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小村姑驯夫记】1
【小村姑驯夫记】1
1、香姐被退婚
  香姐蹲在刺槐树丛里东张西望,那群山贼大吵大嚷的声音好像越离越近,吓
得大气也不敢喘,手都抖起来了。她双手正被一截麻绳捆著,这会哆哆嗦嗦的用
牙咬著想解开。
  「看看这边,那小娘们往这边跑了……」一个声音大声叫著,香姐生怕被看
到,恨不得著整个人都缩进土坑里去。
  「那边有人,快追!」听到这个声音香姐终於松了一口气,边慢慢咬著麻绳
边哆嗦的等著,待到日头都快到半山腰时终於咬开了,她吐了吐嘴里的沫子,也
顾不得尖利的刺槐,连滚带爬的出了那个土坑,向村子的放向跑去。
  夏末早上日头很毒辣,她趟过浅浅的小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著,鞋湿了也
不顾不得。脑袋里像绷著一根紧紧的麻绳,耳朵边都是嗡嗡的响声,昨晚上被一
个膀大腰圆的山贼倒背著跑了十几里山路,要不是凭著一股劲早就晕了。
  翻过这个山头就能杏林村,她想起前面山坡正是大胡子怪人的木头房,要是
放在往日她哪里敢从这边走,可是现在她又累又怕,生怕那群山贼追回来,只得
咬著牙闷著头皮往那里跑。
  刚翻过山头竟然看到那个大胡子背著一只弓箭满头大汗的斜走过来,她吓了
一跳,脚下一个拌蒜摔倒在地上,然后顺著山坡一路滚了下去。脑子里想著怎么
这么倒霉,绿地蓝天转著圈的出现,她终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就听见一震干嚎,她身子一抖,睁开眼一看,外屋密密麻麻的都
是人,又吓得连忙闭眼。亲娘王孙氏震天的哭声不断传进耳朵,「我这辈子做了
什么孽哦,香姐啊,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不死在了外面,这不死不活的样子让我
孤儿寡母的怎么过!孙大啊你个福薄命歹的男人,生下这一群崽子就不见了人,
要不是没个男人,我家香姐怎么会被山贼抢了去……」
  屋子里围得相亲有的跟著抹泪有的劝王孙氏,最后一个老迈的声音说著「大
家快散了吧,这时间该下地了。」香姐听出这是隔壁的赵奶奶。
  被老人们这么一提醒,屋子里的看热闹的乡亲们似乎发现再不出去耽搁地里
的活了,没一会儿就散了。王孙氏又干嚎了一会儿好像发现屋子里除了赵奶奶再
没别人,这才擤了擤鼻涕扶著墙站起来。
  「娘,喝水。」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怯怯的说道。
  「喝什么,我还是死了算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哟……」王孙氏扯著嗓子嚎
了一声,就被那个苍老的声音打断,「香姐好像醒了!」
  听到赵奶奶这样说,王孙氏一个箭步冲到土炕边,香姐再不敢装慌忙睁开了
眼,喊了一声「娘!」
  「你这死丫头,不死不活的躺了一天,还以为你死的干凈了!」王孙氏啐了
一声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喜让香姐心里一暖,娘亲终究是舍不
得她的。
  「姐姐,你醒了!」孙二姐听说香姐醒了,连忙跑过来看,香姐看到娘亲妹
妹都在身边,鼻子一酸,喊了一声「二姐」又喊了一声「赵奶奶」,赵奶奶答应
了一声,拿过二姐手里那口瓷碗过来,说,「嗓子都哑了,快喝口水。」
  「醒了还不快起来,还以为你是富家小姐呢,」王孙氏边说著边取了墙上的
一口镰刀,转头对孙二姐说,「二姐,你在家照看著,我先去割了那两亩黄豆。」
  「娘……」香姐知道娘亲又要下地了,又觉得自己今天躺在炕上耽搁了活,
挣扎著想要爬起来跟著一块去,赵奶奶连忙扶住她,摸了摸眼泪,说了一句「可
怜的孩子」。
  听赵奶奶一说香姐才知道,昨天她被山贼掳走又被大胡子怪男人送回了家,
今日晌午头上和她订了亲的钱家就来退了亲,王孙氏就为这个嚎了一中午。乡亲
们都传她被土匪糟蹋了又给大胡子占了便宜,香姐脑子一阵发懵,有这个名声,
她这辈子是休想嫁出去了。
             2、两门亲事都很糟
  整个人迷瞪瞪的坐到傍晚,赵奶奶叹著气回家去做饭了,二姐也懂事的去收
拾锅灶,香姐抹了一把眼也下了炕,二姐忙拦著她让她好好休息,踩著小板凳利
落的收拾了锅灶,往铁锅边上贴杂粮馍馍。
  往日里她跟著王孙氏一起下地干农活,这家事都是八岁的孙二姐做的,香姐
看天色不早了,担心王孙氏一个人忙不过来,拿了镰刀去地里找她。
  王孙氏还在气头上,闷著头割豆子,香姐忙到她旁边一镰一镰的收割,两个
人忙到月亮升起来才回家。
  晚饭的时候王孙氏长吁短叹,又是念叨自己命不好又是骂孙大没良心、又骂
香姐命歹,别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没事单她被土匪抢了去,香姐和二姐都没敢吃多
少饭,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顶著一身酸疼,香姐还是挣扎著爬起来跟王孙氏一起下地干活,
河边这两亩地是家里最好的,今年黄豆的收成不错,都收割了卖出去,够全家人
渡过一个冬天。王孙氏见她要起来就拧起了眉头,说著「怪道都说身穷命贱,罢
了,投身到我肚子只能认命……」香姐连忙说,「娘你说哪去了,我现在好好的。」
  王孙氏啐道,「好好的被人家退了婚,等收了这茬豆子找孙大嘴给你说项到
山那边去。」
  香姐眼眶一热,孙大嘴是远近闻名的媒婆,一张嘴能把那死人都说活,只是
要价高的紧,她听闻没有五六百钱是行不通的,这可是她家几个月的花销,「我
不成亲了,我就守著娘过日子。」
  「就这么订了,」王孙氏说完就拿好了东西,「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著!」
  九月底的一天,王孙氏用帕子细细包好了卖豆赚的五百文铜钱去了村口。
  孙大嘴笑呵呵的接过了钱,没两天就到了孙家,一张脸笑的菊花似的,跟王
孙氏说,「赵老爷那可是镇上有名的米粮店老板,身家没的说,好巧前两天见过
香姐跟你去卖黄豆就给瞧上眼了,想纳了作妾。咱家香姐嫁过去还不吃香的喝辣
的,就连那聘礼都比一般嫁女儿还高,你说,这可不是顶大的缘分吗!」
  红口白牙一说,好像是香姐多大的福气一样,可谁不知道那是个老色魔,年
纪一大把还纳了六房小妾,她那大夫人还颇有些手腕,那些小妾都给折磨的不成
人样,已经病死了三房。孙大嘴看王孙氏脸色不好看,放低声音道,「香姐的名
声,能在镇子里找个婆家就不赖了!妹子你也好好想想,二姐眼看著也要到定亲
的年龄了。」
  晚上王孙氏跟香姐说了这门亲,道,「你是个命不好的,这赵老板一脚迈进
棺材的人,嫁是不嫁,你自己看著办吧。」香姐咬著嘴唇不吱声,王孙氏又说,
「我再托孙大嘴问问。」
  香姐想了想,终是说,「我都听娘的。」王孙氏抬头看了她一眼,豆大的油
灯下香姐正借著光纳鞋底,一针一线走的飞快,模样性子都是杏林村里拔了尖的,
要不是那天杀的土匪,她再过几个月就要嫁到钱家了,那可是多少人眼红的好亲
事,就这样打了水漂!还有那天杀的钱栋梁,春日里还巴巴的来家里帮著种地,
只为了偷偷瞧上香姐几眼,现下偏偏不在杏林镇,他那爹娘就做了主……
  哎,都是命。
  谁想到第二天上午,孙大嘴又带来一门亲事。进屋以后她面色就怪怪的,接
过王孙氏递的水抿了两口,干笑著说道,「大妹子,村口的胡先生要给你加香姐
提亲。」
  「胡先生,哪个胡先生?」王孙氏问道。
  「就是,就是山口杏林边那个大胡子!」
  「好你个杀千刀的孙大嘴!还我五百文钱来!」王孙氏一听就蹿起来,拉著
孙大嘴就嚷嚷开了,「那大胡子吃人肉喝人汤的,哎呦孙大你个杀千刀的,你这
