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丈母娘
我的丈母娘
每一個你想上的女人背后,都有一個上她上得想吐的男人。
1、
如果不是偶然在家里裝的那個攝像頭,也許我永遠不知道我端莊的丈母娘,其實也是一個蕩婦。
說實話,因為自己經常出差,而老婆比較漂亮,多少讓我有些不放心。總是害怕有一天,她也給我帶頂綠帽子。于是偷偷地趁家里沒有人,悄悄地在客廳和臥室里面都裝了一個袖珍的攝像頭,然后把攝像頭和自己的筆記本連起來。
沒有看到老婆出軌,卻意外看到了我丈母娘的一出出活春宮。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對我來說,不知道算是應該高興還是郁悶。
那天,從客戶那里回來,閑著沒有事情,想看看周末老婆在家里干嘛,于是打開了電腦上面的視頻監控。
臥室里,空無一人。調到客廳,猛然看到客廳的沙發上,一個女人彎著腰趴在沙發上,裸露的身體,乳罩松松地垂在手腕上,內褲和絲襪已經剝落到了腿彎,身后一個強壯的男人,同樣裸露的身體在用力地向前頂著,看身體相連處,很顯然,那粗壯的雞巴正奮力地在頂著前面的女人。
電腦里面隱約地傳來女人低沉地呻吟聲。因為女人的頭低著,雖然挽著的發髫并沒有因為身后猛烈的撞擊而松下來,但是看不著臉,所以也無法確定那個女人到底是我老婆還是丈母娘。
很氣憤,說實話,不管是我老婆還是丈母娘。家里突然來了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且在自家的客廳里干著自家家的女人,換著是誰也沒有辦法淡定。
拿就去吻.com起電話,就撥通了老婆的電話:「喂,你現在在哪里?」我的聲音有些高,抑制不住的憤怒。
「你忘了,今天麗麗過生日,我現在在ktv和她們唱歌啊!」老婆顯然有些不悅。媽的,一憤怒就忘了這茬了。其實早兩天和老婆煲電話的時候,她就和我說了,周末麗麗過生日,她們幾個死黨都會一起聚餐唱歌。而且視頻里的女人似乎也根本沒有聽到電話聲,鮮活的春宮戲在繼續上演著。
還好,不是老婆。我松了一口氣。「沒事,查查崗,呵呵!」因為不是老婆,說到底,也就沒有那么緊張了。胡亂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繼續看著視頻。
不是老婆,那就沒有別人了,畫面里面的女人,百分百是丈母娘無疑了。
真是沒有想到,已經年屆五十的丈母娘,居然還這么淫蕩,居然把情夫帶到家里來搞,而且在沙發上就干了起來,也不怕我老婆突然回來撞見。
說起我的丈母娘,還真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自從老丈人前年去世,丈母娘一個人住,老婆就和我商量,反正打算這兩年要孩子,丈母娘一個人住也不方便,就把丈母娘接到我們家一起住。
丈母娘是典型的那種南方女子,身材不是很高,但是身材卻比較勻稱,因為當老師的緣故,沒有下過什么力氣,保養得也比較好。如果光從背影上看,和老婆不分上下。結婚的時候,死黨強子就看著丈母娘調侃我,你這家伙,是不是買一送一啊,以后有得你辛苦的時候。
我也一直幻想著,有一天能把丈母娘弄上床,來個母女雙收。當然到現在為止,也只是幻想而已,畢竟這個東西已經超越了道德的底線,而且要是讓老婆知道了,肯定得拿著刀子追著我砍。所以一起住的這兩年,我都是規規矩矩地,盡著一個女婿的責任。
不想你不惦記了,別人倒捷足先登,已經把丈母娘壓在身下干了起來。畫面中的兩個人還在火熱朝天地干著。男人把丈母娘的一條腿扶了起來,左手拉著丈母娘的左手,又開始大開大合地干了起來。
從來沒有注意過,丈母娘居然還有這么好的韌性,剛剛雙手扶著沙發被男人從后面干了十多分鐘,現在又單腿站在地上,讓男人干著。記憶中,好像老婆都不曾這么好的韌性,要是換做老婆,估計早就干趴下來了。
我饒有興致地看著視頻,看著丈母娘和這個男人,變換這姿勢,一會兒男人把丈母娘放在沙發上。因為是白天,視頻比較清晰,就這么一分開的一會,發現丈母娘的陰毛居然這么濃密,也難怪,很多狼友都說,陰毛濃密的女人,性欲也比較旺盛。
早他媽知道,丈母娘這么有需求,就下點功夫,好歹他媽的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看看丈母娘的小屄,男人就把丈母娘的兩條腿舉了起來,扛在肩上,又趴了上去。雞巴直接捅進了丈母娘濃密的陰毛下面。
丈母娘閉著雙眼,似乎很滿足身上男人的勇猛。也難掛,老話說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歲的丈母娘估計比虎狼更甚。看這架勢,都帶到家里來淫亂了。沒準老丈人去世的這兩年,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幫我死去的老丈人在行夫君之道呢!
