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 楚留香大战石观音】【作者:不详】
【 楚留香大战石观音】【作者:不详】
楚留香大战石观音
 
 论武侠小说,我最欣赏的是古龙的作品,文字诡异,千般变化,老让人猜不到下一章是什麽内容,窃以为古大侠作品中最诱人的部分是《香帅传奇°°大沙漠》一章中对无花之母石观音的描写及石观音诱楚留香一段,只可惜古大侠作的是正统的武侠小说,不能铺开来写,是为憾事。
 千禧之年,亦可放开心情,是以不怕诸君笑话,厚脸补写此一部分,由於开头要引用一小段原书,唯盼古大侠在天神灵别怪才好。
 另,古大侠人物对话时皆用“XX道”、“道”表示,亦承其风格。改编原作,实属班门弄斧,还望诸君批评指正。
  ***
 石观音站在镜子前,将身上每一件衣衫,都脱了下来,於是她那完美的几乎全无瑕疵的躯体,也就出现在镜子里。灯光温柔的泻在她身上,她的肌肤像缎子般发着光,那白玉般的胸膛,骄傲的挺立在沙漠上温暖而乾燥的空气中,那两条浑圆而修长的腿,线条是那麽柔和,柔和得却像是江南的春风。
 石观音在镜子对面一张宽大而舒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来虽然有些疲乏,但神情却很愉快。
 石观音叹了口气,道∶“外面的人,可是楚香帅?”珠子外也有人叹了口气,道∶“正是在下。”石观音淡淡一笑,道∶“你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楚留香果然就走了进来。他凝注镜子里的石观音,石观音也在镜子里凝注着他。灯光依旧那麽温柔,在这种灯光下,就算是个平凡的女人,也能诱人动情,何况是石观音这样的绝色美人,何况她身上连一缕轻纱都没有。她赤裸裸的将胴体展露在楚留香眼前,还怕他错过了一些本不该错过的地方,是以不时改变一下姿势。
 但楚留香的眼睛发直,竟似什麽也没瞧见。石观音道∶“我并不想要你死,只要你不来逼我,我永远也不想杀你,现在,我实在已没有一个亲近的人,只要你意,我非但随时都可将你扶上龟兹国的王座,而且还可以让你┅┅”她的手在自己的胴体上轻轻的移动着,以无声的行动代替了言语,这实在比任何言语都要动人得多。美色、尊荣、权力、财富┅┅这其中无论哪一样,都已是男人不可抗拒的诱惑,何况四样加在一齐。石观音道∶“你若答应,就是终生的欢乐,你不答应,就只有死,这选择难道还不容易,你难道还拿不定主意?”
 楚留香眼睛盯着她,道∶“楚某无心於权力和财富,夫人的绝代容颜,却心意已久了,只是┅┅”
 石观音摆动着小腿,纤细的足裸、粉嫩的指尖轻轻的挑动着,对楚留香道∶“素闻香帅豪情盖天,说话何必如此委婉,可是有求於我吗?”
 楚留香道∶“在下平生最重情义,若夫人能放了在下的两个朋友,楚某意留下。”
 石观音晃了晃手腕上的小铃,一个锦衣少年低着头走了进来,跪在石观音的脚前,轻语道∶“夫人有何吩咐?”石观音看了看楚留香,道∶“你打开牢房,把胡铁花和姬冰雁送出宫去。”“是。”少年起身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石观音的大腿,两眼顿时呈现出一种迷惘之色。石观音笑骂道∶“还不快去?”锦衣少年连忙收起心神跑了出去。在从楚留香身前走过的时候,他用手掩着脸,好像生怕楚留香认出他来。
 楚留香搜索记忆,问道∶“刚才掩面之人可是左轻侯?他┅┅”石观音道∶“现在他的名字是七十,亏他在江湖上的名头,办事竟如此不济。”站起身子,在镜前款摆蛇腰,笑道∶“这种角色,只配端茶倒水,上不得身前。”楚留香不禁愕然,以左轻侯在江湖的名气,比胡铁花尚要响亮,却甘做石观音的下人,自己也要小心了。
 石观音见楚留香静立不语,用手撩了撩鬓发,嫣然道∶“香帅不动,难道妾身不够动人?”
 “夫人实国色天香,令人入眼即醉,只是在下与无花兄弟相称,是以不敢妄动。”
 石观音轻笑道∶“知母莫若子,无花又岂会在意,香帅一向洒脱,现在如此小心,莫非香帅亦是不济,咯┅┅咯┅┅”随着笑声,胸前双乳抖个不停,红嫩的乳尖微向上翘。
 石观音轻移莲步,走到楚留香身前,伸出纤纤玉指探往楚留香的下身,轻轻捏住已勃发的肉棒,楚留香呼吸渐急,高大的身子轻轻的发颤,石观音仰起脸,笑道∶“香帅春意即起,却又如此隐忍,是怕败在妾身跨下不成?”
