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農家小院(短篇)
農家小院(短篇)
黃慧迷迷糊糊的就被兒子的尖叫聲吵醒了,連鞋都沒穿就沖到兒子屋里,兒子劉明光著身子,跪在床上聲嘶力竭的嚎叫著。
黃慧趕緊抱著兒子問:「咋啦,咋啦?」
兒子垂著床說:「跑啦,跑啦!」
黃慧低頭一看,果然床下沒有了兒媳婦的鞋了。
黃慧心里一慌,難道兒媳婦真是放鴿子的?
黃慧安慰兒子一句,撒腿跑出房去,直奔村長家,到了門口使勁砸門,村長從屋子里出來,一問咋回事,立刻到了曬場,敲響了銅鑼,各家各戶都出來人了,村長招呼一聲說是明子的媳婦跑了。村里的青壯年立刻抄起家伙,分頭去追。
黃慧趕回家,安慰著又哭又鬧的兒子。
一直到了晌午,村民們陸續回來了,誰也沒找到人,大家都很沮喪。
劉明一看媳婦真的回不來了,光著身子沖到院子里,又嚎又叫,按都按不住。
黃慧也是哭天抹淚,畢竟是花一萬塊買回來的人,跑了等于一萬塊打水漂了,這一萬塊可是把劉明妹妹劉蓉嫁給一個隔壁村小老頭換回來的錢呀。
黃慧也急的夠嗆。大家都紛紛安慰。
劉明一直哭到趴在院子里的凳子上睡著了,黃慧只好弄醒他,連哄帶騙弄回來,讓他上床睡覺。
黃慧看著自己有些弱智的兒子,那個心疼呀,好容易給他買了個媳婦,沒想到是個放鴿子的,黃慧心里不停的罵著,詛咒著那個人販子。
村里實在是太窮了,根本沒女的愿意嫁過來,尤其是劉明,雖說年輕體壯,長的挺高大魁梧,但人有些弱智,更沒人嫁給他了。
黃慧坐在兒子床邊,暗暗的抹淚,一直到天亮,大女兒劉麗和小女兒劉蓉也聽說了,紛紛趕回娘家,安慰著黃慧。
劉明睡醒跟正常人一樣,看到姐姐妹妹還挺親熱,穿著個大褲衩就去劈柴,黃慧看著兒子,話都說不出來。
劉明似乎忘了媳婦跑了的事情,嘻嘻哈哈的干活。
小女兒劉麗是抱著黃慧的外孫子回來的。
一會襁褓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來,劉麗趕緊抱起孩子,解開扣子,給孩子喂奶。
劉明扭頭看著劉麗半裸露的乳房,猛然怔住了,死死盯著,不一會扔下斧子,蹦起來嚎叫道:「奶!奶!我要奶子!我媳婦呢?我要奶子!」
黃慧實在受不了了,摟著劉明「哇」一聲就哭了。
劉蓉,劉麗也忍不鄒了起來。
這姐姐妹妹對劉明都是很疼愛的,看到傻兄弟這么難過,這姐倆也心疼極了。
劉明扯著嗓子嚎叫著,「奶子,奶子,我要奶子!」
劉麗衣冠不整,半個奶子露在外面,劉明突然一把捏住了劉麗的奶子,停止了嚎叫,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劉明手勁超大,捏的劉麗臉都扭曲了。黃慧使勁打著兒子的胳膊,讓他放開女兒的乳房。
劉麗趕緊攔住黃慧說:「媽,別打哥,他愿意捏就捏兩下唄。」
黃慧嘆口氣說:「那啥樣子,你是他妹!讓你男人知道也不好。」
劉麗說:「怕啥,俺都嫁人了,給俺哥摸兩下怕啥,我那傻老頭天天有的摸,我幾個月才回來一次,讓我哥摸兩下怕啥。」
劉明摸著劉麗的奶子,低聲說:「好白,好白。」