媽的,既然想他們要,怎么就不便宜我呢?說不出口給點暗示也行啊!憤憤然,突然有了個主意。于是把視頻完整地保存了下來,吃不了頭鍋飯,好歹也要把飯留在鍋里。回頭老子回去,就辦了你。
男人果然是狠角色,換了好幾個姿勢,硬生生把我瘦小的丈母娘壓在身下,干了半個多小時才射。松開的一瞬間,我看見丈母娘小屄里流出來白色的精液,操,還他媽不戴套的內射,真他媽敢玩!
關掉視頻,小弟弟硬的不行,想想跟自己呆了兩年的丈母娘,光著身子被自己壓在身下干著,小弟弟怒射而出。
2、
因為發現了丈母娘的私情,每天又有了新的期待。時不時就打開視頻看看,既想看到丈母娘的活春宮,又不想丈母娘真的又被人脫光了干。就這么期待著又害怕著,合同一談好,立馬買了當天的機票飛了回去。
一開門,果然是丈母娘。淡妝的臉上看不出有什么緊張,很顯然,她并不知道,她光著身子被人干的樣子我其實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淡綠色的連衣裙,搭著一件淡粉色的小棉質披肩,今天還穿了肉色的絲襪,看樣子要出去。
「回來啦!」丈母娘似乎有些很驚奇。
「要出去啊,媽?」我并沒有直接回答。
「哦哦,剛準備出去買點菜。」丈母娘急急地回答。
騙誰呢,買菜你打扮得這么隆重,不是準備出去會情郎,讓人滿足你的小屄吧!我心里嘀咕著。
「恩,那等會再去吧。你還沒有吃飯吧,我給你弄飯去。」丈母娘又轉了回來。似乎害怕我跟著出去似的。
說實話,真有些餓了,國內飛機上的飯太他媽難吃了。看著丈母娘換了鞋慢慢地走進了廚房。我扔了行李,轉身進了浴室。回家真他媽好,洗洗吃飯,好好地犒勞自己,睡個大覺。
打開龍頭,蓮蓬頭里的熱水直流而下,突然想起視頻里,丈母娘小屄里流出來的濃精。一睜眼,浴室里衣架上,居然掛著丈母娘的內衣和短褲。還滴著水,看樣子剛剛洗。媽的,不會是在家自己解決,然后再洗的吧,我有些猥瑣地想著。
不由自主地把丈母娘的乳罩拿了過來,這是一件黑色蕾絲邊的乳罩,看罩杯,應該是36B的樣子。平時也不怎么注意這個,現在看來,丈母娘還是有點本錢的嘛!把乳罩裹在小弟弟上面,絲織物柔軟的特質摩擦著小弟弟,幻想著丈母娘含著自己的小弟弟,淫蕩地吞吐著。小弟弟立馬來了個敬禮。
隨手又把黑色的小內褲取了過來,內褲上面似乎還能看到丈母娘的淫液痕跡,腦海里浮現出丈母娘淫蕩地呻吟聲。我聞著內褲,乳罩還在摩挲著小弟弟。
「吃飯啦!」丈母娘的聲音打醒了我的意淫。
§速地磨蹭了幾下,一股濃精射在丈母娘的乳罩上。仿佛射在丈母娘白嫩的乳房上,十分愜意。還在思索著要不要今天就告訴丈母娘視頻的事情,然后當場把她辦了。似乎時機不太成熟,但是如果不把丈母娘辦了,似乎她待會就要出去送給那個男人干了。
到底干還是不干,這是個問題。搖了搖頭,把丈母娘的內衣洗干凈,然后從浴室里出來了。
3、
「老公,你有沒有發現媽現在有些不正常啊?」老婆靠在我胸口,手指在我的胸前摩挲著。白色的小吊帶衫,里面內容豐富得都要讓人看著就流鼻血。
「有什么不正常?」我故意讓老婆說。心想,老子早就知道你媽不正常了,而且不正常得都在家里大白天地「偷漢子」了。身子不光被人干不說,還讓老子白白損失了不少精子。
「今天幫媽收拾房間,發現媽房間里面有些東西。」老婆一說完臉就紅了起來。
「哦?情趣內衣啊還是按摩棒啊,呵呵!」我調侃著老婆。
「你怎么知道的?」老婆一臉詫異地看著我。「你看見啦?」
「啊?還真是啊。不會吧,我胡亂猜的。」看著老婆合不上的嘴,我趕緊澄清,這小丫頭片子,不會以為我和她老媽已經行夫妻之道了吧!「也正常啊!」我撇撇嘴說道。「你不還每次一等我回來就讓我交公糧嗎?你說你媽正當虎狼之年,也沒有個男人給定期交公糧,找點東西解決也正常啊,呵呵。回頭我不在家,你正好拿過來也解決一下實際問題嘛,呵呵!」
「去去!」老婆一把捏住我的命根子掐了一把。「哎,我還真沒有想好,要是我媽又給我找個后爸。」
「要不我就吃點虧算了,呵呵!」我壞壞地調侃起老婆來。
「行啊,只要我媽同意,反正我沒有意見,肉還爛在鍋里,呵呵。省得你每天晚上折騰得我睡不好。」老婆嗔著小嘴半開玩笑地說道。
「你就煮熟的鴨子——嘴硬吧,要是我真的和你媽怎么了,你還不得把我剁了啊!」
「切,我才懶得管呢。我就管現在,你得給我交公糧。」老婆噌地爬了起來,趴在我腿間,慢慢地吻了起來。
腦子里突然想起丈母娘,仿佛下身趴著在口交的就是丈母娘,小弟弟硬的不行了。一翻身,把老婆壓在身下,也不管那么多,扒開粉色的小內褲,直接就把小弟弟插了進去。老婆的體質比較敏感,小屄里面已經比較濕潤了,粗壯的雞巴滑溜地就頂了進去。
「嗯!」老婆長吁一聲,纖瘦的小腰已經挺了起來,配合著我的抽插。
撩起老婆的吊帶衫,老婆碗口大小的乳房就被我一把握住,揉捏,用力地搓揉,仿佛丈母娘的酥胸被我一把握住,除了用力的蹂躪還是用力地蹂躪。
老婆的表情有些疼,但是還是忍住沒有叫出來。兩條玉腿勾住我的后背,拼命地把我往她的身體上拉。看來我出去的這半個月,小妮子已經憋得太久了。
抽插了一會,小弟弟還是熱情高漲。把老婆兩條玉腿扛起來,壓在她的胸前,粉嫩的小屄和漂亮的菊花一下子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小弟弟的攻擊范圍內。突然有一個奇怪的念頭,丈母娘的菊花是不是還是處的呢?