一去不回,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给人这么糟蹋,我不活了啊……」
  香姐和二姐正在外面舂米,听见她这样一哭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跑进来,费
了老大力气才把王孙氏拉了起来,香姐只知孙大嘴是来提亲的,怎么好意思当面
问,只拉了她坐在炕沿上。孙大嘴一脸官司,用那大红镶金边的帕子擦了擦嘴,
道,「真晦气,那大胡子找了我,我也是替你们牵个线,跟我嚎作什么……」说
完觑了王孙氏两眼,怕她再撒起泼来,赶紧转身走了。
              3、我娘不好吃
  香姐听她这么一说也给惊住了,这个大胡子几年前从外面来到杏林村的,相
貌狰狞不说,脾气还十分古怪,远远的住在村边不说,见到人便吹胡子瞪眼的,
村里人吓唬小孩子都说「再哭就叫大胡子抓你炖汤喝」,就连孙二姐也没少听到
这话,他竟然要提亲,为什么?难不成是想把我做汤?她打了个寒战,愈发觉得
有可能。
  王孙氏病了,一向健壮的她脸色蜡黄的躺在炕头上,连说句话的力气也没有。
村子里的郎中来看了看,说病得严重要去镇子里才能看。香姐和二姐四处寻人好
容易借了一辆平板车,推著王孙氏赶到了镇子里,没想到路过米粮店的时候那赵
老板竞瞧见了,他拄著拐杖紧走著追上了孙家姐妹,看了一眼王孙氏,眼珠一转
看著香姐,道,「好香姐,你若是缺银两尽管开口,那彩礼钱我可是早备好了的。」
孙二姐一听就啐了一口,香姐连忙拉了她,话也没说,只推著平板车绕过赵老板
去了药房。远远听见一个苍老却尖利的骂声,「不要脸的骚蹄子,送上门来勾引
……」
  好容易到了药堂,坐诊的老大夫看了看,又搭了一把脉,捋著胡子说,「这
急火攻心之症厉害的紧,没有三五两的药是治不好的。」可孙家孤儿寡母哪里去
筹钱?香姐一咬牙就要去米粮店找赵老板,被孙二姐死死的拉下,哭著说「娘要
是知道你豁出脸去借银子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我们还是再想想办法。」
  香姐搂著二姐掉了半天泪,见天色已经不早了,姐妹两个推著沈重的木板车
往回赶。
  村子和镇子之间隔著一座山梁,眼见著日头已经西下,两人只得从近路回家,
没想到又碰到了那个大胡子。香姐远远的看到他就出了汗,想到他要跟自己提亲,
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只低著头卖力扶车。现下正是下坡路,最怕一个松手车滑下
山谷,索性两个人都牟足了力气不去看他,谁知在路过的时候却听见一声低沈的
「喂」
  香姐寒毛倒竖,险些又栽下去。还好一把稳住了车辕,话也不敢说连忙加紧
脚步,「你娘病了吗?」他问。
  「嗯,」孙二姐也吓得要命,她是从小听著大胡子吃人喝汤这种故事长大的,
比香姐害怕,愣是不敢动了,只抖著说,「病了好几日。」
  「抓药了吗?」那大胡子边说著话边走到车边,低下头看了看王孙氏。王孙
氏已经烧得迷迷糊糊,嘴里嘟嘟囔囔的说著胡话。他皱了皱眉想要摸她的脉,香
姐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莫要吃我娘……」她眼一闭心一横,道,
「我娘不好吃,你要吃,便吃我好了。」
  半晌也不见动静,一睁眼,大胡子正在怪怪的看著她,她吓得「哇」的一声
哭起来,二姐也忍不住哭了,从此大胡子的怪谈中又多了一笔。
  秋风萧瑟,香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掀起瓦罐看了看,药已经熬得差不多了,
她倒好一碗端到屋子里,怯生生的递给大胡子,「胡先生,药好了。」大胡子嗯
了声,接过药闻了闻,说,「不错,给你娘喂下吧。」她赶紧点了点头,扶著王
孙氏坐好,半撒半喂的把这一碗药喂了进去。
  喂完药以后,王孙氏脸色便好了些,到了半夜烧已经退了,香姐这才放心下
来,靠在她身边睡著了。天不亮就被大胡子推醒,她抹了一把脸,扶著王孙氏下
了床。王孙氏病的迷迷糊糊,被扶到小车上以后继续昏睡。大胡子拿了一张棉被
盖在她身上,接过香姐身上的车辕,说道,「我来。」说完便轻轻松松的拉上木
板车下了山。
  香姐知道他是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心里不由得有些感动,想著「这胡子吃不
吃人不知道,但给娘亲治了病,就是我的恩人。」清晨的露水很重,香姐深一脚
浅一脚的跟著走,裤腿都被打湿了,冻得直哆嗦,大胡子半路停下,说道,「你
也上车吧。」
  「不用,我不累。」香姐受宠若惊的摆手,被大胡子一个瞪眼吓得没了声音,
哆哆嗦嗦的上了车,「盖被子」大胡子又说。
  「啊,好。」她连忙盖好被子,又给娘亲拉了拉,小车轻轻一晃,开始稳稳
的向前走,大胡子的力气比他们姐妹两个加起来还大。香姐偷偷看著面前一堵墙
似的背影,心里竟没来由的一阵暖,父亲在她九岁那年就离开杏林村,这些年她
们母女何曾受到过这样的照顾?
             4、揣著剪刀嫁人去
  回到家门口一看,二姐穿著薄薄的衣服等在门口,香姐眼泪都要下来了。搂
过二姐给她搓著手臂,心疼的说,「不是让你在屋子里等著吗,这大半夜的怎么
站在门口?」
  「姐,我怕你被杀了炖汤……」二姐说著哭了起来,又怕引来左邻右舍不敢
大声哭,憋得十分可怜,香姐哄好了她再一转身,却见微微亮起的晨光里,大胡
子早就已经走远了。
  王孙氏吃了十几副汤药终於生龙活虎,这些药草都是大胡子采好趁夜放在门
口的。这天早上,看著王孙氏喝下第二碗粥,香姐才道,「娘,亲事我想好了。」
  王孙氏惊了一跳,「孙大嘴又找人了?」
  「我想嫁大胡子。」香姐说道。
  王孙氏一听便愣住了,二姐帮腔说,「娘,大胡子是好人,你的病是他治好
的,草药也没收银子。」
  王氏捞住香姐的胳膊就是一巴掌,香姐被打愣了,王孙氏一屁股坐在地上,
鼻涕一把泪一把,「老天啊,怎么不让我死啊,香姐你个杀千刀的,我这条老命
哪里用你的命去换……」
  「娘,大胡子说他不吃人肉的。」香姐拉住王孙氏劝道,王孙氏哭的更响,
「你懂什么,男人嘴里哪有一句实话!」
  「娘,我们自小就听你说,我们孙家虽是孤儿寡母却从不欠别人一个铜板,
大胡子治好了你的病,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那也用不著你还!」王孙氏打断她,抹了一把脸就要出门,「我去找他。」
  「娘,不用了!那个赵老板,我在镇上看到了,我宁死也不嫁那样的人……」
香姐又说,「大胡子要是吃人早就把我们吃了,哪里用娶回家再吃?」王孙氏一
听也在理,只是心里还犹豫,香姐又说,「二姐年纪也不小了,我要嫁不出怕是
要耽误她。」这一句算是说到了王孙氏的心病,大女儿名声已经被毁了,要是拖
累的二女儿也嫁不出去,她家岂不成了杏林村的笑话?王孙氏终於安静下来。
  腊月十五的早上,香姐带著一朵红绒花,盖著红盖头,怀揣著一把剪刀在嫁
到了大胡子家。那把剪刀是她离家前王孙氏让揣上的,虽然大胡子按著规矩对了
八字,又不提治病的药材送了一份足足的彩礼,她还是担心他会吃了香姐,说什
么都让她揣著剪刀,「万一他咬你,你只管用剪刀戳他。」
  香姐心里也慌得很,一路上捂著剪刀,被扶著进了门,磕头拜了天地,坐到
土炕上手还摸著袖口。
  盖头被挑起来的时候,香姐死死的闭著眼,一面想著「他不会在成亲这天就
把我煮了喝汤吧」,转念一想「好歹是嫁出去了,死就死了,这样不给家里丢脸。」
  谁知道却听到了他的声音「怕我吗?」
  「没、没、谁怕你呀?」香姐见自己的心事被揭穿一叠声的否认,可嫣红的
脸蛋却出卖了自己。大胡子闷声一笑,说道,「那还不敢睁眼?」
  香姐这才敢睁开眼,大胡子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鼓鼓的袖口。香姐连忙坐