劉麗笑道:「哥,軟和不?」
劉明點點頭說:「軟和。」
劉蓉嘆口氣說:「這也不成樣子,進屋里去吧。」
黃慧點點頭,拉著劉明進了屋。
劉明松開劉麗的奶子,蹦蹦跳跳的進去屋里。
進了屋,劉麗干脆解開上衣,站在坐在床邊劉明身邊,劉明瞪著眼睛,一手一個抓著妹妹的乳房。
黃慧和劉蓉站在旁邊嘆氣。
劉蓉說:「媽,我回去跟我當家的商量商量,要些錢,跟弟弟再買一個?」
劉麗一邊看著哥哥玩自己奶子,一邊扭頭說:「我也回去要錢,給他家生個大胖兒子,給我也獎勵也應該。」
黃慧嘆口氣說:「你們兩家也不寬裕……」
正說著呢,劉麗的兒子又哭嚎起來。
劉麗有些心疼兒子,扭著臉看著兒子的方向。
劉蓉嘆口氣說:「你去喂孩子吧,這里我來。」
劉蓉也解開上衣,露出兩個豐滿的乳房說:「明子呀,摸姐姐的,姐姐的更喧呼。」
劉明扭頭看看,松開了劉麗,轉臉捏住了劉蓉的兩個奶子。
劉麗抱起兒子,把帶著劉明手印的乳房塞進孩子嘴里。
黃慧嘆口氣說:「真是作孽呀,這天殺的騙子……」
劉明摸了一會劉蓉的乳房,突然松開一只手,朝劉蓉的褲襠摸去。
劉蓉愣了一下,黃慧趕緊去拉劉明的手說:「往哪兒摸,做死呀你!」
劉明撇嘴嚷嚷到:「我要摸逼!」
劉蓉比劉麗更心疼劉明,拉開她媽說:「摸就摸唄,怕啥,還能摸掉二兩肉?」
黃慧無奈的松開手,劉明一手捏著劉蓉的奶子,一手在劉蓉褲襠外掏摸著。
黃慧說:「沒給他娶媳婦,他還沒這毛病,最多是看著女人流口水,可這娶過媳婦了,他也懂了,這可咋辦呀。」
劉麗抱著兒子走過來說:「那咋辦,我哥想摸就讓他摸唄。」
黃慧罵道:「呸,那他想那事咋辦!」
劉麗劉蓉楞了一下,對視一眼說:「那事就那事唄,關上門,誰知道。」
黃慧說:「屁,那成啥樣子?」
劉麗說:「反正不能讓我哥受委屈。我哥缺心眼,本來就可憐。」
黃慧說:「我不疼你哥呀,不疼你哥,我能把你嫁給那個小老頭呀。」
劉麗說:「怕啥,哥想那個就那個唄,我們都生過娃了,讓哥弄幾下怕啥。」
劉蓉說:「就是,先讓明子不鬧了,咱們咋想法子弄錢,給他再買一個。」
三人正說著呢,劉明已經開始拽劉蓉的褲腰了,劉蓉說:「哎呀,真急了,別拽,別拽,姐給你解開,拽破了咋辦!」
說著劉蓉伸手解腰帶,黃慧跟劉麗看著,劉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扭頭看著黃慧跟劉麗說:「媽,小妹,要不你們出去?」
黃慧看看劉麗,劉麗抱著孩子,拽著黃慧就出來了。
黃慧一邊走,一邊扭頭看,劉蓉已經解開褲腰,劉明瞪著眼睛就把姐姐按倒了。
黃慧跟劉麗走到外屋,聽著劉明在里邊嘻嘻笑著,劉蓉也咯咯笑著。
黃慧重重嘆口氣,看著劉麗說:「媽沒本事,你死鬼老爹又走的早,讓你們受委屈了。」
劉麗拉著黃慧說:「媽,你別這么說,你把我們拉扯大就不容易,我哥又缺心眼子,最受罪的就是你了。」
黃慧蹲在地上,劉麗說:「媽,你別難過,咱們湊湊,給我哥再買個媳婦就好了。」
黃慧說:「昨兒我就問了,現在嚴打,行情又長了,哪來那么多錢呀,就是買了來,再跑咋辦呀。」