其實和老婆也墨跡過很多次,想試試走后門的感覺,老婆有次被我磨得不行,就讓我試試,結果因為準備工作不足,剛剛插進去一點點,老婆就痛得喊了起來,我正要一鼓作氣整根插進去,老婆一把把我推開。
再也不讓我干她菊花了。還說,你們男人怎么都這么心理陰暗啊,人家排泄的地方,你們非得插進去。要是丈母娘的菊花能讓我插,哥也就終于來了個三洞齊開的大滿貫了。哎,不過現在連前面都沒有走,哪里就有后門?看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小弟弟再次插了進去,心情開始有些癲狂,抽插速度也就明顯加快了。
老婆開始低低地呻吟起來。雙手緊緊地抓住枕頭,抵擋著我猛烈地進攻。「啊…………啊……不行了……老……公,我……要……丟了。」老婆開始喊了起來,嘴已經合不上來了。
「你叫啊,叫的你媽聽見了,正好我順便安慰一下你媽好了。」即使在緊要關頭,我也不忘了調侃一下老婆,說真的,我還巴不得她大聲喊起來,好讓我隔壁那正在虎狼之年的丈母娘聽見。
我繼續用力地抽插著,原本跪著的身體,已經開始半蹲著騎在老婆身上,小弟弟直上直下地抽插著小屄。腦海里浮現地盡是丈母娘靠在沙發上,被那個男人這樣騎著抽插的畫面。又抽插了一百多下,終于忍不住,一股濃精噴射而出,全部射在老婆的小屄里。
老婆敏感的體質,一陣抽搐后,整個癱軟在床上。小屄里灌滿的濃精慢慢地流了出來。「你今天吃藥了吧,我都快要死了。」老婆坐起來,邊拿著抽紙抹著小屄不斷日本酒色网站流出來的濃精,故作不滿地說著。
「是啊,呵呵,吃了你媽的春藥。」我把頭枕在頭下,一臉賊笑地看著老婆。
「哼,別開玩笑了。關我媽什么事情,你們男人都怎么啦,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不成你還真想上我媽呀!」老婆有些生氣地說。
「看你說的呵呵,不是你說反正肉爛在鍋里嗎?我就隨便說說玩呢,能當真嗎?」我趕緊安慰老婆,這個時候,什么都沒有做成,不能肉沒有吃到先惹一身騷不是。一把摟住老婆,手順溜地滑進老婆吊帶衫里,一把捏住老婆還有些硬的乳頭玩弄起來。
4、
一起來,老婆已經上班去了。正準備起床,上公司去報到。門輕輕地打開了。一抬頭,丈母娘進來了。趕緊把身體藏進被子。就穿了條內褲,這個樣子,讓丈母娘看見確實有些不太合適。
「趕緊起來吧,飯已經熱上了。」丈母娘輕輕地說了句。然后拿著拖把開始拖起地來了。今天丈母娘穿的是件白色的圓領t恤,下身一件灰色的緊身中褲。把丈母娘玲瓏圓潤的身材包裹得更加誘人。
我沒有起身。靠在床頭,看著低頭在擦地的丈母娘。說實話,以前還真沒有這么認真地看過丈母娘。現在越看竟然越漂亮起來。齊肩的長發被梳理得整整齊齊,用大大的發夾夾著。精致的臉,干凈不施粉黛,裸露出來的皮膚白皙,看不出老年人松弛的老態。
最重要的是丈母娘居然有一個圓潤的豐臀,很翹不說,而且很大很圓,讓人看著就想把她壓在身下從后面狠狠地干起來。從后面看,丈母娘和老婆不輸上下,若論屁股,看樣子老婆還稍微比丈母娘小點,也平些。
也難怪,就沖這個圓潤的屁股,一般的男人還真滿足不了,就不用說我那個死去的老丈人了。瘦瘦的小個子,估計這些年來,我丈母娘也沒有過個幾次完整的性生活。也就不奇怪,老丈人一死,丈母娘就讓別的男人勾搭上手了。
想著想著,丈母娘已經轉過臉,往床邊這里走來。我驚奇地發現,這個角度居然可以看到丈母娘緊身的t恤里面,黑色的乳罩下面包裹的乳房上半部分,要是再稍微彎點腰,估計乳頭都能看到了。
我假裝閉目養神,瞇著眼睛盯著丈母娘胸口看著。丈母娘可能專注地搞衛生,并沒有注意自己胸口走光,也就沒有注意到我在專注地盯著她胸口看。她仍然彎著腰在拖地,t恤領口因為拖地動作,乳溝看得清清楚楚。半個乳房一點點掙脫乳罩的束縛,一點點地暴露在我的視線里。
小弟弟就不爭氣地開始給丈母娘行舉槍禮了。薄薄的小被已經有些遮掩不住了。
我開始有些擔心丈母娘一抬頭就能看到她女婿的小弟弟正在給她發出求媾的信號