直身子假装袖子里没东西,大胡子站起身来她吓得往后一缩,谁知他一转身端了
一盘打了红点的酥皮点心过来,「饿了吧,先吃两口。」
  香姐从一大早就没吃东西,折腾了一天确实饿的紧了,拿起一个就不客气的
小口吃起来。大胡子自顾自起身去洗了把脸,等她吃完了就端过一木盆清水放在
圆凳上,道,「吃完了洗把脸,抹得像馒头似的。」
  香姐脸蛋顿时红了,新娘子都要涂三层粉的,她说话都不敢大声说,一说话
脸上的粉就往下掉。撸起袖子刚要洗脸,手臂一凉,她惊叫了一声,手臂已经给
人抓住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大胡子小心的从袖子里拽出那把剪刀,从衣服上
撕了一块布沾水给她擦了擦,然后说,「你等等。」转身去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小
瓷瓶,撩起她的棉袄袖子露出了一寸长的口子,他撒好药粉左右看了看,拿起香
姐包袱里的一块白布就给蒙上了。
             5、洞房夜的白布巾
  「啊呀!这个不成……」香姐想拦住他却晚了一步,那白布已经规规矩矩的
绑在她的手腕上,还打了个结。
  「怎么了?」大胡子问。
  「这……没,没事……」香姐禁不住脸红了,难不成还要她告诉他,这是女
儿家洞房花烛夜垫在身下验证清白的那块白布么?羞也羞死了人!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大胡子见香姐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圈,脸蛋越来
越红,还以为她的伤口疼,又小心拿起她的胳膊看了看,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香姐又是害羞又是心虚,只把头低著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一盘点心出现在
眼前,大胡子低头看著她,「饿了吧,赶紧吃点。」
  香姐的肚子也饿得咕噜咕噜想,也顾不得生气,拿起一块点心吃起来,点心
在杏林村这样的地方岂是一般人家吃的起的?香姐记忆里,也只有爹在的时候,
带著她赶集的时候买一块。
  炸的酥酥的面皮里裹著酸甜的山楂馅,香姐边吃边用手接著掉下的皮,吃了
两口就见大胡子把摆著点心和交杯酒的木头桌子搬了过来,可真是大力士。香姐
吓得呛了一口,咳嗽起来,大胡子倒了一杯水递给她,道,「慢点吃,跟娃娃似
的。」
  香姐一下子就红了脸,刚刚嫁人就被夫家看到了这种吃相,传出去她的脸都
丢尽了,赶忙接过水,忍著手痛喝了一口顺下去。
  「拿的了吗?给我。」大胡子从她手里拿过杯子,放到她嘴边,说道,「就
著我的手喝吧。」香姐吃惊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大胡子面色既不狰狞也不慈爱,
只是平静的望著她,不知怎的,这一看倒叫她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忙道,「你
放那里,我自己拿。」
  大胡子眼睛一黯,随即将水放在了一边,自顾自的打了一盆水洗手,香姐只
吃了一块点心就不再吃了,可不能叫夫家觉得自己吃的太多。
  过一会儿大胡子端了一盆水过来,看了看桌上的点心,皱眉问道,「怎么就
吃了一块?」
  「饱,饱了……」香姐端坐起来说道,大胡子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说,「那
就把脸擦擦。」双手捞起水里的手巾拧干凈递给她,香姐受宠若惊的接过毛巾,
从来都是媳妇伺候相公,她还没听说过哪家的相公帮媳妇打洗脸水的,如此心里
便一阵虚的慌,连忙接过来,道,「辛苦相、相公了。」
  大胡子眼睛一弯,随即正了脸色,道,「既然是你相公,总没有看著你不管
的道理,还有,」他看了看香姐,道,「以后不必这么客气。」
  「是。」香姐接过手巾擦了擦脸,因为一只手的缘故,擦起来慢腾腾的。大
胡子接过手巾抖落了一层粉,嘴角抽了抽,又洗了一遍,走过来,道,「我替你
擦一下吧,」看著她战战兢兢的样子又道,「你这手不知要擦多久。」香姐一听
便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看样子已经快申时了,想是自己擦得太慢大胡子不乐意
了。只紧攥著一双手任由大胡子给她擦了一遍脸。
  香姐心里暗暗想,「娘亲要是知道大胡子给我擦脸,非吓得跳起来不成。」
这样一想就忍不住笑了。大胡子低头看著她渐渐白凈的脸,嘴角的笑涡露了出来,
在红烛的照耀下露出一番别样的美,心里不由得一动,手上也停下了。
  香姐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看了看他,「可是擦好了?」
  「好了。」大胡子二话不说转头就端著水盆出去了,香姐只当他第一天成亲
就要伺候自己来了气,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要做一个好媳妇,好好伺候他。
  东西都收拾好了以后,香姐看了看桌子上的交杯酒,又看了看进了屋的大胡
子,扭著衣角小声道,「交杯酒还没喝……」
  大胡子顺手拿起剪刀放进柜子里,道,「你胳膊伤了,不能喝酒,改日再说
吧。」
  「这……」香姐一脸惊讶的看著他,从来还没听说过洞房花烛夜不喝交杯酒
的,在杏林村乃至青山镇上,就算是再穷苦的人家都会打一壶酒在这晚上喝,都
说喝了交杯酒才算真正的夫妻,她的认知里从来没有「今日喝不了酒所以交杯酒
可以过几日再喝」这个道理,心里也不由的一紧,难不成大胡子嫌弃自己被土匪
抢过?她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个想法心里闷闷的。
  「好了,睡吧。」大胡子看了看她,香姐听到这句话浑身的汗毛一竖,睡觉
的意思是要生娃娃吗?赵奶奶前几日关了门说男人跟女人成亲,就是一起睡觉,
男人把娃娃揣在女人肚子里,女人就能生娃娃了。可究竟怎么个方法也没说,只
道是疼一下就放进去了。她的手臂本来就很疼,又担心大胡子把娃娃放进来的时
候更疼,那块白布可不就是接著那血的?香姐脑门上都出汗了,只怯怯的看了看
大胡子,抖著声音道,「是。」
              6、小夫妻生活
  那模样简直跟待宰的羔羊一个样,大胡子看著心里又气又想笑,还有一番别
样的滋味不可名状,只能放柔了些声音道,「好了,今日你也累了,好好睡一觉
吧。」又道,「你睡在炕头吧。」
  「哦,好好……」香姐赶忙脱了鞋爬到炕头上,拉过被子就将自己蒙上了。
大胡子见她把自己围得只露出一双眼睛,咕噜噜的瞄著自己,不由得心里一热,
转身吹了蜡烛,只在她看不到的时候嘴巴一扯,无声的笑了,随后也上了炕。
  夜色安静,两个人的被窝只隔著一人的距离。香姐如同揣著一直小兔子通通
的跳个不停,只要大胡子的被子一响就抖一抖,说什么也睡不著了。大胡子一直
悄不声儿的躺在旁边,既不打呼也不说话,不知睡著了没有,也不知道会不会今
晚上就把娃娃放进去。
  「还没睡?」身边传来大胡子的声音,香姐吓了一跳,抓著被子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大胡子又说,「你的手受伤了,好好睡才长得快。」
  香姐这一听终於松了一口气,不禁暗暗的感激娘亲想了揣剪刀这么好一个主
意。她本就是心思浅的人,这一松快没一会儿就睡了。大胡子听著她绵长安静的
呼吸声,也闭上了眼。
  第二日鸡叫头遍的时候,香姐就披上衣裳起了身。她在家里下地的时候就是
这个时候起,如果不下地都是鸡叫第二遍才起,不过娘亲跟她说了,做媳妇不比