 楚留香忍住刺激,回道∶“在下正想请问夫人,结果会如何?”
 石观音一手搓揉着肉棒,另一手扬起,轻轻一晃,腕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声音,一会儿,那个锦衣少年左轻侯垂首进来,石观音道∶“七十,你在内室燃起香,我要与楚大侠进内室商谈。”又对楚留香道∶“香帅里面请。”用手掀起珠,引楚留香入得室内。
 但见室内北侧是一圆形水池,微微的散着热气,南面一张宽大的牙床,锦帐流苏,围在床边,墙壁四面皆是用铜镜排列,身在室内则人的各个部位都从镜中看得一清二楚。石观音滑入池中,白玉般诱人的胴体在水的流动中更添春色,楚留香只觉一股臊热自丹田而上,胯下肉棒把长袍挺起。石观音用手抚弄双乳,旁若无人的洗着。
 锦衣少年左轻侯拿着 香进来,垂首道∶“夫人,是否现在就燃香?”石观音抬起大腿,用手洗着脚趾,道∶“先把床铺好,然後在一旁候着。”又对楚留香道∶“香帅可否为我擦背?”楚留香见左轻侯已把床铺好,正垂首站在床角,踌躇着道∶“这┅┅夫人┅┅”石观音咯咯娇笑,道∶“香帅可知天下有多少男人想为妾身擦背而不得?如此良机,你难道不珍惜?”说完,又是一阵荡笑。
 眼见石观音诱人犯罪的胴体、撩人的声音,楚留香不能自制,脱掉长袍,赤身走向石观音。石观音坐在池边,把脚仍放在水里,楚留香坐在她的身後,把手放在她的背上,秀美的脖子、光滑的脊背以及下面的圆润的臀部、深深的臀沟,无一不美到极致,不愧是一代尤物。楚留香喘息着道∶“夫人的肌肤真是天下少有,入手之处如若无物。”石观音回手抓住肉棒,搓弄着道∶“香帅巨根亦是不凡,不知内力几成,等会儿可要好好见识一番。”又转首对左轻侯道∶“你把香点燃,退下去吧。”“是,夫人。”左轻侯在床的四角摆好香架,燃起香,躬身退了下去。
 石观音身往後移,仰靠在楚留香的身上,抬起玉腕,手指 香道∶“香帅可看见此香否?这是从西域传来,能燃两个时辰,你我就以此香为限,如香燃尽,你已先泄,则是你败;如妾身先泄,就是你胜。如何?”楚留香道∶“就依夫人之意,只是胜负又如何?”石观音道∶“香帅若胜,妾身定当听从香帅调遣,今後追随香帅身侧。你若败了,江湖上就不再有楚留香这个名字,而是我宫中的七十一,做我的奴仆。”楚留香不免沉吟起来,事关下半生的境况,自己确没有胜的把握。
 石观音见楚留香没有回答,玉手捻动着肉棒的矛渫,浪笑道∶“香帅可考虑好了?巨根可在点头了。咯咯┅┅”楚留香双手抱住石观音的身体,笑道∶“能与夫人春风一渡,本是楚某向往已久,岂肯放弃。”“咯咯┅┅那请香帅抱妾身上床。”石观音双手搂住楚留香的脖子,腻声道∶“素闻香帅与人交手从不用兵器,不知枪法如何?”楚留香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胴体,道∶“在下曾夜阅十女而不泄┅┅”“咯咯┅┅”石观音打断楚留香的话道∶“香帅可知妾身一夜间曾让二十个壮男成为废人?就连那左轻侯也心甘情的做了我的奴仆,咯咯┅┅”
 楚留香将石观音放在牙床上,抄起双腿欲往里刺,石观音抓住楚留香双肩,道∶“香帅且慢,妾身自恃舞艺尚可,与香帅一观。”说罢,站在牙床上,身体开始慢慢摇摆,双手时而滑向胸膛、时而抚弄修长的大腿,腕上的银铃轻脆的响着,宛若为她那迷人的姿态伴音一般,声音忽快忽慢,随着铃声的节奏,胴体如流动的音调,毫无瑕疵的两条玉腿时而闭合、时而叉开,腿根处两片红嫩的蚌肉似也在诱人,开开合合,里面已有了晶莹的淫液。楚留香沉浸在声与色的空间里,似已忘了一切┅┅