。因為床邊亂擺的鞋子,丈母娘扶著拖把,半蹲下來擺著鞋子,彎腰下去的一瞬間,亮點終于出現了。丈母娘的乳頭終于一露真容,就這么突然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喉嚨已經干得冒火,小弟弟硬的已經一碰就要斷了似的。突然有種沖動,想把丈母娘直接拖到床上直接辦了。
剛剛想起身,丈母娘一抬頭,就發現我的眼睛冒火,死盯著她的胸脯看著,臉一紅,馬上就意識到自己胸口走光了。丈母娘捂著領口,臉紅著就出去了,也顧不上地還沒有擦完。其實丈母娘剛一抬頭,我的心就要跳出來了。拿不住丈母娘會不會發火,然后給老婆說,那還不得死翹翹啊。
還好,丈母娘并沒有這么做,是不是昨晚上偷聽了我和老婆的小夜話呢?或者丈母娘本身也有點小意思?
他媽的想得頭疼也沒有想明白,懶得想了,順其自然吧,這樣也好,試試丈母娘,估計真要發生點什么,丈母娘也應該很期待,最不濟也能半推半就。我臉大地想著就陰陰地笑了起來。看來有戲。
5、
一連幾天,日子過得很平靜。丈母娘每天都是固定地買菜做飯,偶爾出去散散步。似乎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這其中,趁著丈母娘出去買菜的時間,我偷偷地溜進了丈母娘的房間,果然在床下抽屜里,發現了一個按摩棒,而且是頂端有很多小突起的那種電動按摩棒。旁邊整齊地擺放著丈母娘的內衣褲,內衣褲的下面,果然有一件比較暴露的情趣內褲,是那種黑色近乎透明的開襠褲。褲子比較新,看樣子還沒有用過幾次。估計是新買不久,或者是哪個男人送的。
拿著丈母娘的小內褲又意淫了一把,還不小心地把一點精液留在上面。正準備拿出去洗一下時,聽到房門鎖孔的聲音,趕緊一股腦地塞了進去。然后偷偷地溜到客廳。丈母娘就推門進來了。
媽的,不會讓丈母娘發現了吧。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來。說到底,丈母娘沒有明確表示可以那個,總有些拿不準丈母娘的態度。好歹要是丈母娘給點暗示,老子立馬就提槍上陣,直接把她法辦了。這么著不明不白的,要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多少有些冤。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了。
「媽,你回來了。」我熱情地迎了上去,把丈母娘手頭的菜拎了過來,順便在丈母娘的小手上面揩了把油,媽的,感覺不錯,別人的老婆就是他媽的舒服。
丈母娘并沒有意識到我猥瑣的心理。彎腰把鞋換了,直接進了廚房。我跟著把菜拎了進去。得益于我緊張的經濟情況,房子的廚房比較緊湊。兩個人在里面稍微有些擠了點。這么來回地倒騰,身體不斷地磨蹭著丈母娘的身體。
丈母娘刻意地躲著,還是被我頂了幾下屁股。不過還好,丈母娘并沒有生氣,臉上也比較平靜。
「媽,我幫你收拾菜吧。」我得寸進尺地要求繼續騷擾。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飯做好了我叫你。」丈母娘推辭著。
「今天不忙,下午去趟公司就行。再說一直都是你照顧我們倆,今天難得有空,我也來搭把手。」我腆著臉繼續要求著。
「恩。」丈母娘好像無法拒絕,答應后就不再說話了。
我連忙拿起菜開始摘起來。嘴上開始不閑著,慢慢地挑逗起來。「媽,下周我去香港,要不要我給你帶點什么東西。香港那邊化妝品衣服什么的比較便宜,而且也比較好。」
「哦,不用了,我也用不上,都老太太了,還用什么化妝品有什么用。」(其實我是想問你要不要給你再帶點情趣內衣什么情趣用品的,不過怎么說出口呢,呵呵。)
「媽你可一點都不老,在我心中,你還是很美的。我朋友見過你都問我,怎么你姨姐還和你們住一起呢。」這個時候,就要發揮我油嘴滑舌的本事了。哪個女人不希望別人夸她漂亮啊,呵呵!