劉麗說:「那也不能讓我哥受罪。這事沒有過還好,有過了天天想,我哥傻,想女人想壞了身子或者出去欺負別人家女人,還不被人打死呀。」
黃慧說:「再拿錢,你們家里的能干么。」
劉麗說:「不干也得干,要不我把他兒子賣了。」
黃慧被女兒逗的噗嗤笑了說:「真賣呀,你舍得呀,你舍得我還舍不得呢。」
劉麗笑道:「媽,你放心,我們想法子。」
黃慧點點頭。
劉麗側臉往屋里探探頭,里邊是劉明哼哼聲和劉蓉依依呀呀的聲音。
劉麗笑道:「我哥這么能干?」
黃慧臉一紅說:「可能干呢,开心五月天四房间那女人沒跑之前,天天弄到半夜。」
劉麗笑道:「媽,那你睡不著了吧。」
黃慧使勁拍了女兒一下說:「別胡說。」
兩人接著閑聊,又過了半響,劉麗說:「啊,還沒完呢?我哥這是鐵打的呀。」
黃慧說:「估計快了。」
劉麗側耳聽聽說:「我姐咋不出聲了?」
兩人正說著呢,就聽屋里劉蓉一聲顫抖的長號:「我的爹呀,可舒服死我了。」
黃慧跟劉麗都捂嘴笑了起來,劉麗說:「看我姐這點出息,我姐夫估計好使不到那里去。」
估計這話讓里邊劉蓉聽見了,在里邊嚷嚷到:「你別笑話我,要不你進來。」
劉麗挑簾子就進去了說:「切,誰怕誰呀。我來就我來。」
黃慧也跟了進來,看著兒子大馬金刀的騎在大女兒身上,兩人白白的身體糾纏在一起,看的黃慧直頭暈。
劉蓉把腿從弟弟腰間拿下來,央求到:「好明子,讓姐歇歇,讓小麗跟你來?」
劉明根本不理她,屁股一陣亂聳,劉蓉腦袋來回亂晃,突然劉明停住了動作,死死抱住劉蓉,瞪著血紅的眼睛看著炕邊上的黃慧和劉麗。
劉蓉也是一陣哆嗦,死死抱住了弟弟。
劉麗低聲問:「咋,出水了?」
劉蓉閉著眼睛點點頭。
過了一會,劉明身子一滑,從劉蓉身上出溜下去,仰面躺在炕上。
劉麗探頭看看,說:「呀,我哥長的這是啥呀,搟面杖呀,這是人雞巴么。」
劉蓉睜眼說:「你才知道呀,你試試,就你那小身板,不給明子捅穿了。他這一泡尿,給我灌滿了都。」
劉麗捂嘴笑道:「比我姐夫厲害多了吧。」
黃慧說:「起來吧,洗洗去。」小麗給你哥蓋上點。讓他睡會兒。
劉蓉批了件衣服,去了廂屋洗身子。
劉麗給劉明蓋了件衣服,跟著黃慧出來,等一會劉蓉也出來,三人一起到廚房做飯。
劉蓉說:「哎呀,真沒想到,明子這事這么厲害。」
黃慧說:「晚上估計還得要。」
劉蓉說:「我的親娘,我可得歇歇。小麗,晚上你來啊。我跟媽睡。」
劉麗說:「我來就我來。」
黃慧揉著玉米面和白面混合的面說:「有你倆兒,媽少操好多心了。」
劉蓉說:「可我倆兒也不能能天天在這兒呀,那邊還有一家子呢。」
黃慧說:「我也擔心這個事兒呢。」
劉麗說:「怕啥,我哥要是想了,媽你就哄哄他,我離著近,隔三差五的就回來讓我哥弄弄。咱抓緊時間給我個湊錢就完事了。」
黃慧說:「你們可別太逼家里了,能湊多少是多少,不行就攢攢。」
劉蓉說:「嗯。我們盡量想法子。」
劉明中午起來吃了幾口飯,下午就下地了,這邊三個娘們跑村長家,托村長聯系人販子,再給劉明買一個回來。
到了傍晚,劉明回來了,劉麗洗了個澡,讓黃慧跟劉蓉照顧兒子,拉著劉明就進了里屋,不一會,劉明就哼哼起來,接著劉麗尖銳的壓抑的嚎叫聲就穿了出來,劉蓉笑道:切,好笑話我,現在不也冒騷水了?