做姑娘,要赶在相公起身之前把饭菜做好才算贤惠。
  隔壁的大胡子安安静静的躺著,王孙氏晚上睡觉的时候打的呼噜就很响,本
以为他这样壮的汉子肯定鼾声如雷,谁想到一晚上都没什么声音。天色还暗的紧,
香姐借著微微的晨光凑近看了看大胡子,出乎她的意料,如果不看大胡子他的眉
眼也算清秀,那眼毛比自己个儿的还要密还要长,正在看著大胡子眼皮一动,她
赶紧翻身下了床,头也不回的出了屋。
  她走以后大胡子睁开了眼,抬手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一大片胡子,不知道在
想什么。
  昨晚上穿衣服睡得觉,一出屋子就懂得一个哆嗦,香姐搓著手哈了两口热气,
赶忙走进柴房里。弯下身子正要抱柴火,忽听得身后一个声音,「怎么这么早?」
  香姐吓了一跳,只看见柴房门口站著一堵墙似的黑影,忙说,「相公,你也
起了?」
  「嗯,你快进屋去,我来抱柴禾。」大胡子说罢就进了柴房,香姐顺从的回
了屋,片刻之后大胡子抱著一大堆柴禾进屋,道,「天气太冷,今天多烧点柴禾
取暖。」
  「好。」香姐掀开锅盖加了两瓢水,还要淘米就被大胡子按住了,「你的手
不要碰水,我做吧。」
  「那我做什么?」香姐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大胡子见她怯生生的站在一边,
忙说道,「你再睡会儿,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说罢就拿著一只碗去淘米。
  满心想做一个贤惠媳妇的香姐只帮著点著了一灶火就无事可做了,进屋转了
一圈,过一会儿拿著一件兽皮制的冬衣出了里屋,问大胡子,「还有兽皮吗?」
  大胡子看她手里拿的衣服,问道,「还有一块,拿这个做什么?」
  「肩膀都破了,我也没事做,给你补一补。」香姐说著就要回屋,大胡子忙
说,「等一下。」转身出了屋,没一会儿外面就想起砰砰的声音,等他再进屋的
时候手里拿著一只小木墩,进屋找了一大一小两块兽皮,小的给香姐,大一点的
垫在木墩上,放在灶台旁边,说道,「你在这里补吧,暖和点。」
  香姐答应一声坐在了旁边,就著火光补起衣服来。她的手艺很不错,可惜手
上没有力气,不过等到屋子里弥漫起米香和腊肉香的时候,总算是补好了。她咬
掉线头站了起来。
  谁知腊肉的香味实在馋人,昨日就没吃饱的香姐站起身来肚子就咕噜一叫,
吓得她脸一红,赶紧瞄了一眼大胡子。只见他气定神闲的看著火头,才暗暗的松
了一口气。
              7、媳妇真难做
  大胡子掀开锅盖看了看,说,「冬天也没有什么菜,一会儿我去抓鱼。」
  「这时节水塘都冻了,怎么捉鱼?」香姐忍不住问道。
  「很好抓的,你要想看可以跟著我,」大胡子道,又正色说,「不过你的手
臂还不能挨冻,改日再跟去著吧。」刚刚跃跃欲试的香姐顿时蔫了下来,大胡子
见状不由得暗笑,神色也轻松了很多,道,「先吃饭吧。」香姐嗯了一声,把衣
服给他看了看,「刚好这两块兽皮是一个颜色的。」大胡子见那针脚又细又密,
藏在兽毛下几乎看不出,忍不住夸了她一句,「好手艺。」香姐羞得脸又红了。
忙把皮衣带回来屋子里放起来。
  吃过饭以后,大胡子又虎著脸拦住要收拾碗筷的香姐,只说待她手好了自然
让她做,然后就手脚麻利的把桌子收拾好。进屋的时候手里拿著一张火红的狐狸
皮,「天冷,你给自己裁件皮衣吧。」
  「啊呀,是火狐皮!」香姐吃惊的接过狐狸皮看了又看,忍不住道,「这样
漂亮的狐狸皮要是送到镇上能卖到一两多银子吧?我不穿了,咱们还是卖了买些
米面的好。」
  「家里的米面自然是足够的,你只需给自己裁了衣裳便可。」大胡子声音一
大,香姐又吓得蔫了,他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放柔了声音道,「你是我媳妇,我
自然不会短了你的吃喝。」香姐抱著狐狸皮点了点头,心里一阵委屈。自己本是
要贤惠一些省些家用,没想到又让大胡子生气了,这个媳妇可真难做。
  片刻以后,大胡子进门抱了一大堆兽皮,把香姐看得目瞪口呆,他道,「我
不会种地,平常只捉鱼打猎换银子,这些都是还没卖出去的兽皮,你挑一张喜欢
的做衣裳吧。」又道,「我去打鱼,午后回来。」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香姐下了炕拿起那一块块兽皮看著,这些皮已经都硝过了,摸著软软的又暖
和又舒服。看著就不由得暗自称奇,这里面除了火狐皮这样的好皮毛之外,竟然
还有狼皮和虎皮,这大胡子竟然能够打到老虎,真是很厉害的。
  她这样想著,竟有一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思来想去还是舍不得用火狐皮,
只挑了一张成色一般、有一点破损的灰狐皮,量了量尺寸,最后打算做成一件高
领的狐皮坎肩,既暖和又省皮毛。裁好以后还剩下一长截,她想了想,打算把这
一截做成了一个皮帽子,这样大胡子出去打鱼还暖和一些。
  等到了午饭的时候天就有些暗了,香姐把早上剩下的饭菜放进锅里烧了一把
火,屋子里弥漫起白色的蒸汽时,大胡子推门回家了。香姐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
兜子,接过险些被拽了一个跟头,太沈手了!
  大胡子笑的胡子都抖起来了,一只手便接过了兜子,露出里面的东西给她看,
「这鱼一出水就冻上了,沈得很。」
  大胡子做鱼汤的手艺十分不错,鱼肉鲜嫩汤又香,香姐都喝了两大碗还想喝,
不过又怕是自己有些露怯了,要是相公嫌吃的多可怎么办?因为吃得多被休也不
是没有听说过的,邻村的二丫不就是这样哭哭啼啼的抄著包袱拿著休书回家的吗?
香姐忐忑的坐了一会儿,却听大胡子问,「不好吃么?怎么才喝了两碗。」香姐
眉头一松,忙贤惠的说道,「吃两碗已经很撑了。」大胡子嗯了一声,又说,
「若是喝得少,便是嫌弃我手艺不精了。」香姐连忙道,「哪里话,相公做得很
好吃。」然后……便又喝了一大碗。
  本以为嫁给大胡子以后日子便会过得很苦,谁想到这一连三日都是吃饭歇息,
顶多了就是做一些针线活。三日回门的时候,王孙氏拉过香姐偷偷的问,「大胡
子待你如何?」香姐忙说,「娘放心,他待我很好的。」
  王孙氏狐疑的看了看她,见她脸色确实不错才稍稍放了心,又拉起她啧啧的
说著,「穿上这样的皮衣倒是挺好看。」
  「娘,我去给你做上一件,也给二姐做一件。」香姐想也不想的说。
  「你这傻姑娘,娘是怎么教你的,嫁到夫家就是夫家的人,哪有这样贴补娘
家的。」王孙氏正色说完教训的话,神色闪了闪,又道,「那日带去的白巾子用
了吗?」
  香姐一听忽然想到,大胡子这几日都睡得死,根本没把娃娃揣在自己肚子里,
白巾因为包扎胳膊伤口满是血迹,记得成亲之前赵奶奶说白布巾上有血迹才能算
正式成亲,也刚好是歪打正著。怕王孙氏担心,她已经按习俗带回来了,只眼神
躲躲闪闪的说,「有的,在包袱里,我去拿。」
  从包袱里拿出了那块布,又用手指甲把白布上的药沫刮掉,出了屋把白布递
给了王孙氏。
  王孙氏不接才好,一接过白布就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唉呀妈呀!」然后神
色紧张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香姐,「你真没事?」香姐看了看白布,又低头心虚道,
「没事。」王孙氏把嘴里的话咽下去,随后说,「你把女婿叫来。」
              8、咱家谁做主
  从孙家回胡家的路上,大胡子脸色一直怪怪的,倒叫香姐心里忐忑不已,娘
亲把他叫到屋子里不知道说的什么,出来就是这个脸色,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骗了
娘亲被他识破了?