「呵呵,就你嘴甜。」丈母娘笑著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花怒放,仿佛看見丈母娘沖我勾勾手指頭,讓我跟她進房間似的。
「真的媽,我就實話實說。你這個年紀的女人,還是一朵盛開的花,特別需要呵護和營養的。你看隔壁的李阿姨,都六十多了,穿得跟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似的。整天穿個小短裙,打底褲,一到傍晚,就到廣場和別人跳舞呢。你比她年輕,也比她漂亮多了,應該穿得比她更漂亮才是啊。」
丈母娘笑盈盈地低著頭切著菜,并沒有接話。估計心里也美著。
「媽你皮膚好身材也勻稱,應該多穿裙子才好看呢。」我繼續恭維著。「要是你穿上碎花的那件連衣裙去廣場,估計李阿姨就沒有舞伴了。呵呵!」
「為什么呀?」丈母娘一臉無解地看著我。
「都找你跳唄,找媳婦找漂亮的,舞伴當然也要找漂亮的呀。男人都跟蜜蜂似的不得圍上來等著和你跳舞啊!換我也得找你啊!」我語帶雙關地遞了個暗示過去。
丈母娘又轉頭看了看我,卻沒有接茬。看樣子有些警惕我最后那句話了。會不會有些太露骨了,丈母娘有些緊張就直接撤退了呢?我有些懊悔,看樣子火候還不到啊。
6、
等拎著公文包離開家,坐上車才想起,丈母娘內褲上面的精斑居然忘了處理了。
都怪剛剛太心急了,媽的,一鍋飯做了一半,要是糊鍋了就沒意思了。希望不會那么點背,丈母娘那么早就發現才好。要是發現該怎么說呢?頭疼,一下午突然就沒有了精神,老是丟三落四的。一等下班,立馬就往家趕。希望不會發現,我祈禱著。
推門進去,老婆還沒有回來。客廳里面沒有人。丈母娘出去了?剛想偷偷溜進丈母娘的房間,卻發現陽臺衣架上,那件被我拿來意淫的內褲已經洗過,濕淋淋地掛著那里。頭立馬就大了。該死,還是發現了。
洗手間傳來水流嘩啦啦的響聲。我趕緊湊在門縫上偷偷地聽著。有些熟悉的呻吟聲傳來,咦,不能是丈母娘和那個男人在浴室偷偷地干著吧,我幻想著。媽的,也太不注意了點吧,好歹這還有一個大活人呢。
我大聲地咳了一下。然后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話假裝看了起來。心想,看你們兩個怎么收場。浴室的呻吟聲一下子斷了。過了一會兒,丈母娘出來了。
臉紅著,分辨不出是因為滿足后的紅暈還是洗澡的溫度高的緣故。還滴著水的頭發,水珠斷續地滴在粉色的浴袍前。浴袍里,依稀能看見雙乳的輪廓,若不是浴袍有些厚,估計滴落的水滴,一會就能把乳房勾勒得淋漓盡致了。白皙的雙腿,精致小巧的腳,看著就讓人性起。
「你回來了。」丈母娘有些不自然的掩飾著。估計已經知道剛剛門外的我已經聽到里面傳來的呻吟聲了。
「恩,我想上廁所。」我掩飾著自己急切想看看浴室里面還有沒有人的想法,側著身子從丈母娘旁邊走過,一溜煙就進了浴室。浴室空無一人,除了我自己。看來自己的想法有誤。我拉開拉鏈,把小弟弟放出來透氣,借著撒尿的功夫,認真打量著浴室的一切。
很顯然,丈母娘剛剛應該在浴室里面自慰。用手還是按摩棒呢?是不是因為發現我在她內褲上面留下的精斑,在浴室邊洗澡邊想象我干著她呢?想到這里有些高興,看來丈母娘對我已經有些意思了。起碼在心里,已經有些希望我干她了。要不然也不用把內褲洗了也不找我,還大白天地躲著浴室手淫吧。或者,她在等我再主動些?