黃慧笑道:「咱兩睡吧,別聽了,到半夜能完事就不錯了。」
母女帶著劉麗的兒子在廂屋里睡了,隱隱還能聽到劉明,劉麗的聲音。
第二天一早,劉蓉劉麗就回家了。
劉明吃了晌午飯就去地里。
晚上回來,黃慧給他做好了晚飯,劉明吃了幾口,就嘟囔起來問黃慧:「我媳婦哪去了,咋還不回來,我要操逼!」
黃慧嘆口氣說:「你媳婦回家了,過幾天才能回來。」
劉明嘟囔著說:「我要摸奶,我要操逼!」
黃慧說:「呀,急什么呀,過幾天你媳婦就回來了。」
劉明悶頭吃了飯,進屋去了。
黃慧收拾了東西,坐在院子里發呆,一會天就全黑了。
黃慧也沒開燈,就想著黑燈瞎火的,劉明困了就睡過去了。
估計快十點了,黃慧想著劉明睡了,進去看看,沒想到劉明根本沒躺下,木頭樁子一樣黑乎乎的坐在炕沿上。
黃慧一陣心酸,走到兒子身邊說:「傻兒子,咋不睡呢?」
劉明說:「我要摸奶,我要操逼……」
黃慧這個心疼呀,站到兒子面前,把劉明的手拉起來,塞進自己的衣襟里,兩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說:「摸吧,摸奶子吧。」
劉明摸到兩個乳房,立刻高興起來,使勁揉搓著黃慧的兩個奶子說:「好軟呀,好軟呀。」
黃慧摸著劉明的頭頂說:「舒服不?」
劉明說:「舒服,舒服!」
黃慧說:「摸一會就睡呀,好不?」
劉明說:「嗯,人家還有操逼呢。」
黃慧說:「不行,只能摸奶!」
劉明一下把手拿開說:「那不摸了,摸奶不如操逼好玩!就去吻影院」
黃慧身子一晃說:「我的爹呀,你可做死呀。」
劉明卻猛的一把把黃慧摟進懷里,手一板,黃慧就躺倒炕上,劉明一個翻身就壓了上來,黃慧連掙扎都沒掙扎就被劉明壓住了。
黃慧心里一晃,本能的去保護褲腰,可劉明不知怎么搞的,黃慧褲腰一下就開了,黃慧手指將將碰到一點,褲子就被劉明脫到了膝蓋那里。
黃慧想起身,可腿剛一彎,那條褲子徹底被劉明拉了下去,黃慧更慌了,使勁掙扎要起來,可劉明想坐大山一樣就壓了下來,接著黃慧就感覺到一個熱乎乎的肉球頂在了自己腿間,黃慧腦子轟的一下,心里一陣翻騰,還沒等黃慧反應過來,那個熱乎肉球已經突入黃慧的身體。
黃慧本能的哼了一聲,身子立刻軟了,接著硬幫幫的一根就貫穿黃慧的身體,黃慧被頂的差點昏過去。
接著那根燒紅的鐵棍就開始快速的進出,黃慧完全失去了思維的能力,腦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是自己親手兒子在干自己,下體摩擦產生的快感一波一波的直沖大腦。
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
黃慧唯一的思緒就是讓自己不能出聲,黃慧咬著牙忍受著,劉明不斷的沖刺,黃就去吻.com慧覺得劉明的速度和力量不停的加強,好像沒有盡頭一樣。
黃慧驚詫于兒子的能力,興奮加刺激,讓黃慧很快就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飄然的感覺,黃慧咬著牙哼哼著說:「飛……飛了……」
不知過了多久,黃慧的魂才回來,可沒等黃慧想明白呢,劉明一陣沖刺,又把黃慧拋到天邊,黃慧完全軟成泥了。
這次更久,黃慧悠悠的緩過來,接著又體會到了劉明更加瘋狂的沖刺,突然劉明的沖刺改成了一陣陣強烈的壓迫,接著黃慧感覺到一股熱流灌了進來。
黃慧知道劉明射了,死死抱著劉明,過了一會,劉明身子由硬變軟,黃慧松開手,扶著兒子躺倒在床上。
黃慧無聲喘著粗氣,休息一會,給劉明蓋上夾被,黃慧從床上起來,在炕沿上休息好一會,腿上才有勁,穿上鞋,拎著褲子,從劉明屋里出來,進了自己的廂屋。
黃慧擦擦身上的汗,躺在自己炕上,竟然沒有一點羞愧或者難為情,腦子還是一波波劉明帶來快感的回波。
第二天一早,黃慧起來,劉明傻呵呵的沖她笑,黃慧打他一下說:「傻笑啥,吃了趕緊下地。」
劉明吃了晌午飯就下地了。
黃慧收拾收拾屋子,準備好晚飯的東西,也拎著工具去地里。跟劉明一起干了一下午活。
到了天快黑了,黃慧跟幾個娘們一起回到村里,黃慧做好晚飯,時不時的往往院外,竟然很急迫的想劉明回來。
天蒙蒙黑了,劉明扛著家伙回來了,娘倆一同悶聲吃了晚飯。
黃慧燒了桶熱水,給劉明擦擦身子,自己也洗了洗。
鎖好院門,黃慧直接就鉆進了劉明房里。