  这样一想心里越发不安,回到家里她就忍不住叫了大胡子,「我娘跟你说了
啥?」
  大胡子脸色可疑的一红,随即正色道,「没什么,一些嘱咐而已。」说完就
自顾自的收拾锅灶,点著了炉灶。
  闲来无事,香姐给他做起了帽子,而大胡子则从外面拿进屋里一大块木头和
一只刨子做起木匠活来。
  「做的是什么?」香姐看他做的起劲,忍不住问道。
  「做个炕柜,放衣裳。」原来大胡子看到香姐家的衣物都放在炕柜里,自己
一个大男人倒没什么,只是香姐里衣在包袱里裹著不是个事,索性就做个炕柜给
她放东西。
  「哦。」香姐点了点,继续缝那皮帽子。外面的天有些暗了,大胡子出了屋,
过一会儿手里拿著一只热乎乎的烤红薯进来,叫著香姐,「先别做了,尝尝这个。」
  香姐一见是烤的软软的红薯就欢呼一声,接过红薯边搓手边剥皮。大胡子见
她一脸馋妞的模样不由得好笑,接过来三两下就剥好了递给她,香姐接过去咬了
一小口,心满意足的说道,「真好吃。」
  然后递给大胡子「你也尝尝吧。」大胡子愣了一下,然后就著她的手也咬了
一口,道,「怪甜的,你自己吃吧。」
  「嗯。」香姐靠在暖呼呼的炕头上吃著红薯,忍不住问道,「你没种地,红
薯怎么来的?」
  「村边的地里偷得。」大胡子说道。
  这一句话让香姐那一口红薯噎在嗓子眼里,上不来也下不去,大胡子一看忙
递给她一杯水,拍著她喝完了笑道,「看你吓的,这是娘给我的。」
  「娘给的?」香姐咳了两声看著手里的红薯,「家里没种红薯啊。」
  「娘说赵奶奶给送的,想著你自小爱吃烤红薯,让我带回来了。」大胡子说
著坐在一边,拍了拍她的脑袋,「怎么了?」香姐吸了吸鼻子,说道,「也不知
道娘跟二姐吃没吃。」说罢小口小口的吃著,再没刚才那开心的样子。大胡子心
里一阵难受,大手擦了擦她鼻梁上的泪珠,「好了,娘和二姐都吃了,都说一个
女婿半个儿,我是孙家女婿,自然会照顾你家人的。」
  香姐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著大胡子,哽咽著说,「我娘说嫁到夫家就是夫
家的人,不好贴补娘家的。」
  大胡子闻言正色道,「咱家是我做主还是你做主?」
  香姐小声说,「自然是你。」
  大胡子道,「这就对了,照顾你家的事情是我的主意,你自然要听我的。」
香姐一想觉得大胡子说的十分在理,忙点了点头,大胡子又道,「我就拿了两块
过来,娘那里还有红薯,够她跟二姐吃的。你爱吃的话,下次去镇子里赶集我再
买些回来。」香姐吸了吸鼻子,赶忙点了点头。
  大胡子去了一趟青山镇的集市,卖了一块虎皮一块狼皮,回来的时候不仅买
了五斤红薯,还买了一小袋葵花籽、几颗大白菜、一根简单的银钗、一块胰子,
这样还剩了四百钱回来。
  香姐看到东西以后嘴里说他怎么给自己买了这样贵重的钗子,眼睛却开心的
发光,大胡子看在眼里忍不住想,「怪不得大哥常说女子均是口是心非的,可不
是么?」
  大胡子跟香姐说,「东西都买了两份,明日我们一起给家里送去。」香姐连
忙点了点头,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第二日到了孙家以后,王孙氏念叨著「家里的嚼用都够,你们小两口顾好自
己就好了」,随后又一次把香姐拉到背人处,问道,「他那个的时候对你可小心
些了?」
  香姐听得摸不著头脑,只问,「那个是哪个?」
  王孙氏气的一手指头戳上她脑门,啐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妮!」
              9、亲嘴好臊啊
  大胡子就烧了一大锅水,烧得整个外屋都是暖融融的水汽,又拎进屋子一桶
冷水,一个半人高的木桶,倒好了水说,「你先洗吧,洗好叫我。」香姐见他自
顾自的回了屋子,手摸著大桶里热乎乎的水,最后狠了狠心,脱掉外套坐进了澡
盆里。进去以后忍不住舒服的喟叹出声,撩起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大胡子
买的香胰子她之前也只在香草家看到过,一块好几百钱,孙家是万万舍不得买的,
她小心的打在身上,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
  起身以后才感觉凉的紧,她打了个哆嗦套上衣裤进了屋,大胡子连忙起身说
道,「快进被子里。」说罢就脱了上衣,光著上去了外屋。香姐羞得连忙捂住了
眼,但还是忍不住从指缝里看到,大胡子赤裸的上身健壮有力,肩膀又宽又厚,
哪里像吃人的妖怪?想到这里不由的臊的脸蛋通红,连忙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大胡子回来的时候,香姐已经迷迷糊糊的要睡著了,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也
没当回事。却听见大胡子道,「香姐,来,喝点东西。」香姐睁开眼,见大胡子
递过来一个小杯子,她接过来一闻,「是酒?」
  「嗯,洞房那天不是没喝么?」大胡子也拿起一个杯子,倾身绕过了她的手,
说道,「交杯酒」。
  这下香姐的觉全醒了,喝交杯酒是一件十分正经的事情,可她今日洗过澡以
后为了图舒服直接穿了肚兜睡,此刻却是不好意思起身,大胡子一仰脖已经喝完
了自己的酒,看她伸著一只白皙的手臂也不起身,嘴角忍不住挑了挑嘴角道,
「看来香姐不想喝这交杯酒。」
  香姐脸都急红了,却不知该如何说,却听得大胡子又说,「既然香姐不喝,
那就由我来喂一喂。」说罢就扶著她的手仰头喝进那杯酒,连带被子将香姐抱起
来,低头贴上了她的唇。香姐惊了一跳,嘴巴一张,就给他的双唇紧紧吸住了,
一股甘甜带辣的酒液顺著紧贴的双唇缓慢的流进了齿缝间,香姐羞得要命,又挣
扎不开,值得任他把酒一点点喂进了嘴巴里。
  「好喝吗?」大胡子喂完酒以后并未离开她,只用额头抵著她的额头,嘴巴
里淡淡的酒气喷在她的脸上,叫她无端的一阵燥热。
  「你,你快起来罢。」香姐手抵在他胸口上往上推,却无法撼动他分毫,大
胡子眼睛盯著她被吸得红红的嘴唇,那上面亮晶晶的酒液显得她格外可口,伸出
舌头就是一舔。香姐整个人都愣住了,觉得全身都没力气似的,大冷天的凭白升
起一股燥热,她暗暗想著,恐怕是刚才喝了那酒的缘故。
  大胡子捏著她小小的下巴,道,「你不是想知道」那个「是什么吗?」
  香姐点点头,又立刻摇头,讪笑道,「不知道怎的,如今又不是很想知道了。」
  大胡子伸手摸了摸她脸颊,指尖的感觉细腻让他呼吸有些急,沈声问道,
「别的呢?」
  「别的还有啥?」香姐忍不住探出脑袋问道。
  「别的,还有……」大胡子看著她小小的脑袋,因为相处时间长,眼中早已
没有了当初的防备,想到她毕竟还小,不由得暗暗的压住了自己的情绪,只钻进
了被子里,说,「夫妻自是睡一个被窝的,我们喝了交杯酒就是夫妻了。」
  香姐见大胡子裸著上身钻进了被窝,不由得脸颊发烫,往后靠了靠,大胡子