剛準備出去時,發現藏在浴巾后面一個白色的東西,盡管只露出一小節,但一看就知道是什么。那正是在丈母娘床下抽屜里發現的丈母娘偷偷藏著的按摩棒。原來如此。
我拿著按摩棒,就走了出去。
7、
天上掉下個餡兒餅,而且正好砸在我頭上,能不高興嗎?我坐在沙發上,按摩棒放在袖管里。我摩挲著,上面還濕漉漉的,看樣子,丈母娘用過之后還沒有來得及洗,上面還有丈母娘的愛液。舌頭舔了一下,一股濃烈的騷味直刺嘴鼻。丈母娘見我出來,趕緊進去,準備打掃戰場。一會兒就紅著臉出來了。
「媽,你找什么呢?」我明知故問。
「是不是這個呀?」我舉著按摩棒。
丈母娘臉更紅了,咬著嘴唇,一句話不說,直接進了房間。我跟了上去,丈母娘還沒有來得及關上門,我就頂著門進去了。一進去,一把抱住丈母娘,手直接從腰上摸了上去,直接覆在丈母娘的雙乳上面。
「別這樣,燕子快回來了。」丈母娘耳根都紅了起來,身體微微顫抖,卻忘了雙乳上門游動的雙手。
「媽,如果你想要,我給你。」我咬著丈母娘紅了的耳根,輕輕地在她耳邊挑逗著。右手已經從浴袍的中間插了進去,一把握住丈母娘的左乳。尺寸和老婆的差不多,似乎稍微要大點,也軟和些,只是有些下垂的跡象,而且很燙。拇指和食指捏住丈母娘的乳頭,慢慢地劃著圈,又輕輕的提起來。
「嗯……」丈母娘呻吟聲泛起。雙眼緊閉,嘴唇咬著抵擋著我的進攻。
「別這樣,不好。到時候我們都沒有辦法面對。」丈母娘哀求著,手已經抓住我游動的右手,急切地想把我的手從乳房上面拿開。
現在才想起,看樣子還是蠻享受剛剛的挑逗嘛。我帶著她的小手,緊握這小乳房,用力地揉搓起來。「讓我看看你的身子,我想要你,曉君。」我直接叫起丈母娘的名字,左手已經直接往下兜住丈母娘的私處,用力地往后拉,直接將丈母娘的緊臀頂在我已經硬得不行的小弟弟上。
丈母娘稍微高一點點,加上我刻意地俯遞身子,小弟弟已經隔著浴袍頂在丈母娘的股溝里,似乎再往前一點,就可以頂進去了。丈母娘努力想往前離開,我緊扣她下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體的左手死死地把她扳卓在我的下身。
「我想干你,寶貝。」我繼續刺激著她。
「別,這樣已經很過了,快放開我,燕子回來看到就不好了。」丈母娘的聲音有些哭音了。也不知道是已經無法抵抗身后的刺激,還是已經有些害怕了。
「沒關系,燕子說,只要你愿意,她無所謂。」右手還在浴袍里用力的揉捏著,丈母娘的乳房已經被我揉搓得變形,乳頭已經硬得挺了起來。看樣子,她和我老婆都是比較敏感的體質,男人一碰,水就嘩啦啦地流。
≯住下體的左手,開始活動起來。食指從內褲縫隙里一點點地擠進去,緊繃的內褲已經被我劃出一條淺淺的溝,慢慢地丈母娘的愛液開始流出來,內褲慢慢地濕潤起來。
「你放開,讓我再好好想想好嗎?求你啦!」丈母娘見我油鹽不進,開始用起了拖字訣。女色网图片這個時候,就算我答應,小弟弟能答應嗎?
但是如果真的就要把丈母娘立地正法,老婆推門進來怎么辦?想到這里,開始有些猶豫了。手上的動作也開始有些慢了起來。干還是不干,再次成為一個嚴肅的問題。
8、
電話適時地響起,騰出正揉捏丈母娘乳房的右手,從褲子口袋掏出手機,一看正是老婆的電話。
「噓。」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丈母娘聞聲也停住了。「是燕子。」我給丈母娘通報了信息。「老婆,有什么指示?」我盡量平復語氣的說道。
「老公,我不回家吃晚飯了,娟子讓我陪她去逛街,你和媽先吃吧,不要等我了。」老婆有些低聲地告訴我。語氣有些不太自然。想什么來什么,這運氣早他媽該去買彩票了,我樂得要蹦了起來。也沒有去仔細想老婆的聲音有什么不對。
「去吧去吧,你也給自己買點東西吧,啊!」我大方地給老婆說。
「你和媽吃飯了沒有?」
「在做在做,不說了,你早點回來哈。我要去吃了哈。」我急著掛電話。
「好吧,那你去吃吧。」老婆有些失望地掛了電話。
掛上電話,直接把手機扔在床上。右手直接把浴袍腰間的系帶拉開,丈母娘白皙的身體已經呈現在我的面前。
聽到電話掛了,丈母娘輕聲嘆了口氣。或者她已經明白,自己已經是案板上的肉,今天已經擋不住我這頭狼了。
把丈母娘的身體扳了過來,一對白皙的小乳映入眼簾,身體只有那條可憐的內褲還遮掩著私處,保留著她作為丈母娘最后的尊嚴。
不過那注定逃不過遲早被脫掉的悲哀。丈母娘索性閉著眼睛,不再看我了。我摟著丈母娘的小腰,雖然有些小肚子,但是并不顯累贅。趁著往上抱的動作,我把丈母娘的浴袍從身上脫了下去。