到了半夜,黃慧回到自己屋里,躺在自己炕上,黃慧靜靜的在想,這次進去是為了讓兒子高興呢還是讓自己高興,黃慧想了半天都沒想明白。
又過了一天,劉蓉,劉麗回來了,兩人帶了些錢,但離給劉明再買個媳婦還差的很遠。
黃慧也沒說啥,本來就是個大數目,慢慢湊吧。
到了晚上,劉蓉,劉麗竟然都露出了想去跟劉明睡的意思,姐倆弄的還有點不好意思。
黃慧說干脆,你們姐倆一同去得了。
黃慧自己帶著劉麗的孩子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姐倆起來,帶著孩子走了,劉明卻一直睡到快中午才起來。
黃慧竟然有些心疼,還有些許醋意。
干脆沒讓劉明下地,在家歇了一天。
晚上黃慧心疼劉明的身子,忍著沒去,自己早早睡了,劉明大概也乏了,沒哭沒鬧就睡了。
接著幾天,黃慧天天摟著劉明從晚上一直睡到早上。劉明有時候一晚上要一次,有時候要兩次,黃慧每次都滿足他,娘倆樂此不疲。
劉麗和劉蓉也時不時的回來,這姐倆回家的次數明顯比以前多了,而且兩人似乎商量好了,回來也不撞車,一次就回來一個。
黃慧問起,姐倆回答的都一樣,就是怕劉明不高興,所以多回來幾次,讓劉明舒服舒日本酒色网站服。姐倆回來,黃慧反倒沒得吃,讓黃慧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一次劉麗無意中捅破了這一層,劉麗問黃慧她倆不在的時候,劉明鬧不鬧,黃慧順口說不鬧。
劉麗有些奇怪,黃慧知道自己說錯了,臉通紅。劉麗一下明白了,湊到她媽身邊說:「媽,你也跟我哥那個了?」
黃慧只好點點頭說:「他鬧的受不了,我只好……」
劉麗捂嘴笑了起來。
過了幾個月,姐倆又一起來了,又湊了些錢,不過還是差不少。
劉蓉看著劉明說:「都有些舍不得給明子娶媳婦了,給他娶了媳婦,咱娘三不就沒得吃了?」
劉麗也笑著說:「是呀,跟我哥玩,比跟我那個死老頭子強太多了。」
娘三一起呵呵笑著。
吃過晌午飯,劉明要下地去,劉麗不讓,摟著劉明就往房里鉆,劉蓉也跟進去了。過了一會,赤條條的劉麗出來把黃慧也拉了進去,一家四口在一個土炕上糾纏在一起。
輪到黃慧了,劉明趴在黃慧身上大開大合,黃慧舒服的咬著塊手絹才不叫出聲來。
劉麗劉蓉看著劉明,一人摸他后背,一人摸他屁股,突然,劉麗低聲說:「外邊有人。」
黃慧趕緊推住劉明,側耳聽聽,果然有人叫門。
黃慧趕緊推開劉明起身穿上衣服,劉麗劉蓉也不顧劉明不高興,也都穿上了衣服,跟著出來,三人到了院里,外面確實有人敲門。
黃慧三人整理整理,過去開了門一看,三人都傻眼了,劉明跑了的媳婦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孩子站在門口。
(完)媳婦為啥跑,我想肯定是害怕這個癡呆把肚子里的孩子草流產了,所以跑出去生孩子,生完后回來接著干。大家說是不是這么回事?人傻可下面的東西一點都不含糊。寫得不錯,完全可以拍一部片子,劇情比日本的A片強太多了。傻人自有傻人福,身體各部分功能都是健全的才是最重要的。,農村題材的亂倫事看著就是舒心,感到有親近感,超喜歡,盼著多些這樣的小說。這文情節不錯,文筆一般,不能算H作品,基本應算社會新聞,發去天涯估計也沒問題。太佩服你了哈哈呵呵,文筆一般,但是思路有創意啊,最搞笑的是最后的結果1#的回復真的是很有才啊謝謝分享文章確實好,劇情很適合拍av短片,估計很吸引人呢,單從色文章角度來說,還是短了點!這故事寫的很是生動有趣,充滿了農村的泥土氣息。母女三人由開始的關愛到后來的欲求,刻畫的栩栩如生,尤其是母親的思想轉變寫的蠻是到位的。不過結尾,跑掉的女人帶著孩子回來的情節,作者可能是想來個歐亨利式的,不過感覺適得其反,毫無理由,顯得突兀的很。看完之后,感覺意猶未盡啊。嚴格意義上,這些的都不算H情節,可是看起來確很有味道,關于偏遠農村買媳婦的體裁一直是鄉土小說的最愛,也是一些情色小說的材料故事。不過這篇短文雖然小,但是描述的有滋有味,有張有馳,更感覺像是提綱,如果能夠展開來寫就更好了。話說我國現在每年還有這么多的被拐賣的婦女和兒童,確實從側面反映出來的就是農村的經濟發展不均衡,落后地區可能比我們想象中的更要落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