却不管她,只把枕头拉过来些,说道,「睡吧。」
  香姐烫的脸都红了,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大胡子身上的热气,一点都
不冷了。大胡子没一会儿就发出轻轻的鼾声,看样子睡得十分香甜,香姐窝在他
旁边连气都不敢大喘,生怕把他吵醒。
  大胡子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很干净很暖和,让人心踏实下来的感觉。
不像她从小见到的那些人,一年到头拴在地里,身上有土腥味臭汗味。香姐想可
能是打猎捞鱼都不用天天耗在地里的原因。
  香姐闻著大胡子身上的味儿,心慢慢的沈下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大早上迷迷糊糊的听到了鸡叫,香姐却怎么也不想起床,昨天晚上睡得又暖
和又香甜,她很久没有这么安心的睡过了。身上有什么动了一下,腿好像也被什
么压著了,她皱著眉头动了动,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10、一起捉鱼
  「嗯……」大胡子的闷哼声让她一下子醒了过来,这一睁眼吓了一跳,大胡
子正睁眼看著自己呢。再往身上一摸,自己竟然只穿著松松散散的肚兜和亵裤,
窝在大胡子的怀里。她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连忙往后一缩,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昨晚上……」
  「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做饭。」大胡子伸手帮她拉拉被子,随后面色平静的
起身穿衣,实际上他胯下的东西已经肿胀不堪,刚刚被香姐碰过,大手还搂著光
滑的后背,眼里是她慌忙间露出的红肚兜和两团晃晃悠悠的小兔子,他可是憋到
要内伤才憋成这样的平静的脸色。
  饭要一口一口吃,他明白这个道理。
  香姐窝了半响,听见鸡叫三遍了才磨磨蹭蹭的起了床,来到外屋的时候饭菜
已经快做好了,大胡子从井里大了水用炉灶烧热端进了屋,对香姐说,「你先洗
个脸,一会儿咱吃饭。」
  「哎。」香姐忙上前接过水盆,放在凳子上洗了脸。吃饭的时候也不好意思,
端著碗怯生生的,似乎又回到了刚来的状态。大胡子说道,「我今天要去河塘里
捉鱼,你跟著去不?」
  香姐一听来了精神,她自小就知道河塘上冻以后就没法下水捉鱼,大胡子每
次去都能弄半袋子硬邦邦的大肥鱼上来,身上还一点都不湿,她早就想知道怎么
捉的了。
  大胡子看她眼睛又变得亮晶晶,嘴角扯了扯,又说,「你的手已经好了,今
天要帮忙干活,多吃一些。」香姐忙答应了,乖乖的吃起饭来。
  吃过饭以后,大胡子拿上了装鱼的大麻袋,嘱咐香姐穿的严严实实就带著她
出去了。大胡子今天还带了香姐做得皮帽子,虽然暖和了不少,但是帽子两边翘
起来,配上他这一脸乱蓬蓬的大胡子十分好笑,香姐憋著笑跟他一路走,把大胡
子笑的直发毛。
  河塘就大胡子住的坡地和村子中间,大概有两亩见方,南宽北窄,像个大鹅
蛋,名字就叫鹅蛋湖。大胡子到了湖边扔下袋子,先走到湖边的小树林里,没一
会儿扛著一根一尺来粗的大木头出来了。大胡子力气大,抗的轻轻松松,倒把香
姐吓得不行,一路上盯著,生怕木头掉下来砸了大胡子的脚。
  大胡子到了池塘边左右瞧了瞧,就把木头横在池塘较窄的边上,木头两边刚
好跨过窄窄的池塘搭在一东一西两岸边的大石头的凹槽里面,紧挨著冰面又没有
碰到冰的地方,估计石头和木头都是他一直用的,大小一分不差。
  放好木头以后大胡子搬起一块二十几斤重的石头,转身对香姐说道,「往后
靠一点,别踩在冰面上。」香姐连忙往后退了退,搓著手哈著气看著大胡子。
  只见大胡子对准木头前面一点的地方猛地一砸,冰面咚的一声被砸开一个两
尺见方的大洞,洞里的水漫出来,没一会儿就冻成了冰。大胡子拿过一根手臂粗
的木头捅开结了一小层薄冰的冰面,一脚迈上了木头,手拿著棒子盯著水面。
  香姐忙绕道一边看著,那水面开始还没什么动静,不一会儿就见到一个鱼摇
著尾巴浮出水面,嘴巴一张一张的,大胡子二话不说,木棒轻轻一挑,那鱼竟然
就被挑了出来,把香姐看得目瞪口呆。鱼落在冰面上以后翘著尾巴往上跳,可是
没两下就被冻僵了,大胡子一棍子把它扒拉到香姐脚下,香姐开开心心的把它装
到了麻袋里。
  大胡子的动作又快有准,看得香姐两眼发直。大胡子看她的样子不禁发笑,
问道,「想试试吗?」香姐忙点了头。大胡子伸手拉著她跨上木头,因为她站不
住,大胡子空出一只手臂搂著她,香姐脸红了下,但是想要抓鱼的心占了上风,
她还是抓住大胡子递过来的木头棍子。大胡子搂紧她说,「一会儿鱼出来的时候
会张嘴呼气,你用木棍挑它的腮,一下就拨拉上来了。」香姐点了点头,等了一
会儿又一只大肥鱼浮出来,香姐慌忙伸出棍子一挑,谁知道她速度太慢,大鱼被
惊到一会儿摇著尾巴逃走了。香姐一阵泄气。
  大胡子嘴角扯了扯,握在她持棒子的手上,说道,「我先带你挑下。」香姐
连忙点头。
  等到鱼又一次上来的时候,大胡子握著她的手猛地一戳一跳,那条一尺来长
的鱼就落在了冰面上,香姐高兴的叫起来。大胡子这功夫又岂是香姐一天能学会
的?只是她捉鱼捉的十分开心,大胡子就搂著她握著她的手,捉了一中午的鱼才
算罢休。
  带著鱼回到家里的时候,香姐别提多开心了,一路上兴高彩烈的说著要怎么
吃鱼,要给王孙氏和孙二姐送鱼,大胡子背著半麻袋鱼走在她身边,时不时的还
补充上两句。
  谁能想到香姐跟人人害怕的「吃人妖怪」在一起还这么开心?要是被杏林村
的人看到还不活活吓死。
             11、小夫妻送衣服
  鱼虽然好打,可是家里吃的并不多,除了给孙家送去的那些,大胡子把剩下
的背到了镇上卖,回来的时候背著几颗粗壮的大白菜和一只老母鸡回了家,说是
给香姐补补身子的。
  香姐看这只老母鸡还活蹦乱跳的,哪里舍得吃?她跟大胡子说要把鸡养在院
子里,让它来年生蛋孵小鸡。大胡子听她这样说也就随著她,第二天就搬来一堆
石头垒了一个鸡窝,香姐生怕它冻死,从后山拔了一大堆草垫成软软的鸡窝,每
天又从口粮里省出一些黍米喂它。
  香姐很喜欢捉鱼,两个人隔几天就去一次,捉来的鱼都是一份冻起来,一份
送到孙家,剩下的全部被大胡子带著去镇里卖,再买回些吃的和用的。青山镇冬
天的鱼本来就少,大胡子捉的鱼又大又肥,价钱卖的还算不错,大胡子回来就把
剩下的钱一股脑交给香姐,香姐省吃俭用惯了,把这些钱都数了存起来,已经攒
够了一贯钱(一千文),想著明年就可以买些麦种,在山坡后开荒种点地了。
  等到腊月底的时候,天冷的不行,大胡子也不再去抓鱼了,想吃的时候只要
把外面冻得硬邦邦的鱼拿进来。平常就拿著木头在外屋做木匠活,先是给香姐打
了个小巧漂亮的盒子装她的宝贝铜钱,又打了一张桌子四把凳子替换了原来的破