這是第一次和丈母娘做愛,如果不能讓丈母娘消除最后一點疑慮,或者不能讓丈母娘滿足。那下次估計就不知道什么時候了。而征服一個女人,不是從陰道開始,一定是從嘴開始,陰道結束。
我托著丈母娘的頭,輕輕地吻著丈母娘的櫻唇小嘴,努力地一點點撬開丈母娘的小嘴,把舌頭伸進去吻她的舌頭。手上的動作也一點沒有停止,右手重新覆在丈母娘的小乳上面揉捏起來。
丈母娘似乎還有些抵觸,雖然很不情愿地被我抱住親吻,但心里可能還沒有辦法這么快接受被自己的女婿抱著干。下意識地咬緊牙齒,抗拒著我舌頭一次次地進攻。
〈來不下點猛藥,丈母娘是不會開口的。右手松開乳頭,直接順流而下,滑進了丈母娘黑色的小內褲里,濃密的陰毛昭示著這個女人旺盛的性欲。我摩挲著,繼續往下。
丈母娘很奇怪地沒有再抵抗,把手伸過來拉我的手。反而把住我的腰,似乎想推開我。食指和中指,默契地撥開厚厚的外陰唇,中指直接捅了進去。陰道里愛液橫流,很潤滑地接納了我的手指,一點點地撥弄著陰道深處的凸起。
丈母娘的陰道有些寬,看來之前的男人,雞巴很大,已經開發得比較仔細了。但是陰道卻不是太長,我的手指稍微全伸進去,丈母娘已經抽搐得比較厲害了。
稍微攪動一下,丈母娘啊地一聲,櫻桃小嘴一張,我的舌頭應聲而入,一把咬住丈母娘的舌頭,慢慢地深吻起來。
「媽,你都濕了。想要我干你嗎?」我笑著挑逗著丈母娘。
「冤孽啊,我們怎么會這樣啊?」丈母娘嘆了口氣。似乎已經無奈地接受了要和女婿媾和的事實。
「媽,我會讓你歡喜的。」我操起丈母娘的玉腿,把丈母娘放在床上。
丈母娘把臉轉了過去,留給我一個背影。這樣也好,我早就盯上了丈母娘豐滿的屁股,先試試從后面干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迅速脫光了自己,爬上去,緊緊貼著丈母娘的身體。右手輕輕地把丈母娘的小內褲往下拉,丈母娘配合地把屁股輕抬,內褲不費力地被我脫下扔到了地上。把丈母娘的右腿抬起,自己從她腿間插了進去,小弟弟已經迅速搶位,頂在丈母娘的陰唇口。
「你,輕點。」丈母娘背對著我,羞澀地說了一句。
9、
小弟弟已經等不急了。借著丈母娘已經濕潤的愛液,一頂就將丈母娘的陰道長短試了出來。還有一點點在外面,看來丈母娘的陰道和老婆的也差不多。好在小弟弟比較爭氣,大小正好和丈母娘的比較配套。
丈母娘扶著我的腿,示意我已經到頭了。我便把小弟弟在里面停了一會兒。讓丈母娘感受一下陰道充盈的感覺。
「媽,我要動了哦。」我揉捏著丈母娘的小乳頭,挑逗著她。
丈母娘沒有接話,我也懶得等她的號令了。
小弟弟慢慢地在陰道里面抽插起來。丈母娘支撐著身體不動,回應著我慢慢地抽動。感覺非常美妙,不止因為和丈母娘的陰道比較配合,而且很美妙地是,丈母娘終于變成了我的女人。那個曾經屬于別人的女人,那個曾經需要我倍加尊重的女人,如今一絲不掛地躺在我的身邊,和我嚴絲合縫地交媾著。
我可以蹂躪她的身體每一個部分,陰道,乳房,嘴唇,甚至還可能有菊花。當然我也能把我的子孫播種在她的身體里面,撒在她的嘴里或者菊花里。
雖然我知道,這當然不會有結果。早就聽老婆說,丈母娘已經結扎過了。所以我怎么爆射,丈母娘也不會懷上我的孩子。雖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可以內射的快感,我還是欣悅無比。
「媽,有了快感你就喊出來,我會更有動力的。」我咬著丈母娘的耳垂輕輕地說著。
丈母娘咬著牙不說話,身體卻用开心五月激情网网力地往后靠著我。雙腿蜷縮著,以便于我更深地進入。
抽插了一會,差點就要射了出來。這種嚴絲合縫地抽插確實很刺激,特別是你和一個年級比你大很多的女人做愛。通常情況下,這個年級的女人,小屄基本上已經失去了彈力,不會再有那種緊箍著小弟弟的感覺。
得益于丈母娘沒有被過度開發的身體,還有她常年累月的鍛煉。小屄能如此緊箍我的小弟弟,讓我無疑很欣喜,仿佛拾到一塊無暇的美玉。把小弟弟抽出來,準備換個姿勢。
丈母娘忽然嗯了一聲,似乎以為我要撤退。我把住丈母娘的豐臀,讓她跪在床上,變成狗爬式。這是我看到丈母娘豐臀后,最想和丈母娘干的一種姿勢。丈母娘上身趴在床上,洗澡后還沒有來得及梳理的頭發完全遮住了她的面容。只露出一具白皙的身體擺在我面前。
