得意的笑着看我们这边,好似一个胜利者,再次把小珊抱起,让
她趴在床上对着我们,然后面对我们后入式开日本酒色始狂抽,从我们这边看去,不知道
他操的是媳妇的逼还是屁眼……媳妇根本没有力气撑起上半身,脑袋软趴趴的搭
在床上,下意识的跪着翘起屁股,得意的老大越操越猛,我们四个听着小珊尖锐
的淫叫声,看着混血儿老大精彩的表演……当他们三个拥着依依回自己房间,媳
妇已经被操的软软躺在那,没有一点反应。一晚上的折腾也够她受的。
自己冲澡时,想着后头要怎么调教媳妇和依依,做「兼职」又怎么个做法才
安全,性吧首发还有老二的SM……从浴室出来,本以为依然没缓过来的媳妇,
居然笑吟吟的躺在床头,M型张着双腿展露着下身,看着如今更有女人味的媳妇,
打趣说道「张的那么开,是不是还没吃够呢,」。
「嘿,女人哪有吃够的,就怕你不够我吃」。
一脚挎到床上,一摸媳妇骚逼,里面还存着不少的精液,而媳妇也一把摸到
鸡巴开始撸动,今时不同往日的女人,想起以前媳妇娇羞的模样,对比当下,带成人黄色小姐做爱片
给人的冲击很大……媳妇的屁眼和骚逼,两个洞随意的抽插,一样的女人,不同
的感觉,奋战冲刺,骚逼内不同男人的精子在媳妇体内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