桌椅。大胡子原来空有一身本事却没什么心思侍弄房子,香姐来了以后每天都收
拾打理,这个小屋子也渐渐的像个家了。
  大胡子做家具的时候,香姐就盘在暖呼呼的炕头上用兽皮的边角料和大胡子
买来的布料做衣服。孙家很穷,二姐从小到大都穿香姐穿剩下的衣服,王孙氏更
是十几年没穿过新衣了,大胡子知道以后就卖了一块上好的貉子皮,买回来三块
结实的棉布,让香姐做三个人的衣裳。香姐给二姐做了一件藕合色的棉衣,给王
孙氏做了一身褐色的,最后给自己做了一件墨绿色的,等到年根下把衣服送到孙
家的时候,二姐高兴的不得了,王孙氏虽嘴里骂著香姐不会过,眼圈却红红的,
说自己不知道积了几辈子德才有这么好的女婿。
  腊月二十七到二十九就是镇上最热闹的三天年集,大胡子跟香姐从孙家出来
的时候,看到村头钱家的人赶著一辆牛车往镇上去。
  赶车的正是跟孙家退婚的钱栋梁他爹钱老场,钱家人远远的看见香姐跟在人
高马大的大胡子身边都暗暗的说起来,钱老场的大儿媳妇李钱氏呸了一声,撇著
嘴跟婆婆说,「真是鱼找鱼虾找虾。」钱老场转头骂了她一句「废话恁得多!」
就连忙扬鞭子赶牛走,生怕跟这两口子碰上。大胡子不吃香姐,保不准吃别人呢。
  村子里的人看到两个人得也赶紧回屋去,几乎家家关门闭户,只有胆大的才
敢留个小缝看。大胡子早就习以为常,倒是看著香姐也走的坦然,忍不住说,
「我连累你了。」香姐听他这样一说还有些吃惊,看他还挺认真的样子,忙拉住
他的手说,「怕什么,我知道你是好人,不吃人的。他们都误会你了。」
  其实自从喝交杯酒那天晚上,大胡子跟香姐就一个被窝睡了,香姐开始还不
好意思,但是听大胡子说夫妻都是这样睡的,渐渐也就习惯了。况且大胡子身上
比什么都暖和,又不臭,搂著睡也很舒服。虽然小日子平平静静,两个人的关系
却一日比一日亲近。不过那都是在家里,在外面还是头一次拉自己的手。
  想到这里大胡子忍不住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吃人?」
  「要吃早就吃了,还等到现在?」
  「哈哈,你这丫头。」大胡子反手抓住香姐的小手,拉著她回家了。从窗缝
门口上偷摸往外瞧的大姑娘小媳妇看著全都臊红了脸,嘴里说「怎么这样不害臊」
心里面却暗暗的羡慕,从没听说哪家的相公媳妇能在街上拉著手走的,大胡子对
香姐也挺好的,既没有吃她也没有像村子里的男人一般打骂媳妇,还给孙家送鱼
送肉,近来日头好的时候,王孙氏常端著碗在门口吃东西,吃的嘴角泛油光,把
街坊邻里羡慕的不行。山里人能有点米粮吃饱饭就不错了,不到年节又几家吃的
起肉的?别人问起来,王孙氏只说是亲戚送的,饿不死就好。谁不知道那亲戚就
是大胡子。
  村里的人都在暗暗的琢磨,这大胡子到底吃不吃人?怎地香姐跟著他倒是越
长越水灵、连孙家日子也越过越舒坦了?
             12、赶年集(上)
  回到家第二天早上鸡没叫,大胡子就把香姐叫醒,说道,「收拾一下,咱们
去镇上赶集。」
  「啊呀,真要去赶集吗?」香姐惊讶的问,她记事起就没赶过年集,大胡子
这样一说她先是开心,又一阵发愁,「赶集还要花钱,咱们的钱还要买种子种田。」
  大胡子说道,「不碍的,我把那块火狐皮卖了。」
  香姐说,「那块皮毛可好看了,就要卖了吗?」大胡子见她愁得小脸都皱巴
了,忍不住发笑,「来年暖和点我还去山上打猎,貉子狐狸遍地都是,怕什么。」
  「后山有狼,太吓人了,你还是少去吧。」香姐连忙说道。
  「还是媳妇心疼我。」大胡子说完就一把将她揽在怀里,低头亲她软软的嘴。
香姐给下巴还被他的胡子扎得痒痒,身上也不知怎的麻酥酥的,忍不住推开他,
红著脸啐道,「胡子扎死人了。」
  大胡子哈哈的笑起来,拉著她起了床。
  外面的天刚蒙蒙亮,小两口收拾好就出了门。今年是个好天气,外面虽然有
些冷好在没有风,天边如同在蓝布上镶了一道金黄的边,很是漂亮。
  香姐挎著一只用柳条编的小筐子,装了那块上好的狐狸皮,跟著大胡子走了
一个多时辰终於翻过村子东南的那座大山,到了镇上。
  这个时候集市才刚刚开始,街边上已经有行商摆好了东西开始叫卖。香姐新
奇的看著路边的东西,以往来到镇上都是卖粮食,孙家穷的叮当响,哪有钱买这
些东西?王孙氏从不许她们姐妹在街边乱看,看到想要的买不起,远比看不到要
难受的多。
  大胡子带著香姐走到一家馄饨摊前,香姐闻见喷香的馄饨味口水都流下来了。
可一听说一碗二十文连忙拉著大胡子走,大胡子按住她要了两碗,又要了四个炊
饼,说道,「这里的馄饨远近有名,尝一尝再去赶集。」
  香姐见大胡子给了钱,知道拗不过他,只心疼那六十文铜钱,「够买几斤种
子呢。」
  大胡子把脸一拉,道,「买了馄饨也有买种子的钱,不相干的。」香姐立刻
蔫吧了,卖馄饨的老大爷很是会说话,忙夸赞道,「娶到这样过日子的媳妇真是
有福气。」
  大胡子也不客气,也说,「内人确是会过日子。」香姐听到大胡子当著外人
的面这样夸奖自己一下又红了脸,心里甜滋滋的,也稍稍忘了花钱的肉痛,一口
一口吃起馄饨来。
  两个人吃过早饭走一会儿就到了收毛皮的店王记皮货店。店主王掌柜早就跟
大胡子熟识了,见他拉著香姐进了店忙抱拳问道,「胡兄弟来了,这是弟妹吗?」
  大胡子只笑著点了点头,就把狐狸皮拿出来放在柜台上,王掌柜一下子就直
了眼,随后又恢复了一脸乐呵呵的样子,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块好皮毛买下
来。
  他想了一下说道,「这火狐皮应该是冬天打的吧,皮毛长绒厚,成色很好,
是一等皮。可是个头略微的小了点,裁起来不够一件皮衣,四贯钱成交,狐兄弟
你看怎么样?」
  「可以裁一件的,」一边默默无闻的香姐忽然说话了,见大胡子并未嫌她多
话,她忙走上前来,拉起火狐皮对王掌柜说,「我刚刚看到成衣店里的衣裳,都
是皮和布一起用,你看这一块做前襟,这一块做毛领子,还有这边可以做袖子…
…」香姐边说边比划,在她心眼里就是王掌柜不知道要怎么用狐狸皮裁衣服,所
以自己告诉他怎么做,却把王掌柜说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大胡子看得暗自好笑,
这王掌柜向来喜欢占点便宜,平常不愿跟他计较也就随著去了,可这次的火狐皮
拿到外面不下一百两银子,在这里只卖四贯钱著实少了。
  他作势把狐狸皮拿回来,说道,「家里还指著这火狐皮过年,你这价钱太低
了,这样吧,我再去别处看看。」
  王掌柜连忙说道,「胡兄弟,先别忙……」
  「哎,别拿走,我买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王掌柜往
门口一看,立马换了一张更加真诚的笑脸,走出柜台说道,「呦,这不是莺大姑
奶奶吗?」
  香姐也转过了头,看见一个身穿上好棉衣、头上梳著两个髻的小姑娘走了进
来。这小姑娘目光灵动,长相清秀,嘴角一翘便脆生生的说,「谁是你姑奶奶?