我把住丈母娘的腿根,用力地把丈母娘的豐臀掰開,姓花暴露在我面前。小屄因為剛剛被干過的緣故,還沒有來得及合攏。陰毛上濕漉漉地,粘著我們倆的愛液,仿佛剛剛洗過的頭發。
姓花明顯沒有開發過,這讓我很高興。老丈人比較仗義,那個男人也比較講究,把丈母娘的菊花穴處女秀留給了我。我興奮地伸出舌頭吻著菊花,丈母娘興奮地喊了出來。「哦哦,別別,那里臟。」丈母娘把手伸過來想擋住我的舌頭繼續進攻。
「不臟,寶貝,等我舔舔,回頭我會讓你嘗嘗這里的滋味的。」我淫笑著回答。
不過今天的重點不在這里,我舔了一會兒,舌頭就直接裹住丈母娘的陰唇,使勁地嘬了起來。
「啊……」丈母娘身體抖動起來。顯然這樣的刺激已經有些無法抵擋了。除了依然翹著的屁股,身體已經都伏在床上了。
我一點點地舔著,舌頭一點點頂進丈母娘的小屄。雙手揉捏著丈母娘的豐臀,抓緊,然后用力拍一下。每拍一下,丈母娘就興奮得把頭抬起,用力地喊著。蕩婦的淫質暴露無遺。
10、
在舔咬了幾分鐘后,丈母娘的身體一陣抖動,小屄里面噴涌而出的愛液全部射在我臉上。媽的,居然是潮婦,這么快就到了一次。這樣的女人,你不是潘金蓮我都不信。這個年紀,還能玩潮吹,說出去,估計別人都不信。
抹了一把臉,扶著小弟弟上馬,把丈母娘的身體往后拉,小弟弟的的高度正好和小屄一致,用力插了進去。這一次,不能再憐香惜玉了。要是不來點干貨,估計丈母娘都以為我就這點本事了。
直來直去,每次都直接到底,有幾次都差點頂進子宮了。丈母娘的豐臀被我撞擊得啪啪直響,她除了趴著,用力支撐著身體勉強接受來自身后的撞擊,就是痛苦的哀嚎。
⊥算是經常鍛煉,就算是徐娘半老,碰到我這樣的男人,碰到我這么猛烈的抽插,她能做什么呢。抽插了二十多分鐘,感覺丈母娘已經有些體力不支了,決定溫柔地再來一次。把已經精疲力竭的丈母娘翻轉過來,變成正面朝上,扛著丈母娘勻稱的雙腿,折上去放在她胸口,像對老婆那樣,小弟弟就重新發動攻擊。
第一次不成功,小弟弟從下往上插,直接頂在丈母娘的菊花穴上,丈母娘趕緊用手把小弟弟請回到了正確位置。一到洞口,直接撇開丈母娘的小手,插了進去。
還好丈母娘身體的柔性還不錯,已經被我折成這樣,小屄居然還能經受住我的抽插。
丈母娘很體貼地把住自己的雙腿,小屄含著我的小弟弟,配合著我一點點開始勁爆的抽插。我雙手握住丈母娘的乳房,用力地揉捏著,小屄一頂到頭,乳房就被我用力地捏住。
因為是和丈母娘做愛,除了暴力征服,我實在想不出能溫柔的理由。更何況是一個體質和老婆一樣敏感的丈母娘。丈母娘臉貼著枕頭,咬著牙,默默地承受著下身傳來的陣陣抽插快感。偶爾爆發出來的呻吟聲仿佛是號角,提示我更用力地抽插。白皙的身體,晶瑩的汗水訴說著這場交媾的猛烈程度。
我已經要忍不住了,抽插變得更加用力,完全沒有了什么節奏,只剩下抽插抽插還是抽插。又過了十多分鐘,丈母娘已經又丟了。癱軟地像個泥人,被動地接受著我的抽插。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小弟弟頂到最深處,用力地捏住丈母娘的小乳,小弟弟噴涌而出,一股濃精直接射在丈母娘的陰道深處,抽打得丈母娘的身體又是一陣長時間的抽搐。
我趴在丈母娘的身上,大口地喘著氣。兩個已經濕透的人緊緊地貼著,小弟弟還在丈母娘的小屄里面感受著灼熱的陰道傳來的熱量。
「舒服嗎?寶貝!」我從丈母娘身上下來,手還不停地撥弄這丈母娘挺立的乳頭。「以后別人不能干你,我會讓你滿足的。寶貝!」
「你知道啦?」丈母娘剛剛經歷了一場猛烈的戰斗,已經沒有了探秘的興頭了。
「知道,而且我全看見了。」我笑笑地說著。
丈母娘臉一下子轉過來,看著我。「你當時在哪里?」終于有些忍不住,丈母娘開始盤問起我來。
我在想老婆是不是回來看見了,而故意回避。又或者是老婆有紅杏了呵呵。滿園春色關不住 一枝紅杏出墻來 肥水不流外人田 支持"老婆有些低聲地告訴我。語氣有些不太自然。老婆有些失望地掛了電話"樓主是不是留了伏筆呀?期待ING每一個你想上的女人背后,都有一個上她上得想吐的男人。突然發現這句話真是精辟啊,好作品,謝謝了樓主,不要發太監的帖子啊wo qidai ni de jixu a !
hao ma這個很明顯沒寫完啊!主角的老婆可能出軌了!這么明顯的線都沒完啊!感覺好像是媳婦有伏筆似的,是不是出去偷情?或者媳婦也有裝的監控?呵呵好文啊,話說能上丈母娘的畢竟是少數,要是真的還不爽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