 石观音见楚留香已现迷失之色,越发晃动起来,两个圆翘的乳头更现红嫩,在玉手的捻弄下,妖媚的呻吟∶“嗯、嗯、嗯┅┅”旋又转过身体,丰润的臀肉正对楚留香的面前,在弯腰的瞬间,臀缝的花蕾吞吞吐吐,似吃东西一般,四面的铜镜里都是她那舞动的手,扭摆的腰,圆翘的臀,柔软而修长的大腿┅┅
 楚留香被这香艳的空间包围,胯下肉棒如枪一般笔直的挺立着,似又长了几分。石观音媚语道∶“香帅以为妾身舞的如何?”楚留香道∶“如在天庭。在、下┅┅已经┅┅”石观音蹲在楚留香面前,双手抚摸着楚留香的脸∶“那妾身的身体又如何?”一阵异香吹扑而来,楚留香伸出双臂去揽住石观音的纤腰,肉棒挺往她的小腹∶“在下虽阅女无数,却未曾见过如夫人般诱人的胴体。夫人,现在┅┅”
 石观音让楚留香躺在床上,十指纤纤捏住肉棒,来回的搓揉着,媚眼对楚留香道∶“如此巨大的肉棒,妾身亦很少看到,香帅不妨放开心神,与我共登仙境吧!”说完,叉开双腿,骑上楚留香小腹,上身趴在楚留香身上,胸前双乳磨擦着他的下巴,小腹紧贴楚留香的胸膛,来回的滑动着。这种香艳的动作使楚留香更添欲火,抬脸寻石观音的乳头,石观音左摇右摆,躲避着他嘴的攻击,楚留香追得更急了。
 石观音浪笑道∶“咯咯,如此可感到舒服?”“夫人,楚某┅┅我要┅┅”“咯咯┅┅香帅是在求我吗?咯咯┅┅”“请夫人,快点┅┅”石观音双手按住楚留香的肩膀,轻抬粉臀,往後一顶,小穴便套住肉棒,楚留香但觉似泥牛入海一般,空空荡荡,没想到她的玉户竟如此松懈。“夫人的,竟如此┅┅”话未说完,但觉肉棒已被穴肉包紧,就连马眼、龟颈亦被裹紧,已和石观音结成一体,“如此什麽?咯咯┅┅”
“妙┅┅妙┅┅”舒爽之感传遍全身,石观音粉臀抛送,肉棒亦跟着动,竟无一毫分离,抬高之时拉起楚留香的下体、下落之时撞向床铺,楚留香竟无力控制,不禁暗暗小心。石观音小穴如手一般,时而抓耍、时而扭弄,腕上银铃随着两人的身体而“叮呤叮呤”地响个不停。石观音喘息连连∶“你的┅┅肉棒又粗又大┅┅噢┅┅顶死人家了,妾身要┅┅受不住了!噢、噢┅┅”“夫人的┅┅哦┅┅小穴又紧又妙,楚某恐怕要┅┅要败了。哦哦┅┅”“这滋味┅┅噢┅┅香┅┅帅可曾尝过?噢┅┅”“夫人神功┅┅哦┅┅平生仅见。哦┅┅再扭┅┅哦┅┅”“妾身亦要┅┅到了!好人┅┅好大的枪┅┅噢┅┅”
床边的 香已燃了大半,石观音舞动小穴,夹、搓、捻,楚留香只觉肉棒传来极度刺激,再这样下去,恐怕真要败了。石观音眯着凤眼,娇喘连连∶“大肉棒┅┅妾身要丢了┅┅噢┅┅”见楚留香已现疲态,拉起楚留香,玉手放在他的身後,捻弄精门,要让楚留香快泄出来。楚留香则捏着她的圆臀,屏神静气,肉棒爆涨,石观音开始乱摆起来∶“噢┅┅你的┅┅枪┅┅枪┅┅”小穴被肉棒撑住,下身被楚留香控制了。“夫人,如此快活吗?”“快┅┅活┅┅小穴爽┅┅爽极了┅┅够了┅┅”楚留香拍打着她的脊背,肉枪往上频顶。“噢┅┅香┅┅帅┅┅妾身的┅┅丈夫┅┅好人,别再折磨我了!噢┅┅噢┅┅”
一阵狂摆,楚留香按住石观音的臀部,提身跃起,在空中乾了起来,“好亲人┅┅噢┅┅我的好郎君┅┅妾身服了┅┅噢┅┅饶了┅┅妾身吧!噢┅┅”楚留香不理会石观音的叫声,仍然狂插着∶“现在夫人┅┅爽了吗?┅┅哦┅┅好浪┅┅哦┅┅”石观音已无力挣扎∶“好丈夫┅┅我真的服了┅┅噢┅┅放┅┅我┅┅下来吧,噢噢┅┅”楚留香急速落在床上,石观音的小穴被肉棒一顶,大叫起来∶“啊┅┅啊┅┅我不行了┅┅”瘫软在楚留香身上。
良久,石观音枕着楚留香的胳膊,轻语道∶“我真的输了吗?”楚留香揉着她的乳头,笑道∶“刚才叫我好丈夫的可是夫人?”石观音玉手抓住肉棒,媚语道∶“既是我的丈夫┅┅”翻身跨上楚留香的身体,轻摆玉臀。楚留香道∶“你难道还┅┅”话未说完,石观音已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