我家小姐正想要这样一块好皮毛,多少钱,我买下了。」
             13、赶年集(下)
  王掌柜转头看了看大胡子,大胡子连头都没回,垂著头不知道想什么,他眼
珠一转,就说道,「莺姑娘,这块可是上好的火狐皮,全青山镇再也没这么好的,
正配得上林大小姐,这样吧,我也不多要,就二十两白银。」说完了还做出一副
很肉痛的样子。
  「二十两?」莺姑娘上前拿起皮毛摸了摸,皮毛光滑、触手又软又厚实,果
真是上好的货色。心里只当是占了便宜,便说,「那就这么订了。」说著就拿出
了银子给王掌柜。本来还想跟那买皮毛的大胡子说一句话,谁像他一直窝著身子
不敢抬头,心里只当他是山野村夫见不惯世面,拿著这块上好的皮毛就走了。
  王掌柜乐呵呵的送走了莺歌,心里的石头可算落了地,他转头就对大胡子说,
「胡兄弟,今年算是你运气好,碰见了林家小姐的丫鬟,这家人刚从汴梁搬来不
久,很是有钱,这不,我也没想到能卖这么许多银两。」说罢就道,「这样吧,
给你十五两银子,你看怎么样?」
  「十八两。」大胡子说道。
  「十六两,不能再少了,小店做生意也不容易啊。」王掌柜笑的嘴角都僵了,
心里气的要死,要不是卖家赶上买家,他能多赚十几两银子,可现在价钱都让大
胡子听见了,东西也卖出去了,人家就是要十九两都不算少。
  「十七两,不能少了。」大胡子面不改色的说。
  「好,成交。」王掌柜心一横,就从那一堆碎银子里称出了三两,其他的悉
数交给大胡子。大胡子也不再寒暄,只说要买些年货,抱拳跟王掌柜告了辞,放
拉著香姐出了店。
  从那莺歌进门到离开,再到大胡子砍了价拿了钱带她离开店,香姐一直没有
说话。大胡子还以为她嫌跟王掌柜要的钱太少,说道,「我不太会讲价。」
  香姐回过神来,却说道,「刚刚那火狐皮怎的卖了那么多钱,咱家有十七两
银子了?」大胡子看著她抬起头眼巴巴的望著自己才恍然大悟,拍拍她的脑袋,
笑道,「可不是的。」
  不怪香姐这么激动,虽说二十两银子等於二十贯钱,可银子比铜板值钱多了,
只有富裕人家才会把铜板换成碎银子。拿孙家来说,从香姐记事起这样的碎银子
基本上没出现过,一块狐皮就卖了十七两,真是想也想不到的大好事。
  想到这里香姐开心的不得了,刚刚吃馄饨的心痛也忘了,一双眼笑的都成了
月牙,大胡子也被她给逗笑了,忍不住拉了她的手说,「不早了,咱们去买年货。」
  这时的人已经很多了,大胡子带著香姐慢悠悠的逛起集市来。两边是热热闹
闹的人群,香姐左看右看,开心的不得了。路边有各种各样的小吃,什么香酥饼、
豌豆黄、冰糖葫芦、炸!子等各样小吃;还有风车、拨浪鼓、鸡毛毽子等各样玩
意;更多的就是过年的年货,鸡鸭鱼肉、瓜子花生还有窗花、爆竹、福字……看
得人眼花缭乱,人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路过一个写对联的摊子,香姐忍不住
上去看了两眼,写对联的是镇子上的教书先生,他对著香姐一笑,问道,「可要
对联?五十文一副。」香姐想了想还是拉著大胡子走了,边走边说,「五十文也
太贵了,够吃两碗馄饨两个炊饼的。」现在香姐看到什么都要换成馄饨和炊饼,
听得大胡子直乐。
  逛得起年集的多是殷实人家,人人怀里都抱著一些年货,大胡子丝毫不吝啬,
拉著香姐买了四斤熟牛肉、二斤猪肉、四斤瓜子、两种共四包酥皮点心、一斤红
果、两包麦芽糖、两大张剪窗花的红纸,又给她买了一串冰糖葫芦拿著吃,虽然
家里有了银子,香姐还是想著要省下钱来作家用,大胡子却假装板起脸说家里是
他做主,到了后来香姐只能由著他买了。过布摊的时候香姐扯了四尺青布一尺白
布,说是要给大胡子做一身过年的衣裳、一双新鞋,大胡子也乐呵呵的答应了。
  两个人逛到下午,统共花了三两零五十一文钱,小筐子里已经慢慢一筐东西。
本来大胡子想带著她去镇中的小摊吃点小东西,香姐说什么也不肯,大胡子只得
随了她,接过来香姐手里的小筐子自己挎著,带著她回了家。
              14、烤红薯
  「香姐歇一歇,红薯烤好了。」大胡子放下木匠活从外屋进来,看著香姐还
在缝著衣服,忙按下她的手说,「你都缝了两天了,眼睛都熬红了,这哪受得住?」
  「没什么的,还有几针就好了。」香姐抬头一笑,就要继续缝衣服,大胡子
连忙拉住她的手,说,「又不是过年非要穿新衣裳,别忙了,一会儿收拾一下,
咱给妈她们送年货去。」
  「不行,全家人都做了新衣裳,哪能没有你的?」香姐牛劲上来了,抢过衣
服继续做针线。大胡子无奈,转身出了屋,过一会儿拿著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进
来,剥下外面的皮,捏了一小块红薯肉吹了吹,说,「张嘴。」香姐一看红薯送
到嘴边了,也不客气,张开嘴就吃了进去,红薯是做好早饭以后放进炉膛里的,
现在软绵绵甜滋滋的吃著正好。
  大胡子又给她的时候,香姐就摇了摇头,说道,「你也吃。」大胡子就掰一
块吃了,再给香姐,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不一会儿就把红薯吃完了。
  大胡子吃完就去了外屋,等到香姐做完最后一点针线,捶著胳膊走出去的时
候,发现大胡子竟然在写春联。
  「啊呀,你会写字啊?」香姐忙凑上前去说道。
  大胡子笑了笑,说,「学过几个字,胡乱写写。」香姐虽然不认识字,但是
看著他写的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好似比那镇上的先生还要厉害许多,不由得越发
佩服起大胡子,「你这字写的真好看。」
  「认识吗?」大胡子落下最后一笔,抬头冲她一笑。香姐愣了一下,大胡子
问「怎么了?」香姐忙说,「没事,就是觉得你刚才笑得真俊。」
  一句话说的大胡子也哈哈的笑起来,一脸胡子都跟著乱抖,哪里还有刚才俊
俏的样子。
  大胡子写了两幅春联,一副贴在家门口的门框上,一副卷好了要带给孙家,
香姐帮著大胡子穿上了新衣裳,自己也换上了那件墨绿的小袄,套上了灰狐狸皮
的坎肩,下面又搭了唯一的一件浅绿裙子。这裙子还是因为要嫁到钱家,王孙氏
花狠心让她扯布做的,没想到现在嫁了大胡子才穿上,香姐想起这事来,心里的
滋味怪怪的,一时又想起钱栋梁夏日里去帮忙收麦子,一时又觉得庆幸,大胡子
对自己很好。
  今天是大年三十,香姐特地用大胡子买的银簪给自己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再
穿上这一身衣服,整个人看上去水灵又漂亮。大胡子见到她眼睛都亮了,忍不住
道,「没想到我媳妇这么好看。」香姐一听脸又红了,忙拿起小竹篮往前走了几
步,回头说,「这么晚了,还不快过去。」
  大胡子哈哈一笑,接过篮子拉著她下了山坡。两个人将集市上买的年货分成
了两份,连同香姐新剪的窗花,一起给孙家送去。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休息,乡里乡亲的都换上最好的衣裳走街串户,香姐和
大胡子到孙家的时候,屋里正好坐著同族的几位婶子,还有隔壁的赵奶奶和她的
小孙子虎子。
  见到大胡子那一刻,满屋子的人倒抽冷气,虎子第一个哭起来。能不哭吗,
多少年来村里人吓唬小孩子都用大胡子,这可是头一次离么近,还以为他是要吃
自个儿呢。赵奶奶忙哄著他,屋子里的几个婶子面色僵硬,话都不会说了。
  香姐忙打开那包芝麻糖,拿出两块递给虎子,说道,「虎子别哭了,这是给
你的糖。」虎子看见香姐手里拿两块糖顿时不哭了,他吸了吸鼻涕看看大胡子,
大胡子既没看他也没吃打算吃他,只是熟门熟路的把篮子里各式各样的好东西放
在孙家的桌子上,二姐忙走到一旁盯著看。
  孙二姐早就不怕大胡子了,这个姐夫会给娘看病又给他们吃的用的,还对香
姐那么好,王孙氏原先还有些忌讳,现在总念叨说这大胡子不像是女婿,倒像是
个亲儿子似的那么孝顺。
  屋子里的人看著大胡子穿的干干净净,一样样的拿出自家都舍不得买的东西,
跟二姐说话的时候嗓门也不大,还挺和气。再看笑盈盈的哄著小虎子的香姐,早
就不像嫁人时候,穿的很是出挑,还带著银簪子,人也白胖了许多,在那衣裳的
陪衬下跟嫩嫩的水葱似的。